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唐人【獨立評論】(458)

中國民眾維權抗暴急速升級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6月14日訊】百姓下跪有冤奈何,武力抗暴潮迭起。
Flv下載觀看 WMV下載觀看
伍凡:各位觀眾好,現在是獨立評論時間。最近一段時期,中國大陸社會矛盾頻繁爆發,維權抗暴急速升級。維權形式從上訪、請願、自焚、下跪,發展到武力對抗、槍殺和罷工。今天我們來討論維權抗暴現狀,以及抗暴形式急速變化的原因。

草庵:近10幾年來,中國出現了大規模的維權運動,可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開始於上世紀的1999年。廣大的法輪功學員為了維護自己的信仰自由,思想自由到北京中共國務院上訪,到天安門廣場示威,進行了英勇的長期的反抗。這場維護修煉權利的運動受到中共殘酷鎮壓,成千上萬的法輪功修煉者被拘押、逮捕、判刑,甚至被破肚開胸盜摘器官,失去自己的生命。

伍凡:第二階段開始於2002年至2003年。當年從河南鄭州、開封等城市開始,緊接著是大慶油田,遼陽鐵合金廠爆發了大規模的下崗工人為了維護自己的勞動權,生存權的工潮,引起全國各地呼應,這些工潮被中共鎮壓下去,工人運動的領袖安均、姚福信、肖雲良等也被中共逮捕判刑。國內很多維權人士認為,「維權」 這個概念始於「孫志剛事件」。 2003年湖北青年孫志剛在廣州街頭因沒法提供身份證,被強行拘留於廣洲收容所被活活打死。這事件後來導致3名法學博士許志永、滕彪和俞江上書全國人大常委會,指出收容遣送辦法中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規定,違背中國憲法和相關法律,要求撤銷。

草庵:第三階段是從2008年開始,7月1日楊佳在上海襲擊市公安局是維權運動轉向暴力反抗的標誌。 2009年5月10日發生的鄧玉嬌事件,加速推動維權運動向暴力反抗方向發展。一個弱女子敢以死相抗殺死中共貪官,對受迫害的男子必然有極大的鼓舞和刺激。

伍凡:有關部門統計顯示,1993年中國發生社會群體性事件0.87萬起,2005年上升為8.7萬起,2006年超過9萬起,並在 2007、2008年度一直保持上升勢頭,自2008年己上升達12萬起。今日的中國,是一個維權運動遍佈大江南北,維權運動方興未艾的中國。不單是下崗工人在維權,在職工人、公教人員、知識份子、復員軍人、被撤遷戶、家庭教會的教友和數量巨大的農民工都也走進了維權的隊伍。以上所講述的維權運動前二個階段基本上是上訪、請願、靜坐、步行,進而是自焚、下跪等。直到楊佳事件和鄧玉嬌事件之後才逐漸有明顯的暴力反抗。目前,維權抗暴基本上放棄了用法律的手段解決問題的方式,而是選擇了起義和罷工等自衛的方式。

草庵:中國維權運動形式從上訪演變成自焚、下跪、開槍和衝撞殺入。 2009年11月13日清晨,成都金華村發生惡性「拆遷」事件,唐福珍「自焚」以死相爭,卻未能阻止政府的強拆隊伍。 2010年4月13日,大批群眾到遼寧省莊河市政府反映村幹部涉嫌腐敗的問題,要求市長出面接待但遭拒,於是在政府大樓門口集體下跪。 2010年6月1日,鄭州市十八里河鎮南劉莊村村民劉大孬開著一輛車牌號為「豫A6Q195」的廂式貨車,對正在進行拆遷的宇通汽車產業園建設指揮部人員進行衝撞,造成6人死亡20餘人受傷。

伍凡:2010年6月1日,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區郵政分局保安隊長朱軍攜帶衝鋒鎗和手槍進入零陵區法院4樓辦公室,對正在研究案子的幾位法官進行掃射,造成3名法官當場死亡、3名法官受傷。隨後,朱軍舉槍自殺。這是中國近期來不斷發生的各種暴力行兇、自殺、自殘事件的最新一起。這是一個危險信號,顯示中國社會崩潰的前兆,表明民眾的承受力接近極限,特別是社會中弱勢群體的普遍暴力反抗已經接近臨界點。

