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求真相 盼傳統 珀斯華人渴望大紀元

一次一位看似才來珀斯不久的女學生,懷抱著一份大紀元報紙,來到大紀元辦公室門前,看著「大紀元時報」的標牌。她神情十分激動,告訴大紀元員工,「我在國內時就翻牆看大紀元網站」。 圖為位於澳洲珀斯唐人街中心地段的大紀元辦公室。(周鑫/大紀元)

人氣: 3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4年12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周鑫、安琪澳洲珀斯報導)張先生和太太2005年從中國大陸移民到澳洲,他們每次到唐人街幾乎都能看到《大紀元》報紙,但一直不敢拿一份看看。儘管人在海外,國內中共的宣傳影響仍然讓他們無端的害怕,雖然時不時也有想讀《大紀元》的渴望,也只敢在走過報架時快速的掃一眼新聞標題。大約半年前,張夫婦在珀斯唐人街買完菜,發現人們都在拿《大紀元》,他們才第一次拿起《大紀元》,從此喜歡上了《大紀元》,每期必讀。張夫婦後來告訴《大紀元》的員工這段經歷時都覺得好笑,「我們當時真是鼓足了勇氣才拿起報紙」,張先生這樣描述當時的情形。

張夫婦的例子並非個案。一些說不喜歡《大紀元》的華人其實是因為他們從來不看、也不了解《大紀元》,而他們的不看和不了解卻是出自於對中共的害怕,以及中共宣傳和黨文化影響所造成的偏見。在像澳洲這樣的自由社會裡,這種害怕和偏見根本就像一張紙那樣薄,輕輕一捅就破了。

所幸的是,2012年以後,越來越多的華人能克服中共帶來的內心恐懼和偏見,開始閱讀《大紀元》。

2012年2月王立軍出走成都美國領事館,《大紀元》就預言該事件將觸發中共瓦解,同時預言薄熙來、周永康、江澤民將陸續倒台。兩年多來,《大紀元》的預言逐步在實現,震驚了讀者。特別是今年7月底周永康被立案審查後,一位華人老闆碰到《大紀元》員工,大聲地說:「原來《大紀元》說的真準,以後我得認真看《大紀元》。」一位在西澳有聲望的華人僑領告訴《大紀元》記者,華人社區中那些跟隨中領館的人,都在看《大紀元》。因為其它中文報紙都不報導這些事,他們不得不看《大紀元》。

《大紀元》在珀斯創刊以來的4年多,版面和發行量迅速增加,成為珀斯發行量最大(《大紀元》每年兩次接受澳洲權威機構的發行認證)、最受讀者歡迎的華文報紙。不受中共控制過濾的新聞,豐富多彩的副刊,越來越多的本地化內容,以及賞心悅目的版面設計,都讓讀者感受到《大紀元》報紙的與眾不同,許多讀者和商家都感慨,珀斯終於有了一份真正的華文報紙!

海外中文媒體淪陷 華人渴望自由聲音

4年多前《大紀元》落戶西澳珀斯的時候,這裡的華人似乎已經習慣於華文報紙就是廣告黃頁。因為沒有多少可看的內容,不少華人講,拿份報紙就是為了看看有什麼打折的廣告。而且那時報紙早已被人們視為「夕陽產業」,很多報紙舉步維艱,趁此機會,中共則進一步加緊對海外媒體的滲透與控制。

而海外中文媒體甘願淪為中共宣傳部傳聲筒的比比皆是。中共滲透控制海外中文媒體的方式包括直接或間接的經濟資助、海外中文媒體負責人回國參加中共官方主辦的會議或培訓、中共給海外中文媒體直接提供內容甚至版面的排版等等,這些早已是公開的秘密。這些現象不僅華人知道,澳洲主流社會也非常清楚。

