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億元競選鄭州市長 獨立候選人風起雲湧

左上起 :大陸著名作家曹天、社會評論家李承鵬、《中國日報》總編輯助理,專欄作家五嶽散人(姚博),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夏商、天涯社區商務運營總監梁樹新,江西新余市下崗女工劉萍(合成圖)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6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穆清綜合報導)在今年的人大競選中,中國民間不斷湧現出一批獨立參選者。繼江西下崗女工劉萍、廣州市民天涯社區商務運營總監梁樹新、社會評論家李承鵬、專欄作家五嶽散人等參加當地人大選舉後,網絡上又傳出大陸著名作家曹天日前也透露自己願出資一億人民幣參選鄭州市長。

日前,互聯網各大論壇、博客廣為流傳大陸著名作家、時評家曹天要獨立參選鄭州市長。消息說:「曹天先生日前透露:自己願意出資100,000,000(一億)元人民幣作為競選資金,參選鄭州市市長。曹天承諾,參選成功後自己任期內不拿一分錢工資,並且城管絕不可能打百姓,官員腐敗定嚴懲。曹天表示,不用懷疑他的動機,他是想用《選舉法》撬動僵硬的幹部任用體制。」

「人要生存不能單單靠學問、品質,還要有生存的智慧,把任何事情都看得長遠一些,這樣,快樂的東西才會永遠存在。」這是曹天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1968年出生於蘭考的曹天,熱衷文學詩歌,現從事房地產開發。曹天曾獲2005年中國經濟改革十大傑出青年,「2006河南十大文化名人」。

曹天參選鄭州市長的消息在網絡上引來一片討論聲,贊成和支持者佔絕大多數,也有人持懷疑態度,認為曹天的想法很幼稚,在中國行不通。

「支持,支持,再支持」 「先頂上去,再投他一票!」「 大力支持民選市長。」 「競選個市長要花這麼多錢的呀……但希望真是無處不在。」 「只要是公開的競選都支持,這代表了民意,總比偷偷摸摸買官賣官強,因為它代表的是官意。」「 頂,不管你是誰,選錯了下次改。先炒動一下這具殭屍。」 「不管你人微言輕,還是振臂一呼,群雄響應,請支持曹天 。」

「去美國吧!」「他如果能當上候選人,就是偉大的勝利了!」「曹天又出版新詩了?這麼天真爛漫的句子……」「在黨的領導下,以法治國?幼稚的文人!」

「參選獨立候選人會比上屆多十倍」

除了曹天以外,今年的人大競選年不同以往,中國民間湧現出一批獨立參選者引發社會關注。迄今通過微博渠道宣佈獨立參選各地區縣選舉的就有30-50人。

其中,有專欄作家五嶽散人參選北京昌平區人大代表;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吳丹紅參選北京海淀區人大代表;媒體人徐春柳宣佈參選北京東城區人大代表選舉。北京新啟蒙公民參與立法研究中心負責人熊偉、廣東商學院大三學生胡文浩、杭州普通市民徐彥、梁永春、福州市民雁南飛(林斌),江蘇常州市、浙江長興縣、湖北武漢等地都有博主、網民宣稱將參選當地基層人大代表。

北京的世界與中國研究所所長李凡,在2個多月前接受記者採訪時預言:「今屆基層人大直選,參選的獨立候選人會比上屆多十倍,估計會多達百萬人。」

與之前的幾波獨立參選基層人大潮流相比,這次的許多獨立參選者以公共知識份子為主,他們以微博為參選宣傳主要平台,在微博第一時間公佈參選消息,介紹自我,表達參選目標,介紹準備工作和當選承諾等。

文人對法治民主有較深刻認識起表率作用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夏商宣佈參選上海靜安區人大代表。他對21世紀經濟報導表示:「參選是憲法和選舉法賦予的權利,我依照這個權利來做事,所以心情不會有變化。不能把參選看成是『革命性』的行為,這只是履行普通的公民權利,完全在法律範圍之內。」

「我這樣做只是想讓選舉法這樣的『沉睡』法律甦醒過來,也是希望在法律框架之內,認真履行憲法和選舉法,完成參選這個程序,我認為是在幫人大的忙,讓人大更具合法性和代表性。」

談到今年公共知識份子參選是否加強了獨立候選人的示範作用,夏商表示:「我們這一批當中很多是文人、作家等,這批人在很多事情上都起到表率作用,而且文人對於法治、民主等都有較為深刻的認識。所以說,即使我們不成功,但也起到了示範作用,以後或許會有更多的人參選,就是一種覺醒。」

跪久了 不知站著的好處

著名時事評作家李承鵬對媒體表示:「我感覺,僅僅發言,常常是無力的。」他認為2010年年底的樂清上訪村長錢雲會事件中,就當地政府的處理方式、案件可能存在的疑點,一直沒有人大代表站出來提出質疑,他很感慨,希望除了寫作外,還應該做點甚麼。

在回答為甚麼要參選成都市武侯區人大代表的提問時,獨立候選人李承鵬在其博客中寫道,至少,我們可以讓大家有生以來第一次親眼看到,真的中國選票長得甚麼樣子?

