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言:中國人應該明白的事–關於維穩

真言

人氣: 3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11月22日訊】【長期以來,中共利用其控制的輿論宣傳工具持續不斷的向中國民眾強力進行一言堂的愚民欺騙洗腦宣傳,太多的中國人對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對發生在中華大地上的諸多歷史及現實事件,認識糊塗,或是偏激片面,或是認識不清,或是根本就不知道,陷在中共刻意營造的錯誤泥沼中不能自拔,嚴重的影響了對事物的客觀判斷而不自知。本文擬就當今及歷史上被中共或是扭曲或是掩蓋的諸多歷史事件中的部份大事的如實解讀,幫助你廓清迷霧,恢復良知。】

關於維穩

當今之中國一片亂象,各種新舊矛盾堆積如山,一觸即發。面對危局,中共不思悔改,反而一味打壓,民眾的忍耐力已到極限,社會已處於崩潰的邊緣。長期以來,中共一直迷信「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動輒以武力恐嚇、鎮壓,聽不得反面意見,一有反面意見就封殺。公民正當的維權行動,被當局視作洪水猛獸,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關押,送精神病院,判刑;有問題不是積極地去解決問題,而是把問題摀住、壓制住;把穩定當成了目的,為了穩定,可以無視公平和正義。「穩定壓倒一切」成了濫施權力的遮羞布,成了動輒鎮壓的冠冕堂皇的理由,成了弱勢群體的緊箍咒。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來自全國的9名疫苗受害者家長在衛生部上訪時,遭一群警察毆打,有人被打至肋骨、指骨骨折。為保證不被警察單獨搶走,上訪者被迫用鐵鏈將大家綁在一起。據二零一零年中國社科院《法治藍皮書》報告,截至二零零九年十月,全國刑事案件和治安案件均有大幅增長,刑事案件增長幅度在10%以上,治安案件增長幅度在20%左右,全年刑事立案數達到530萬件,治安案件數達到990萬件。全年群體性突發事件近十萬起。近年以來的楊佳襲警、頻發的校園殺童及槍殺法官等一系列惡性案件,更是讓人不堪。有問題不從制度上找原因,不從根子上解決問題,頭疼醫頭,腳疼醫腳,解決了舊矛盾又出來新矛盾。

二零一零年廣州為了亞運會的穩定,竟然規定購買菜刀要出示身份證件。北京市郊半數村莊年內也將修建圍牆,實行封閉管理。據志願者曾飛揚的調查,作為中國出口基地的珠江三角洲,每年僅沖床工人發生的斷指事故至少就有3萬宗,被機器切斷的手指頭超過4萬個。這還是在機器設備中占比例極小的沖床事故,其它絕大部份機器設備造成的工傷事故有多少,是一個永遠不為人知的數字。此前對深圳800萬民工的調查顯示,每五個人中就有一人受過工傷或患過職業病,深圳有的廠家兩年就換一茬工人。當地政府部門為了維護社會穩定,決定不再做工傷事故統計。而且為了防止傷殘工人打官司影響經濟效益和社會穩定,珠江三角洲一些地區把外來民工正常的訴訟時間拉長達到三年以上。

正如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於建嶸所指出的:「在中國,地方政府以『穩定』為藉口侵犯民眾的合法權益、破壞最基本的社會規則已經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所產生的社會危害十分巨大。」然而,面對如此嚴重的社會現實,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中央綜治委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紀念加強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兩個《決定》頒布20週年座談會時,主管社會治安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綜治委主任周永康還聲稱:「我國始終保持了社會大局穩定,成為世界上社會治安最好、群眾安全感最高的國家之一。」睜眼說瞎話到如此程度!這個周永康原是四川省委書記、中央委員,為了與孀居的江澤民老婆王冶坪的侄女結婚,周永康命令下屬製造車禍把分居的老婆撞死,然後順利成為江的侄女婿。周永康進了江家門不久,江即把公安部長賈春旺調走,讓周低調上任,並提拔為政治局委員。十七大,周永康進入政治局常委會,取代羅幹任中央政法委書記。

