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評論》第68集

橫河:中國邪教專家美國出醜

2001年江鎮壓法輪功難以為繼。很多警察與法輪功接觸瞭解了法輪功真相,不願意再鎮壓法輪功。羅幹導演世紀僞案──「天安門自焚案」。很多人受到毒害誤解、仇恨法輪功,新一輪對法輪功的攻擊和迫害又鋪天蓋地的開始。圖為中央電視臺播出的自焚現場。(大紀元資料圖片)

人氣: 6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7月5日訊】(希望之聲《橫河評論》節目) 各位聽眾大家好,我是橫河,今天和大家談一談中國的邪教專家是怎麼到美國來出醜的。

在線收聽
下載收聽

從7月1號到7月3號在美國新澤西北部,靠近紐約華盛頓橋附近的希爾頓逸林酒店,就是DOUBLETREE,召開了一個會議。從中國方面派來了一個3個人的代表團參加了這個會議,我們今天就來談一談這三個人是什麼人,到美國來開什麼會,他們來在這裡的表現說明了什麼。這三個人,一個是程寧寧,她是中國反邪教協會的副秘書長,長期以來在中國的全國各地佈置、指揮和視察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轉化。

這個反邪教協會是2000年11月成立的,到了第二年就2001年1月份,就是成立以後不久就開始了一個啟動百萬人簽名反法輪功的。當時是為了應對當年3月4月份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上對中共的批評,因為在前一年聯合國的日內瓦人權會議就對中共的迫害法輪功有很多批評。這個反邪教協會顯然是啟動百萬人簽名以表明這個迫害的民意,來掩蓋中共迫害的實質。就是他們開始啟動百萬人簽名以後的10天左右,就發生了天安門自焚偽案,而這個偽案的發生導致這個簽名可以進行下去,所以到了3月份就是 這個程寧寧攜帶了所謂的百萬簽名就到日內瓦去,當時是以非政府組織的名義去為中共迫害法輪功,迫害人權、信仰來辯解。

第二個是叫王文忠,他是中國科學院心理所的一位所謂副教授,這個人從迫害開始就和610辦公室一起合作,進行洗腦轉化的理論研究和實際的實施。他主要是從事洗腦和精神迫害方面的研究,並且曾經親自到勞教所去參與洗腦。另外他還多次出訪美國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政策辯護,並且把美國所謂反邪教的運動斷章取義的介紹回中國,來混淆視聽,來幫助中共迫害法輪功,提供所謂國外的支持。第三個是叫陳青萍,她是陝西師範大學心理系和宗教研究中心的教授,另外一個身份是中共陝西省委610辦公室的特聘專家。這個人長期以來是從事針對法輪功學員的心理和精神迫害的研究,就怎麼樣去用精神和心理方面去迫害法輪功。這次她報告的內容就是如何利用社會、政權、基層組織和家庭4個方面來針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高壓洗腦迫害。

他們在7月1號晚上做了這個報告以後的問答階段,和結束以後自由討論的階段,一些聽眾和會議主持人對做報告的人提出了一些問題,這些問題和報告者的應對。是通過不同的人這裡得到的消息,我們把它叫作應對,因為它幾乎不能算是回答,以及在結束以後的一些自由交談當中的一些內容,這裡我們把它從各個不同的人那裡集中起來,然後歸納做個分析。這裡不分是正式的報告,還是非正式的交談當中,這個內容都包括在內。

不知所云的研究成果

首先談一下,他們所報告的是一種不知所云的所謂研究成果。這一次主辦方和中國代表團方面事先有一個協議,中方在報告當中不能提法輪功,其原因根據主辦方說,是因為中方在前些年報告當中總是提法輪功,而這個爭議非常大,因此主辦方希望聽一聽除了法輪功之外,中共方面對其它教派的採取過什麼行動。

這是當時邀請他們來的條件,而三個報告人當中,其中一個王文忠,他在報告當中就多次提到法輪功,因而被聽眾質疑他違反了協議。主持人在確認了只有王文忠一個人承認他的研究對像為法輪功學員,就去追問其他兩個人,其中主要是追問了程寧寧。程寧寧報告的是南京下關的所謂愛心家園的地方,去給一些人,她沒有說是什麼人,就是一些教派的人,去洗腦轉化的。這個主持人就去追問她,問她在這個報告當中,在愛心家園當中的對象是不是法輪功學員。結果她回答說不知道。

