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案拋出前 黃潔夫承認夥同法院武警「強摘」器官

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近日證實,截至目前,大陸仍有死囚在自己及家屬不知道的情況下「捐獻」器官,並首次披露,死囚器官的捐獻都是醫生跟局部的人,包括法院和武警來互相溝通,沒有辦法說清道明。黃潔夫的這番話,將曾經掌控法院、武警等力量的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擺到前台,而在大陸器官移植的來源上,中共說辭前後自相矛盾,一變再變。(合成圖片)

人氣: 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4年03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黃清綜合報導)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近日證實,截至目前,大陸仍有死囚在自己及家屬不知道的情況下「捐獻」器官,並首次披露,死囚器官的捐獻都是醫生跟「局部的人」,包括法院武警來互相溝通,無法說清道明。黃潔夫的這番話,將曾經掌控法院、武警等力量的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擺到前台,而在大陸器官移植的來源上,中共說辭前後自相矛盾,一變再變。

「捐獻」器官本人家屬俱不知情 器官來源無法說清道明

據香港《明報》3月12日報導,曾任衛生部副部長的全國政協常委黃潔夫承認大陸仍有死囚在自己及家屬不知道的情況下「捐獻」器官,並披露:死囚器官的捐獻都是醫生跟局部的人,包括法院和武警來互相溝通的,沒有辦法說清道明。

中國近十幾年來的器官移植數量的暴漲,其器官來源一直為國際社會所質疑。而中共官方過去曾長期否認盜用死刑犯器官,直到2007年一月中共衛生部新聞發言人毛群安才開始承認中國存在摘取死刑犯器官;到2012年黃潔夫在國際醫學雜誌《柳葉刀》上發表的英文文章中承認:「中國是唯一一個系統性地在移植手術中使用死囚器官的國家。」

黃潔夫承認器官來源由政法委和公安內幕運作

黃潔夫承認,死囚器官的捐獻都是醫生跟法院和武警等「局部的人」互相溝通的,沒有辦法說清道明。

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表示,承認用死刑犯的器官,關鍵是背後政法委和公安的內幕運作:利用死刑犯的名義來做假文件,殺非死刑犯(法輪功學員)頂死來活摘器官;這在中國監獄很流行。

近年來媒體(包括中共地方小報)多次報導,中國看守所很多被中共處死的死囚犯不是真正死囚犯本人而是替身,目前被處死囚犯中有相當數量的替身。這種情況在中國各省市看守所尤其是在北方的城市中是半公開祕密。中國各省市黑道和白道的人大多都知道此事。

一位曾被中國看守所關押過的知情者透露,在中國花大概10萬到30萬元人民幣就可收買警察,找其他犯人替死。他說,那些替死的人大多是從社會上抓來的社會最底層的農民和民工,其中相當部份是被非法拘留的法輪功學員。

他說,打死法輪功學員上頭不追究,致使很多罪惡從中產生,現在中國各看守所、勞教所中最容易被當作替死者的就是法輪功學員。

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江澤民、羅幹和周永康通過鎮壓法輪功的祕密組織「6.10」機構給全國各地主管公安局的政法委系統下令:「打死法輪功學員算白死」,不追究責任。

2012年5月,追查國際調查人員以前任政法委書記羅幹辦公室張主任的身份,與中共政治局常委、主導輿論宣傳、屬於江派的李長春通話。李長春在電話中確認,有關活摘器官的事,「找周永康,他在管。」這再次證實活摘器官是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官方行為,時任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的周永康深涉其中。

周案升級信號再現 中共政法委自曝「撈人」黑幕

2014年2月25日,中共官媒《新華社》發佈中共中央政法委《關於嚴格規範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切實防止司法腐敗的指導意見》,承認有的罪犯以權、錢「贖身」,並罕見運用「組織(領導、參加、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等三類罪犯」。在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拋出的前夜,再釋定罪升級信號。

外界認為,中共政法體制內的「撈人」靠甚麼?一靠權,二靠錢,而將此應用得最為「駕輕就熟」的,當屬已經被打入秦城監獄的薄熙來和即將入籠的周永康。

周永康收黑幫兩億元 下令最高法放死囚

早在2009年初,原中共公安部部長助理、經濟犯罪偵察局局長鄭少東因涉嫌在金融大案中受賄被實施雙規審查後,據內部消息稱,首先就交待了周永康之子周濱的許多違法問題。

據鄭少東交待,兒子周濱利用父親周永康的影響力,在周曾工作過的地方或部門,大搞權錢交易。周濱還涉嫌介入司法案件收取錢財。在甘肅、山西、遼寧,他「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使一些難以置信的重大案件未獲應該的審理。