草庵:以上的例子都是以維權者的失敗而告終,它必將刺激弱勢維權者更奮不顧身而以死相抗。但是,也有維權者獲勝的例子。地處中國東北邊陲的黑龍江省富錦市是一個擁有大面積國有、集體荒地的縣級市,其可耕種的土地面積在其所屬的佳木斯市居第一位。本來這樣優厚的自然條件給了以農業立縣的富錦縣很大的發展空間,但近年來富錦市中共官員借當年國家項目之名非法圈占一塊面積達6萬多畝的集體土地, 14年來,土地的原主人只能租種原本屬於自己的土地,實際上成了「佃農」。由於土地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黑龍江富錦長春嶺農民最終在4月底發動了大規模農民起義。近日,好消息傳來:長春嶺村先前被徵用的8000多□土地(1□= 10畝),即8萬多畝土地已經返還給村民。這標誌著富錦農民起義取得勝利!

伍凡:維權運動除了向暴力對抗發展外,工廠企業罷工是另一個發展方向。近期,富士康員工自殺事件、廣東佛山本田汽車零件製造公司大罷工以及中國大陸各地紛紛出現罷工潮,讓中共當局感到震驚。近日中共政治局會議關注到工潮,這是一個危險的苗頭,會議要求應給予足夠的重視。富士康和佛山本田汽車事件給中共提出了一個難題,現在出現的是產業工人罷工,一旦成為氣候,將一發不可收拾。會議認為這是新時期工人運動的開始,是一個危險的苗頭,並下令各地及時妥善處理罷工工潮。

草庵:大陸各地出現罷工潮,無論是國營、民營企業,還是外資企業,從5月份以來有十幾起罷工事件,中國各地己出現罷工潮。中共情報專家稱,21年前是知識份子遊行示威,中國有句俗話,秀才造反,十年不成。但這些年情況有所變化,勞動階級越來越清醒過來,他們再也不願長期被殘酷的剝削了。廣東佛山日資本田汽車零件製造公司的中國工人平均工資為1,500元人民幣,而從日本聘來做相同工作的日本工人工資高在50,000元人民幣,兩者相差33倍,中國工人當然不滿意低工資而要舉行罷工了。中共政權長期袒護資方壓搾中國工人。

伍凡:從5月12日至今,江蘇儀化設備工程有限公司的工人因公司要求簽署「不平等條約」已罷工21天,現場工人高喊口號並唱歌表達他們的不滿。這些職工三年前被股份公司集體買斷工齡,現又被要求參加改制,職工們用罷工的方式來提出回儀化的要求。改制後,工人勞動量大,最苦、最累的是工人,工人工資沒有增加,領導收入卻增加了十幾倍, 科級幹部去年底收入四、五十萬,工人只有三萬左右。這樣貧富差距拉大,公司管理混亂,分配嚴重不公,這樣太不合理,暗箱操作是矛盾的激化點。這些罷工工人年齡四、五十歲,為公司干了二十多年。現在物價不斷上漲,工資非但沒提高,反而下降了。

草庵:從5月14日起,河南平頂山市平棉紡織集團近萬名在職和失業工人及家屬堵塞廠區大門,工廠被迫停產,要求增加工資及追加補償金。當地政府派出3,000警力驅散罷工工人。工人們打著「平棉流浪兒討要血汗錢」,「嚴懲打人兇手張先順」,「共產黨母親:我們要飯吃、我們要生存」,以及「共產黨母親請給碗飯吃」等等標語。

伍凡:中國的最低年收入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15%,全球排名159位,最低工資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同樣為159位,甚至低於32 個非洲國家。中國最低工資是人均GDP的25%,世界平均為58%。中國最低工資是平均工資的21%,世界平均為50%。中國公務員工資是最低工資的6 倍,世界平均是2倍。中國行業工資差高達3000%,世界平均則是70%。由此可見,中國工資比世界平均水平低許多,中國工人工資比官員低許多,這種狀況中國工人怎能不罷工呢?

草庵:大陸普遍存在的情況是企業勞工的權益沒有受到很好的保護,待遇低,基層的職工和上層的幹部的待遇相差非常多。一般的勞工,他們的工資相當的低,包括一些國營的企業,這個收入的差別,早就存在。這幾年因為房價、物價上漲,勞工工資還維持在一個很低的水準上,當然他們有著不滿的情緒,這個不滿情緒,過去當局都用各種方法打壓。另不准工人自由的組織工會,沒有表達自己不滿的途徑,最後逼不得已就罷工。由於統治階層長時間不給勞工表達管道,這種罷工將來會越來越蔓延。今天時間到了,再見。

伍凡:再見。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6-14 2: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