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組圖:薛福順案公民觀察團屢遭打壓 依然堅持

9日,有幾批公民前往薛福順的老家曲阜陵城镇章枣村去拜祭死者後,被當地國保和地方地痞控制,並遭到野蠻毆打。(網絡圖片)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4年02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萬方報導)大陸各地維權人士前仆後繼地向山東曲阜彙集,欲尋求異議人士薛明凱的父親薛福順「被跳樓自殺」真相。山東曲阜警方實行維穩新發明:「跨省驅逐」。但是維權人士無懼打壓,依然聚集在山東省周圍,尋求真相。目前薛明凱已經失蹤數天,下落不明。

公民觀察團成員拜祭薛福順

7日吳斌,小彪,賈榀,楊崇,陳劍雄等6人被山東曲阜警方用車拉到距曲阜幾百里外的安徽偏遠的蕭縣和豐縣交界處,每隔10~20里就被警方扔1人下車的方式驅離山東。

2月9日,毛善春、張聖雨、高飛、羅向陽、徐知漢、徐義順等人先後到達章棗村,在拜祭薛福順之後,被曲阜國保和其僱傭的地痞控制,強行押送到火車站。在章棗村,當局布控了大批警力,並不斷派警察、警車前往增援。

9日當天,還有另外幾批公民前往薛福順的老家曲阜陵城镇章枣村去拜祭死者。

來到曲阜 才知甚麼叫無法無天

陳劍雄告訴大紀元記者:「現在山東曲阜市的賓館、餐廳都被警方控制,外地人嚴查。我5日到達山東,已經是三次被抓,驅離出境了。曲阜國保很壞,他們沒收了我們的手機卡,驅車幾百里,將我丟在了安徽蕭縣和豐縣之間偏僻的地方,我走了很長時間的路,到達一個小鎮。然後我們被扔下車的6人聚集在一個加油站,是河南的朋友驅車幾百里趕來,將我們接走的。」

據陳劍雄介紹,山東的曲阜、濟南、濟寧是曲阜國保布控最嚴的地方。賓館、酒店基本不能住,餐廳也是警察抓人的地方。很多維權人士就是在餐廳裡被抓的。曲阜國保警察基本不穿制服,即使穿警服,也不帶警號,上來就打人。

陳劍雄表示:「來到山東曲阜,才知道甚麼叫『無法無天』。國保警察就是流氓土匪。我們報警,警察像看笑話一樣,根本不理。他們是蛇鼠一窩。」

廣州的謝文飛表示:「我也被抓被打了,我回到曲阜又是第三天了,如何? 只要人格是自由的,又何懼鐵窗囚籠?」

江蘇訪民單利華表示:「我自願去曲阜聲援薜福順非正常死亡案,是基於與明凱有過交流,敬重他小小年紀追求正義,受過重重打壓仍孜孜以求。我是一個訪民,但同樣嚮往光明。 數日奔波,數次被遣,身體也確實扛不住了,現在歸家途中。」
[[9]]

9日,有幾批公民前往薛福順的老家曲阜陵城镇章枣村去拜祭死者後,被當地國保和地方地痞控制,並遭到野蠻毆打。(民生觀察)
9日,有幾批公民前往薛福順的老家曲阜陵城镇章枣村去拜祭死者後,被當地國保和地方地痞控制,並遭到野蠻毆打。(民生觀察)

[[4]]
9日,有幾批公民前往薛福順的老家曲阜陵城镇章枣村去拜祭死者後,被當地國保和地方地痞控制,並遭到野蠻毆打。(民生觀察)
9日,有幾批公民前往薛福順的老家曲阜陵城镇章枣村去拜祭死者後,被當地國保和地方地痞控制,並遭到野蠻毆打。(民生觀察)

[[6]]
7日,小彪,陳劍雄,賈榀,楊崇,吳斌等6人被山東曲阜警方用車拉到遠離山東幾百里外的安徽蕭縣和豐縣交界處,每隔10~20里就被警方扔1人下車的方式驅離山東。
7日,小彪,陳劍雄,賈榀,楊崇,吳斌等6人被山東曲阜警方用車拉到遠離山東幾百里外的安徽蕭縣和豐縣交界處,每隔10~20里就被警方扔1人下車的方式驅離山東。

[[7]]
9日,有幾批公民前往薛福順的老家曲阜陵城镇章枣村去拜祭死者後,被當地國保和地方地痞控制,並遭到野蠻毆打。(民生觀察)
9日,有幾批公民前往薛福順的老家曲阜陵城镇章枣村去拜祭死者後,被當地國保和地方地痞控制,並遭到野蠻毆打。(民生觀察)

公民觀察團成員多次被曲阜當局抓捕、毆打、驅離,依然返回山東周邊堅守,尋求真相(網絡圖片)
公民觀察團成員多次被曲阜當局抓捕、毆打、驅離,依然返回山東周邊堅守,尋求真相(網絡圖片)

當局封殺薛明凱消息

陳劍雄曾經在鄭州見過薛明凱,是最早將薛福順死亡的消息通過網絡傳出的人之一。他的三個微博已經被當局封掉,當局在千方百計封鎖消息。而目前陳劍雄與薛明凱已經失去聯繫多日,他估計薛明凱已經被當局控制了。

有民眾感嘆:「把他(薛明凱)的父親不明不白地害死,又把他母親軟禁,又讓他失去蹤跡。衙役之惡,有甚於此乎!」

維權人士吳斌表示:「一般的黑社會不可怕,你可以報警抓他。黑社會一旦有了執照,就肆無忌憚、為所欲為,想抓誰就抓誰,想打誰就打誰,想關就關,想放就放,想搶就搶。有了執照,他們的一切惡行都敢堂而皇之,冠以『依法』。」

有民眾表示:「憑他們(曲阜當局)的緊張程度,我可以斷定:人就是他們殺的!」

(責任編輯:劉曉真)

評論
2014-02-11 4: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