「首先,身份證證明不了你是中國人,只能證明某把菜刀屬於你這個人,方便警方追查某個凶殺案的線索而已。其次,房產證也證明不了你是中國人,只會證明你是花了世界上最貴的價錢,租了一間豆腐渣房子的那個人。至於死亡證,對不起,你只可以在祖國的地下住20年,地上70年不能證明你是這個國家的人,地下20 年,你當然也不是這國的魂了。」

「事實上,只有選票才能證明你是真正的中國人,你平生第一次可以填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字樣;而在其餘時間,李剛來了,你就是屁民,城管來了,你就是刁民,三峽來了你則是移民……」

李承鵬表示,跪久了,就不知站著的好處,他們之所以跪著,是因天花板太低,不跪不行。「實際上,你都沒讓他嚐到過蘋果的味道,他又怎會知道蘋果是好的,你只要給他一個蘋果的希望,他就敢跟你憧憬蘋果的芬芳。」

與其被代表 不如當代表

5月30日廣州電視台新聞頻道高調報導了廣州市市民,天涯社區商務運營總監梁樹新參選番禺區人大代表的消息,片末還讓梁的同事集體高喊撐梁口號:「與其被代表,不如當代表。梁樹新,我們撐你!」

推友評論說:「在這寒冷的春夏之交,這讓人感到一絲暖意。我以一個廣州市暫住人員的身份,謹慎表示一下對這座城市的好感。」

您給我陽光 我為你燦爛

今年初4月左右,江西新余市下崗女工劉萍參加當地的人大選舉。她表示自己不是官員,但有顆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決心,長期堅守在維權戰線,雖然能力有限,但如果當選人大代表,將竭盡全力反映百姓民聲。「關注在崗員工收入,要求收入分配公開透明,監督帶薪休假的實施,法定假日加班工資必須按規定給付。養老保險,公積金,醫療保險,工傷保險等……一系列民生問題。」

「我是一個普通的公民,我還是一個母親,我也是一個長期奔波在維權戰線的鬥士!我不畏強權,我堅信,不管我是否當選,我都將一如既往的為民請願,為百姓發聲,您給我權力,我為您代言,您給我陽光,我就為你燦爛!」

獨立候選人引發政府恐慌

大陸民眾積極參選各地區縣基層人大代表,在網絡上掀起了熱潮,但此舉卻引起地方政府恐慌,當局宣傳部匆忙發出禁令,要求媒體封殺獨立參選的報導,多名獨立參選者則受到當地的國保等約談。

成都、北京等地的黨委宣傳部已發出禁令,禁止其控制的媒體報導李承鵬的參選活動。無錫的獨立參選人謝潤良也因「微博言論疑似有問題」,5月29號被宜興公安局派員約談後,宣佈「少談國事少說政治,徹底放棄爭當人大代表的念頭」。

劉萍參選被當地政府內定為國內外政治勢力在幕後操縱的、企圖顛覆共產黨政權的一次重大政治事件,遭到多次打壓甚至被失蹤,引起大陸專家、學者、律師、民眾等的強烈反應,他們紛紛表示要向新余市委市政府「自首」,予以諷刺嘲笑,在輿論的關注下,劉萍最終獲得自由。

《環球時報》慣用的伎倆

《中國日報》總編輯助理,專欄作家五嶽散人(姚博),6月2號也在其博客中發出了自己的聲音表示,自從宣佈獨立參選區縣人大代表之後,雖然收穫的大多都是鼓勵,但有些所謂的「質疑」,已經到了扣帽子打棍子的程度,那就不僅超越了質疑的範圍,甚至就是打算從根本上斷絕任何人獨立參選的可能性了。

據法廣報導,五嶽散人指出,這種來勢洶洶的質疑,出自《環球時報》《獨立參選人應從微博回到現實》的社論,就標題而言,在這個善意的「羊頭」之後,其猙獰的面目才真正暴露了出來。

這篇文章開門見山地宣稱,那些「獨立參選人中,最受互聯網關注的,都是些一直在學習西方反對派的人,他們在試圖把中國求同存異的包容性文化, 推向對抗性文化」。

對此,五嶽散人分析,這是《環球時報》最慣用的伎倆之一,那就是,先把一個人歸入到所謂「西方」的框架之下,然後再大興討伐。眾 所周知,「西方」在中國的語境當中,往往就是「敵對勢力」的代名詞。先把那些獨立參選者們都歸攏到這個陣營,確認了其反對者的身份,然後就可以盡情地落井下石了。

該文另外的一個預設前提則是,把我們目前的主流文化,美化為所謂「求同存異的包容性文化」,又反過來指責獨立參選是「對抗性文化」。這裡有兩處偷換概念的地方。

五嶽散人表示,首先,獨立參選是一個政治性的事件,與廣義的文化完全不是一個概念,用中國傳統上還算寬容的文化,偷換了其實一直就不太寬容的政治。 其次,把獨立參選偷換成某種「對抗性」的行為。或許在該文的作者看來,他們所認同的所謂「沒有對抗性」之包容,大概就是那些寫在監獄牆上的: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頑抗到底、死路一條。只要不是堅決執行命令的順民,就必然是一種對抗性的潛在敵對勢力。

