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胡平:新疆巴楚4.23事件絕非恐怖攻擊事件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3年05月06日訊】一

即便按照中共官方的報導,我也敢斷言:新疆巴楚4∙23事件絕非恐怖攻擊事件。

道理很簡單:天底下哪有恐怖份子在自家住宅搞恐怖攻擊的呢?那豈不是把正在家裏的親友——一大堆男女老少、至愛親朋——都置於最危險的境地嗎?

4月29日,中國廣播網發表文章引用專家的分析。按照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反恐中心李偉主任的說法,這次巴楚恐怖攻擊事件有以下幾個特點:家族式團伙作案,使用冷兵器,自殺色彩明顯。

1、家族式團伙作案,父親和兩個兒子以及多位親友共同作案;

2、使用冷兵器——刀具,而不是像大多數國際恐怖份子那樣使用爆炸物;

3、自殺色彩明顯,因為他們是在自家住宅發動攻擊,因此他們的姓名和身份立刻就會被當局掌握,即便不被當場打死,也免不了被捉拿歸案,所以發動這樣的攻擊無異於自殺。

於是,這次巴楚事件就成了:一個家族,父親和兩個兒子齊動手,再加上來訪的多位親戚朋友,在自家住宅,用冷兵器,發動了一場自殺式恐怖攻擊。

——太荒誕了。一個人要愚蠢到甚麼地步,才會相信世上竟有這樣的恐怖攻擊,竟有這樣的恐怖份子。

我們知道,並不是所有的暴力攻擊都叫恐怖攻擊。恐怖攻擊之所以叫恐怖攻擊,就在於它是針對平民但不限於平民而發動的暴力攻擊,目的是造成恐怖效應,危害社會穩定,因此攻擊者總是選在一般人密集之處發動攻擊,或者是選在那些標誌性的地點或場所,以彰顯其政治性。攻擊者總是力圖以攻擊者一方最少的傷亡,造成對一般平民的最大傷害,並造成最大的新聞效應,以擴大其恐怖效應。

像巴楚4∙23事件這樣,攻擊者是在自家住宅使用刀具對擅自進入住宅的社工和警察發動攻擊,和上述恐怖攻擊的種種特性一條都不符合,所以絕不屬於恐怖攻擊。

官媒為了說明巴楚4∙23事件是恐怖攻擊,特地強調攻擊者「殘害無辜群眾」,其施暴對像「不分男女,不分民族」,可見其「反社會,反人類」。

然而,正是官媒告訴我們,雖然該團伙攻擊的對象有男有女,有漢族有維族有蒙古族,但都是前來查他們、抓他們(如果查到預謀犯罪的證據的話)的執法人員。

官媒公佈,遭受暴力攻擊的有公安民警,有社區幹部,還有幾個社會工作人員即社工。

社工是甚麼?社工就像戴上紅袖套當義務交通員或治安志願隊的居民老頭兒老太太。這些老頭兒老太太本來只是普通市民,但是當他們戴上紅袖套站在街頭或在社區巡查,他們就成了某種執法人員,成了四川人說的「二警察」。幾位社工的身份本來是平民,但是他們入戶查訪可疑人員卻是在政府的授意下扮演某種執法的角色。這就不同於鄰居串門。社工憑甚麼可以隨意進入別人家中並搜查盤問,而屋主卻不敢把這些不速之客拒之門外?就因為在此時此地,社工不是普通人而是某種執法人員。

如此說來,攻擊者攻擊的對象都是執法人員,沒有一個是一般的平民百姓。可見這不屬於恐怖攻擊。

早在4月24日,我讀到官媒對此事的最初報導時,就在推特上寫到,巴楚4∙23事件根本不是恐怖攻擊,因為「恐怖主義是有嚴格定義的。事實上,官媒的報導本身就已經說明它不屬於恐怖主義。你甚至可以說官方破獲了一夥恐怖主義集團(??),在破獲過程中發生了激烈的戰鬥或暴力衝突,但這場暴力衝突或戰鬥本身並非恐怖主義」。

4月30日,中央電視台播出「新疆巴楚4∙23嚴重暴力恐怖案,警方披露現場細節」。其中講到:「4月23日13點左右,一夥暴力恐怖份子在位於巴楚縣色力布亞鎮的一所民宅中製作火藥,被當地社區工作人員和民警在入戶走訪時發現。由於害怕罪行敗露,這些暴力恐怖份子一邊向周邊的同夥報信,一邊將聞訊趕來的公安民警和社區工作人員圍困在院內,繼而實施暴行。」

顯然,這不是恐怖攻擊事件。這像是一個預謀進行恐怖攻擊活動的團伙,當其罪惡陰謀敗露,不甘心束手就擒,而對前來執行搜查公務的人員發動暴力攻擊,引發的一場流血衝突。

例如兩個身懷利刃的強盜,潛入銀行正打算偷盜巨款,被路過的保安發現,這兩個強盜刺死保安,並和隨後趕來的幾個警察格鬥,刺死一名警察,刺傷一名警察;在格鬥中一個強盜被打死,另一個逃跑,隨後被抓住。像這類犯罪活動我們都是比較熟悉的。這叫暴力抗拒搜捕,叫暴力襲警,但不叫恐怖襲擊。

