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個派出所長的沉淪 慫恿”小姐”賣淫再罰嫖客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6月29日訊】江西新建縣石埠鄉距縣城約20公里,320國道穿境而過,交通便捷,人車如織,兩旁的餐館鱗次櫛比。正所謂靠路吃路,這些店家的眼睛死死盯著南來北往的貨車,翹首企盼司机們的光顧。當然,其中不乏心術不正的店家,一旦司机進門,便施展美人計,慫恿店里的”小姐”与某些心怀鬼胎的司机進行錢色交易。更有卑劣者,与警方個別敗類聯手,一邊為賣淫嫖娼引線搭橋,一邊向當地派出所通風報信,讓執法人員將嫖客逮個正著。如此一來,除本身飲食、組織嫖娼的收入外,又可從派出所領取一份不菲的”特勤費”。當然,更大的贏家還是個別派出所,對嫖客狠狠地罰上一票。這种店家与警方敗類互相串通、互惠互利的不成文合約,既養肥了店家,也給個別派出所帶來了滾滾財源。原任新建縣石埠鄉派出所所長的何昌林便是這樣一個深諳此道的”精明人”,可惜他最終反被自己的聰明所誤,落得個可悲的下場。

一起令他恐慌的嫖娼案

江南都市報報道,早在1999年9月17日,原任新建縣石埠鄉派出所所長的何昌林送一盜竊犯罪嫌疑人到縣看守所關押,晚上就住在長??鎮派出所里。當晚11點左右,石埠鄉派出所民警魏某打電話給他,說是在巡邏時抓到嫖娼,是3男2女,現在國道邊的湖南飯店。何昌林便問雙方都承認了嗎?魏答都承認了。接著,又征求何昌林的處罰意見。何昌林在電話里拋給下屬一句老話:”就高不就低,你自己看著辦。”但魏仍不好自作主張,又說:”可能一下罰不到最高的數字。”即最高的嫖娼罰款5000元。何昌林听了沉穩而老練地授意:”那就少罰一點吧。每人罰3000元算了。”魏听到這嗓門,底气才稍微提高了一節:”這還差不多。我事先試探過嫖客,他們同意這個數字。”他又補充問道:”那兩個女的怎么辦?”何昌林依然一副老腔調:”就罰她們每人200元,罰多了她們也拿不出。另再沒收每人20元的非法所得。”末了,何昌林不忘叮囑魏某要搞好材料,等他星期一回所里再說。

魏某在何昌林的同意下,毫不含糊地將湖南的貨車司机曹某、歐陽某兩人以參与嫖娼為名各罰了現金3000元。但當時他們身上只能掏出5000元,于是魏某扣了他們車上的編織袋作為抵押。至于那兩個”小姐”,共罰了440元。第二天,魏某用所里的吉普車把編織袋拉到石埠糧管所變賣,差不多賣了1000元。1999年9月20日,何昌林回到派出所后,魏某就把17日處理的嫖娼一案向他作了匯報。何昌林看到一共是5個人的筆錄材料,”宣裁”記錄有4份,每份都填了姓名等項,下面有當事人的簽名和手模,中間的內容空白。呈批表有4張沒有填寫,夾在案卷之中。

作為老公安,何昌林應該知道這樣做是不符合法規程序的,但也許是習慣成自然,他和魏某都沒把此事放在心上。直至2000年2月20日前一兩天,何昌林突然接到一個男子打來的電話,說是”我們單位去年送貨(工業用品)車路過你們那里,被你們扣了車,罰了款,現在人不見了,一直沒回來。”此男子操普通話,大概是去年處罰的湖南司机單位的領導。何昌林聞听,內心不由一陣恐慌,口气卻很硬地回答對方:”司机在路邊店嫖娼被罰了款,他們現在人不見了与我們沒什么關系。”放下電話,何昌林赶緊找來魏某,叫他再把這個嫖娼案卷拿出來查看,卻發現少了許多程序,于是吩咐他盡快補齊手續,要不然會出事的。魏某听了也緊張起來,便開始補填立案表、呈批表、告知通知書,填完后拿給何昌林簽字。同時,何昌林讓民警陳某補填了罰款收据,總金額是6440元。2000年3月22日,何昌林帶上此嫖娼案原有和補辦的手續到縣公安局法制科批复,然后找到一位副政委。誰知副政委看出這里面的蹊蹺,當時不太肯批。何昌林急了,連忙解釋錢都交了。最終,這位副政委還是批了那兩個嫖客的材料,那兩個女的一直未批。緣由是男的罰得多,女的罰得少。何昌林見副政委如此認真,無奈之下又到法制科補開了治安裁決書,但只補到了那兩個男子的,至于女子的還是未能讓他如愿。

至此,該嫖娼案的補辦手續中有一個問題不可避免地凸顯出來,那就是時間問題。補辦時是2000年,而案發時間卻是1999年。這點事根本難不倒何昌林,他叮囑魏某補辦時間一律填寫1999年9月17日或18日的日期。在送到縣公安局后,他向上級解釋說,對方正在告狀,幫我完善一下。他這次總算如愿了。

大約80%的罰款進了小錢柜

按照有關法規,各派出所處理治安案件時,須要裁決拘留和罰款的,都要上報縣公安局法制科,通過這一道審理后轉分管局長審批,再下治安裁決書給各派出所執行。但由于現在規定收支兩條線,罰款必須馬上入賬,等報批來不及,所以就采取先斬后奏的辦法,先罰后報。局里見收据罰到多少也就批多少。

