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海】納粹戈培爾是怎樣管制新聞媒體的

人氣: 5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3年01月30日訊】納粹時期當過美國駐德記者的夏伊勒,在他的名著《第三帝國的興亡》中,曾惟妙惟肖地為我們描畫過納粹宣傳部當年對報紙進行嚴格管制的現場鏡頭:

「每天早晨,柏林各日報的編輯以及德國其它地方的報紙駐柏林的記者,都聚集在宣傳部裡,由戈培爾博士或者他的一個助手告訴他們:什麼新聞該發佈,什麼新聞要扣下,什麼新聞怎麼寫和怎麼擬標題,什麼運動該取消,什麼運動要開展,當天需要什麼樣的社論。為了防止誤解,除了口頭訓令外,每天還有一篇書面指示。對於小地方的報紙和期刊,則用電報或信件發出指示。」(世界知識出版社《第三帝國的興亡》,347頁)

在希特勒掌權的納粹德國,新聞媒體一概都淪為了納粹黨的宣傳工具和喉舌,它們唯一的任務就是向民眾宣傳和解釋黨的政策與措施,並用納粹思想改造德國人民。為了達到這個目的,納粹當局始終堅持對新聞媒體實行全方位的嚴密控制,宣傳部長戈培爾甚至直接插手報紙每天的采編業務,控制其內容的具體安排。

舉個例子說,1940年5月10日,丘吉爾出任英國首相後,戈培爾特意對如何報導此事做了極為詳細的指示:「在口頭上和圖畫中,應該把邱吉爾介紹成是英國人民的典型:一個品行不端、齜牙咧嘴的傢伙,長著類人猿一樣的前額,是製造謊言的嗜酒狂,總是與有錢人、猶太人、布爾什維克人為伍,將工人踩在腳下」。

從那時到今天,足足大半個世紀過去了,德國的新聞媒體如今享受著廣泛而充分的自由,政府對新聞的箝制早已成為歷史陳跡。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納粹當局箝制新聞的鬧劇卻在今天繼續上演著,剛剛發生的事件便是典型的一幕。縱觀前後整個過程,中共對新聞箝制之嚴,干涉之細,恐怕身為前輩的戈培爾博士知道了都要甘拜下風,佩服得五體投地。

是新聞發言人還是職業撒謊人?

新聞發言人制度源於西方民主國家。在那裡,政府不但是民選的,而且還要受民眾的嚴格監督,這就決定了民主政權的新聞發言人輕易不敢面對公眾撒謊。不管政府對自己發佈的消息持何種態度,做何種解釋,新聞發言人發佈的信息首先必須是真實的。

獨裁國家就是另一回事了,那裡的政府既不是民選的,也不受民眾的監督,為了維護自身的臉面和統治,他們可以說是撒謊成性,總是想盡一切辦法歪曲事實掩蓋真相。

歷史表明,獨裁政權的新聞發言人其實就是職業撒謊人,他們的職能就是專事編造謊言欺騙輿論,混淆視聽哄騙百姓,尤其是在重大事件和重要問題上更是如此。薩達姆與卡扎菲獨裁政權的新聞發言人薩哈夫和易卜拉欣就是他們的代表。

當年在全世界人民和媒體面前,薩哈夫曾臉不變色心不跳地反覆吹噓,說什麼薩達姆的軍隊堅不可摧,西方聯軍被打得丟盔棄甲,誰知巴格達一夜之間就變色易幟,成了美軍的天下。

同樣,當年在全球眾目睽睽之下,易卜拉欣今天說反政府軍根本沒能力對抗卡扎菲部隊,儘管此時反政府軍已兵臨城下;明天說進軍首都的不過是一股小小的烏合之眾,已經被政府軍消滅,但一夜之間卡扎菲卻不知去向,這群所謂的烏合之眾竟然已控制了首都百分之九十五的地區。

GDP奇跡之外的奇跡?

中共國政府的新聞發言人同樣以說謊臉不紅、心不跳著稱,他們的撒謊水平固然暫時比不上薩哈夫和易卜拉欣,但若論撒謊時的膽量之大和臉皮之厚,卻絕對不輸這兩人,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新聞自由已成為不可抗拒的歷史潮流的時代,一個GDP位居世界前列的堂堂大國,不但不順應時勢,反而逆時代潮流而動,像當年的納粹當局一樣,百般對新聞媒體進行箝制,以至於新聞媒體報導什麼不報導什麼,一切都得聽命於當權者的指令,不能越雷池一步,這還不是奇跡嗎?

奇跡到底有沒有?叫我說當然有。不信你就去找找,當今世界還能找到第二個類似於這樣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經濟高增長國家?這樣的「櫥窗式」高增長不是奇跡又是什麼?

不過,我想補充的是,奇跡絕不止於此。除了櫥窗式的經濟高增長,遠勝納粹時代的新聞箝制也是一樁地地道道的奇跡!

(作者: 不黑不白的貓 來源: 凱迪社區 )

(責任編輯:辛民)

評論
2013-01-30 3: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