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官員兩會換屆前狂搶地 1天134起群體事件(組圖)

1月17日,福建省泉州市洛陽鎮杏田村、堂頭村,村幹部以一畝3萬多的土地價格強行征走村民賴以生存的農耕土地,動用了上百城管和鎮上官員強行征地,村民抗議遭大批城管毆打。(網絡圖片)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01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萬方報導)過去的2013年,大陸的強徵強拆事件每天都在各地發生多起。進入2014年,隨著中共地方「兩會」的召開,官員的職位進入大規模的調整階段,徵地拆遷因為官商結合的特色隨著官員的變動而「扎堆」搶時進行。據衝破網絡層層封鎖的大陸民間不完全統計,僅1月17日一天,就有134起群體事件發生。其中11起是因為強徵強拆引起的。

2014年首月 兩起因強拆自焚

2014年僅1月份的前20天,大陸就發生了兩起百姓因強拆而被逼自焚的慘劇。

1月15日,河北省邢台市柏鄉縣柏鄉鎮西街村的69歲馮文吉、趙煥珍夫婦遭開發商僱傭的數十名強拆人員的暴力逼遷時被嚴重燒傷,其中馮文吉全身燒傷面積高達95%,兩人均須插喉協助呼吸,尚未脫離生命危險。

1月17日下午4點左右,山西介休市張蘭鎮鎮長帶著政府工作人員、村委及介休市城管共五六十人,開著多台挖機,到張蘭村北大街強拆。54歲的屋主馬德勝情急之下,點火自焚致嚴重燒傷,目前有生命危險。馬德勝有兩間靠街邊的門面房,已經五六十年了。政府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強行佔地拆除。
[[1]]

1月17日下午4點左右,山西介休市張蘭鎮鎮長帶著政府工作人員、村委及介休市城管共五六十人,開著多台挖機,到張蘭村北大街強拆屋主54歲的馬德勝的房屋。眼看房屋馬上將被強拆,情急之下,馬德勝點火自焚,導致嚴重燒傷,目前有生命危險。(網絡圖片)
1月17日下午4點左右,山西介休市張蘭鎮鎮長帶著政府工作人員、村委及介休市城管共五六十人,開著多台挖機,到張蘭村北大街強拆屋主54歲的馬德勝的房屋。眼看房屋馬上將被強拆,情急之下,馬德勝點火自焚,導致嚴重燒傷,目前有生命危險。(網絡圖片)

[[3]]
1月15日,河北省邢台市柏乡县柏乡镇西街村的69歲冯文吉、赵焕珍夫妇遭开发商雇佣的数十名强拆人员的暴力逼迁时被严重烧伤。(網絡圖片)
1月15日,河北省邢台市柏乡县柏乡镇西街村的69歲冯文吉、赵焕珍夫妇遭开发商雇佣的数十名强拆人员的暴力逼迁时被严重烧伤。(網絡圖片)

[[16]]
1月17日下午4點左右,山西介休市張蘭鎮鎮長帶著政府工作人員、村委及介休市城管共五六十人,開著多台挖機,到張蘭村北大街強拆屋主54歲的馬德勝的房屋。眼看房屋馬上將被強拆,情急之下,馬德勝點火自焚,導致嚴重燒傷,目前有生命危險。(網絡圖片)
1月17日下午4點左右,山西介休市張蘭鎮鎮長帶著政府工作人員、村委及介休市城管共五六十人,開著多台挖機,到張蘭村北大街強拆屋主54歲的馬德勝的房屋。眼看房屋馬上將被強拆,情急之下,馬德勝點火自焚,導致嚴重燒傷,目前有生命危險。(網絡圖片)

每年群體事件逾十萬起

《民生觀察》在《2013中國暴力拆遷征地年度總結報告暨全年暴力指數發佈》中表示,面對裹挾著公權力與社會黑惡勢力的拆遷者,被拆遷者們紛紛走上了維權抗爭之道,甚至是以命抗爭。據本報告觀察與推斷,全國每年因此發生的大大小小的群體事件逾十萬起。

