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真正值得社會特別關注的故事(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6月21日訊】親愛的明慧編輯:您好。

我知道你們大法弟子很多人都特別關注陳光誠事件,其實,真正值得社會特別關注的是他們自己的故事。

致以崇高的敬意

──在美國的海外華人海時(筆名)

* * * * * * *

(接前文)

(二)法輪功「風雨天地行」的境界

今天,捨生取義的純正境界,據我觀察,當今之世,無論東西方,無論宗教團體還是個人,唯有法輪功。他們的主流整體所呈現出來的外觀,給人留下的印象,確實是都是好人,好人中的好人。在大陸,中共政權利用一切國家機器、動用國家名義迫害他們,可是,他們所表現出來的,不外是甚麼「三退保平安」,冒著危險發放免費的真相資料,內容呢,我在海外的同情法輪功的中國人開的超市也看過幾盤DVD,《風雨天地行》、《偽火》、《梅花詩》等。從歷史的眼光看,他們不畏強權,不為任何政治權勢所利用,既沒有被聯合國利用,也沒有被美國利用,那樣堅貞的信仰(用他們的話說:以生命護法)更不為中共政治流氓集團所撼動。他們來自社會各個階層,而海外,他們能興辦多種網站,能完全以普世價值的主流社會的姿態溶入西方生活,在錢和個人利益之外還有更加博大胸懷的人生追求,我覺得這點難能可貴,甚至說是舉世無雙。試問海外華人,當你們,你們的父輩,在中共國被大躍進,被三反、五反,被右派,被文革,經歷民主牆,經歷六四的時候,你們敢於作任何抗爭嗎?張志新,遇羅克,這樣有思想有決絕冷靜,真正基於人類理性認識的判斷的青年,是多麼多麼多麼的寥寥可數!!而風華正茂的他們的命運,是多麼多麼多麼的悲慘而殘酷。一代代,作紅魔的奴隸,到了海外,而甘作只掃自家的清客,讀個學位,拿個身份,買個房子,養個家,就算了了,自己民族的幾代延伸的悲劇不去看顧,儘管信這教那教的,卻從來不真正過問國事,只以所謂政治骯髒避開自己民族存在的問題,這又哪裏可見承傳著中國數千年綿延下來的文人義士的傳統?!孔子學院,教的是國粹麼,不是,只是已經失去了傳統文化內涵真義的東西,不信麼,要不要去查一下孔子學院的從教人員,哪一個沒有被賦予「政治任務」、要求站穩政治立場?他們有自由麼?沒有,那,何談學術自由與思想自由,又何德何能而能對老外弘揚中華文化,去孔子學院的,豈不反成與虎謀皮,與狼共舞?叫有正義感的中國人又何可以熟視無睹?!

就法輪功而言,他們也受到了當局的迫害與鎮壓,可是,上述在各個時期經歷各種政治運動和迫害的世人的表現,在法輪功那裏,卻是那樣的超凡脫俗,幾乎每一個真聽李洪志大師教誨的,沒有一個對強權阿諛,沒有一個對惡行束手,他們慈悲呼喚正義,喚醒世人良知,坦然選擇以極大的勇氣揭露邪惡迫害,公諸與眾,他們走向聯合國,他們邁進DC國會,他們在南美和澳洲都有發起對前元首的起訴(據我所知),他們是為了把我們的母國丟醜給全世界?不是,我思考來思考去,他們是為了制止這場對人性的屠殺,是為了讓中華民族的精神常存於世,他們犧牲自己的性命而無怨尤,他們被迫骨肉分離,付出巨大代價而毅然從容赴義,忍受十幾年世間人白眼、漠視、甚至出賣,他們忍受了西方政府,媒體和大公司出於金錢利益而保持沉默,他們依然信念不變,只求同道和此心無愧於蒼生!他們與世無爭,與人無求,用所謂「搞政治」的說法來界定他們的卓識和高潔,豈非不動腦筋的妄議,豈非用骯髒的自心去玷辱聖者?!

我曾在網上看到一個故事,一位爸爸遭逢中國大陸在上世紀九九年前任元首江澤民發動的迫害,其時他有天真可愛的女兒,小孩子當然希望不要失去爸爸,多多少少也有些懂事了,小女孩問爸爸:爸爸,你是要法輪功還是要我?疼愛女兒的爸爸怎麼回答呢,他說:我選擇的,當然是法輪功了。女兒不解,爸爸接著說,法輪功教人真、善、忍,我的女兒有這樣一個修煉真、善、忍的好爸爸,那還不是我女兒的幸福麼?故事大意如此,令身為讀者的我大為感動,佩服這位父親的智慧與不形於色的超然的「正」。

在清朝康熙皇帝《庭訓格言》裡,有這麼一條:「持善心 行合道 謂真孝」,訓曰:凡人盡孝道,欲得父母之歡心者,不在衣食之奉養也。惟持善心,行合道理以慰父母而得其歡心,其可謂真孝者矣。

