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維平:生活太苦,湖南賣甘蔗老人猝死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10月01日訊】瀋陽小販夏俊峰被處死的風波還沒平息,又一起類似的突發事件在湖南省的益陽市出現了,這回不是執法的強者死,而是處於絕對劣勢的弱者亡,一張令人心酸的照片展示了一切,不過,就生命本身的價值而論,脫去一身制服,摒棄各自的社會地位,大家都本質上並無不同,但留下的嘆息和思索卻意義深遠,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場偶然事件會演變成台灣的2,28事件,這樣講統治者不相信,他們只堅信手中的權力,還是讓我們來看看故事的來龍去脈吧。

據報導,9月29日下午,湖南益陽市資陽區市容監察隊員在一水果超市外與店主父親發生爭吵,其父隨後倒地死亡。30日,益陽市委宣傳部稱,事發當日下午3時30分左右,資陽區環衛處3名市容監察隊員在長春西路果之鮮水果超市外進行「門前三包」勸導時,店主父親許立忠從店內出來,與市容監察隊員發生爭吵,突然倒地,不省人事,水果超市旁一診所醫生對其進行了急救,待120醫務人員趕到時,確認老人已死亡。於是,網友微博發圖展示現場有城管車輛,這引起很多人關注和不滿,好在沒有發生群情激憤的抗議事件,但網上指責批評之聲如潮。

在官方的調查結果出來之前,我不便過激評論事情經過的細節,但不論如何,都和市政管理體制有關,現在,中國官民,警民兩者的矛盾日益激化,主要是重疊的機構豢養的廢人太多,本來有警察就猛如虎狼了,還要加上什麼「城管」,像上述的市容監察隊是一個什麼怪物啊,它原本就不應當存在,城市有政府來管,犯法由公檢法處理,市容監察是多餘的「權力垃圾」,它是沒事找事,專門激化社會矛盾的,是欺壓群眾的,也是為了給官員的七大姑八大姨找錢的,所以,上述老人之死完全是制度之殤。

古代有詩人筆下「賣碳翁」的悲慘故事,今日有賣甘蔗的可憐的老人的遭遇,幾千年都沒什麼大變化,真是「中國夢」之恥,當殺人犯谷開來一筆貪污款就多達500萬之時,中央政治局委員薄熙來還抑揚頓挫地狡辯,類似官員家屬的奢華靡爛生活,與窮鄉僻壤或街頭巷尾的老百姓的日子,形成了水火不容的強烈對比,令人歎為觀止,即使是賣甘蔗的長者,生活也不甘甜,還得忍受窮凶極惡的所謂「市容監察隊」的百般刁難,試想,這樣困苦的老人如果是在加拿大,一定在領取退休金,衣食無憂的,但在中國,還要上街背個大筐去叫賣甘蔗,還要看監察隊人員的白眼,真的是悲劇,也許發生了辱罵和推搡,也許什麼也沒有,因為極度的絕望,老人需要休息了,離開這不公平的世界最好。

據報導,由於標有「城管執法」字樣的車輛停在死者旁邊,網絡一度盛傳「老人與城管發生衝突後死亡」。次日,益陽市城管執法局回應稱:現場照片上的執法車輛非該局所有,絕無工作人員參與此事。但現場車輛為何標有「城管執法」字樣,車輛屬於哪家單位或個人?益陽市城管執法局並未回應。當地警方正對該事件進行調查處理,涉事相關人員已被控制。資陽區委區政府表示,一定要查清事實真相,做好善後工作,對涉事人員將依法依規嚴肅處理。

我相信,由於群體性事件容易引起騷亂,而上級考核下級,一個重要尺度是維穩,所以,這幾名市容監察隊的人員,大概會受到撤職處分,但筆者認為,如同瀋陽的夏俊峰事件一樣,與其就事論事、修修補補、遮遮掩掩,不如大刀闊斧地徹底地廢除城管和市容監察隊,把一些原本屬於民警管理的事還給他們,如果被管的老百姓不服,就向當地法院起訴,可是,關鍵的癥結在於中國的司法不獨立、不公正、不廉潔,法官沒有獨立的人格,也不曾職業化,地方官員操控法院易如翻掌,冤假錯案堆積如山,這就使老百姓有冤無處說、有理無處講,社會矛盾如同乾柴烈火,隨時可能焚燬一切。