現代政治被媒體歪曲

現代政治雖然總是被某些媒體所歪曲,但很多人已開始知道,對於政府的監督與權力的制衡並不是一種對抗,而是在利益多元化的時代裡,不同利益之間的博弈過程。正是這種博弈的有效性,才能讓政府的決策對於大眾生活產生正面的作用。沒有這種博弈的機制,政府的權力就不僅不能得到監督,甚至還會引發更為激烈的、真正的對抗產生。這幾年群體性事件不斷增多、惡性暴力事件屢有發生,正是這種將正常博弈視為對抗,並極力打壓的做法引發的直接後果。

在《環球時報》這篇社論的結尾,文章更是以某種威脅性的口吻警告說 :「中國政治現實的彈性,不會是無窮大的,試圖突破它的臨界點,不是負責任的表現,是在中國社會內部製造政治風險」。

五嶽散人認為:「這段話明確表達的一個意思,那就是: 你們這幫人要小心,政府對你們的容忍是有限的,你們或許已經踩線了,而且你們的這種作為並無任何意義。」

「老實說,從邏輯學的角度來看,還從未見過這樣自己抽自己耳光的文字,上面還在說,中國是『包容性文化』,下面就出現這樣赤裸裸的威脅。其實,這種威脅不但毫無意義,更多的還是體現出這些『看門狗』們過於急切的心情。不過,有時候,這麼著急是吃不到骨頭的,反倒是有可能被主子再踹上一腳。」

陰謀論與栽贓陷害的另種方式

五嶽散人的文章最後強調說,參選並非是為了尋求對抗,既然參選,就是認可目前公開的遊戲規則,並在這個框架之下,探尋最穩妥的漸進改革方式。而參選的最好結果,也不過只是區縣級人大代表,對國家的大政方針並無多大影響力,只能從最基層的選民利益做起。說白了,更沒有人想過要搶班奪權,能夠讓現行權力納入正常的法治運作軌道,就已經算是最大的奢求了。所以,《環球時報》這種看上去是未雨綢繆、實際上卻充滿黑暗聯想的文字,這種看上去防微杜漸的表忠心態度,不過是其陰謀論與栽贓陷害的另外一種方式而已,也是一種被迫害妄想狂的典型症狀。

「你們基因充滿對抗」?

李承鵬回應《環球時報》評論表示,你們可以為祖國站崗放哨,但千萬不要從早晨起床開始,放眼望去,周圍全是假想敵,就連晚上做夢跌落到草原上,也以為遍地都是虎豹豺狼呢!或許是因為你們的基因中充滿著對抗,必須找人來打壓才有活下去的勇氣,也才能證明地心引力的存在。如此看來,你們根本不應該叫作《環球時報》,而應該叫《鉛球時報》才對。

中國知名網絡人士李承鵬表示,《環球時報》社論說要警惕有些人利用獨立參選身份,來加劇社會的不安情緒,與政府搞對抗,這種觀點我真的不敢恭維。我大致看了看其他那些獨立參選人的公開提議,如果就連甚麼菜市場、陽光校車,以及垃圾處理和小區停車位這些婆婆媽媽的提議,都被視為「對抗」的話,我只能告訴你們,其實,沒有那麼多的人真想對抗,那些有點反叛精神的人,也只是為了更好地討生活而已。

李承鵬在博客中對另外的獨立參選人說:不管是我們最終上了選票,還是選票上了我們,我們都是一群熱情而天真無知的公民,為了自已所熱愛的祖國,準備親自趟一遍這道前人繞不出去的高牆,這件事本身就是功勞。也許有人會說,這只是不值一提的功勞,可這幾十年來又有誰的功勞值得一提呢?

官媒遠離獨立參選人選舉

有民間選舉專家之稱的姚立法表示,官方的媒體一直是遠離這個選舉的,不關注,不報導。政府對選舉不報導是說不過去的,是要承擔歷史責任的。「我們希望媒體不僅要關注選舉,還要關注獨立候選人的參選。」

他認為,媒體更應該把選舉的信息和組織機構的工作公開。選舉的全過程也應該跟蹤報導。主要起到監督與信息公開的作用,否則就失去了媒體應承擔的這個責任的作用。

所謂「獨立參選人」是指在人大代表直選過程中,沒有經過政黨或人民團體提名推薦,而是通過選民或代表聯名提名推薦的人大代表候選人。中國《全國人大和地方各級人大選舉法》規定,公民獨立參選需要10名或以上選民聯名推薦。而目前,中國人大代表的直接選舉僅限於縣(包括市、市轄區、自治縣)和鄉(包括民族鄉和鎮)一級。縣、鄉以上級別的人大代表均為間接選舉。

評論
2011-06-07 4: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