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浙江溫嶺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案例

【字號】    
   標籤: tags: ,

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早晨五點鐘左右,徐正麗女士剛開點門縫,便闖進十幾個身穿便衣、不明來歷的人,平白無故抓她頭髮、打耳光,捂住嘴巴不讓說話,硬把她抬到警車上,綁架到溫嶺市城北街道派出所,先把她劫持到一間很黑的屋子裏。有個高個子指使幾個年輕的,把她關到小牢房裏去,這間房子不到三平方米。

看到裏面關著七、八個男人,身上就穿條短褲,赤裸裸的,滿身紋身,徐正麗女士拉住門欄死活不肯進去。這幫惡人就抓頭髮、打耳光,亂打她的身體,後來把她手背肉打開了、打碎了,骨頭也凸起來了,一雙手腫得比兩個大饅頭還要大,全身青一塊紫一塊的。這些惡人還罵怨她,說影響他們睡午覺。

徐正麗女士遭受的種種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早晨,溫嶺市六一零辦公室、國保和市公安局的邪惡指令下,溫嶺市區和周邊各鎮統一非法抓捕了許多法輪功學員。現年四十五歲的徐正麗女士,溫嶺市塢根鄉人,就是當天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之一。到了晩上六點,惡警將她綁架到溫嶺市看守所,又把她關在烏黑的小房間裏,四面沒有窗,也不到三平方米,在裏面不知道白天黑夜,坐鐵老虎椅,上面手銬、下面腳鐐,人伸直不准動,不讓睡覺。一閤眼、就用木棍打、用腳踩。還叫她站著面朝二千多瓦的強光,不准閤眼,她腳腫得不能走路。有一次有人拿來一點湯,硬要她喝,裏面放了不知明的藥物,喝一口就使人迷糊,後來她失去了知覺,不省人事。到了有一天叫來同監室的人,將她抬進牢房裏,聽別人說她在小房間裏六夜七天了,大家看她被迫害的不像個人樣,也為她哭泣。

在溫嶺市看守所,大冬天用冷水洗身。還要做手工,任務完成不了,惡警們拿不到獎金,她又要挨罵、挨打、不准睡覺,寒風滶骨,苦苦的日子經過了十一個月,被邪黨法院非法判刑。

後來把她抬到了浙江省女子監獄,對她進行「轉化」,逼她寫「三書」,如果「轉化」不成,惡警就開始對她實施各種迫害手段,先是坐板凳強行洗腦,又叫來犯人將她壓在地上,叫犯人坐在她身上,不准動,不寫三書就不准大小便。「坐飛機」或動刑,就是兩個人將她兩手拉開懸空,手一放鬆人就倒在地上,地上都是鐵釘。整整一個月未睡過覺,昏過去三次。在她喝的水裏放了迷昏藥,喝下去從腦袋到心上難受,呼吸都很困難,有窒息的感覺。惡警一邊對她施毒刑一邊叫醫護犯人,給她量血壓,看她沒有事,死不掉,就又對她下毒手,毒打、酷刑,在小房間裏整整折磨了四個月,滿身是傷。在殘酷的迫害下她寫了所謂的「三書」。

在監獄裏被關押迫害了一年後,她對自己的所寫所說全盤否定,她對獄警說:「我是好人、我是善良的人,你們不應該這樣對待我。」惡警又叫來犯人,將她關在小房間裏又進行折磨、酷刑,洗腦迫害兩個月。後來做奴工,受盡了種種折磨。

經歷三年四個月種種迫害後,徐正麗女士從浙江省女子監獄這個魔窟裏出來,現在流離失所。

溫嶺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案例

(一)嶺招,女、六十五歲,浙江省溫嶺市城西塢根鄉人,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八,被浙江省三門縣派出所綁架一天,當天夜裏由溫嶺市江夏派出所馬小軍、指導員(名字不知)及塢根鄉鐘正軍,非法劫持到江夏派出所,關在冰冷的小房間裏,沒有被子,不給飯吃,鐵門鎖著,至正月二十二日下午三點鐘左右,又被送到塢根鄉非法關押二十二天,由於她心臟病發作,只好放回家,還逼她天天去鄉里報到。