由於她做報告的時候,所謂她的研究成果的對象是什麼人她都回答不知道,所以在場的聽眾就覺得非常奇怪,於是就再追問,說是假設中國沒有法輪功,那麼你的研究對像當中哪些被認為是教派的團體成員。有哪些教派?各占的百分比是多少?結果她回答還是不知道。再問,中國有哪些被確認的所謂教派。這個呢大家注意了,在中國和國外這個說法是不一樣的,在國外所說的CULT其實指的是教派,就是非主流宗教以外的各種教派,都把它叫作CULT,雖然這個詞是個貶詞,但絕對沒有中共所說的邪教的這個意思。他就問中國有哪些被確認的所謂CULT。這個程寧寧她自己身為「反邪教協會」的副秘書長,而且擔任這個職位達10年之久,她居然沉思了很久,最後哼哼出來的是「當然有」,但是仍然不能舉出在中國哪些團體被認為是所謂的邪教,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個字來叫作「中功」,偏偏這個詞和「中共」音又特別像,當然西方人聽不懂。

由於她不能夠指出她的研究對像究竟是屬於什麼團體,就是她的洗腦轉化的對象究竟是屬於哪個團體的,她不能回答,因此就有人質問她,就是她給出的這個報告究竟是真還是假,究竟她有沒有做這些研究。另外從一個有基本學術訓練的旁觀者看來,程寧寧所提交的報告,大部分是照片,就是一些房間的照片,表示這個房間是用於轉化洗腦的,當然她用的是別的名詞,什麼春風化雨啊這類的名詞,那是中共特定的,實際意思就是洗腦轉化。她就拍了一些房間,拍了一群人圍著一個桌子好像開會的樣子,還有一些所謂在那裡被轉化的人所做的手工製品的照片,這些東西是非常非常普遍存在的,像空房間到處都有,一群人坐著開會在中國可能可以照出成千上萬這樣的,找到這樣的照片,到網上都能找出成千上萬的照片。這些可以被解釋為任何人、任何東西,和她所做的報告沒有任何關係,也可以說她所做的報告沒有任何學術價值。

這樣,在經過多次的提問和周圍聽眾的互動以後呢,主持人終於得出了一個他自己的結論。和他預期的相反,就是他和中共代表團方面商訂的是不提法輪功,只提其它的教派,而恰恰相反,三個報告者涉及到的對象都是法輪功學員。所以這個主持人最後說,顯然中國政府,把絕大多數的資源,他甚至問了一句「95%或者更多,是不是這樣?絕大多數資源都用來對付法輪功的?」他問是否如此。除了王文忠一個人回答說,他不知道別人的研究,但他的研究對像百分之百是法輪功學員,其他的人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這是指其中的一個報告。其實他們的三個報告呢,基本上都是在這個同一個水平上。基本上都不能被人認作是一種學術研究的成果。從它的水平來說,即使我們不說它的內容和性質,僅僅從它的水平來說的話,也是不能被稱為研究的。

報告所反映的迫害

另外一方面呢,這些人所做的報告所反映出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的程度有多嚴重。當時對他們所提出的報告呢,其中有一個質疑,就是說三個進行報告的人,其實當時他們提交的是四個報告,另外一個因為可能沒有來,所以是一個書面報告,由一個中方身分非常可疑的自稱翻譯的人來代讀。這個人可能是來自領事館的,而且似乎沒有人聽懂那個報告,所以暫時不考慮它。我們就從三個自己所做報告的人,他們都自稱是學者,而且他們都自稱自己是無神論者。

當時的質疑呢就是無神論者怎麼能給邪教和宗教下定義,怎麼來區分邪教和宗教;是根據了什麼標準?至於做為一個學者的話,他怎麼能來給別人定什麼是邪教什麼是宗教。而從他們自己個人經歷來看,他們都承認在1999年7月以前,沒有一個人介入了宗教信仰的研究。都是在1999年7月以後,有的是在2000年以後,才介入所謂的反邪教活動。也就是說他們對邪教的定義,和他們研究的對象,他們認為他們的研究對象,沒有一個是來自學術研究,而是都是來自中共的政治決定。就是1999年7.20以後,中共開始對法輪功進行鎮壓,這是一個重大的政治運動的政治迫害的決定。而他們之所以介入,並不是因為他們對宗教有研究,而是他們接受了政治任務。所以他們是在執行中共的政策,不是法律也不是學術。從這裡也可以看出來,就是對法輪功的迫害,並非是來自對任何法律的執行,而是 來自於中共的政策和命令。