中醫講究辯證施治,整體把握,整體捋順,自然通泰。而中共罪惡的體製造就出來的人,頭腦僵化,思維簡單,只知道濫施暴力,高壓態勢,把警察當成了救火隊,一有風吹草動,首先想到的就是動用警力。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仇恨入心要發芽」(樣板戲《紅燈記》),時機合適,積攢的怨氣必然要爆發。中國社會科學院資深研究員於建嶸透露,他最近訪問了已退休的部級官員團體,他們告訴於:「你認為中國的社會將不會遇到動亂。我認為它肯定會經歷動盪,而且指日可待。」

為了應對各種社會矛盾的激化頻生,自二零零九年中共各級地方政府的工作重心,已由「發展是第一要務」變成了「發展是第一要務,維穩是第一責任」。維穩成為當前壓倒一切的重任。為此而不惜斥巨資維穩,白白浪費百姓的血汗錢。據財政部向全國人大呈交的《09年預算執行情況及2010年預算草案報告》顯示,二零零九年中央財政支出中用於公安部份為1,287億元,超出預算10.9%,較上年大增47.5%。加上地方的支出,全國用於公安的支出達4,720億元,增幅為16%。而二零一零年在二零零九年增加16%的基礎上,將再增8.9%,增幅超過軍費,達到5,140億元,遠遠超過國防開支的4,825億元。這筆巨額資金將用於構建龐大的官方和非官方的警察網絡,其中包括僱用大約500萬人的保安隊伍。軍費是對外的,也可以說是應對外敵入侵的,而維穩費是對內的,應對的是普通百姓。維穩費超過了軍費意味著內部的問題超過了外敵入侵!百姓的問題比敵人還要嚴重!說明敵人的概念正由傳統意義上的域外之敵,正悄悄轉變為百姓大眾!實質上就是以人民為敵!治安費超過軍費,全世界絕對獨此一家!

由於各地維穩壓力巨大,維穩支出急劇增長,部份地方為保障維穩經費支出被迫削減其它財政支出,如湖南省津市為此要求所有行政事業單位壓縮20%的開支,甚至從每名統發人員的工資中逐月扣錢。二零一零年一月貴州安順的警察殺人事件,無論是現場目擊還是驗屍報告,都說明警察是故意殺人,但當局就說是死者襲警,警察只是處置不當。事後由鎮政府賠付70萬元,相當於這個窮鄉鎮3年的財政收入。既然是襲警,警察開槍理所當然,被打死也是咎由自取,為甚麼還要拿出如此巨款?!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日,清華大學舉辦了首屆「清華社會發展論壇」,發佈了《以利益表達制度化實現社會的長治久安》為題的報告,指出:「近些年來,我們實際上已經陷入『維穩的怪圈』:各級政府將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用於維穩,但社會矛盾和社會衝突的數量非但沒減,反而不斷增加,在某種意義上已經陷入『越維穩越不穩』的惡性循環。」「在目前的維穩模式下,通過壓制和犧牲弱勢群體的利益表達,來實現短期內的社會穩定,成了相當普遍的做法。結果是不僅治標不治本,反而起到了維護既有利益格局的作用,甚至對社會公正造成嚴重損害。」目前這種維穩行為方式,「不僅嚴重增加成本,而且會破壞全社會的是非觀、公正觀等價值理念,在道德正義上削弱了政府形象,非但不能促進社會公平,反而加速了社會基礎秩序和社會價值體系的失範」。

報告並點出了產生上述問題的本質原因:「制度化的核心是法治,而體制化的核心是人治;制度化要求法律在權力之上,而體制化則是將權力凌駕於法律之上;制度化的關鍵是權力的適當分散與制衡,而體制化是權力的進一步集中。」報告最後也開出了解決維穩頑症的藥方:根據溫家寶總理在二零一零年全國人大會議的報告中所承諾的:「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讓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嚴,讓社會更加公正、更加和諧。」新的穩定邏輯應該是:維護憲法所賦予的公民合法權利,有權利的保障才有相對的利益均衡,有利益的均衡才有社會的穩定。這是解決社會穩定問題的治本之道。就此意義而言,維權就是維穩,維權才能維穩。可悲的是,如此中肯的諍諫,反被中共視為露醜而予封殺。

