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紀元】中國「去共化」端倪初現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02月11日訊】龍年大年初一,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電視專訪的時候,否認自己是共產黨員,並辯解說中國「不是共產黨國家」。坊間對劉大使的講話有多種評論,中共官方的和海外親共媒體認為,劉大使所指的是,中國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不是共產主義國家。而自由媒體則傾向認為,作為一個70年代加入共產黨的資深官員,劉曉明不但有欺騙世人之嫌,並具鼓舌強辯之意,企圖令西方把中共治下的國家當成一個「正常國家」。

實際上,劉曉明大使的表白證明了三個事情:第一,共產黨意識形態在中國已經徹底失敗,中共官方不希望被視為「共產主義者」國家;第二,在權貴資本主義已經徹底控制了這個國家之後,權貴們一方面繼續把持壟斷社會經濟和政治資源,另一方面卻希望能瞞天過海悄悄改頭換面;第三,中共的名實不符已經難以持續。

中國大陸的「非共化」不始於現在,但卻在最近一年多愈加明顯。天意昭昭,端倪出現的大陸非共過程,或許並非意外。

駐英大使「退黨」中共名存實亡
華明

?
英國退黨服務中心經常在中共駐英大使館樓前舉辦抗議活動,不斷告訴世人:中共不代表中國,沒想到劉大使也認可這個觀點了。(大紀元)

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近日接受BBC專訪,否認自己是共產黨員,並稱中國不是共產黨國家。此言論在海內外掀起軒然大波。對此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任李大勇博士解讀指出,中共名存實亡,官員若即若離、或不得不陽奉陰違的尷尬心態,而且不排除中共藉此向國際社會放出混亂信息。

1月23日大年初一,中共駐英國大使劉曉明接受BBC《新聞之夜》節目直播專訪。當記者開始問他:「你是不是共產主義者(共產黨員)?(Are you a communist?)」劉曉明回答:「不是。(No)」不敢承認自己是共產主義者(共產黨員)。

劉曉明的回答引起外界高度關注。大陸民眾都知道,在共產黨一統天下的情況下,若不加入中共,與官無緣,更不可能出任中共外交官。在網上搜索劉曉明的簡歷,可以查到他1974年入黨。劉曉明為何在BBC的英國觀眾面前不敢承認?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任李大勇對記者表示,在今天這個共產主義即將被徹底掃進歷史垃圾堆的大氣候下,劉曉明否認自己是共產黨員,或者不直接回答這個問題,說明他本人瞭解中共的邪惡本質,出自本性而自然地不承認是中共的成員,應該說是很不錯的表態。

所謂共產主義學說是一百多年前馬克思所創立,在國際上早已聲名狼藉,因為上百年來它給人類帶來了空前災難,上世紀的大饑荒、大殺戮等迫害自己人民的醜陋行為,大多與共產黨的獨裁統治有關,官員窮奢極惡在共產黨國家也是司空見慣。

李大勇表示,共產主義也因此被認為是邪惡和反人類的。在美國等自由社會,都把共產主義與納粹主義、恐怖主義同等看待。

退黨是中共官員最好的「後路」

如今,世界主流社會已拋棄了共產主義信仰及共產黨統治,只有很少幾個國家還是共產黨專政,中國是其中最大的一個獨裁。李大勇認為,退出中共是官員們最好的「後路工程」。

而充分瞭解西方主流社會的劉曉明作此回答,或許真有退黨意願?李大勇說:「作為全球退出中共服務中心,我們對此表示歡迎,也祝願他有平安美好的未來。歷史走到了這一步,每個人都必須做出選擇——是選擇未來,或者是放棄未來。」

李大勇還說:「我們相信,會有更多的中共官員會以不同的恰當方式,退出中共黨團隊。實際上,在超過一億一千萬中國民眾退出中共組織的今天,來自中共各層官員發來的三退聲明非常普遍,也有許多海外中共外交官員因為各種原因用化名三退。前澳洲悉尼中共使館負責政治事務的領事陳用林公開三退,因不堪忍受中共迫害無辜民眾而毅然出走。」

劉否認中國是「共產黨國家」

在BBC專訪中,劉曉明除了否認自己是共產主義者(共產黨員)外,還繞開這個話題稱,「中國的執政黨是共產黨。但中國共產黨只有7,000萬黨員,而中國的人口則有13億。因此我認為你不能把中國稱為共產黨國家。」他還說,可以說中國是一個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國家。

