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90%以上的大豆是轉基因的。(Getty Images)
【新紀元】轉基因食品 歐美新觀點
作者﹕李曉宇
【大紀元4月16日訊】(新紀元週刊記者李曉宇綜合報導)編者按:轉基因食品的應用已經有十多年的歷史了,儘管美國大量種植轉基因農作物,但隨著環保人士不斷警告轉基因食品對人體的不利,科學界也有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出轉基因農業的負面影響。目前美國和歐洲各國對轉基因食品的態度,除了健康的因素之外,背後更隱藏著不為人知的利害關係。

初到美國超市的人們,看見一顆顆碩壯飽滿、油亮光鮮,而且價格適中的新鮮大豆或玉米時,往往忍不住要買上許多,但在美國生活久了,人們看見這些具有「富貴相」的「轉基因食品」時,常常眉頭一皺,敬而遠之。

目前對轉基因食品的態度,各國可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由於這是個長期的系統工程,雙方都還缺乏足夠的時間做出最後的判決,但似乎負面的呼聲日漸增長,面對經遺傳改造而具有耐受除草劑和抗蟲性的轉基因農作物,正在被超級雜草和次生害蟲所破壞,不少美國專家提出了「回歸天然有機耕作,是美國農業唯一出路」的新觀點。

轉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是人人都關心的首要問題。轉基因食品是通過基因技術加入了外來基因或去除原有基因的動植物產品。許多人擔心,吃了轉基因食品,改變了的動植物基因會轉移到人體中,但這無疑是種誤解。食品都含有基因,不論基因的來源如何,構成基因的遺傳物質DNA(去氧核糖核酸)進入人體後,都會被分解破壞成小分子,不可能將外來遺傳信息帶到人的基因組裡。

迄今尚無轉基因食品給人類健康帶來不利影響的充足證據,而轉基因技術在改良作物性狀、提高產量等方面的貢獻,則是明顯的。目前轉基因食品在美國市場上已接近四千種,有兩億人食用,包括嬰兒,如今還沒有出現確證的轉基因食品安全問題。

美國:轉基因食品的發源地和大本營

美國是轉基因食品的發源地,也是當今世界轉基因食品生產和出口最多的國家。一九八三年,全球第一個轉基因農作物———馬鈴薯就誕生在美國。據估計,目前美國的零售食品中有60%以上含有轉基因成分,90%以上的大豆、50%以上的玉米、小麥是轉基因的。基因技術的大量使用使得商家可以製造出更適合消費者口味,生長更快,「有效利用率」更高的產品。

據來自美國農業部的最新報告,有機食品的零售銷售從一九九七年的三十六億美元上升到二零零八年度的兩百一十一億美元。經認證的有機耕地面積從一九九七年時的一百三十萬英畝至二零零五年的四百多萬英畝(占美國所有農業土地的0.5%),已增加了一倍多。在同一時期,有機農場數目從五千零二十一個增至八千四百九十三個,經認證的有機農場的平均規模從兩百六十八英畝增至四百七十七英畝。

有報導說,美國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已經培育出了全新的「基因鮭魚」。鮭魚是美國人最愛吃的海魚,通常只在夏天分泌生長激素。而加入了「生長基因」的新鮭魚則可以一年四季分泌激素,生長更快,而且「瘦肉率」也比一般鮭魚高兩倍。不僅蔬菜和肉類食品,在軟飲料、啤酒甚至早餐麥片中,轉基因成分也已經悄悄進駐。

ISIS報告:轉基因農作物在美國面臨崩潰

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國際科學史權威期刊《ISIS》(The Institute of Science in Society)發表關於美國轉基因農作物的報告《轉基因農作物在美國面臨崩潰》(GM Crops Facing Meltdown in the
USA)。報告指出,在轉基因作物的中心地帶,經遺傳改造而具有耐受除草劑和抗蟲性的主要農作物,正在被超級雜草和次生害蟲破壞,農民也正在為這樣的敗局而掙扎,回歸天然的有機耕作實踐是美國農業的唯一出路。