據悉,在甘肅法院和北京最高法院有記錄的一件案件。2006年,寧夏第二大黑幫夥同一個地產開發商進行拆遷時,綁架一名拒絕搬遷的40歲男子,該男子拒絕簽協議。該黑幫頭目用廿多杓熱油將該男子活活燙死,事後此頭目被判刑。

該黑幫透過吳兵和周永康的兒子周濱,向周永康行賄二億元,以求脫罪。隨後,周永康親自介入此案,致電最高法院並簽發釋放命令,該名冷血殺人的黑幫頭目逃離法網。

事後,寧夏檢察院、公安與最高法院及最高檢察院的檢察官實名寫信,向中紀委舉報。由於當時周永康手握大權,最後此案不了了之。

十幾年來,羅幹、周永康一手掌控的中共政法委,無法無天,整個司法系統出現真空,社會亂象頻發,把龐大的維穩經費用於鎮壓老百姓,天怒人怨。

周永康兒子用法輪功學員調包死囚及活摘器官

《大紀元》此前報導,周濱因其父的權勢與影響力,專門從事賣官、減刑、調包死囚犯來獲取巨利,周永康父子曾一度用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頂替死囚犯被執行死刑,在行刑時器官被活摘,法輪功學員被活活疼死,而死囚犯被洗白後再回社會。

消息稱,周濱在這過程中收取數額巨大的金錢利益,因他父親是周永康,周濱只需付給相關司法人員數十萬元好處,就可以把死囚犯換成法輪功學員被執行死刑。在中國司法系統,調包一個死囚犯的黑市價格大約是300萬元人民幣,已是一個半公開的祕密。

周濱所涉入最大犯罪是用被關押和被祕密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頂替死囚犯而被執行死刑,在行刑時把法輪功學員押到做器官移植手術的地點,他們被活摘器官後活活疼死。因為是活摘器官,使得頂替死囚赴死的事情變得更加的隱祕。

2012年2月6日,薄熙來的心腹王立軍逃亡美領館,交給美國官員的材料中,不但包括了中共高層腐敗、薄熙來策劃政變等內幕材料,還包括了大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的材料,其中有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內幕資料。

薄熙來為攀登權力高峰,任大連市長、遼寧省長期間,就緊跟江澤民,積極主導迫害法輪功,最先犯下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盜賣的罪惡,而在得到前後兩任政法委書記羅幹、周永康的支持下,此罪惡在全國範圍內被效仿、蔓延。

王立軍曾自曝他至少參與數千例器官移植,在一次頒獎典禮上他說:「我們的科技成果是現場幾千個密集移植的結晶。」然而,在活摘器官的事件中,王立軍只是周永康和薄熙來的一個馬前卒,江澤民則是他們的總後台大老闆。

黃潔夫「洩密」中共人體器官移植罪惡

2013年5月11日,衛生計生委人體器官臨床技術應用委員會主任黃潔夫在中國首屆人體器官獲取組織國際論壇上,稱今後中國大陸「人體器官分配全部可溯源」,變相承認此前大陸龐大的用於移植的人體器官來源不明。

人體器官來歷不明一直是中共備受外界譴責的罪惡黑幕之一,此次黃潔夫又自曝家醜,等於變相承認此前中國大陸用於移植的龐大的人體器官無法溯源,來歷不明。

2013年2月25日,黃潔夫在人體器官捐獻視頻會議上高調承認「中國是世界上唯一系統利用死囚器官的國家」,並「感慨落淚」稱「我們的移植醫生終於可以光明正大、揚眉吐氣地在大舞台上施展才能了」。

外界普遍質疑和驚訝,沒建器官捐獻分配體系之前,中國移植醫生做移植手術一直都不能光明正大,而是在偷偷摸摸幹,說明器官醫生所面對國際譴責的巨大壓力。

此前,據黃潔夫在湘雅三醫院作專題講座時透露:「截至2001年,我國實行的各種大器官移植手術就有4萬多例次。」從這比官方公佈多了近三倍的數字,其巨大的水下冰山可見一斑。