此說法同樣引起輿論譁然。法廣、美國之音等外媒紛紛報導:中國駐英國大使語出驚人,中國並非共產黨國家。大陸網友也打出一個個驚嘆號:正式宣佈中國不是共產黨國家?!意味著劉曉明向英國民眾公開承認,中共只是一個政黨,並不代表中國和中國人民。

可是實際上,李大勇表示,中共一直把自己的「絕對」領導明確寫進憲法裡。中共憲法中四個堅持,其中之一就是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在中國社會,共產黨把持所有的領域,政治上專制,經濟上權貴資本主義,計畫性毀滅中國傳統文化……共產黨早已成為凌駕在中國社會之上的龐大特權階層,寄生在中國人民身上的毒瘤。

早在2009年,英國《衛報》就發表過一篇闡述〈中共不等於中國〉的文章表示,別把中共領導人和中國人民搞混了,兩者間現在的差異比1989年以後的任何時候都大。中共的穩定經常是假象,而中共領導人的意志並不代表廣大民意。

官員已準備中共下臺?

半個世紀以來,中共迫害民眾的邪惡本質不僅沒有變,而且更加張狂。李大勇說,中共對西藏、新疆等少數民眾的迫害,對高智晟等維權人士的迫害,對基督教、天主教、法輪功等宗教信仰人士的迫害,對中國各種人群的迫害,一天都沒有停止,也不準備停止。中共血債纍纍。

此時,作為中共外交官的劉曉明,否認中國是共產黨國家,罕有地公開改變共產黨統治中國的性質,顯示了中共官員、黨員都強烈意識到國際主流社會對共產黨統治前途沒信心,因中共的壞名聲而不好意思在國際媒體上公開承認,甚至準備了中共下臺。

這與中共媒體渲染的所謂「盛世」大相逕庭。對此不同聲音,李大勇認為,中共內部當然會有,雖然目前還沒看到如俄羅斯前總統葉利欽那樣徹底否定和放棄共產黨的公開聲音出來,不過,隨著退出中共、解體中共的進程往前推進,否定中共的聲音一定會逐步走向公開。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很多官員實際上早都不再相信共產主義,不相信中共歷代黨魁欺騙民眾的說辭。他們崇拜的是手中的權力,以及相應而來的財富和特權。這從他們為「黨」工作,卻把家眷全送往國外,可以看出對當局嚴重不信任的矛盾心態。

中共官媒反應詭異

劉曉明的講話一經BBC播送後,中共官方媒體和海外親中媒體立即轉載,中共駐英外交部官方網站還高調報導此消息,這顯示了劉曉明的言論不是偶然的,而是「有備而來」,涉及中共內部意識形態的空前分裂,以及中共面臨國際、國內危機困局下的需要。

分析認為,中共官員常在一些不正式場合故意放出這類言論來試探國際輿論,或引爆黨內派系膠著點。但在文字上官媒此次「集體」刪除了劉曉明回答的「No」,即否認黨員身份這個問題。同時弱化劉曉明所說的「中國不是共產黨國家」的言論。

李大勇表示,我們必須清醒中共邪惡集團的本質。在中共的不同生存時期,它會以不同的面目出現在世人面前。在中共正在解體時期,尤其我們應該警惕中共會以各種偽裝甚至偽善來博得國際社會的好感、誤判,甚至把中國的前途寄託在中共邪惡集團身上,達到分化、混亂、減弱各種正義力量對中共的集中的壓力。

從這個角度講,中共駐英國大使劉曉明接受採訪,以及習近平對美國的訪問,都是要達到這樣一個目的,就是「忽悠」國際社會和中國民眾。而實際上中共在自己的圈子裡稱,2012年是「軍事鬥爭準備的關鍵一年」。所以,李大勇強調,對中共的邪惡要有清醒認識。

三退引發的精神覺醒運動發展壯大

在國際社會關注中國的時刻,李大勇表示,我們更應該在國際社會廣傳《九評共產黨》,認清中共的邪惡欺詐本質。他表示,目前中國大陸的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人數已經超過一億一千萬,更多的民眾主動要求三退,有的甚至直言,唯此才能去掉中共的晦氣,平安度過2012年。


倫敦唐人街上的退黨服務中心。(大紀元)

