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子:黨天下為何被視為家天下?

唐子

人氣: 2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1月02日訊】1957年儲安平打成右派之前,被引蛇出洞鳴放中共統治是黨天下,大家一聽心裏很贊同:嗨,中華人民共和國無處不黨,包括廁所,天下盡姓共,就是啊!可到了2011年和2012年之交,這種1+1=2的算數題似的簡明常識也成了問題:甚麼時候有黨管的?都是某行業大佬管,為家族謀福利,現在是高層黑貪家族掌控中國;沒有黨天下,還是家天下,黨只是家的工具。這些人為甚麼會這樣看呢?

中共各級黨組織,大街上或大院裡掛牌的組織,包括宣傳部都跟碗筷和糧食一樣,是我們每天都實實在在感觸到的客觀存在,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胡錦濤說的話,無論可以怎樣解釋,作為意識形態的書籍、作品等也是客觀存在的。有人說:所謂中共作為「黨」從來就不存在,一直是中國幾千年封建社會根深蒂固的家族集團。如此「黨話」正是黨組織和黨文化牢實存在的鐵證,黨組織和黨文化把國家變成它的天下,讓人說黨話,才會混同兩個不同的天下。

中共黨組織牢實存在於中國大陸各地和社會各領域,黑社會或電腦黑客似的把持政府、文教各機關,甚至撥弄著批判者的腦袋,越說是家天下越是以家天下來掩蓋黨天下的真相。這真真切切的事情偏有人每日去否定,實在不正常。

這就是黨文化洗腦的邪惡之處。把「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共所創建,被中共獨享,成為中共的政權所在,政府成為黨委的老婆。所有這些有目共睹的現實都要被否定掉,讓我想起《人到四十》電視劇裡的患「戰爭狂得病」的李火。李火小時候過年前夕,目睹父母被一拖拉機滿載的鞭炮砸死,他不敢面對,寧願相信他是個蘇聯人李約瑟塞維奇,父母死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他活在戰區的戰場中。黨天下被視為家天下的就是我所說的愚忠黨文化現象之一,把人變成了李火。

精神病人李火迴避父母被炸死的事實,將思想意識偏執地鎖定在戰火紛飛的年代,將中共後32年所謂「改革開放」年代放任人為家族謀私利(致富和縱慾)無限放大:中共統治大陸前30年讓人無家無國(父子相鬥、夫妻反目、全家聽黨的話)的生存狀態全被抹殺掉了,在說「沒有黨天下,只有家天下」時不面對。中共能讓人這樣,是它不同時期變換著花樣破壞從炎黃到民國「天地人」的中國道統,毀壞儒家「和為貴」家族禮教傳統的成效。它的各級宣傳部創造不同的思想理論,通過全國從中央到村寨的統一宣傳輸入人腦,以政策和法律控制人心。

真正支撐著中國宋朝趙家天下岳家軍的禮教倫理,盜匪楊再興好漢識英雄棄暗投明歸降岳家軍這座軍山以岳飛元帥為主峰,以300軍士血戰小商河斬殺金國兵將1千人以上,人和馬被射死不倒的勇猛壯舉嚇退金軍12萬人,禮教秩序下戰將並不必然貪生怕死等歷史情況,以「中國幾千年封建社會根深蒂固的家族集團」黨話說黨天下的人全都視而不見。依照法國法學家孟德斯鳩在《論法的精神》中所作的研究,中國禮教是「消滅由暴戾性情所產生的一切邪惡的極其適當的方法」,「不能毀滅的」,試圖革命就是邪惡的「文化暴亂」,鼓勵中國人放縱心中的邪惡。也就是說,把黨天下視為家天下的人是在用黨文化釋放心中的邪惡。

馬列毛鄧江胡等政治思想通過以黨為天的家庭、學校和社會傳播,換了我們的心:從官到民跟有華夏禮儀風貌的台灣人截然不同,成為被黨馴養的非禮凶獸。

我曾經分析過,黨文化洗腦使人有諸多特徵:說話狠毒、推論武斷,隨便對人說惡話和誹謗傳統,以自己都沒弄清楚的「封建社會」、「家族集團」、「家天下」等被中共學校教育和媒體宣傳賦予了特別政治內容,當成政治棍棒用的詞語,強橫霸道地去說孔子、孟子、武松、李逵等古人;一個成年人聽一句「天譴」就會蹦起來,不會理性思維,不懂天立意、人做事的基本道理,分明漠視生命和仇恨,卻以為在反奴性、迷信和專制;以移植蘇聯心靈到中國指鹿為馬、賊喊捉賊的小人、流氓的頭腦裡,以所謂國民劣根性去抹黑華夏的道德禮教遺產,錯誤地將所有中共的邪惡言行乃至刑事犯罪都推給五千年。

1950年到1979年「不斷革命」的共產主義30年暴亂歷程中,中國人醒來就進入毛澤東為政治圖騰的共產邪惡政治公共領域,狠鬥家庭私心一閃念。1980年到現在這32年,大多數人中國人被黨政府圈地賣錢辦血汗工廠的土地財政從「階級鬥爭」的公共領域攆回家庭,讓窮家庭承擔黨政官員改革分贓、揮霍公款所致低工薪、低福利的困苦;權貴透支消費被瓜分的國家錢財,過著千奇百怪的糜爛生活。

這就是說,把黨天下混同為家天下是中共後32年改革開放時代的家圈人生的一種感受。這種混同,有一定的現實因素,但混淆的本身是主觀感受,帶著極端的偏執:說家族控制一切,包括黨。這是把家族血緣組織的概念意識形態化了,最多就是過去時代的殘餘。有了家族政治這個概念,分析中國問題,就不要別的了,不承認別的概念的應用範圍了。這在思維上其實是沒有進入20世紀,更不用說進入21世紀了。

以蘇聯邪心放大中國人心中的妄念,將文化殖民侵略的產物――中共小人.流氓團伙,跟儒家君子文化捆綁在一起反,不信口業的「大膽假設」,不求證而信口開河,甘願做伏爾泰要「踩死」的「敗類」,以馬列邪術解讀一切,看不見孟德斯鳩稱讚禮教辟邪之功效。反禮教傳統,盲目反對一切,執著個人覺得對的想法,以黨文化灌輸的知識和培養的情感衡量是非,喪失了自省意識。把黨天下混同為家天下,其實依然是把中共混同中國,把惡黨當成母親。

評論
2012-01-02 1: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