一天發生134起群體事件

據衝破網絡層層封鎖的大陸民間不完全統計,僅1月17日一天,就有134起群體事件發生。其中11起是因為強徵強拆引起的。

1月17日,福建省莆田市秀嶼區湄洲灣北岸開發區忠門鎮西隸村村民鄭玉椿的老婆在忠門街自家店舖的屋簷下懸掛綵條,被5、6個城管暴力毆打,84歲德高望重的老人上前評論,也遭到毆打。過路的500~600人紛紛圍堵、譴責城管的暴力行徑,當局出動180多名防爆警察驅散人群。

鄭玉椿告訴大紀元記者:「城管是專門針對我家。區政府要以3萬多月/畝強徵我村522畝農耕地。我是維權代表,被打的84歲的老人鄭瑞龍也反對政府徵地。」鄭玉椿、鄭瑞龍作為村民的維權代表因反對政府「坑死人」的低價徵地,其家屬和本人遭到當局的打擊報復。

1月17日,福建省泉州市洛陽鎮杏田村、堂頭村,村幹部以一畝3萬多的土地價格強行征走村民賴以生存的農耕土地,動用了上百城管和鎮上官員強行征地,村民抗議遭大批城管毆打。
[[7]]

1月17日,福建省莆田市秀嶼區湄洲灣北岸開發區忠門鎮西隸村村民鄭玉椿和84歲老人鄭瑞龍作為村民代表,因反對政府低價徵地,疑遭當局打擊報復,鄭玉椿的妻子和鄭瑞龍被城管毆打。(網絡圖片)
1月17日,福建省莆田市秀嶼區湄洲灣北岸開發區忠門鎮西隸村村民鄭玉椿和84歲老人鄭瑞龍作為村民代表,因反對政府低價徵地,疑遭當局打擊報復,鄭玉椿的妻子和鄭瑞龍被城管毆打。(網絡圖片)

[[4]]
1月17日,福建省泉州市洛陽鎮杏田村、堂頭村,村幹部以一畝3萬多的土地價格強行征走村民賴以生存的農耕土地,動用了上百城管和鎮上官員強行征地,村民抗議遭大批城管毆打。(網絡圖片)
1月17日,福建省泉州市洛陽鎮杏田村、堂頭村,村幹部以一畝3萬多的土地價格強行征走村民賴以生存的農耕土地,動用了上百城管和鎮上官員強行征地,村民抗議遭大批城管毆打。(網絡圖片)

1月 17日, 江西省樟樹市經樓鎮經樓村委會店子村因高速路口開口徵收土地賠償款與上面撥款相差數倍,村民抗議,遭遇鎮長帶頭毆打村民。事件造成三位村民重傷。鎮長征地時出動了公安武警和120急救車。
[[8]]
1月 17日, 江西省樟樹市經樓鎮經樓村委會店子村因高速路口開口徵收土地賠償款與上面撥款相差數倍,村民抗議,遭遇鎮長帶頭毆打村民。事件造成三位村民重傷。鎮長征地時出動了公安武警和120急救車有備而來。(網絡圖片)
1月 17日, 江西省樟樹市經樓鎮經樓村委會店子村因高速路口開口徵收土地賠償款與上面撥款相差數倍,村民抗議,遭遇鎮長帶頭毆打村民。事件造成三位村民重傷。鎮長征地時出動了公安武警和120急救車有備而來。(網絡圖片)

1月17日,廣東廣州市花都區北興鎮獅前村村民在村委會辦公樓上懸掛橫幅,抗議村長等官員隱瞞村民私賣土地。

1月17日,廣東省惠州市惠東縣稔山鎮牛牯墩山祖口聯山村的山石資源被貪官和黑社會偷賣、賤賣,村民只有日夜堅守在屬於村民的山石旁看守。
[[10]]

1月17日,廣東省惠州市惠東縣稔山鎮牛牯墩山祖口聯山村的山石資源被貪官和黑社會偷賣、賤賣,村民只有日夜堅守在屬於村民的山石旁看守。(網絡圖片)
1月17日,廣東省惠州市惠東縣稔山鎮牛牯墩山祖口聯山村的山石資源被貪官和黑社會偷賣、賤賣,村民只有日夜堅守在屬於村民的山石旁看守。(網絡圖片)