李大勇說,2012年將是更加波瀾壯闊的一年。「我們相信將會有更多地區的更多民眾,決然而起參加到反抗中共暴政、解體中共的歷史壯舉中。我們希望更多的民眾爭分奪秒,抓緊三退,把『傳九評,促三退』作為反抗中共迫害的第一步,最基礎最必要的一步。唯有如此,解體中共的進程才會又穩又快,而且是根本性的。這也是中國的希望之所在。」

李大勇認為,三退引發的精神覺醒運動不斷發展和壯大的過程,就是中華民族衝破黑暗,走向新生的過程。隨著越來越多的中華兒女加入三退的行列,每一個人的良知正在匯成一股感天動地的浩浩洪流,正在為中華民族開創出一個光明的新紀元。◇

=================================================================

中國非共化緊鑼密鼓
張海山

?
今日中國,由於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徹底破滅,在一張舊皮之下的權貴資產階級正在尋找「脫共」的方法。(Getty Images)

從上世紀九十年代至今,在原東歐共黨集團國家的非共化清算過程從未停止。而在當今中國,由於共產主義意識型態徹底破滅,在一張舊皮之下的權貴資產階級,也在尋找「脫共」的方法。太子黨大聲指點江山已有無所顧忌的意味。中國非共脫共,在政治上破局,將在近幾年看出分曉。

「非共化」指的是原共產專制國家,對共產黨執政罪行的清算過程。在原東歐集團的波蘭、捷克、匈牙利、東德,這一過程從九十年代至今從未停止。而羅馬尼亞、原南斯拉夫國家,目前仍在進行當中。甚至前蘇聯的核心烏克蘭,也在數年前開始了其清算的非共化過程。

即使是在俄羅斯,執政和在野的主要大黨,雖然時不時護住斯大林這面民族的旗幟,但卻刻意和蘇共保持距離。而在中國大陸,由於共產主義意識型態徹底破滅,在一張舊皮之下的權貴資產階級們,也在尋找「脫共」的方法。

對中共體制不滿的活躍人士當中,最高級別人物當屬中國總理溫家寶,雖然溫家寶常被指「只說不練」、「作秀」、或被封「影帝」等等,但從這些在過去屬於冒著「分裂黨」風險的言論,多少也能看出溫家寶確是中共體制內的準異類。

溫家寶頻呼政改改弦更張

2011年9月14日,溫家寶藉世界經濟論壇新領軍者年會(達沃斯夏季經濟論壇)在大連舉辦之際,再次高調談論了政治改革。這已經是過去一年多來溫家寶第十幾次談論政治改革這個敏感話題了。此次高論被世界經濟論壇主席施瓦布(Klaus Schwab)當面誇讚為「一場重要的政治宣言」,接著溫又再放重炮,大談政改,批評「以黨干政」,重提「黨政分開」,新華社全文播放溫家寶相關言論,國內外媒體紛紛評論報導。


2011年9月14日,溫家寶藉世界經濟論壇新領軍者年會在大連舉辦之際,再次高調談論政治改革。(AFP)

在最引人關注的「以黨代政」問題,溫說:「第一,堅持依法治國。一個執政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要依照憲法和法律辦事,並且嚴格在憲法和法律範圍內活動,這就需要改變以黨代政,把權力絕對化和權力過分集中的現象。為此,必須改革黨和國家的領導制度。這個任務是鄧小平先生在30年以前就提出來的,我認為在今天尤為緊迫。」

解決黨政不分的問題是鄧小平於1980年提出來的,胡耀邦、趙紫陽主政時期也著手改革,中共十三大後取消了一些部委的黨組,但1989年之後江又恢復了高度集權、以黨代政的做法。此後的十四大至十七大,報告中再沒有提過「黨政分開」。此番溫家寶批評「以黨代政」的言論,被認為是開了自89學潮以來高層言論的先河。

雖然有一些學者認為溫的這個講話「並無新意」,但結合溫提出的鄉鎮乃至縣級的選舉、「司法獨立」問題、官員財產公開、政務公開以及黨內民主等,有學者認為這已經給出了中國政治改革的「溫氏路線圖」。已有傳言,溫的家人說「胡是亡國之君」,「總理不願意殉葬」,也有人預測,溫只等江澤民一死,便要振臂一呼,要當中共真正的「葉利欽」。而大部分人則相信,溫面臨著無法解決的經濟爛攤子,乾脆在十八大退休前留個「敢言」的好名聲養老用。

