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鹹海變沙漠 50年前棄船「幽靈現身」

2010年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中亞地區訪問時,曾經來到烏茲別克斯坦的穆伊納克村。穆伊納克村曾坐落在鹹海岸邊,目前卻已處於一片荒地之間,一些大型的廢棄漁船停泊在荒漠中。(AFP/UN/ESKINDER DEBEBE)

人氣: 18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6月01日訊】位於中亞的鹹海曾經一度是全世界最大的湖泊,面積約68,116平方公里。如今,卻僅僅只剩下了5179平方千米的水域,其餘大部份區域已變成一片荒漠。該地區歷史上曾經繁盛的捕魚業留下的許多漁船殘骸被遺棄於荒漠之中長達數十年,見證著鹹海變荒漠的滄桑歷程。

據國際媒體報導,在烏茲別克斯坦的荒漠中央,耀眼陽光下的「幽靈船」就矗立在眼前。這些「幽靈船」全都是歷史遺物,來自於烏茲別克斯坦鹹海地區,該地區在歷史上曾經因捕魚業和周邊貿易而繁榮、富足。然而,目前鹹海的大部份水域都乾涸了,周邊人們賴以生存的捕魚業也無法繼續,人們持續離開,只留下了眼前的廢墟。

曾經的最大湖泊

2010年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中亞地區訪問時,曾經來到烏茲別克斯坦的穆伊納克村。穆伊納克村曾坐落在鹹海岸邊,目前卻已處於一片荒地之間,一些大型的廢棄漁船停泊在荒漠中。潘基文表示,鹹海是「全球最嚴重的生態災難之一」。

鹹海曾一度是全世界最大的湖泊,位於哈薩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之間,水源主要來自中亞地區的阿姆河與錫爾河。面積約68,116平方公里。現在,它僅僅只剩下了5179平方千米的水域,本身也分裂成了4個小湖,在過去50年間,它的面積驟然縮減了90%。

這一片正在消逝的海–也許稱它為湖更為合適,當它被稱為「海」的時候,還是蘇聯那個時代的事情。當時的蘇聯政府想讓鹹海中的水來灌溉周邊的地區用以種植棉花和其他農作物,而且,當他們這麼做的時候,他們是很清楚這樣做帶來的下場。灌溉計劃開始於20世紀40年代,蘇聯政府挖掘了很多巨大但是一點都不防漏的運河,這些運河慢慢將鹹海中的水引走。專家估計,大約有50%到75%的水是被浪費的。在20世紀60年代,每年鹹海的水面都會下降約8厘米,到20世紀70年代,水面下降的速度加劇,每年水面下降甚至達到60厘米。

到了20世紀80年代,隨著更多的水被用來灌溉農田,水面下降的速度達到了歷史的頂峰,平均一年下降89厘米,這個時候鹹海已經幾乎沒有甚麼水了。然而,附近的地區也開始面臨各種嚴峻的問題,捕魚業消失,水的鹽度上升,周邊環境污染加劇,原來被大量的湖水所稀釋的問題也相繼出現。直到1991年烏茲別克斯坦從蘇聯獨立出來,鹹海的消亡進程才得到了遏制。

但是,乾涸的鹹海成了一個大鹽庫,風把這些鹽吹到周圍,嚴重地污染了農田,並且含鹽量奇高的空氣也對周圍的居民健康產生了災難性的影響,很多人因此患上了各種癌症和肺病。有人認為,水面積的縮小已嚴重改變了當地的氣候,讓當地的夏天更炎熱乾燥,而冬天更加寒冷。生態專家預測,如果鹹海問題不得到根本解決,鹹海將於2020年左右完全乾涸。

2010年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中亞地區訪問時,曾經來到烏茲別克斯坦的穆伊納克村。穆伊納克村曾坐落在鹹海岸邊,目前卻已處於一片荒地之間,一些大型的廢棄漁船停泊在荒漠中。(AFP/UN/ESKINDER DEBEBE)
2010年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中亞地區訪問時,曾經來到烏茲別克斯坦的穆伊納克村。穆伊納克村曾坐落在鹹海岸邊,目前卻已處於一片荒地之間,一些大型的廢棄漁船停泊在荒漠中。(AFP/UN/ESKINDER DEBEBE)

漫長而艱難的生態恢復

從2005年開始,人們開始努力幫助鹹海挽回曾經的榮耀。一座大壩建了起來,用於幫助提高水面、降低鹽度,野生動物也慢慢開始回到湖邊。

前蘇聯時期,政府就曾試圖修建巨大的引水渠,把西伯利亞河流裡的水引到鹹海,以拯救日益乾涸的鹹海,但最終因工程過於浩大,無果而終。多年來, 哈、烏兩國不斷採取行動,致力於拯救鹹海。哈政府重修了錫爾河的水渠,減少了水流的浪費。

2003年,哈政府修建了大壩,它阻斷了鹹海兩部份的流通,以保護北鹹海。

2007年,在哈政府擔保下,世界銀行再次發放貸款,工程第二階段開工,其中包括再建一個大壩,力爭逆轉這一人為的環境災難。烏則在本國農業灌溉用水緊張的情況下,定期開放水閘,向鹹海注入水源。同時,烏還在此前的河床上種植了能夠抗旱耐鹽鹼的植被。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認為,鹹海問題是「我們這一代世界上最嚴重的生態災難之一」,要完全恢復鹹海的問題,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責任編輯:肖恩)

評論
2012-06-01 2: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