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阿威視窗(26):新移民 缺歷史 美國華人感恩誰

阿威

(攝影: / 大紀元)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05日訊】有這樣一段對話,足以讓懂得感恩的新移民,覺得有必要瞭解我們來美國的歷史。
  
「你知道,你是怎麼來美國的嗎?」朋友泰德問一位從大陸來的新移民。
  
新移民說:「我們坐飛機來的。」另一個同伴看出泰德不以為然的樣子,趕緊接話:「我們是考托福、GRE來美國自費留學的。」言語非常自豪。
  
問:「你們知道宋美齡、尼克松、基辛格,你們知不知道鄺友良、史迪溫莫休(Steven Mosher)?」
  
新移民答曰:「宋美齡是蔣夫人,尼克松、基辛格是和中國建交的美國前總統和前國務卿,後兩個不知道。」
  
其實,前面幾個我們也是只聞其名,而鮮知其事:這幾個人是為中國人敲開、打開美國大門的人,如果移民來到自由世界的中國人不忘感恩的話,是應該瞭解這些歷史,知道這些人的。
  
宋美齡姐妹都留學美國,抗戰期間宋美齡曾以「中國第一夫人」的身份返美演講,呼籲美國支持中國抗日,此「夫人外交」非常成功,留下一段可圈可點的歷史佳話,據說宋美齡在演講中,對美國在華人的移民問題上積極呼籲美國終止「排華案」,平等對待中國。美國「排華案」也是一道歧視華人的惡法,早期中國勞工來美,受此惡法奴役長達六十年之久。
  
華人來美國的移民史中,有很長一段令人心酸的「配額」史。時值美國西部開發,中國人是作為「勞工」來到美國,在1965年鄺友良先生促成美國移民法的大修改之前,每年只准105名華人移民美國,可以想像這些名額根本落不到一般人家,「勞工」不算在「移民配額」中,是不被當著「移民」來看待的,華人「勞工」數額遠遠超過華人「移民」,所以大部份在美國的中國人都是「勞工」,根本得不到「尊重」和「平等」,其實是連基本的人權都保證不了。
  
談到這些「城南舊事」,不得不讓人感慨:華人勞工沒有回國探親的權利!說想回國結婚再回來是不可能的!勞工只招男的,所以有些人一輩子連女人的手都沒有摸過,張純如女士寫的一本介紹美國華人移民史的書中,有這樣一個真實的描寫:說有一個穿旗袍的華人女士在中國城吃麵,外面有上千個華人圍著觀望,上千對眼球隨著她的筷子動作起伏。蔣夫人的演講對在美華人地位的提高是有幫助的。她訪美回去後不久,「排華案」在美國就被取消了。但真正讓美國實質性放寬對中國的移民限額,還是鄺友良先生。
  
鄺友良原本是廣東窮人在夏威夷做「勞工」的農民孩子。夏威夷於1959年成為美國第五十個州之後,他成為夏威夷也是美國亞裔的第一位進駐華盛頓的參議員,並連任三屆,長達十八年(1959–1977)。為人正直善良,有一顆慷慨、同情的心,他是典型的通過個人奮鬥而成功的人,是中國幾千年文化傳統所讚揚的發奮圖強的典範,憑個人的吃苦耐勞和聰明智慧獲得了社會的認同。進駐華盛頓之後鄺友良做了許多好事:夏威夷東西方文化中心就是他提議和促成的,他還促成了中國學者熟知的夏威夷大學的「東西方文化中心」的建立,夏威夷的第一條高速公路就是他說服聯邦政府撥款建造的。
  
他最大的貢獻是:1965年促成了美國移民法的大修改,使原本每年只准105名華人移民美國的名額增加為每年兩萬人。泰德說。「這也是我們覺得我們為甚麼要記住他,遺憾的是華人移民中知道他的人不多,我甚至懷疑這樣下去,中國人會不會有一天把祖宗都忘了!我們傳統上提倡的『滴水之恩,湧泉相報』哪裏去了?現在許多華人來這裡,別說報恩,不做間諜特務就好,這不是『忘恩負義』嗎?」
  
尼克松和基辛格在中國移民問題上也有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記載在基辛格的回憶錄中。中國大陸在1979年以前是完全封閉的,和其它國家沒有「移民」情形,就是到香港、台灣都得「偷渡」,基辛格這樣回憶和毛談話,當時毛問他們,「你們還有甚麼要求?」尼克松回答道:「希望中國人有出入境自由?」毛問:「你們要多少女人?一萬?夠不夠?可以給你們十萬?」基辛格當時不知如何回答,就說:「要回去報告國會。」此事後來不了了之,大概基辛格後來沒有向議會報告此事,否則招來女權主義的圍攻。
  
中國現在女權也盛行起來,此前中國女性特別是中國農村婦女則飽受「計劃生育」國策的殘害。據估計,因為中共搞「一胎化」而在美國避難的至少有一兩萬人,這些人很可能也不清楚史迪溫莫休(Steven Mosher)是誰 —— 為她們人權呼籲的人,為她們找回尊嚴的人,為他們打開美國之門的人。
  
1979年莫休還是一個人類學研究生,作為尼克松、基辛格訪華互換訪問學者,他是第一個獲准進入中國農村做社會學調查(據說也是最後一個), 他娶了一個廣東女人,1979年至1980年居住在廣東的農村,期間他曾前往貴州等一些偏遠的其他人從未造訪的地區。後來他根據他的中國經歷出版了好幾本關於中國的書,如《破碎的地球:農村中》(1983年),《母親的苦難》和《霸主》。因為這些他被中國政府拒絕再次進入中國。
  
莫休在中國進行社會調查的那幾年,正好是大陸強行推行「計劃生育」之始,見諸種種觸目驚心的非人道行為,「強迫墮胎」是他書中描述最多的社會問題,中共「計劃生育」之黑暗也因此舉世矚目,讓人們見識剛剛開放不久的中國社會的真相,這些真相和莫休本人的人證是使美國議員通過「一胎化」保護議案,使大量受「一胎化」威脅的人可以在美國得到庇護。
  
不用說這些書得罪了中國政府。讓他始料未及的是,也把他攻讀博士學位的斯坦福大學帶到一個尷尬的境地。他曾公佈中國婦女墮胎方面的照片,斯坦福大學認為他將舉報人置於危險之中,違背人類學倫理,不符合人類學研究的道德規範,最終因「非法的和不道德的行為」之由被斯坦福大學開除,被稱為「莫休事件」。在學術界「莫休事件」一度轟動世界,莫休曾聘請律師,希望為自己找回公道:事實真相是斯坦福大學受到中共的壓力,讓他成為犧牲品,中國政府曾威脅要中止斯坦福大學所有未來訪問中國的研究,如果他們讓莫休得到博士學位的話。
  
莫休先生為受「一胎化」迫害的中國人換來了「人權」和「尊嚴」!可是他卻受到了連累(甚至連Wiki百科也沒有他的中文介紹,有人不希望他被人們知道),因為「政治」的原因,至今沒有拿到博士學位,其實他的學識早就超過了「博士」,而他的勇氣、他的正直正是中國知識份子現在最缺乏的。◇

評論
2010-10-05 12: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