也有分析指出,中共的言論政策,向來是隨著黨內鬥爭而有所變化。當黨內鬥爭趨緩,較易達成一致時,表現為外鬆內緊,高層內部猶如鐵板一塊,不輕易發出不同聲音。當黨內鬥爭趨烈時,則表現為外緊內鬆,一方面黨內不同聲音頻頻出現,一方面在社會上大捕異議人士,令民間禁聲。溫家寶能夠成為中共此時的「政改言論推手」,或許和中共內部孕育著的裂變情形相合拍。

汪洋「試點」受矚目

相比溫的「敢言」,廣東地方大員汪洋則以「敢為」成為黨內開明派的實力人物。2012年2月1日,廣州的烏坎村,在大批中外媒體進駐報導下,進行了60年來第一次一人一票的選舉,選出了11名村民委員會,以對之後3月的村委會選舉進行監督。據報導,約7300多村民有投票資格,許多在外地的村民趕回村中投下一票,當天投票率達85%。汪洋以懷柔手法處理烏坎抗爭事件之後,又一次利用烏坎選舉,震動了中共黨內,也為自己免費作了第二次世界性形象廣告。


中共面臨窮途末路,讓廣東省委書記汪洋有空間以懷柔手法處理烏坎抗爭事件,並允諾烏坎選舉。(Getty Images)

2011年9月至12月間,廣東省汕尾市所屬陸豐東海街道烏坎發生村民土地維權運動,要求法辦貪官並追索徵地款,但當地政法機關打死村民代表,藉口「境外敵對勢力介入」,派出上千軍警封堵烏坎村,以斷糧、斷水、斷電的手段逼迫村民就範。後來省委書記汪洋介入,一改中共以往的「堵」、「壓」手法與思維,罕見的派出政府代表與村民談判,平息了事件,並許諾日前的村級自由選舉。

2011年10月,網路盛傳汪洋在內部會議上開展廣東全省的「輿論監督報導」活動,並表示廣東宣傳部近期將不下達禁止或限制媒體報導的指令。在隨後的烏坎事件中,當局未阻止境外媒體採訪,或許和汪的這一政策的驗證有關。汪洋針對烏坎村事件發表談話時,宣稱「烏坎事件」是一個教訓,必須改進村級組織。汪表示,廣東省將選擇適當時機,以「解剖」烏坎村「這個麻雀」為基礎,專門針對改進村級組織建設、解決突出問題進行規劃。

外界認為,在「十八大」前夕的關鍵時刻,汪洋在烏坎作出這種史無前例、有悖於傳統「維穩」思路,必然對中國政壇和政局產生重大衝擊。汪此前的言論也頻頻引起社會關注,2011年11月22日,在廣東省深化體制改革工作會議上,汪洋強調,要敞開大門搞改革。他說:「改革和走路一樣,不怕慢,就怕站。」他說:「自己革自己的命很困難,」並批評政府「不肯放權」。

「相信民眾有能力管好自己」

與此同時,廣東省宣佈放寬社團登記,汪洋提出,要捨得向社會組織「放權」。他批評政府不信任群眾,他指出:「很多部門開會就說,它們放了多少多少權,其實都不是關鍵的權,要命的都沒放。」汪洋說,要加大政府職能轉移管理力度,捨得向社會組織「放權」。凡是社會組織能夠「接得住、管得好」的事,都要逐步交出去。

事實上,汪洋在廣東各地推行的並不是真正的政治體制改革,而是行政管理體制改革,包括精簡機構「大部制」改革、公務員聘任制改革、行政審批制度改革,以及社會體制改革等等,沒有觸及到中共一黨專制的根本。但與「什麼都不做的」的多數官員相比,汪洋畢竟證明了自己的與眾不同,外界評論汪走的路比較務實、開放、大膽。而汪洋能夠施展的背景,也正是因為中共面臨窮途末路,維穩已經到了盡頭,上層沒了招,也不得不期盼各路諸侯能夠根據自己的情況走出一條路來,或許能給中共自己喘一口氣。

共產黨執政的集權國家,有兩個主要的特點。一是媒體輿論絕對壟斷,二是拒不允許獨立和自發的民間社團組織。汪洋的兩個試點,卻恰恰落在這方面。巧合乎?有意乎?溫家寶是只說不做,而汪洋似乎屬於只做不說。