目前世界上商業化種植的所有轉基因農作物有兩個特性:耐受除草劑特性和抗蟲特性。目前美國三大主要農作物——大豆、玉米和棉花的耕種區域,其轉基因作物的比例已達85%~91%,種植面積近一百七十一百萬英畝。然而,耐受除草劑的農作物助長了除草劑的使用,導致抗除草劑雜草的產生,反過來又需要更多的除草劑。可是,越來越多使用劇毒除草劑和除草劑混合物,沒能阻止在耐受除草劑的農作物田地中超級雜草的繼續生長。同時,次生害蟲如抗Bt毒素的牧草盲,已成為破壞美國棉花的最主要害蟲。



轉基因水稻可能通過花粉傳播而污染傳統的水稻品種,對於環境與生物多樣性造成嚴重威脅。(AFP)

據ABC報道,種植抗除草劑的轉基因作物滋生了一種殺不死的超級雜草——「三腳樹」。報導說阿肯色州的田間佈滿巨藜,這種巨藜即使噴灑再多的草甘膦除草劑都死不了。一位農民在三個月內花了五十萬美元試圖清除怪物雜草,卻是徒勞;聯合收割機和手工工具對這些雜草也都無能為力。

據估計,在阿肯色州有一百萬英畝的大豆和棉花田中已大量滋生這些怪物雜草。這些可怕的雜草可長至七至八英尺高,耐高溫和長期乾旱,產生數千種子,並有發達的根系從農作物吸盡養分。如果任其滋長,一年內將佔領整片農田。目前在佐治亞州也有十萬英畝農田嚴重佈滿了藜,二零零七年在梅肯縣,一萬英畝農田因抗草甘膦的藜大量滋生而被拋荒,到二零零九年,已有十六種雜草被確認有草甘膦抗性。目前佐治亞州的農民已改種傳統的非轉基因作物。

轉基因作物帶來的第一害是殺不死的植物怪物——超級雜草,第二害就是牧草盲,一種最有害的棉花蟲害。二零零八年,「牧草盲」侵染了美國四百八十萬英畝棉田,成為最具破壞性的棉花害蟲,另外名列第五的棉盲象,也侵害了兩百三十萬英畝棉田。

一九九五年以前,牧草盲被針對其他害蟲(如煙草蚜蟲和棉籽象鼻蟲)的殺蟲劑控制住,根據密西西比州立大學三角洲研究與推廣中心的研究人員的研究,自廣泛種植Bt轉基因棉花與撲滅棉籽象鼻蟲以來,殺蟲劑用量減少,結果牧草盲成為棉田的主要蟲害。

在一九九五年種植一英畝棉花成本為十二點七五至二十四美元;在二零零五年,種植一英畝用「卡迪拉克」處理過種子的抗蟲保鈴棉、抗農達除草劑棉花的成本是五十二美元。現在二零一零年,種植一英畝第二代抗蟲保鈴棉和抗農達除草劑棉,農民們要花費八十五美元或更多,在密西西比州有的棉農甚至要花費超過一百美元來控制葉面蟲害,轉基因棉花的種植成本的飆升是很驚人的。更嚴重的是,牧草盲已經對幾類殺蟲劑產生抗性。

ISIS報告說,目前印度已嘗到了來自轉基因Bt棉花教訓的苦果,次生的與新的棉花害蟲、抗BT害蟲、新疾病,更致命的是,土壤耗盡了營養物質和有益微生物,將在十年內將不再支持任何農作物的生長,如今印度人已經認識到,回歸有機農業將比使用轉基因的Bt棉帶來更持續的更高利潤。