另外一個質疑呢,就是這3個自稱學者的人,他們來自不同的省份,有不同的背景。有的是心理所的有的是師範大學教師,他是不同的背景。但是他們有個共同之處,就是當時所提出質疑的,就都能夠把失去自由的法輪功學員做為研究對象。比如王文忠,他以前做的研究就有一部分是在北京團河勞教所和女子勞教所做的;或者是他們能夠把法輪功學員,不經過任何法律程序,非法關押起來,就像南京下關的那個叫做愛心家園的地方,實際上就是洗腦班,按照西方的標準,就是黑監獄。就是可以把他關起來,來供他們做所謂的研究。而這些人他們是自稱是學者,他們不是國家政權機構。當然國家政權機構也沒有這個權利,不過這不是今天我們要討論的話題。我們要問的呢,就是他們的權力是來自什麼地方,誰給他的這個權力?分析下來,王文忠本人是長期和610辦公室合作,而陳青萍本人就是省委610的特聘專家,中國「反邪教協會」就是在中共中央政法委和 610辦公室的指導下、直接控制下工作的。所以他們的權力就是來自中共建立的非法組織610辦公室。

而610辦公室根據美國國會,因為這個會議是在美國開的,所以美國聽眾他們比較能夠聽懂關於美國國會的決議的內容。而根據美國國會今年通過的605號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的決議當中的定義,610辦公室就是法律之外建立的,旨在消滅法輪功的黨的工具。這是非常清楚的。從另一方面說我們也可以從這裡看到,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的任意拘捕、任意拘禁、任意剝奪人身自由,有多麼嚴重,多麼普遍,以至於中共的這些御用學者們,不自覺的竟然把它當作經驗拿到國際社會來吹噓。

在陳青萍所做的報告當中,她介紹了對於那些從監獄、勞教所出來的法輪功學員,繼續進行四包一的迫害,就是政權、社區、基層警察和家庭四個方面對一個法輪功學員進行監視和轉化洗腦。這個方案,是十年前由中共中央提出來的,就是用不同層次不同方面,聯合起來形成一個多人對一人的這種洗腦轉化迫害。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出這個迫害的殘酷性,就是說即使是在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非法勞教結束以後,還不放過,還要動用龐大的社會資源對他們繼續進行迫害。

當我們談到社會資源的時候呢,還有一個,這也是他們的報告當中一個不容易被人注意到的開支。就以南京下關的「愛心家園」來做例子。南京的下關地區在最貧窮的地區的地價,2007年,我們是查這個拆遷的情況,有一個最貧窮的地區的60萬平方米的地方,賣了18億元,賣給了一個開發公司,政府賣的,平均是3千元一個平米。蓋好房子以後大概是8千到1萬2,如果取中間數的話呢算1萬。從照片和媒體的報導來看,這個所謂愛心家園的內部建築至少有好幾百平方米,外面的綠地面積從她貼出來的照片看,那可能有幾千上萬平方米。就算是內部建築100個平方米的話,1萬元1個平米就是100萬元;加上綠地。當然從文字報告上看,那是個小院,沒有外面大塊綠地。也不知道是她在做報告的時候為了欺騙外國的會議參加者,還是為了什麼,還是找了一個很漂亮的公園的景拍的。如果加上綠地的話,那至少是好幾百萬元,就按照現在南京下關的價格。這是誰的房產?是什麼志願者出的房產?還是政府出錢的房產?這筆錢算什麼開支?這個地方是在南京市下關區唐山路17號。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11年之後,還要用這麼大筆的開支。不管這筆開支這筆錢出自於誰,都是中國納稅人的錢。結果被中共用來去迫害人權,包括他們這次來美國開會。就是說中共在對外表示法輪功在中國已經不是問題的情況下,仍然可以看出,從他們的報告,從他們來美國開會的開銷,可以看出中共繼續把巨大的資源投入到迫害法輪功。但是從另外一方面看,11年之後還要用這麼大的資源投入迫害,也可以看出這個迫害的政策已經徹底破產了。

