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軍隊被「透明國際」評為具有「腐敗高風險」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1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編譯報導)監督機構「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週二表示,雖然中國軍隊稱打擊重大的腐敗問題,但是沒有多少政治監督和舉報機制來制約腐敗。根據位於柏林的組織發佈的一個新的全球國防機構腐敗指數,具有世界上最多的現役軍人的中國,被排名為「高風險」國家。

軍隊權力大過政府

據法新社報導說,中國新領導人習近平把反腐敗作為他的一個優先目標。但是問題是中共軍隊是一個「封閉的系統」, 「透明國際」台灣分部主任凱文‧葉說。

「軍隊和共產黨比政府行政分支具有更大的權力。」葉說,他也是台北世新大學企業管理系教授。

「更糟糕的是,中國沒有專門的機構能夠監督腐敗鬥爭。它不得不依賴於內部控制,這使得軍隊不透明,容易導致腐敗。」

中共軍隊缺乏審查監督

法新社報導,「透明國際」下屬的國防和安全項目主任Mark Pyman說:「中國軍隊承認有重大腐敗問題,它也採取了不同的措施來限制這個重大擔憂。」但是,他說,不確定這些措施有多大效果,因為軍隊不允許保證反腐敗運動成功的審查程度。

「中國在預防國防領域腐敗方面有很多薄弱的領域,它對於國防和軍隊政策的監督很低,沒有有效的舉報機制。」Pyman說。

權力集中製造腐敗風險

Pyman說,軍隊腐敗問題也體現在數千個跟軍隊有關的營利性企業。

「國際透明」也在報告中說,中國國家機構的集中式結構使得國防領域更容易腐敗。

「高度集中的結構確保了國防領域財富的監管,但是權力集中本身製造了腐敗風險。」報告說。

新的指數覆蓋82個國家,並觀察他們的反腐敗措施的強度。

澳大利亞和德國在這個指數上名列前茅,而排名最低的是一些非洲國家,包括安哥拉,喀麥隆和埃及。

解放軍包括空軍和海軍,有230萬軍人。2012年它的官方公佈的國防支出增加了11.2%,達到6,700億元(1,080億美元)。

江澤民悶聲發大財 軍隊上行下效

據《新紀元週刊》此前報導,在江澤民擔任軍委主席之前,軍隊是不許經商的,但江上臺以後,他由於自己貪腐在先,無法阻止他人的效仿,於是軍隊高層也跟著貪腐,最後形成了「上樑不正下樑歪」的局面。在「悶聲發大財」的思想指導下,軍隊不但經商,而且還販毒、走私,無惡不作。

1998年9月全國走私工作會議,朱鎔基總理稱:近年每年走私8,000億,軍方是大戶,其走私金額至少5,000億,以逃稅為貨款的三分之一計,便是1,600億,這些所得全未補貼軍用,八成以上進了軍中各級將領私人腰包。

軍隊走私,大多動用軍艦、軍用專列、軍用汽車等,甚至還出動士兵。民眾評論說,以保衛國防的武力保護軍人走私,真是殺雞焉用牛刀!要掃平一群海關緝私船,甚至攻打海關,也輕而易舉,有的是機槍、大炮,真要動高科技武器,也易如反掌。內部消息稱,從1999年2月2日到2月22日的20天裡,解放軍各軍、兵種,各大軍區、各省軍區之間及內部為私吞走私費用,發生了大小數百場戰爭。

朱鎔基曾在會上講,光是98年上半年軍隊開槍、開炮,打死海關緝私人員、公安、武警、司法幹部450多人,打傷2,200多人。中共軍隊走私,可以讓軍方氣象臺和軍用通訊為走私服務,可以冒用總理簽字,隨便可以蓋上軍委副主席的印章。

1998年11月中旬,中央軍委、中央軍紀委在北京西山召開了軍委生活會議,江澤民、朱鎔基、張萬年、遲浩田、張震等,都講了話。據遲浩田講,從94年以來,軍隊所辦經濟實體的資本、收入,有百分之八十被高、中級幹部私人挪走。

會上還有人披露說:「軍隊經濟實體移交過程中已發生130宗殺人滅口、攜巨款潛逃等惡性事件,其中湖北省軍區參謀長、遼寧省軍區後勤部辦公室主任、濟南警備區後勤部代部長等已攜巨款逃到海外。」