澳洲學者、維省斯威本科技大學(Swinburne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教授菲茨傑拉德(John Fitzgerald)在今年6月就撰文警告中共在系統性地操控澳洲、新西蘭和太平洋島嶼國家的中文媒體和華人。前澳洲情報局官員、作家蒙克先生(Paul Monk)和澳洲主流媒體《時代報》記者加諾特(John Garnaut)也都發表文章,曝光中共如何操控澳洲華文媒體。近十多年來,中共的宣傳機構已經收買了澳洲各地主要的華文電台和報紙,通過這些渠道把中共的聲音放進去,使得中共的禁忌話題也在澳洲的華文媒體上銷聲匿跡。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大紀元》與眾不同,秉承普世價值,堅持獨立的原則,維護民眾的知情權。《大紀元》的出現把海外華人媒體死氣沉沉的黑幕撕開一角,讓讀者看到光明,享受到自由。

2013年初在一次聚會上,一位留學澳洲、現在擁有自己生意的華人老闆對《大紀元》員工說,我們華人社區需要一份象《大紀元》這樣的獨立報紙,其它中文報紙都是一個聲音,跟國內的媒體一樣。這位老闆知道因為中共的干擾,《大紀元》拉廣告客戶受影響,甚至主動提出,如果有困難,他願意捐助,為華人社區出一份力。珀斯《大紀元》在困境中打開了自己的路,從來沒接受過任何個人和機構的捐助,然而這位老闆對《大紀元》的道義支持也讓《大紀元》感動。

《大紀元》珀斯報社位於北橋唐人街的中心地段,辦公室外面有一個很大醒目的標牌,即使初來乍到唐人街的華人,也很容易看到《大紀元》。有一天一位員工站在辦公室門口,看到來了一位學生模樣的女生,懷裡抱著一份大紀元報紙。這位女生抬頭看著《大紀元》時報的標牌,神情十分激動,「我在國內時就翻牆看《大紀元》網站。」 她對《大紀元》員工說。

不少讀者向《大紀元》反饋,父母每次來珀斯探親一定要看《大紀元》報紙。有些讀者回國時,在國內的父母甚至要求他們帶《大紀元》回去。

來珀斯女兒家探親一年的大陸讀者王先生一開始所有中文報紙都看,到現在只看《大紀元》。他說:「我現在只讀《大紀元》,《大紀元》的信息量很大。」「其它的華文報紙,本地信息量不夠大,在中國新聞報導上又和大陸看到的一樣,就沒有讀的必要了。」

另一位來自大陸的讀者趙女士對《大紀元》真實、獨立的報導原則表示讚譽。她說:「一直喜歡讀《大紀元》時報,因為她敢講真話、實話,而且一針見血,正如一句名言所說:舉世皆濁我獨清。」她補充說:「你看過去2年多來中國政壇發生的大事,每一件都被《大紀元》說中了。」

弘揚傳統文化 《大紀元》廣獲讚賞

一個多月前,一名《大紀元》員工在超市發放報紙時,遇到一位從大陸河南移民來珀斯的老先生。這位老先生自稱退休前是國內從事媒體宣傳的中共官員,對《大紀元》揭露中共的作惡不理解。《大紀元》員工就和這位老先生交談起來。老先生雖然最後仍然堅持己見,但也不得不感歎道,《大紀元》的副刊辦得真好,他非常喜歡看。

《大紀元》豐富多彩的副刊大多與中華傳統文化緊密相連,包括美食、健康、養生、文史、藝術、教育等內容,深受讀者喜愛,一些讀者甚至把喜愛的版面收藏起來。兩年多前,《大紀元》開設專門介紹珀斯美食的專欄「食在珀斯」。一位讀者特意告訴《大紀元》員工:「食在珀斯」介紹的美食,無論遠近,她都一個一個地去品嚐。曾有一次,一位讀者專程驅車40多公里,從北部的Joondalup去到南部的Bibra Lake,只為品嚐「食在珀斯」的推薦菜餚。