有趣的是,在ISIS挑戰轉基因食品的同時,國際農業知識、科學和技術的發展評估(IAASTD)也發表了由四百名科學家和來自全球一百一十個國家的非政府代表的三年研究成果(「無轉基因的有機農業養活世界」,SIS38)。他們的結論是,小規模的有機農業是戰勝飢餓、社會不平等和環境毀害的前進途徑。

美國老百姓喜憂參半

普通美國老百姓對於基因食品的迅速擴張可以說是喜憂參半、無可奈何。消費者大多表示知道不少食品含有轉基因成分,但不知道具體情況。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呼籲,對於可能對健康產生影響的轉基因食品,普通消費者應享有知情權。美國廣播公司做過的一項調查顯示,93%的美國人希望基因食品標誌化。此外,52%的美國人認為基因食品可能存在安全隱患,57%的美國人表示他們不太願意購買基因食品。

在美國,一種基因作物要投入生產,需要同時接受三項審核。農業部負責監管基因作物進行田間試驗的結果,FDA(食品與藥物管理局)負責對基因食品安全性的審核,而環保署則負責對該基因作物對環境影響的評估。目前,已有四十三種基因成分通過了FDA的審查,得以進入市場。

與歐洲國家不同,FDA規定,只要某種基因產品的自然特性與傳統方式生產的作物沒有明顯差異時,則無需特別標識,只有當該基因產品的外觀與特性與傳統生產方式有明顯差異時,才需強制標識。

歐洲人:擔心潛在的食品安全威脅

在歐洲,轉基因食品的遭遇就沒有在老家那麼美妙了。深究歐洲人對轉基因食品的普遍負面態度,可能與歐洲民眾對食品安全的特殊「心理情結」有關。自英國發現瘋牛病以來,歐盟區域內食品安全問題不斷,在隨後的「二惡英」污染、禽流感、口蹄疫等一連串事件的衝擊下,歐洲人在食品安全問題上謹慎了許多。

轉基因作物正好是在歐洲人普遍擔心食品安全的時期迅速發展起來的,這一過程始終伴隨著質疑。歐盟委員會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56%的歐盟國家公民敵視轉基因技術,其理由是與用動物骨粉餵牛一樣,「轉基因技術只能給開發者帶來更多利潤,而對整個社會沒有任何好處」。此外,對轉基因技術缺乏瞭解,特別是媒體對轉基因技術風險的肆意誇大,也讓歐洲人因此一直對轉基因食品疑慮重重。

英國的權威科學雜誌《自然》刊登了美國康乃爾大學教授約翰.羅西的一篇論文,論文中指出,蝴蝶幼蟲等農田益蟲吃了撒有某種轉基因玉米花粉的菜葉後會發育不良,死亡率特別高。阿凡迪斯公司生產的一種「星聯」轉基因玉米,由於可能引起人體的過敏反應,美國環保局僅批准其用於動物飼料,禁止其用於食品生產。

Mayeno,A.N.等(一九九四)報告,發生一種新的,不明原因的病症,主要表現為嗜酸性肌痛。臨床表現有麻痺、神經問題、痛性腫脹、皮膚發癢、心臟出現問題,記憶缺乏、頭痛、光敏、消瘦(Brenneman,D.E.等,一九九三;Love,L.A.等,一九九三)。後查明系日本一公司生的基因化工程細菌產生的色氨酸所致。食用者在三個月後發病,導致三十七人死亡,一千五百人體部份麻痺,五千多人發生偶爾性無力。據測定,含量為0.1%便可殺死人體。

美國國家科學院發表長篇科研調查報告清楚指明:越來越多的觀察和發現證明,轉基因農作物的種植和使用對動物和生態環境有潛在的安全威脅;必須對轉基因作物種植區域實行強制性隔離措施,對轉基因食品實行更嚴格的控制和檢測監測。

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也表示極大的擔憂。轉基因水稻可能通過花粉傳播而污染傳統的水稻品種,對於環境與生物多樣性造成嚴重威脅。世衛組織也主張對發輾轉基因食品持謹慎態度,尤其要慎重引進國外沒有經過嚴格檢驗的轉基因產品。