後來,她被江夏派出所惡警綁架,並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書好幾本、師父講法錄音帶、煉功帶等,到夜裏十一點鐘把她送到溫嶺市盤查留置中心,折騰到下半夜二點半鐘。那地方的人說,我們不關法輪功的人了。警察又把她帶回派出所,關在辦公室裏,直到第二天下午三點鐘左右,才放她回家。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夜裏十點鐘,中共人員又把她綁架到洗腦班迫害,對外說是「法制教育中心」實際是洗腦班。在這期間每個法輪功學員都有兩個人跟著,一個是幫教、一個是陪教,連上廁所都跟著。早上叫假氣功師教功,上午叫尼姑「講課」,和看一些亂七八糟的電視,放一些造謠、誹謗大法的錄像。有時省裏的六一零來「講課」講一些誹謗大法的壞話。他們利用假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利用種種手段對修煉者的誘惑、欺騙,妄圖叫法輪功學員「轉化」,她被關了一個月後回家,她沒有被惡人「轉化」,最後被他們假惺惺的誘惑說了「感謝」的話,回家後非常後悔,寫了嚴正聲明。

(二)江秀清,女、六十七歲,溫嶺市箬橫鎮人,因修煉法輪大法被邪黨人員多次綁架、抄家,並且對她強制洗腦、「轉化」、逼她寫三書,看誹謗大法的電視錄像。這一切都是溫嶺市六一零主任戴先法、國安局、這些惡人指揮幹的。

二零零四年法輪功學員江秀清在同修的一個朋友家裏,被惡警綁架到溫嶺市新河鎮派出所,過一會又把箬橫鎮派出所的惡警叫來,給她戴上手銬用警車帶到箬橫鎮派出所,然後把她的右手吊起來,吊了一夜多、還不准她睡覺,一直到第二天上班逼她做筆錄,迫害到下午五點鐘,送到溫嶺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天後,她被非法移送至台州市路橋區看守所,繼續迫害二十八天。惡警還不放過她,又被非法移送到台州市椒江區洗腦班實施迫害,每天逼她看誹謗大法的電視錄像,還逼她做作業、寫三書。

二零零九年夏天,江秀清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去看望老年同修,她們被台州市黃岩區派出所邪黨人員綁架,從中午到晚上十二點,一直逼問她們這本小冊子是誰放的,她們都不配合。在走出派出所前還強迫她們照相。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夜裏,箬橫派出所惡警和箬橫鎮綜治辦主任黃元良、副主任江治國等人,打電話把她騙出後,強行拉上警車綁架到溫嶺市黃山洗腦班迫害,強迫她看誹謗大法的電視錄像,每天逼她「轉化」寫三書,想利用她丈夫的情來「轉化」她。中共邪黨人員還恐嚇說,要把她送省洗腦班繼續迫害二十八天。

(三)泮玉蘭,女、七十多歲,是一九九七年七月份得法修煉的,一直按照真善忍標準修煉自己。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中共邪黨人員經常不分日夜對她騷擾,特別是節假日,連大年初一都不放過,把她叫去進行威脅、強迫「轉化」。有一次上午九點鐘把她叫去,到晚上十一點鐘強迫她交出大法書,並且威脅說她不老實把她送看守所去關起來。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一天夜裏,她住在女兒家裏,惡警開來兩個車,人埋伏在屋前、屋後,等她出門時,就把她綁架到台州市椒江區洗腦班,每天對她灌輸邪惡的謊言、或者強行觀看誹謗大法的錄像,和佛教中的錄像。不「轉化」、就威脅她送去勞教二年。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八日下午三點鐘,溫嶺市箬橫鎮派出所來了五個人,不叫開門偷偷的翻牆進來,當時家裏就她一個人,把她綁架到派出所關了一天一夜,並非法抄家,把她家的東西全部抄完,見到一張真相資料,把她兒子的電腦也拿走了,逼問她資料是哪裏來的,見她不講就威脅對她說,用繩子把你上吊看你講不講。她不吱聲請師父加持,到換班的時候一個小伙子笑著進來,等人走了他說:阿婆你坐下來,等有人來了你再站起。她看他很善良,就對他講真相,他說我知道法輪功是好的,我沒有辦法是執行公務。她叫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一生平安,他看著她笑。