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根,更能在海外華人的心裡引起共鳴。即使深受中共黨文化影響而對《大紀元》有偏見的人,一旦有機緣接觸到《大紀元》,也會愛上《大紀元》,就像那位老先生一樣。地產經紀劉傑女士(化名)原本不看《大紀元》,去年結識了《大紀元》的一名客戶經理後才開始閱讀《大紀元》。她一下子就被副刊吸引住了,成為《大紀元》的忠實讀者,最後還成為《大紀元》的廣告商家。

《大紀元》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宗旨得到眾多珀斯華人的認可,尤其是那些生長於海外,卻一直心繫中華的老華僑們。珀斯知名華人律師陳鑫發的律師行是《大紀元》的長期客戶,他們對《大紀元》表示由衷的感謝。「輾轉四年,該報的成長是眾人有目共睹的,內容包羅萬象,幾乎是每個華人購物時順手帶回家的行動字典(Walking Dictionary)。最難能可貴的是文化的傳承,在藝文版的專欄,藉著說故事的方式,深入淺出地將歷史典故闡述得淋漓盡致,讓在海外的華人有機會感受到(華夏)文化的精深與豐蘊,發揮的影響力也是深厚綿長的。」律師行也對《大紀元》工作人員的熱忱和勇敢表示欽佩,「該報的工作人員,秉持著信仰的熱誠,忠心、勇敢地扛起辦報人的天職,這種精神令人敬佩。」

中共解體在即 更多華人選擇《大紀元》

珀斯《大紀元》創刊後的一段時間裡,從大陸出來的商家幾乎都不敢與《大紀元》合作,不敢在報紙上刊登廣告,有的甚至不敢在店裡放《大紀元》報紙,擔心來自中領館方面的麻煩。隨著《大紀元》報紙增厚、發行量增加,以及越來越多的本地化內容,報紙讀者群日益擴大,廣告效果越發顯著,華人商家對《大紀元》的影響力也越來越重視。特別是王立軍、薄熙來事件後中共內鬥的連鎖效應,華人更是開始大膽地選擇《大紀元》。

《大紀元》讀者、地產經紀李女士也注意到了這種變化。她說:「2013年年初,我就看到周圍的華人朋友、客戶本來不敢看《大紀元》的,也開始拿《大紀元》報紙,而且經常聽到他們之間談論《大紀元》報紙上的內容。」

許多來自中國大陸的商家,特別是年輕的創業者,選擇在《大紀元》上投放廣告,甚至介紹朋友來《大紀元》。有一位韓國人主動聯繫《大紀元》刊登廣告,他說是他的中國朋友向他推薦了《大紀元》。《大紀元》辦公室經常接到新客戶洽談廣告的電話,這在2年前是不可想像的。

一位來自北京的老闆十分敬佩《大紀元》不畏強權、獨立敢言,一心想為《大紀元》做點什麼才覺心安,他親自打造了一批辦公桌和文件櫃,送給《大紀元》用。

儘管有些華人仍受中共宣傳的影響,對《大紀元》有或多或少的偏見,然而《大紀元》已經成為他們獲取信息的重要來源,他們不得不拿起《大紀元》報紙。

《大紀元》的長期客戶、生意買賣經紀人貝姆先生(Eddy Boehm)講過一個有趣的故事。有個大陸人通過《大紀元》廣告找到貝姆先生,買下一樁生意。買賣成交後,這位客人建議貝姆先生取消在《大紀元》上的廣告,而轉到其它中文報紙上,並講出一些理由。貝姆先生清楚這些說辭的背後是中共宣傳的影響,他笑瞇瞇地看著客戶而沒有立即回答。這個大陸華人大為不解,問他為什麼要笑。貝姆先生告訴他,你來我這裡買下生意,就說明我選對了報紙。

