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骨灰呈黑色 河北老人疑被冀東監獄毒殺

河北省唐山市六旬老人陳百合突然離世。遺體火化時,火葬場的工作人員看到陳百合黑炭色的骨灰,驚呼:「這個人是被毒死的吧!?」圖為陳百合生前照片。(圖片來源:明慧網)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5月01日訊】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七日,河北省唐山市遷西縣興城鎮沙嶺子村六旬老人陳百合突發高燒昏迷,驟然離世。大約兩個多小時以後,陳百合遺體的整個臉、耳朵、手指甲等處都變成了青紫色,從嘴裡流出黑紅色的血湯。遺體火化時,火葬場的工作人員看到陳百合黑炭色的骨灰,驚呼:「這個人是被毒死的吧!?」

據明慧網報導,陳百合,一個出身農村的壯漢子,在被中共警察劫持進監獄前,身體非常健康。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陳百合在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中共惡人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六日被劫持到冀東監獄五支隊七中隊。

在冀東監獄,陳百合原本正常的血壓升高到180-220度。獄方說給治高血壓,每天讓包夾犯人看著強迫陳百合吃所謂「降壓藥」,很快陳百合就出現了全身皮膚奇癢無比的症狀,緊接著視力明顯下降,尤其左眼更嚴重,到二零零九年夏,左眼徹底失明。

陳百合的家屬多次提出保外就醫,冀東監獄一直推脫、搪塞,直到陳百合的四年非法冤獄到期才放人。

二零一零年五月,五十九歲的陳百合回到家中,家人發現他整個人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目光呆滯不愛說話、疲倦犯困老是睡不醒、大腦反應遲鈍、記憶力明顯減退、渾身沒勁兒、兩腿發軟、行動非常緩慢。到離世前兩個月,陳百合的記憶力已經基本喪失,說話語無倫次,唯一能看東西的右眼也模糊不清了。

陳百合在冀東監獄的四年時間裏,究竟經歷了甚麼?至今還是一個謎。

[[5]]

陳百合遺體火化後,骨灰成黑炭色。(圖片來源:明慧網)
陳百合遺體火化後,骨灰成黑炭色。(圖片來源:明慧網)

講真相 身陷冤獄

陳百合二零零五年才開始修煉法輪功。陳百合的妻子張桂蘭原來滿身的病,是眾所周知的大病號,病久了,脾氣變得越來越暴躁,跟丈夫、孩子吵鬧,家無寧日。一九九八年張桂蘭開始修煉法輪功,不到半年,身心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全身的病都好了,心胸也變的越來越寬廣,精神面貌煥然一新。陳百合非常高興,很支持妻子煉功。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張桂蘭多次被中共惡人非法關押迫害,剛剛和睦的家庭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騷擾、抄家,又失去了安寧。二零零二年四月下旬,張桂蘭被非法關押在遷西縣看守所裡時,陳百合因幫助被非法關押的妻子,也遭到遷西國保警察的抓捕,被劫持到看守所關押迫害十五天,勒索了4000元 「保證金」。

中共對法輪功的高壓迫害,反而讓陳百合更加認識到法輪功的珍貴,二零零五年,陳百合自己也開始修煉法輪功。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陳百合在遷西縣漁戶寨鄉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行使憲法賦予公民言論自由的權利時,被當地派出所及遷西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二零零七年一月,遷西縣法院在嚴重違背法律程序的情況下,枉判陳百合四年徒刑。家屬向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上訴,結果維持原判,陳百合被劫持到冀東監獄五支隊七中隊。

二零零九年七月中旬,陳百合的妻子和女兒去監獄探望,發現他的眼睛有些異常。詢問他本人,才知道他左眼已經失明,右眼視力也有些模糊,且患了高血壓,而獄方此前從未向陳百合的家屬提及此事。

家屬打電話給獄政科長何立志和許子秋,提出保外就醫,他們說需要鑑定身體是否符合保外條件。兩天後向他們詢問鑑定結果,對方只說不符合條件,以後不要再找他,便匆忙掛斷電話。