但是,這或許是中共的一廂情願,就拿非政府組織脫離政府靠掛,自主經營來說,社會民間的活力增強了,中共對社會的控制也必然相對的減弱,不再可能像過去一樣,把一切不穩定因素及時扼殺在萌芽當中了,這等於是汪洋變相的在廣東實際上開闢了一個政治特區。

黨內自由派藉十八大施壓

中共高層一直存有自由派,從早前胡耀邦、趙紫陽,到「六四」後李銳、李昌、胡績偉等人崛起。從2011開始,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之子、政協常委胡德平便組織了多場聲討中共當局的研討會,「大鳴大放」,挑戰中共政治底線,引發海內外側目。

胡德平已成為太子黨中相當一批對中共現行體制不滿群體的代表人物,最近一段時間親上一線議論時政,言辭大膽犀利。


2011年5月28日,《中國為什麼要改革》作者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出席哈爾濱書博會。胡德平已成為太子黨中對中共現行體制不滿群體的代表人物。(新紀元資料室)

近日,胡德平在微博上稱:「我們所有的媒體都充滿謊言!沒有一句真話,到處吹噓歌功頌德,我們的官員百分之九十六都貪污、包二奶,這樣搞很危險。我們欠人民的已太多!不要總是拿人民當傻瓜!奉勸一些人不要過於迷戀權力,卡扎菲滿臉鮮血被打死還歷歷在目,人民不跟我們玩了,我們就玩完了!」

胡德平的言論如一石激起千層浪,在左右兩派陣營掀起一陣風波,右派稱讚胡的政治勇氣,是釘向中共棺材的「又一顆釘子」,左派陣營則指胡德平棄「老革命糟糠妻」而娶資本家美女。胡2005年與中共前組織部長安子文的長女安黎離婚,迎娶比自己小二十歲的美女王豫穎,王現任中國光彩事業國際投資集團董事局主席,是有名的億萬富婆。

今年1月18日,胡德平在北京召開紀念鄧小平南巡20週年座談會,有人在會場上公開呼籲中國實行多黨制、全民普選、新聞自由和軍隊國家化。自由派人士利用鄧小平當年主張改革開放,影射當局僵化頑固,要求全面啟動政改,接受普世價值觀。

去年8月27日,胡德平主持召開《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發表30週年座談會,批評黨的決議「自我批評不夠」,對毛澤東的錯誤講得不夠不透;還批評重慶唱紅打黑是倣傚文革的「一種倒退」。同年10月6日,胡德平又發起召開慶祝「四人幫」倒臺35週年座談會,會上有人拋出《政改十三點》,公開呼籲中國走前蘇聯解體的道路。

太子黨日趨活躍 影響將增

外界分析,自由派公開向社會大眾發佈政改主張,獲得民意認可,目的是要影響中共十八大的政治走向及人事佈局,進而「逼」現在掌權的政要們接受普世價值。

深圳民間學者朱建國曾表示,過去幾十年來,中共製造無數冤案,包括毛澤東製造了鎮反肅反冤魂、反右冤魂、大躍進冤魂、四清冤魂、文革冤魂;鄧小平製造了六四冤魂;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現任總書記胡錦濤製造了上訪冤魂等。如今,許多「冤二代」覺醒,為父輩鳴冤、向中共討說法,形成「冤二代」不滿與覺醒現象。

《悉尼先驅晨報》去年10月17日一篇報導介紹了這一現象。10月6日,在中國國際貿易中心的一間會議室裡,中國最有權勢的家庭舉辦了前所未有的非官方聚會。主辦聚會的是葉劍英的侄子葉選基,胡德平則是協辦人。

參加聚會的有已故領導人之子,如華國鋒、葉劍英、毛澤東的衛士長、汪東興、李先念。也有曾任中國情報機構的頭子、海軍、副總理、部長和將軍的孩子們。

馬曉力是和習近平的姐姐一起來的。她的父親馬文瑞,與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自從1940年代就是親密盟友,是華國鋒和胡耀邦時期黨校負責人。她後來和胡耀邦的兒子胡德平一起在統戰部工作。