貝姆先生出生於德國,成長於馬來西亞,還娶了一位馬來西亞華人妻子。他懂得《大紀元》作為一個獨立媒體的價值,儘管他不懂中文,仍然以讀者的角度比較過珀斯的所有中文媒體。他說:「你把幾份報紙擺在一起,就會發現,《大紀元》是一份非常為讀者考慮的報紙。看圖片、文章的排版,《大紀元》跟別的報紙非常不一樣。」

廣告效益顯著 《大紀元》影響無國界

這樣一份受讀者喜愛的報紙,使得越來越多的商家意識到《大紀元》的廣告價值而選擇和《大紀元》合作,對在《大紀元》報紙上做廣告的商業效果,也是倍加讚賞。

心馨牙醫是華人醫生開設的牙科診所,在北橋和Leeming均有診所。4年下來,《大紀元》時報的廣告為其積累了非常堅實的華人/亞裔病人客戶群。心馨牙醫東主張心馨醫生對《大紀元》的廣告效果表示非常滿意。她說:「除了報紙廣告直接帶來的客戶外,我也發現從客戶那裏轉介紹的客戶量也相當大。」

Muffin Break cafes和Jamaica Blue cafes是出售咖啡店經營權的商家,和珀斯《大紀元》合作已有2年。其西澳發展經理帕蒂尼(Vic Pardini)表示,從《大紀元》讀者那裏得到的詢問相當多,不少最終成為購買者。帕蒂尼說:「我非常感謝《大紀元》給我提供的機會。」他也對《大紀元》客戶經理的服務表示由衷的稱讚。

澳洲現代汽車西澳分公司經理David Kwok相信《大紀元》「絕對得到了珀斯華人社區的共鳴」,因為他發現,「有越來越多的華人通過你們的報紙廣告效應來購買現代汽車。」

位於Victoria Park區的修車行Johnson Motors通過在《大紀元》做廣告的3年時間,其華人客戶已佔其客戶量的四分之一。儘管Johnson Motors的員工不講中文,但在服務過程中和華人客戶建立了非常良好的關係。位於Willetton的油漆專賣店Paint for Less從一開店就在《大紀元》做廣告,3年多來,目前其客戶多達60%是華人。東主辛普森(Jerry Simpson)期待與《大紀元》繼續合作,為其帶來更多的華人客戶。

Home Migration是一家移民服務公司,公司主管邢小姐對《大紀元》廣告帶來的客戶高度評價。她表示,這些客戶素質高,不囉嗦,合作容易。

生意買賣經紀人貝姆先生在《大紀元》做整版廣告有2年的時間,目前其中國客戶大約佔40%。他表示在《大紀元》上做廣告,從來沒有失望過。他發現,《大紀元》記者2年前採訪他的文章,很多人都讀到了。他的一位客戶至今還保留著那份舊報紙,見到貝姆先生時,還拿出那份報紙問他,「這是不是你」?連遠在馬來西亞的人還在《大紀元》網讀到他的故事,然後打電話告訴他。因此,貝姆先生感歎道:「你不知道《大紀元》的影響會傳播到哪裏。」

地產經紀劉傑女士對《大紀元》的全球性也是深有感觸。她在《大紀元》刊登廣告後不久,就收到一封馬來西亞開發商發來的电子邮件,想和她談合作事宜。這讓劉傑女士簡直難以置信,她對《大紀元》的客戶經理說,我現在終於相信你說的,《大紀元》是一個全球媒體了!

在困難中,《大紀元》始終堅持獨立媒體的道德良知,一步步成長起來了。隨著天象的變化,中共解體過程中引發的連鎖反應,《大紀元》必定會進一步快速發展,在全球的影響力也會越來越突出。珀斯的讀者會更加愛讀《大紀元》,也會有越來越多深諳成功之道的商家把握住這個大好商機,在服務於珀斯華人社區的同時,讓自己的生意節節高升。

責任編輯:高敏

評論
2014-12-19 5: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