可是,進一步研讀官媒的報導,我們發現上面的描述很難站得住腳。

首先,在一開始,入戶查訪的幾個社工似乎並不認為他們碰到了一個要搞恐怖活動的團伙。如果他們認為他們碰到的是一個疑似恐怖主義團伙,他們立刻就會感到很危險很可怕,他們立刻就會轉身逃出險地,跑出宅門,去向上級報告;他們就不會繼續呆在屋裡或院子裡,和對方磨嘴皮子,「一邊試圖穩住對方情緒,一邊悄悄向派出所報案。」

再有,幾個聞訊趕來的公安警察和社區幹部,只有派出所所長一個人帶了武器手槍,而手槍裡只有6顆子彈。可見他們並不以為他們要打交道的對象很可能是極其危險的恐怖份子。這也說明當社工悄悄打電話向上級報告時,並沒有把事態說得很嚴重。

從那家維族人的角度來說,如果他們果真是一個預謀進行恐怖活動的團伙,既然他們知道自己已經是當局的查訪對像、懷疑對象,而且他們也知道執法人員隨時可能闖入家門檢查,他們就不會把那些用來搞恐怖活動的物證(如刀具,火藥,聖戰的錄像帶等)都放在家中,而且還是放在容易發現的地方;也不會把一大批同夥都邀集到自己家裏,毫無警惕地一塊兒做有關恐怖活動的準備工作。如果他們果真是預謀進行恐怖活動的團伙,由於做賊的必定是心虛的,因此當三個查訪的社工進入宅中,他們馬上就會很緊張很害怕,還不等你幾個社工看清楚想明白,他們就會迅速地撲上去把三個社工封口滅口,哪裏還會和他們爭執,還會讓他們有時間、有機會給上級打電話報告呢?

換言之,正是根據官媒的報導我們感到,那三個入戶查訪的社工,直到悄悄打電話向上級報告時,都沒有把這家維族人及其親友當作恐怖份子;而那家維族人及其親友當初的反應,也完全不像是預謀恐怖活動者應有的反應。簡言之,根據官媒的報導,我們根本得不出那家維族人和在場親友是恐怖份子或預謀進行恐怖活動的團伙的結論。

那麼,巴楚4∙23事件的真相究竟是甚麼?根據幾家西方媒體的報導,當地一些維族民眾提供了一些迥然不同的說法。

BBC有記者親臨現場採訪,在發回的報導《新疆巴楚事件:受害者還是恐怖份子?》中寫道:

色力布亞鎮上的人都不敢跟記者說話,有些人說他們受到當地官員的威脅,警告他們不要跟外人說話。不過,我們很快找到目擊者,他們的敘述讓人對官方的解釋產生懷疑。

當地人告訴我們,捲入這起暴力事件的這家人不是甚麼「恐怖份子」,長期以來,他們與當地官員有爭執與不和。

當地人說,這家人在宗教上很虔誠,當地官員反覆要求這家的男人剃掉鬍子,要求女人停止戴遮蓋整個面龐的面紗。

當地人告訴我們,地方政府規定,女性不能佩戴遮蓋整張臉的面紗,而男性只有到40歲以後,才能蓄鬍子。

我們無法透露這些人的身份,因為他們擔心地方官員會報復。不過其中的一個人說:「社區人員要求這家的女人不要戴面紗,他們沒有同意。」

另一人說:「我沒有甚麼文化,不過據我所知,他們不是恐怖份子。」

現在還不清楚為甚麼爭吵會演變成如此血腥的事件,也不清楚為甚麼這麼多的警察和政府人員被殺。

又有一人對我們說:「我覺得是政府一再找他們,讓他們很惱火。」

「不過,鬍子和恐怖份子之間沒有甚麼關係。要一個女人摘掉面紗是對她和她信仰的宗教的不尊重。」

一名目擊者描述了當時的事件。他的說法,也與官方的解釋不一致。

目擊者說:「我看到警察來了,後來看到一個受了傷的人,拿著一米長的刀,追警察,一直跑到街對面政府院子。」

「這個受傷的男子腿被擊中,倒地,很多警察將他圍了起來,然後用鐵鍬鏟死了他。」

這個目擊者說,前來救助這名男子的三個朋友看到後,逃到旁邊的商店裡。

「警察來抓他們,他們用斧子和刀來反抗,警察朝他們各開了兩槍,他們倒地。」

這些說法讓人至少懷疑其中的一人是怎麼死的,當然,警方朝其他三人開槍是否合法也是個問題。

當地警察後來發現了我們,我們也來不及收集更多的證據,予以核實。

我們無法判定,在BBC記者的採訪中,那些維族人講的是否確實可靠。到目前為止,我們還不清楚巴楚4∙23事件是甚麼。但是,單單是根據對中國官媒報導的仔細研讀,我們就很清楚它不是甚麼恐怖攻擊事件,那些維族人也不是甚麼預謀進行恐怖活動的團伙。

原載《中國人權雙週刊》

評論
2013-05-06 3: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