半個月後的八月三日,陳百合的家屬又前去位於豐南區尖坨子鎮的監獄總隊,找到刑罰執行科說明來意,工作人員說,趙主任管這事。見到趙主任,家屬提出給陳百合保外就醫。趙主任承諾通知五支隊,給陳百合檢查身體。一週後,陳百合妻女與沙嶺子村主任和村支部書記等人,再次去監獄刑罰執行科找到趙主任,詢問鑑定結果,希望能夠保外就醫。然而得到的答覆是:「不符合條件,需要雙目失明才行。」當家屬問及陳百合的病情一旦惡化怎麼辦時,對方說:病情不會發展那麼快,而且監獄可以給做手術。不過既不能保證治療效果,也不願承擔責任。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四日,陳百閤家屬再次去河北省冀東監獄五支隊,要求探視、並為陳百合保外就醫,獄方稱:為防止甲流感已封監,一律停止探視。一個女獄警,給家屬接通了五支隊大隊長李某的電話。李某說,他們曾帶陳百合做過詳細檢查,醫生說他的眼睛確實需要做手術。徵求陳百合本人的意見,他本人不願在獄中手術。

家屬又一次提出保外就醫,李某說,他們早已把陳百合列為保外就醫人員的範圍,也已經不讓他干重活兒,只在房前屋後搞搞衛生甚麼的。他還說,他們已向總隊反映了陳百合的情況,不過辦保外就醫的手續很複雜,法輪功的保外更不好批,審批過程太長,即便順利批下來,也已到刑滿釋放的時間了。

家屬說,既不讓見本人,該辦的獄方不給辦,這期間萬一出現生命危險怎麼辦,誰負責?

家屬又到監獄總隊,再次找到獄政處刑罰執行科主任趙某,要求保外。他一會兒說,陳百合的病情不符合保外條件。一會兒又說得找五支隊,支隊上報了,他們才能審核、才能批。

冀東監獄對陳百合的保外就醫,一直是這樣推脫、搪塞,直到四年冤獄到期才放人。然而,出獄後的陳百合神情呆滯、行動遲緩、渾身乏力、記憶力喪失。兩年後,陳百合突然去世,身體呈中毒症狀。

中共用藥物毒殺法輪功學員

中共迫害法輪功十幾年來,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下,為達到「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藥物迫害被有計劃的、系統的應用到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在迫害者(如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非法組織等)人手一冊的所謂《反邪教內部參考資料》有關「轉化的實施方法」中,毫不掩蓋的宣稱:「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重慶四川監獄醫院人員就曾對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叫囂:「人體試驗又怎樣?這都是國家政策允許的,是合法的,是上面的指示。」

十幾年來,在中共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下,為達到「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藥物迫害被有計劃的、系統的應用到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圖片來源:大紀元)
十幾年來,在中共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下,為達到「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藥物迫害被有計劃的、系統的應用到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圖片來源:大紀元)

據知情者透露,迫害初期,中共的監獄、洗腦班等機構明目張膽地強行給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很快能將人致瘋致死;但是後來迫於外界輿論壓力,這些機構開始採用在法輪功學員的飯食、飲水裡、或藉口給治病暗中投放慢性毒藥,等到把人放出數天、數月甚至數年後藥性發作,將人致瘋致死,手段更加隱蔽。

據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文章《成都新津洗腦班的藥物行凶和人體實驗》揭露,很多法輪功學員都遭到藥物迫害,只是藥效和劑量不同,如:有的藥物是破壞中樞神經的,有的是損壞內臟的,有的導致人恐慌或身體劇痛。新津洗腦班作為迫害基地,在法輪功學員身上做人體實驗,以找到他們認為的對法輪功學員「轉化」和消滅的最有效辦法(虐殺而不留痕跡)。在已知的新津洗腦班虐殺的七人中,至少五人是被毒藥毒殺,他們比較共同的特點是內臟受到嚴重損傷致死。

(責任編輯:簡陽)

評論
2013-05-01 1: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