高級軍官腐敗 樓閣林立 妻妾成群

以原海軍副司令員王守業的貪腐為例。1967年大學畢業參軍入伍,2001年晉陞為解放軍海軍副司令員。2006年6月被免除職務。2006年12月被判無期徒刑。

據媒體報導,王守業的情婦少說也有七、八個,幾乎遍佈全軍文工團,來自北京軍區、南京軍區、總政、總後及陸軍軍事學院,「一個都不能少」。在多名情婦中,相對固定、時間最長的是蔣雯(音)。蔣原係某大軍區的文工團演員,兩人交往始於1996年前後。當時王憑著他的少將基建部長的權勢地位,輕易便將她調至北京,從此包養起來。兩人有長達八年的私情,且生有一私生子。

王2001 年晉陞為海軍副司令員後,打算與蔣分手,並要求獲得與蔣所生之子的監護權。蔣某提出500萬元巨額賠償的要求。二人因此鬧翻後,王又威脅蔣的安全。 蔣擔心被滅口,又串聯王另外兩名情婦,聯名給中共高層寫控告信。據稱,王守業被告發58次才告准了。

王守業於2005年12月23日被中央軍委紀委「雙規」,半年後的2006年5月,軍委最高檢察院 才介入王案調查。軍方紀委人士稱,王守業所涉經濟問題源於內部舉報,當時調查發現,在其北京、南京的兩處寓所,查獲現金 5,200萬人民幣,現鈔美元250 萬,在其辦公室小金庫帳號內還有存款5,000餘萬元人民幣,涉案金額已經上億元。

六年後,接任王守業的「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位置的谷俊山,同樣因為貪腐落馬。谷俊山在寸土寸金的北京朝陽區CBD商務區繁華地段耗資上億元為自己營造的一個銷金窟,名曰「將軍府」。佔地20餘畝,裡面有三座別墅群,奢侈勝過皇家。

平民出身的谷俊山像倒台的鐵道部長劉志軍一樣,走的是自己女人的裙帶關係,谷俊山的妻子是軍方高幹之女。谷於2007年6月接任營房部部長,2009年升任總後勤副部長,2011年6月晉陞中將。

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 活摘器官被產業化、軍事化

在江澤民1999年7月20日發起鎮壓法輪功運動後,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七名常委中除江一人外,其他六人都反對鎮壓。於是江背後耍陰謀,強迫其他人表態同意鎮壓法輪功。於是江找到了時任成都軍區司令員、黨委副書記的廖錫龍,要廖助他一臂之力鎮壓法輪功。

廖口頭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北京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當時,廖夥同成都軍區情報處秘密編造假情報,謊稱從法輪功學煉者的郵箱裡獲取了法輪功搞政治。同時,江澤民還讓曾慶紅、羅幹命令在紐約的情報人員謊稱,法輪功有海外背景,拿了美國中央情報部數千萬的資助。於是,江澤民拿著誣陷法輪功的假情報,要挾政治局常委其他人員,逼得全體政治局常委表態同意鎮壓法輪功。

據報導,廖錫龍不僅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暴力機器的驅動器,也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廖因此很受江的賞識。2002年被江提升為中央軍委委員、解放軍總後勤部部長,並負責把活摘器官產業化、軍事化,當作一場戰爭來指揮。於是2002年後,中國器官移植迅速發展,到了2006年被曝光前達到了頂峰。

2006年3月,繼兩位證人指證蘇家屯醫院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之後,一位瀋陽老軍醫給《大紀元》獨家爆料: 「蘇家屯地區的醫院僅僅是全國36個類似集中營的一部份……中共中央同意將法輪功作為階級敵人進行任何符合經濟發展需要的處理手段,無須上報!也就是說法輪功如同中國許多的重刑犯一樣,不再是人,而是產品原料,成為商品。」由他經手、假冒法輪功學員家屬在器官移植書上偽造簽名的,就有六萬份。也就是說,至少六萬名法輪功學員被殺害後,他們的器官被移植給了有錢的病人。

據追查國際調查,在中國150多家部隊醫院中,絕大部份都開展了器官移植。瀏覽這些軍隊醫院的網頁不難發現,軍隊實施器官移植手術的數量相當驚人。比如中等規模的濟南軍區總醫院,該泌尿外科已完成腎移植手術1,500餘例,1999年以來,每年腎移植130例以上。畢業於上海第二軍醫大學主任醫師李香鐵,曾主導該科室創出24小時內連續實施16例腎移植手術的全國記錄。其導師李慎勤一人就做了1,000餘例腎移植手術。

據全軍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公開表示,2005年全國進行了近萬例腎移植、近4,000例肝移植,到2006年達到歷史最高峰:2萬例,而1999年全國僅有4,000多例腎移植,肝移植數幾乎為零。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3-01-30 4: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