何昌林的一貫作法是:大約有20%的按規定上報,而80%不上報。套用他的話說,因為上報了,罰款就要上交財政,不上報就可進所里的小錢柜。按他的邏輯推斷,凡是進小錢柜的罰款,都是未上報縣公安局的。對此,他毫不隱諱。一直以來,何昌林處理罰款時,凡進了財政的就開收据給當事人,凡進所里小錢柜的從不履行法規程序。他之所以設立小錢柜,自有一番”苦衷”———當時,石埠派出所規定每人每月補助40元夜班費,后來大家都說少了。何昌林為了穩定軍心,又提高到每人每月100元。結果有的人得錢不出力,大家還是有意見。最后他拍板決定,從1999年元月份開始,從辦案收入中提取10%作為辦案補助。此招一出,全所值班民警工作熱情急劇高漲。

再一個苦處就是獎勵舉報人。在何昌林擔任石埠派出所一把手期間,他對舉報費(又稱特勤費)作了詳細規定:舉報捉豬婆肉等是罰款的10%;捉賭是桌面賭資的10%;尤其賣淫嫖娼,若舉報人是本轄區的,舉報1個得700元,兩個得1400元,舉報人若是轄區外的,舉報1個得1000元,兩個得2000元,其余以此類推。

何昌林作出上述決定,事先從未請示過縣公安局,僅說過所里搞了一點夜班補助費,給舉報人發了一點獎勵,至于具體數額比例,沒有詳細匯報。

歪心黑店家領取”特勤費”

在320國道石埠地段開飯店的老板中,有兩人与何昌林關系非同一般,也是該所主要的”特勤”人員。一個李某,她在19公樁處開了家叫湖南飯店的餐館;另一個叫小閔的年輕人,開的餐館也在19公樁附近,原來叫金鵬飯店,后因李某的店出了事搬到320國道另一處,閔店就改稱湖南飯店。

這兩個一門歪心想發財的店主各招了一批”小姐”。當”小姐”正和客人嫖宿時,就打電話給石埠派出所,帶班所領導立即組織人員去抓。若是何昌林帶班,亦如此。

一般來說,石埠派出所抓到嫖娼時,就往高里罰款。如果嫖客一下子拿不出就要被拘留,對賣淫女只是問問情況后放回飯店。按照石埠派出所和黑店的口頭協議,黑店不管派出所罰沒罰到款,一律按人頭領取獎金。而石埠派出所畢竟不會吃虧的,那些嫖客給賣淫女的嫖娼費,都是大部分予以沒收。但由李某、小閔舉報的則例外,只是象征性地扣繳一點。每到此刻,雙方均會心地一笑,相安無事。

李某舉報的次數太多,領取的獎金也多。她前前后后到底”特勤”了多少,連何昌林都記不清楚了。案發后,檢察机關拿出一大疊領條讓他辨認筆跡,證實了其中有35張是李某領取獎金的單据,合計4.96万元。

當然,石埠派出所那時候的”特勤”人員絕不止李某、小閔兩人。何昌林的”巧妙”舉措大大調動了民警們的積極性,個人收入大大增加,所里的經費也相應充足。對此,全所人人皆知,彼此心照不宣,從未有誰提出過异議。

2000年5月24日新建縣檢察院對何昌林作訊問時,最后問他還有什么要補充的牞何昌林竟說出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有一點我要說明一下,李某、小閔在我所領的錢不叫獎金,而是叫特勤費。”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 派出所所長協助在逃犯加入武警部隊 (6/28/2001)    
  • 北京前門派出所所長強奸未遂 竟掏出陽具 精液亂抹 (6/27/2001)    
  • 俄核能科學城都布那月薪一百美元科學家生活 (6/25/2001)    
  • 被蔣艷萍色相勾引的看守所原副所長入獄7年 (6/20/2001)    
  • 黑龍江大慶市:數月之內暴死警察五個 (6/18/2001)    
  • 記者直擊鄭州特大銀行劫案破案經過 (6/14/2001)    
  • 進派出所尋求保護 反遭所長毒打致殘 (6/11/2001)    
  • 武漢出現“网絡派出所長” 互聯网神話破滅于專制王國    (6/10/2001)    
  • 山西一派出所黑所長 刑訊逼供收錢放犯人 (6/7/2001)    
  • 賽亞基因落腳南科 三大園區幕後角力 (6/7/2001)    
  • 專家預計:2001年全球貿易增速將減半 (6/4/2001)    
  • 湖南一醫管所長販賣假冒醫用器材 (6/4/2001)    
  • 給養老造成巨大壓力:辦內退年齡最小者29歲 (6/1/2001)    
  • 甘肅兩警遭數百暴民毆斃 (5/28/2001)    
  • 甘肅數百村民襲警打死派出所長、教導員 (5/28/2001)    
  • 勾結惡勢力稱霸一方 四川綿陽一司法所長被逮捕 (5/27/2001)    
  • 寧夏銀川摧毀兩股黑惡勢力 黑老大竟是原派出所長 (5/19/2001)    
  • 湖南整頓爆竹廠突發爆炸 7人死多為公安人員 (5/17/2001)    
  • 攜“三陪小姐”出差 湖北勞教所所長被撤職 (5/16/2001)    
  • 販毒開賭 無惡不作 派出所長竟是黑幫大佬 (5/15/2001)
  • 評論
    2001-06-29 4: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