其實真正導致中國社會出現無數矛盾的恰恰是中共。警匪一家、政商勾結謀求利益的最大化才是社會不公的根源。正如有文章指出的:「特殊利益集團才是今日中國最大的黑社會犯罪團伙,他們才是這個社會不穩定的癥結所在!癥結不除,穩定無望,要麼是自我改造,要麼由人民幫他們改造,否則,所謂的『穩定』不僅會壓倒一切,更會斷送一切!」

中國科學院資深研究員於建嶸在回答《國際先驅導報》記者問時指出:「很長時間以來,我們以『穩定壓倒一切』的觀念來指導工作,現在到了反思這個觀念的時候了。我一直在呼籲,執政黨要反思『穩定壓倒一切』的觀念。這個觀點是鄧小平在國家處於特殊階段時提出來的。」「為了穩定,我們不惜濫用警力。穩定壓倒一切,它究竟壓倒了甚麼?壓倒了民生,壓倒了人權,壓倒了法治,壓倒了改革,而穩定卻壓不倒腐敗,壓不倒礦難,壓不倒違法拆遷。」多年來,無論是中共體制內的研究機構,還是民間的聲音,都一直在呼籲憲法所賦予的民眾基本權利的滿足,但專制獨裁的中共就是無視民眾利益的訴求,一直以高壓對待民眾民意的正當反映,高壓的彈簧已被壓到極限。

對於維穩,孫立平先生在《中國社會正在加速走向潰敗》中,作了如此總結:「維護既得利益是一件很累的事情,而我們社會把精力和資源過多地用到了這個地方。為了維護既得利益,不得不壓制言論自由。可以想想,為了壓制那些言論,我們用了多少的精力和資源?為了維護既得利益,就不得不千方百計想繞過民主這個坎兒。可以想想,為了不民主我們費了多大的勁兒,編造了多少理由和理論。為了維護既得利益,我們就不得不壓制民眾正當的利益表達,於是釀出了多少群體性事件,為了解決群體性事件就花費了多大的精力?為了維護既得利益,很多在其他國家行之有效的反腐敗措施我們都不敢採用,為此我們不得不使用那些笨拙而無效的運動型辦法,為此又浪費了多少的資源和精力?須知,要同時實現既得利益最大化和維護社會的正常運行這兩個目標,是一件相當困難和費力的事情。因此,我們這個體制是很累的,管理者也是很累的,從體制到管理者的心理負擔都很重。更重要的是,為了維護既得利益,我們這個社會要付出更深遠的代價。比如,為甚麼要如此大張旗鼓批普世價值?是普世價值中的甚麼讓我們大動肝火?說穿了,無非是民主自由,因為民主自由威脅既得利益。但直接批民主自由又不好聽,只能拿普世價值說事了。但在信仰盡失、道德淪落的今天,連普世的價值也成了批判的對象,結果是可想而知的。但為了既得利益,又不得不如此。」可悲的是很多人並沒有如此清醒的認識。

歷史上,盛唐時著名的「貞觀之治」夜不閉戶,路不拾遺,政治清明、吏治廉潔、官員奉公守法、百姓安居樂業。貞觀四年,全國死刑犯29人,貞觀22年,全國的死刑犯僅僅2人。而今天整天忽悠百姓「盛世」、「好日子」的中共治下,社會之亂空前絕後。自詡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共從來不敢放手搞民意測驗,看看自己在國人心目中的地位。如果中國人民可以自由的選擇,那麼,用不上一天,中共就會垮掉。中共之邪惡與人的偶有過失是完全不同的,它是自始至終的壞。對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中共誣稱法輪功「搞政治」,而其實太多的中國人巴不得法輪功能真的搞政治,立刻把中共搞掉,越快越好,好早一些過上沒有中共高壓統治的真正自由民主的生活。中共在絕大多數中國人的心目中早就被判了死刑了,現在不過是在用高壓勉強支撐著統治,此刻的中共就像那《紅樓夢》裡的賈府,「昏慘慘似燈將盡,忽喇喇似大廈傾」,不定何時候,一根稻草就能把它的脊樑壓斷。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日@

評論
2011-11-22 2: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