對父母最大的孝順,是做一個善良的人,還有比這更清楚的說法麼,天下兒女都這樣,天下豈不大治?供養父母固然是基本的,然而兒女首先要重視自身品德的修養,這是多麼卓越的見識啊,父母其實也就是希望兒女平安。不然,一個人供養父母的,是損害了別人利益而得來的,叫父母怎能下嚥和安心消受?持善心,行合道,謂真孝,真是家天下,這是秉天地之正氣說的話啊,所謂「天地有正氣 雜然賦流形 下則為河岳 上則為日星 於人曰浩然」。

早期,海外華人尤其是大陸華人對法輪功在中國受到的迫害大多持鴕鳥態度甚至跟著譭謗,這種現象實際上持續至今,實際上,看看同胞說的,和他們做的,不就知道誰正誰邪了嗎?偏要用共產黨洗腦的說法,譬如甚麼法輪功「搞政治」啦之類的,我看啊,對陳氏,跟中共宣傳法輪功勾結海外反華勢力相比,他跟美國走的這麼近,也好似沒有一個人說他搞政治了,不是一樣的道理麼?!也就是說,法輪功搞甚麼政治了呢?而且,其實呢,相對而言,那麼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是一個更大的迫害,涉及人數之眾,階層之廣,已經給中華民族未來的重建留下了深重的一大筆,例如資金方面,人力方面,外交方面,我常常痛感中國人為甚麼沒有良知呢,為甚麼就那麼容易輕信共產黨呢,連他們自己或者是隱蔽了共產組織成員身份才成為美國公民的現實都不去思考,牆倒眾人推,法輪功,還不僅沒倒哪,唉,這個社會缺乏最可貴的清流的精神,恰恰在法輪功身上體現,我們更廣大的海外華人為甚麼還不能以法輪功朋友為榮呢?自己不是已是美國公民麼,考公民的時候,是怎麼答題的?

再說國際上,兩個韓國女記者,幾年前被美國前總統克林頓親身前去北韓搭救回來,全美報紙引為頭版頭條,那麼,對法輪功女學員的迫害,好像與此案比,就簡直是多如牛毛,光是被奸、被迫害致瘋的公佈出來的就有好些起,更不要提被打死、打傷、打殘、甚至打毒針,送精神病院強行注藥等窮凶惡極的手段了,以及種種男人都承受不起的酷刑,為何國際社會反而沉默和看不到,不加廣泛深入的做報導呢,反而是富豪好像更多的是做對非洲的援助,這已經成了慈善事業的傳統了,美國蝙蝠俠,都要去中國臨沂的東師古村看望陳氏,說真的,若要去看望哪怕成為孤兒的法輪功兒童,都不知道有多少,數字恐怕都難以統計!不知為何,我最近很喜歡看法輪功的故事,看他們被迫害的實錄(已成為歷史不是麼),我甚至如饑似渴的閱讀,我不是希望看到人家被迫害,我感到我需要確實和迫切的瞭解在中國大地發生的這一重要史實,不然,我怎麼做一個人?對一個民族的十年乃至二十年的歷史無動於衷的,那,怎麼配做人?

世人,在某種角度上你可以說他們是葉公好龍。我不想誇張,但我在想,可能在中國大陸,很多很多很多的法輪功人士都是過著類似陳氏那樣的境遇的生活(被監視、被包圍、被隔離、被抄家、被罰款、被失學、被失業,等等,就是前元首的「三光」的滅絕政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 表象上不過就是或者比他強點,或者比他差點。所以,難道不該更加被世人和國際社會嚴重關注麼?

坦言之,對法輪功,我的評價,當暴政迫害時,他們既不能用奮起反抗這樣的詞來形容,他們也完全沒有所謂的拍案而起,既沒有在中國大陸領導起義,也沒有投靠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千萬別信一言堂的宣傳),他們做的,只是秉承做人的原則,樸實無華,呈現真相,大仁大義,大智大勇,已超越古今中外。試想,西方一位耶穌,東方一位釋迦牟尼,他們和他們的教徒歷史上所受的,與今天法輪功所受的,又有何不同?不同的只是,法輪功受的,更是集大成!而今天,不是一位耶穌,也不是一位釋迦牟尼,而是中國和海外千百萬的這些具有純潔正派的人品與崇高思想境界的人,堪稱聖者!僅憑他們崇高的自我犧牲,艱苦的實踐真、善、忍道德理想的艱辛感人的歷史過程,他們難道不是社會、人類以及未來的真正的希望麼?人啊人,我希望你們能和我一樣,做一些這樣的思考。

結語:

我輩閒人,一介草民,對中共政權自是不感興趣,更對其中的各種角色也無意多去關注,更談不上分析甚麼世界局勢,國際風雲,各種政經新聞,其實於我如浮雲耳,對生活所在的美國,這確實已經是一個正常體系的社會了,所以,日子過的也平常。我所表達的,也不過就是一個聲音,因為我的良知叩問我,讓我寫下這些,不妨讓人類的歷史來見證,在我,我是堅信經過種種魔難坎坷,法輪功必會成為人類歷史最大和最長遠的傳說與傳奇,前些天剛剛看了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主演的《聖女貞德》,善良與正義終究戰勝邪惡,是一樣的,包括高律師和陳氏們,只要像法輪功那樣堅守正道。

(責任編輯:林淑芬)

評論
2012-06-21 5: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