馬曉力對眾人說:「共產黨就像是一個得了癌症的外科醫生,自己已經不能切除腫瘤,它需要其他人的幫助,但是如果得不到幫助,它活不了多久。」

這些前國家領導人的後代們在一起談他們看到的共產黨的道德敗壞,對公民社會的打擊以及破壞性的文革政治的復興,交談熱烈,而且一發不可收,他們認為這個黨已經迷失了方向。

馬曉力說:「在80年代的時候,當黨面對批評的時候,我們還為它辯護,解釋它的做法。90年代的時候,我們同情批評者。但到了現在,我們幾乎想要加入批評者。」她用臺灣的前總統蔣經國舉例,他把臺灣從獨裁轉型為民主。

葉劍英的女兒葉向真說:「今天的中國,我們面臨著巨大的挑戰,從道德水平的急速下滑,到有毒的或基因改造的食品,到猖獗的官員腐敗。」

胡德平強調了當代中國政治的荒謬,包括短語「公民社會」現在已經被主流媒體禁止使用。

中共早期負責宣傳的革命人物陸定一的兒子陸德告訴參加聚會的人:黨和政府官員花了所有政府收入的三分之一用於購買自己的豪華汽車、旅遊、醫療保健、宴會和其他津貼。他說:「然而我們還叫它共產黨和社會主義。」

這次聚會突顯了在明年習近平接班之前,「太子黨」是如何利用社交聚會來施加對人事和意識形態的影響的。

中共太子黨並非一黨,但通常來說,文革之前父母已是高幹(行政十二級)的一批人,卻有特別的內在凝聚。一些知情人士表示,這批人文革期間父母被打倒,本人則跌落中國大陸社會最底層,但通常早期的理想主義色彩仍然保留。鄧小平復出之後,這些人成為新貴,進入黨政軍各界,三十年下來已經大成氣候。習近平是其中突出者,其即將登基掌管中共,因此太子黨們大聲指點江山已有無所顧忌的意味。而流亡海外的魏京生,則算是另一個極端。

中國非共脫共,在政治上破局,將在最近幾年內看出分曉。◇


中國非共脫共,在政治上破局,將在最近幾年內看出分曉。(AFP)

=================================================================

豆腐渣大廈正在坍塌
韋拓

?
中國人懼怕共產黨,才給共產黨創造了機會。如果每個中國人都不害怕共產黨,共產黨立即瓦解垮臺。(AFP)

奴役、恫嚇中國人半個多世紀的中共,近年來遭到被奴役者的唾棄和反抗,並且集中表現於一種形式——退黨。不僅一般受害者退,既得利益集團中高層也在退,眼看共黨豆渣樓即將崩塌,共黨驚恐萬狀又無可奈何,因為那是民心。

英國人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一個中共黨國派來的正局級大使,你BBC大記者問他是不是共產黨員?這不是要他露怯嗎,因為全世界都知道,在中國,你想當個副股級村長,不入那個鳥黨,都沒戲。

黨國大使劉曉明也真勇敢,長槍短炮瞄準之下,竟敢公開回答「No!」真是吃了豹子膽,要不就是朝中有人,爸爸是「什麼剛」之類的。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劉大使要用這種方式挑明自己已經唾棄鳥黨。

黨官真名退黨

劉大使不是第一個覺醒的,也遠不是最後一個。前山西省科協祕書長賈甲到國外退黨時告訴記者,中國國內反對共產黨的人很多,包括黨員幹部暗地裡都罵共產黨。有高官曾對賈甲說:「我當了共產黨幹部三十多年,悟出了一個道理:共產黨不說理,共產黨不是個東西!」

正像賈甲所說:就是因為中國人懼怕共產黨,才給共產黨創造了機會,如果每個中國人都不害怕共產黨,共產黨就立即瓦解垮臺。

賈甲帶出三、四百人的退黨名單,其實,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百條熱線24小時熱得燙手,每天幾萬國人拋棄惡黨,登上救命的大船,而且有越來越多官員加入,還有的真名退黨。

《人民報》早在2005年1月就報導,生前被軟禁的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曾兩次向黨頭江澤民遞交退黨申請書。但江到趙去世也沒給這位前任一個字的答覆!這是江身邊的人透露的。

2004年12月,《九評》發表僅一個月,大陸知名作家孟偉哉就發表退黨聲明;2005年6月,前中共駐澳大利亞悉尼領事館外交官員陳用林公開在澳洲悉尼退黨;2009年3月,中共國安部諜報官李鳳智與父親公開退黨;2010年元旦,前中共瀋陽宣傳部市委中心聯絡部長張凱臣公開退黨……