1月17日,廣東省肇慶市四會市南江開發區沒有給南江村民年終分紅,趙村、韓村的年長村民坐在馬路中央,阻止所有車輛出入。公路兩邊全部是男村民,當局派出大批警察前來驅趕村民。有村民被打傷入院治療。
[[11]]
1月17日,廣東省肇慶市四會市南江開發區沒有給南江村民年終分紅,趙村、韓村的年長村民坐在馬路中央,阻止所有車輛出入。(網絡圖片)
1月17日,廣東省肇慶市四會市南江開發區沒有給南江村民年終分紅,趙村、韓村的年長村民坐在馬路中央,阻止所有車輛出入。(網絡圖片)

1月17日,天津河東區六緯路和十四經路的市民因拆遷不合理聚眾堵路討說法,導致雙向斷行,交通中斷。當局派出警察驅趕堵路市民。
[[14]]
1月17日,廣東廣州市花都區北興鎮獅前村村民在村委會辦公樓上懸掛橫幅,抗議村長等官員隱瞞村民私賣土地。(網絡圖片)
1月17日,廣東廣州市花都區北興鎮獅前村村民在村委會辦公樓上懸掛橫幅,抗議村長等官員隱瞞村民私賣土地。(網絡圖片)

1月17日,安徽馬鞍山市雨山路《在水一方》,樓前放了兩口棺材,樓上懸掛橫幅,上面寫著:「違法強拆,還我生命,官官相護,毀我企業」,事主聲言,決心去上訪,今立棺木於此,以表上訪決心。警察進入現場,強行帶走在棺材上嚎哭的人,最後人被帶走,橫幅被拆除。
[[19]]
1月17日,安徽馬鞍山市雨山路《在水一方》,樓前放了兩口棺材,樓上懸掛橫幅,上面寫著:「違法強拆,還我生命,官官相護,毀我企業」,事主聲言,決心去上訪,今立棺木於此,以表上訪決心。警察進入現場,強行帶走在棺材上嚎哭的人,最後人被帶走,橫幅被拆除。(網絡圖片)
1月17日,安徽馬鞍山市雨山路《在水一方》,樓前放了兩口棺材,樓上懸掛橫幅,上面寫著:「違法強拆,還我生命,官官相護,毀我企業」,事主聲言,決心去上訪,今立棺木於此,以表上訪決心。警察進入現場,強行帶走在棺材上嚎哭的人,最後人被帶走,橫幅被拆除。(網絡圖片)

1月17日,北京朝陽區西直河大洋福運貨運場,當局為了不給補償款,派出人數眾多的警察和民工,配備消防車、救護車,包圍了大洋福運貨運場停車場,實施強拆。強拆場面好似黑社會。
[[21]]
1月17日,北京朝陽區西直河大洋福運貨運場,當局為了不給補償款,派出人數眾多的警察和民工,配備消防車、救護車,包圍了大洋福運貨運場停車場,實施強拆。強拆場面好似黑社會。(網絡圖片)
1月17日,北京朝陽區西直河大洋福運貨運場,當局為了不給補償款,派出人數眾多的警察和民工,配備消防車、救護車,包圍了大洋福運貨運場停車場,實施強拆。強拆場面好似黑社會。(網絡圖片)

暴力拆遷征地就是搶劫

在大陸的強徵、強拆事件中,無可避免的「橋段」有:斷水斷電斷氣斷路,恐嚇騷擾房主,打砸門窗玻璃,圍困「釘子戶」,將人身自由強行控制,包括野蠻捆綁抬離現場、以協商拆遷賠償為名將人騙出等,村民阻止時,被武警或「黑社會」手持棍棒、大刀等暴力對待,或直接拳打腳踢。

《民生觀察》在上述報告中表示,這些暴力的背後是「公權力的不作為、冷寞、包庇和縱容,甚至親自上陣。」「2013年,政府部門為開發商充當『擋箭牌』,對被拆遷人訴求不予理采,甚至直接衝到拆遷征地第一線,和那些拿著棍棒的黑社會人員站在一個隊伍裡。」「暴力拆遷與征地規模巨大,往往數百數千人浩浩蕩蕩、明目張膽地進行,並打著執法的合法旗號。在這一過程中,政府和公權力扮演了不光彩的,甚至違法犯罪的角色。因此,完全可以說,暴力拆遷征地就是搶劫。」

(責任編輯:謝東延)

評論
2014-01-22 11: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