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網文】遼寧副省長視察 王立軍拍馬演砸暴打司機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12月22日訊】編者按:遼寧省一位副省級領導途經王立軍在錦州市管區地界,為了表現對該領導的「萬分敬意」,王立軍動用大量警力進行超規格「警衛」。但是,當浩浩蕩蕩的省領導車隊途經一鐵路路口時,一輛火車的行駛攔截了車隊的正常通行。王立軍強壓怒火,在送走領導後氣急敗壞返回事發道口,破口大罵並動手毆打火車司機,狂扇耳光後當即宣佈刑事拘留火車司機,並免除幾名相關領導職務。

2007年6月15日(星期五)下午16時許,我正在錦州市內辦事,突然接到市公安局警衛處肖X電話,要我和開發區交巡大隊領導到邊防檢查站開會,說有警衛工作要安排。我及時趕到邊防檢查站,肖X說會議地點改在錦州港碼頭。

在錦州港碼頭,警衛處肖X組織了由開發區公安分局、交巡警大隊、錦州港口公安分局、邊防檢查站、邊防支隊、海警支隊等部門領導參加的會議,對16日下午遼寧XX副省長(攜夫人)乘汽艇在錦州港碼頭登陸並下榻開發區筆架山莊,17日慰問王家邊防派出所等行程的警衛工作進行安排。會上我提出在錦州港口內的車輛、行人及進出港口運煤的火車的控制問題,警衛處當即明確指定這項工作由錦州港口公安分局負責。

會後,我向警衛處索要警衛工作方案,警衛處的同志說他們沒有制訂方案。在沒有市局方案的情況下,為了防止工作出現漏洞,我連夜勘察警衛路線,並制訂了開發區分局的警衛工作方案,連夜將警衛路線圖和方案送往市內交與警衛處的同志。

由於警衛處指定港口公安分局負責控制進出港火車,開發區分局對此又沒有管轄權,所以在方案中我沒有安排對進出錦州港口火車的控制,但要求安排雙倍警力,對錦港門前轉盤及鐵路道口等複雜部位進行現場控制,確保領導車輛順利通過。之後,我電話徵詢市局警衛處對方案的意見,他們說方案很好,沒有意見。

為了確保領導安全,我三天兩夜沒有回家,一直陪伴XX副省長左右。對於領導行車路線、駐地、參觀地進行警力部署,確保萬無一失。為了防止錦州港口門前火車失控阻擋車隊,我先後於16日下午和17日早晨兩次通知錦州港公安分局的同志領導車隊運行情況(這項工作應由警衛處協調指揮),提醒他們注意控制火車。然而,讓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6月17日早晨,XX副省長早飯後到王家邊防派出所探望邊防戰士,然後前往西海工業園區參觀。在車隊從王家邊防派出所出發時,我給錦州港公安分局的同志打電話,通知他們車隊動向,要求控制好火車。在電話中我才知道,警衛處事前已經取消了錦州港口公安分局對火車的控制任務,我請求他們抓緊完成對火車的控制工作,他們回答說沒有問題。

可是,當XX副省長的車隊從西海工業園區返程途經錦州港門前時,還是發生了火車作業阻截車隊的事情。由於XX副省長當時分管公安,對王立軍十分重要,故而王立軍氣急敗壞,在事發後又返回錦州港門前道口,讓我把火車司機找來,破口大罵並動手毆打火車司機,當即宣佈刑事拘留火車司機(後因無法訴訟被取保候審)。我看到火車司機大蓋帽被打飛,王立軍當即宣佈免除了我和警衛處處長肖X的職務(該同志職務後來得到恢復)。

對於火車阻截車隊事件,市局曾開展調查,邊防支隊等部門的同志也出具了會上警衛處安排錦州港口公安處控制火車的書面材料,調查情況清晰明瞭記錄在案,有據可查。然而,不顧調查結果,王立軍還是以紀檢的名義免除了我的職務。

事情發生後,我對事件的整個過程進行了詳細的回顧和深入分析,無法找出我自身存在的過失、過錯,並為此應承擔的責任。我不怕被追究責任,只是無法接受不白之冤。就這樣,為了一次不夠警衛級格又不該封閉鐵路的警衛,在沒有任何過錯的情況下,我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為了討回公道,我一直在申訴。申訴的理由為:一是該次工作不夠警衛級別,不該封閉鐵路;二是鐵路火車控制這項工作警衛處已經安排給港口分局,且該項工作超出了我的管理權限;三是在完成這次任務過程中,我單位民警也包括我盡職盡責,未發生任何錯誤,整個事件中沒有一名民警被處分,所以更談不上領導問責;四是對我的免職沒有履行正常的組織程序,到現在本人未接到免職通知或文件,也沒被告之正當免職理由。五是如果是整個過程中存在問題必須問責也不該問責我,就是必須問責,也不該處理如此之重。

我從警以來,一直老老實實做人,踏踏實實做事,兢兢業業,廉潔自律,從基層派出所民警幹起,到分局辦公室、指揮中心主任,再到政治處主任、副局長,現在已經是黨組成員、實職正科十餘年了,雖然進步不大,但每走一步都滲透了艱辛和汗水,卻為一件不該我負責的事情被免除了職務,我實在無法接受這個現實。我是擁有近30年黨齡的老黨員,深信我黨實事求是的原則。在事實面前不會放過一個壞人,也決不會冤枉一個好人。

我不想讓這件事把我從一名公安機關分管控訪工作的副局長變為實際上訪人。經過長期的盼望與等待,我的問題還是沒有得到解決。這是一起典型的錯案和冤案,我對於這種組織處理一直不服。儘管組織對我的處理是沒有理由的,是錯誤的,但我還是堅持幹好本職工作,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工作中我委曲求全、忍辱負重、任勞任怨,從不計個人得失,希望通過艱苦的努力得到組織的認可,獲得工作恢復的機會。

然而,按照有關部門的說法,下級紀檢部門的錯誤必須由上級來糾正,我只有找到上級部門才能夠使事情獲得解決。為此,我一直乞求紀委領導能過問此事,糾正下級紀檢部門的錯誤決定,正本清源,恢復事情的本來面目。

(本文轉自李蒙的博客;責任編輯李明宇)

評論
2012-12-22 9: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