2010年1月1日,中共遼寧省瀋陽市委宣傳部聯絡部長張凱臣(左)接受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負責人易蓉(右)頒發退黨證書。(攝影/文忠)

一位年近80的離休老幹部託友人在大紀元網站以真名退黨。老人放心不下,想得到一張退黨證書。當退黨服務中心告知,如果把他的名字印在退黨證書上寄到大陸,會存在一定風險。他託友人回覆:既然敢用真名發表聲明,就沒有什麼可怕的。這麼大年紀,一切都無所謂了,盡可以把名字打上,也可留給子孫作紀念。

官員勇退守住良知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見證了《九評共產黨》發表7年多來,中共各級官員投身迄今已達一億一千萬人的退黨大潮。

中心2005年收到一份退黨聲明:我們是來自中共中央黨校各個不同部門的官員,我們中間有「老革命」、「老幹部」、「老黨員」,還有中青年在職官員,有正副部級、局級、處級官員,有一般科員和普通官員,也有博士生、研究生等。我們大家都同意借你們的《大紀元時報》退黨專欄,刊登我們眾多官員的退出共產邪靈的聲明。我們因為工作、生活、家庭、父母、子女等種種原因,不能寫出每個官員的真實姓名,所以以下眾多的退黨人員的姓名,全是筆名、化名共25位。其實據我們知道,中央黨校兩千多職工中,90%黨員如果條件允許都會退黨。

一名自稱是總參的高官來電說,他有六名警衛人員,他讀過《九評共產黨》等真相資料,他說,共產黨太不像樣子,他當官已經感到心虛。所以決定登記退黨。

一位中央軍委的官員聽了勸退電話後問:「我能退嗎?我是中央軍委的,你知道我一個月賺多少錢嗎?我現在警衛員都五個。」瞭解真相之後,他爽快地退出了中共。

有法輪功學員每月給一位省委書記打兩次退黨電話,連續打了半年。最後一次省委書記問:「你真行呀,你怎麼總是給我打電話呢?你要幹什麼?」學員說:「我什麼都不幹,我就要救你。」對方說:「你怎麼救我?」學員就講了天滅中共,退出才能不受連累,保平安的道理。並且起了個「高官正」的化名,告訴他無論做多高的官都要做正官。他笑了,說:「我真是服了你了,我退、我退。」

在河北、山西、遼寧、吉林、黑龍江集體退黨的47位前中共軍官中,副師職1人,正副團職4人,正營職6人,副營職及以下的有36人。2006年7月,一名中共海軍高層在用真名退黨後,還給退黨中心提出推進退黨潮的建議。

海外退黨很生動

在歐洲一個旅遊景點上,退黨義工見一位遊客派頭十足,有一幫人開道、提包,就徑直走過去對他說:「看你像個大幹部,司局級打不住吧?」一旁提包的人緊張地攔話:「別問那麼具體啊!」義工說:「你舉止不凡,這輩子當官得福報,那是前世積的德大。」「大幹部」笑得更開心了。義工說:「現在不管你是大幹部還是小幹部,只要入過黨、團、隊,都面臨『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希望你也順天意躲劫難。」他收斂了笑容,嚴肅地聽著。義工說:「今天我們見上這一面不容易,是好大的緣分,你要真想退,我給你也起個化名,幫你登記聲明,就叫『鵬程』,用這個化名三退?」他開口說:「好,那就鵬程吧,聽你的。」

據明慧網2010年3月17日報導,一名來自大陸某省的省委書記在巴黎埃菲爾鐵塔附近退黨點辦理了退黨。義工潘女士說:「當時他身邊的祕書就告訴我:『這是我們的省委書記。』我當時就給他遞上去一本《九評》,跟他講了幾句真相,沒講一會兒,他就決定用化名退黨了,還對我表示感謝。」


巴黎退黨活動吸引圍觀人潮,一名華人專注瞭解退黨大潮。(攝影/葉蕭斌)

在一個旅遊點上,從大陸帶隊出來的省級幹部退黨後,還帶著義工去旅遊巴士上對同伴說:「這位阿姨說,退黨能得平安和福報,所以我退了。她還說,是我帶你們出來的,不能把你們落下不管了,希望你們也能平平安安的……」最後,整車的省市級官員都「三退」了。