像如此的芝麻綠豆一樣小的事,就能出人命,足以證明中國社會矛盾的引爆近似臨界點。就市容監察隊與賣甘蔗老人的糾紛來說,表面上看,是管理人員與被管理者的利益衝突,實際上深究下去,是制度的漏洞和裂痕,一個社會的官員越多、越雜、越亂,社會就越不穩定,仔細分析一下,不外乎是,老人想找一個熱鬧的地方,多賣點錢而已,對管理人而言,卻不在意老百姓的困境生機,只重視城市的表明整潔,這是一對矛盾,他拿到深山裡兜售,不影響市容市貌,但沒人流,生意何在?如果市長能熱心解決老人的晚年福利,相信他也不願那麼辛苦,但市長和監察隊的人,只關心自己的老爹,不會顧及別人的死活,因此,他們管理城市的習慣性辦法就是「騙」和「趕」、「抓」和「打」,打傷和打死都沒事,因為城管和市容監察人員是為市長說話,不為老百姓做主,一句不好聽的比喻是「城管」和「市監」是「狗「,瘋狗是專門用來咬人的,咬死幾個草民,有上級領導給撐腰,沒什麼了不起的,這就是中國底層老百姓典型的生活狀態場景的縮影。它代表社會的貧富兩極分化,也預示著國家的不妙的未來。

感謝網友及時發出的現場照片,能使我在異國它鄉,與草民一同流淚和嘆息,他倒在地上,簡樸的著裝顯示了生活的困窘,旁邊的甘蔗和大筐與顧客吃剩的殘渣,都歷歷在目,的確,在市區繁華的大街上有散在流動的商販擺攤,有些不雅,也容易出現衛生健康問題,有警察去勸說也是應盡的職責,但是,不論是社會體制,還是監察過程的細節,都有可檢討之處,在我看來,一是執法者名不正、言不順,如果警務中有一個分支是專門處理此案的,便於統一指揮,也利於執法監度,可能會更好,也更有效率,而恰恰相反,現在是城管、市容、派出所、勞動監察、衛生監察等多頭並舉,床上安床,職責不清,難免互相推諉,扯皮,出了矛盾又容易激化,試想,老人剛剛賣了一點甘蔗,正在興頭上,先是來了「城管」,接著又來了「衛管」,「容管」,沒完沒了的,動輒罰款,打罵,他怎能不生氣?人在氣頭上,就容易引發疾病,原先說不定有高血壓呢,一激動,腦血管爆了,你說這事怨誰啊。二是管理方法不當,由於官員不是民選的,沒有公僕意識,他們當上「監察」,是因為行賄或親戚有權有關係,自然就不把管理對象當「爹」,而以驅趕和打罵為主,所以,經常出人命。每當出了事,能捂就捂,實在摀不住的,就拖和騙,沒有從制度上根治此事;三是對執法者的監督懲處不夠,像瀋陽的夏俊峰就是一個案例,以往「城管」打死老百姓,沒聽說一起判死刑的,反之,老百姓因自衛過當而殺人的,卻判得很重,有時還冒天下之大韙,非殺不可。

因此,我提醒統治者,立即關注賣甘蔗老人的猝死事件,雖然許立忠的知名度很低,大概過去一兩天讀者就忘了,「城管」永遠是「城官」,市容還得監察,但必須意識到一種危險已經臨近了,有錢和有權的人,不論如何生活在美夢中,畢竟是少數人,社會只要動盪,就易於成為被攻擊的對象,強權者轉變成弱者只需幾分鐘,如果當政者能在雨前就展開大傘,才是「大智慧」,而「大傘」就是政改,而不是求助於毛澤東的倒退行為,因為人類到了網絡微博時代,必須用全新的思維改造社會,否則,在賣甘蔗老人倒下的地方,貪官、昏官將被人民唾棄。

2013年10月1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自由亞洲電台》

評論
2013-10-02 5: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