窮國擁抱 富國猶豫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五日,歐盟衛生專員華西裡奧在歐盟總部入口外,走過綠色和平組織建立的綠色農場和太陽能廚房,抗議牌上寫著「品嚐農場天然美食」。她收到一份十八萬人簽名的請願書,呼籲減少轉基因食品。

大約十年前,歐洲的反基因食品人士促使媒體掀起一輪關於轉基因食品害處的報導浪潮,警告人們自作聰明「玩弄大自然」的後果,讓轉基因食品面臨「不確定」的前景。不過,據國際農業生物技術應用服務組織(ISAAA)最近發佈的一份報告指出,在過去十年裡,轉基因糧食的種植還是獲得長足發展,尤其是在發展中國家,以前生產效率低下的貧窮農民從這一技術中獲得了很多益處。

據ISAAA的報告說,雖然全球經濟不景氣,糧食價格在下跌,但對於轉基因技術的運用量卻增加了7%。目前,全世界種植的豆類食品中,有四分之三的是轉基因作物,棉花中轉基因的佔大概一半,而玉米中也有四分之一的為轉基因。

全球現在轉基因糧食作物種植面積為一點三四億公頃,其中近一半在發展中國家,處在轉基因種植行列前面的有巴西、阿根廷、印度和中國。從人數來看,目前大概有一千四百萬農民從轉基因種植中獲益,他們中有90%是發展中國家的。

巴西政府對本土的相關技術研究投資不菲,現在已經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轉基因作物種植國家。有分析認為,轉基因食品種植最有潛力的地方可能是中國。因為在去年十一月分,中國政府頒發了一個基因玉米品種和兩個基因水稻品種的生產應用安全證書。這些作物都是中國自己的技術,沒有外國政府和公司的背景。鑒於大米(即稻米)是全世界最重要的糧食,而玉米是牲畜的主要飼料,中國政府的這一決策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是非背後隱藏著利益矛盾

轉基因食品的是非背後,還隱藏著經濟利益的矛盾。據統計,二零零五年全世界轉基因作物種植面積約有九千萬公頃,但歐洲只有幾十萬公頃,其中法國僅有二點二萬公頃。不同的經濟利益使得一些歐洲國家對轉基因食品存在排斥態度,並與贊成的國家產生分歧。

法國總統薩科齊在為政府暫停種植轉基因玉米的決定辯護時說,這一決定並不意味著法國不會參與轉基因技術的研究,也不意味著未來法國不會再有轉基因作物,不過是本著預防的原則,「把我們的國家推向有關環境辯論的最前線」。

然而,三月二日,歐盟委員會宣佈,批准歐盟成員國種植德國巴斯夫公司研發的「Amflora」轉基因土豆(即馬鈴薯)。這是歐盟近十三年來首次為轉基因食品種植開綠燈,這項決定立即在歐盟成員國引發了激烈的抗議。毫無疑問,有關轉基因食品安全性的辯論和爭議將在世界各國繼續爭論下去。

中國古人崇尚道家的自然無為,孔聖人則說「君子畏天命」,「獲罪於天,無所禱也」。轉基因技術的最大爭議就是它打破了生物間的天然雜交屏障,將不同物種間的基因進行人為組合。這是否有悖自然天命,是否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人們還在拭目以待。◇

本文轉自【新紀元週刊】165期「專題新聞」欄目
http://mag.epochtimes.com/b5/167/7717.htm (http://www.dajiyuan.com)

美東時間: 2010-04-15 12:11:06 PM 【萬年曆】
本文網址: http://www.epochtimes.com/b5/10/4/16/n2878507.htm
提供廣告
精彩圖片
Copyright© 2000 - 2014   The Epoch USA, Inc.    授权与许可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