電話裡獲新生

大紀元還報導了一個義工楊女士給省委副書記退黨的故事。這位副書記開始接到楊女士電話只是靜靜的聽,聽完後,沒說任何話就掛了電話。

過了一天,楊女士再給他打電話勸退,該書記回答:「我可不是一般的黨員,我是書記,還能退嗎?」

楊女士說:「書記也能退,書記也應該退,中國五千年文明講的是仁、義、禮、智、信,講積德行善,共產黨是馬列邪教,講的是階級仇恨,與中國五千年文明是背道而馳的,將來的世界是不會再有共產黨了……」

省委副書記問道:「我是書記,怎麼退?」楊女士問:「你是哪一級的書記呢?是縣委、市委還是省委?」書記說:「是省委。」楊女士說:「你是過去行了善、積了德,才有今天當書記的福分,你要退,要珍惜自己,不要跟著共產黨被滅掉了。你退不退,共產黨都要滅亡的,它對自己的黨員都很殘忍的,何況對老百姓,這方面你知道的比我還多。」省委副書記說:「好,我退。」

一祕書接到楊女士電話說:「以前你們放的錄音、還有打來的電話我都聽了,但是,你們這樣有什麼意義呢?一個化名、一個假名,沒有實質的意義。」

楊女士說:「意義很深遠的,因為你入黨、入團、入隊都舉手宣誓,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就是要為它生、為它死,現在是天滅共產黨,就是跟著它滅了,所以,用化名退,表示你的心脫離它。給你打個比喻,共產黨就是個死亡列車,通向地獄,那麼跳下來一個就救了一個,叫張三、王五都沒有問題,因為表示他已經從死亡列車跳下來了,他就會有美好的明天。」祕書聽明白了,說:「我退。」

一位市長問義工陳女士:「我退了以後,我的官位會不會受到影響?」陳女士告訴他:「不會的,現在高官退的特別多,仍然在自己崗位上工作。我給你起個化名退,抹去你頭腦中的印記,做給神看的,你退了,依然做你的官,對子孫後代都好,什麼都不影響。」市長明白了退和不退的利弊,就退了。

一位高級軍官聽完三退的意義後,對陳女士說:「妳講的很對,我比妳瞭解的還多,我夫妻二個都退。」陳女士說:「你是個善良的好幹部,祝你高昇。」高級軍官說:「我往哪升啊,謝謝你,我已經是xxxx了。」

感動天地的勇士

前中共黨魁毛澤東曾得意地說:「蘇聯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他萬萬想不到是個惡咒。毛死後十幾年蘇共解體,之前也爆發了大規模退黨潮,當時葉利欽公開退黨,反而高票當選俄羅斯總統。他表示:「這是一個已經被確定了的歷史過程,一個無法逃脫的過程。蘇聯也是一樣,它的解體已經被天定了。」

退黨中心發起人李大勇博士披露,中共有很高級別的官員通過化名退黨。有的是自己打電話到退黨熱線,有的是委託心腹祕書或家屬登記退黨。他們對中共非常絕望。

一位30年代入黨、曾在國務院和公安部任要職的高級官員,2005年3月以化名劉士退出中共。他表示:「我瞭解許多中共內幕,知道得越多越絕望。」他說,現任許多中共領導人,對法輪功受的迫害很瞭解。他對這些中共領導人的沉默感到痛心。

他表示:「為了我的靈魂能在另一個世界中安息,現特請我的晚輩代為我用化名,嚴正聲明退出共產邪黨等一切有關組織,徹底決裂,所有誓言全部作廢!」

中共國務院辦公室的一名官員化名「華天明」退黨,他在退黨聲明說:「無可奈何當打手!!!!對不起了,中國人民!!唯望共產黨早點死亡。」

2005年12月13日,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公開發表退黨聲明:「退出這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要問中國人2012最要緊的事是啥?兩個字——三退!不管你信不信神,信不信命,種種跡象都表明,2012會有大事發生!你是要命呢,還是抱著那個臭不可聞的黨不放?「天滅中共,三退保命」,絕不是玩笑!時間已經很緊迫,萬一你沒退——沒搭上救命的大船,真相一顯,你就哭吧!!◇


「天滅中共,三退保命」,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三退」大潮波瀾壯闊。(攝影/李願)

本文轉自261期【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欄目
http://mag.epochtimes.com/b5/263/index.ht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評論
2012-02-11 7: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