孤陋寡聞的法盲「專家」

從這些與會的中國代表團的所謂專家來看的話,他們的一個共同的特徵就是處於那種孤陋寡聞的管狀視野,他只能看見非常狹窄的一個東西,稍微離開一點的話,他們就什麼都看不見了。原來就知道他們在中共的統治下,對外界、對整個世界是不瞭解的,對中國真實發生的事情瞭解的也不多。因為封鎖信息、製造謠言的人他們自己也被封鎖的信息和別人製造的謠言、甚至他們自己製造的謠言所蒙蔽,儘管他們自己也參與了封鎖真相和製造謠言。但是絕對沒有想到,就這些所謂的專家會孤陋寡聞到如此程度。舉個例子,這是當談到天安門自焚偽案的時候,別人就分析給他們聽錄像當中的破綻。他們居然對這些破綻一無所知。在談到華盛頓郵報記者菲利普.潘,在自焚案發生以後,曾到鄭州劉春玲的故鄉去採訪,寫出來了一個報導,說是沒有人看到過她煉法輪功,她不是法輪功學員。當別人談到這裡的時候,這幾個人共同的反應居然是:誰是菲利普.潘?當時這麼著名的一個華盛頓郵報駐北京記者站的站長,寫了一篇關於自焚案的這麼重要的文章,而因此中共把菲利普.潘趕出中國,不讓他在中國繼續擔任華盛頓郵報的記者站負責人,他們一致反應是,誰是菲利普.潘?從來沒聽說過。

在講到有人問焦點訪談的記者李玉強,說為什麼王進東燒成這個樣子了,他腿前面的汽油瓶沒有被燒著?李玉強當時的回答是,那是後來補拍的,要是早知道會露餡就不補了。結果當他們聽到這裡的時候,表情是一臉的茫然,說誰是李玉強?就是做為中共的這些專職迫害法輪功的,即使在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很多最基本的東西他們是一無所知。這個是超出一般人的想像。

至於說什麼聯合國的酷刑專員的年度報告,特別是2010年年度報告當中專門欄目關於迫害法輪功的部分,至於美國國會通過的三個支持法輪功反迫害的決議,其中一個是今年的605號決議,他們是一概沒有聽說過。當然也不知道他們是真的不知還是裝作不知,但是從他們聽到這些話的表情上看,如果說他們是裝的話,那真的是裝得太像了。

這些人都是跟「反邪教協會」是有一定關係的,但是呢他們的表現是出人意料之外的,對中國的法律和國際法的一無所知。這些所謂專家學者,他們不僅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就是對今天中國的現行制度,和現行的法規也是一無所知。當這個「反邪教協會」的副秘書長程寧寧被告知,說他們的行為嚴格的說是屬於犯罪,而且違反了中國的現行憲法和中國的法律。因為從1999年7月以來,中國沒有過一個法律是所謂取締了法輪功的。也就是說修煉法輪功在中國的今天,仍然是合法的。而所有的迫害都是不合法的,就是從今天中國現行法律來看的話都是如此。在被告知了這個事實以後,她的回答是我不懂法律,不要和我講法律。

不僅如此,當她繼續被告知所有的迫害都是來自江某人的一拍腦袋的決定,而不是來自法律,是來自1999年4月25日晚上江給政治局常委的一封信。而後面所有的迫害,所有製造的罪名,編造的罪名和尋找的所謂證據,都沒有超出這封信在事先制定出來的框框。當她被告知這些以後,這個程寧寧否認有4-25晚上江給政治局常委的這封信的存在。當她繼續被告知說這封信已經被收入江文選,是中共正式出版的,她仍然拒絕承認。所以像這種拒絕承認一種無可否認的事實,人人都知道的事實,而且是中共方面的事實,她都能夠硬著頭皮去否認,這一點呢其實倒是很符合中共這個最大的邪教的特徵,就是否認現實。

當然這些中共官員的所作所為,後來在當時與會的聽眾們,反應也是非常強烈的。有很多人表示說,有一種邪教就叫做「政治邪教」,法西斯和共產黨就是這種邪教。當然有很多人也非常震驚,就是沒有想到中共派出來的所謂的專家學者,水平如此之低。甚至有人說,他們所做的報告沒有一個英文字是能讓人聽懂的。從另外一方面看,能夠被中共看中,派出來到處去放毒的這些人,他們實際上自己是沒有任何學術水平,沒有任何知識的。也可能只有這樣的人,才會死心蹋地的去為中共賣命。今天就跟大家討論到這裡,謝謝大家。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橫河評論》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7-05 4: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