到二十九日下午三點鐘,從派出所後門偷偷把她送到台州市路橋區看守所,她的子女在派出所前門等了大半天,問指導員你們把我娘送哪裏去了,他說從後門送路橋看守所去了,她子女都責問:我娘煉法輪功目的是祛病健身、犯甚麼罪,你們做出這麼沒有人性的事,前門不走偷偷走後門,我娘有心臟病、高血壓,如果出了問題我們決不放過你們。

第二天她子女到溫嶺市市府見市長王福生、老幹部局長玉珍,問他們為甚麼把我娘從箬橫派出所後門偷偷送路橋看守所,不給我們見面。如果我娘沒有煉法輪功,我爸的死不會給你們這麼方便的處理了,我爸的死你們完全是有責任的,你們帶出去旅遊,都是老年人歲數大,……高高興興出去,死人運回。你們知道我們全家那時候多麼傷心,鄰居、親戚都叫我們找市府麻煩如何處理,可是我娘很善良沒有這樣做,還開導我們,不要去找麻煩,因為我娘是煉法輪功的,我娘叫我們不要去鬧事,說人已經死了你們再去鬧,你爸也活不回來,算了不要去鬧了。我們聽娘的話,所以沒有找你們麻煩。我們也知道你們也擔心,怕我們鬧事,也沒想到這麼好處理。只有我娘煉法輪功了沒有找你們麻煩,你們真的沒有良心,我這麼好的娘你們不感謝,還把她關起來你們良心何在,她子女這麼一說,二個領導啞口無言,馬上批字,叫她兒子交給六一零主任戴先法,可是六一零就是不放人,說要報省級六一零同意。最後泮玉蘭同修被非法關押了六個月多十天,才放她回家。

(四)張敏志,女、六十歲左右浙江溫嶺市太平鎮人,二零零一年九月底,太平鎮派出所陳夏兵帶領幾個同伙,綁架法輪功學員張敏志及她未修煉的丈夫,並且非法抄家,關在派出所一夜,再送拘留所迫害兩個多月,期間被多次抄家,參加迫害有太平派出所陳夏兵、政保科的孫建華、六一零主任戴先法等人。

二零零四年五月太平派出所的楊連根帶人,到她工作單位,說到派出所問話非法關押二十四小時。六月中旬張敏志被叫到集團公司保衛科,裏面坐著太平街道李國慶等一幫人,把她和法輪功學員林惠國綁架到台州市椒江區洗腦班迫害了一個月。參與迫害有集團公司副書記王西初、太平街道六一零人員。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太平街道綜治辦主任王躍平,打電話騙張敏志開門,隨後進來四個人全是便衣,其中一個女的是國保的,外面守著很多人,其中有街道武裝部的胡貴褔,有社區的人,有派出所的人,把她綁架到太平街道。同時被綁架的有法輪功學員韓菊香,她們被送往浙江省新昌洗腦班,參與迫害同車前往的有街道韓林方、派出所、社區葉琳莉等七人,迫害近二個月左右。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晩,張敏志被中共惡人綁架拘留七天。

以上參與迫害的有省級610、溫嶺市610、太平街道、國保大隊、社區片警楊連根經常跟蹤張敏志。

(文章來源:明慧網,责任编辑:林淑芬)

評論
2014-02-11 9: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