《血腥的活摘器官》作者大衛‧喬高表示,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他做了一項調查,數據顯示在截至2005年的5年時間內,器官移植數量是41,500例,這個數字只能用被活摘的器官來自法輪功學員才能解釋。

黃潔夫說,中國大陸未來3到5年內就會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的做法。但是大衛‧喬高表示,中共這樣做已經13年了,數萬人被殺害。這個生意是如此有利可圖,一個人值50萬英鎊,像黃潔夫這樣的醫生,自己也賺得盆滿缽滿。

大陸移植數量呈爆炸式膨脹 與迫害法輪功同步增長

統計數據顯示,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輪功後,大陸移植一直呈突然上升狀態,特別在2003年至2006年間,來自死者的器官暴增,成倍增加,使移植數量呈現蘑菇雲一樣的爆炸式膨脹。有調查報導,在相對穩定、每年變化不大的普通死刑犯之外,在2003~2006年期間,中共利用偷盜法輪功學員器官,才有了這4年移植量的大爆炸。

根據大赦國際估計,2000年~2005年這6年間,有四萬一千五百宗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無法解釋。然而到2007年,移植手術突然減少了一半,原因是中共迫於國際社會壓力,不得已整頓移植市場而出現的結果。

早在2001年,軍醫王國齊就在美國國會的國際運作及人權委員會舉行的聽證會上出庭作證,中共有組織摘取死囚器官販賣活摘器官。就王國齊的證詞,2001年6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章啟月說:「中國嚴格禁止買賣器官,中國器官移植的主要器官來源是人們自願捐獻的。」

2005年黃潔夫作為衛生部副部長,首次公開承認中國絕大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於死刑犯。

2006年3月,大紀元發表中共非法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證人的證詞,引起國際上強烈譴責。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記者會上聲稱:「有關中國存在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進行器官移植的情況,完全是謊言。」「蓄意捏造,欺騙輿論。」

同年,4月10日,中共衛生部新聞發言人毛群安在回答記者提問時,也否認稱:「一些境外媒體蓄意編造中國從執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隨意取出器官進行移植,這是惡意詆譭中國的司法制度,欺騙海內外輿論,是別有用心的。」

然而,到2006年11月,中共官方轉變了說法:稱大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於死刑犯。據《BBC》2006年11月17日在《中國承認大部份移植器官來自死囚》一文中寫道,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廣州的一個會議上稱大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於死刑犯。

從那以後,中共一直咬定大陸的移植器官主要來源於死刑犯。近年,黃潔夫越來越高調承認:中國一直依賴死囚犯的器官。這份「坦誠」和前幾年的死不認帳有著太大的反差。

中國時政評論員玉清心表示,黃在這個位置上坐了十多年至今,他對中國器官移植業的黑幕,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是清楚的。但是為中共站臺,始終在撒彌天大謊。

升級定性周永康案的信號頻現

近期,種種跡象顯示,作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執行者周永康一案所涉及的範圍越來越廣,習近平陣營對此案的調查早已從經濟轉入政法系統這個核心。周永康的權力來自於江澤民、曾慶紅,因此對周的調查勢必牽扯其幕後大佬。

消息人士透露,周永康集團案涉及資金龐大的買官賣官、用錢贖死刑犯、用其他犯人頂死罪及非法活摘及販賣器官等反人類罪;對維權人士非法打壓,數百萬人被勞教、判刑;對中共高官及親屬、秘書等祕密監聽;還通過向中外媒體餵料來打擊對批評江澤民集團的內部高官。

2月24日,中共國務院決定,免去李東生的公安部副部長職務;去年12月25日,中央決定免去李東生公安部副部長、黨委副書記等職位。中共官媒新華社旗下《參考消息》日前引述彭博社等外媒的報導,稱李東生的下台預示當局的「打大老虎」大戲已進入到關鍵時刻。

近期,從跟隨周永康10年的貼身大秘冀文林被雙規,到當局鋪天蓋地的渲染劉漢的「特大黑社會犯罪集團」,到遼寧2個政法系統的高官被直接押往北京,再到「秘書幫」淪陷,再到北京國安局局長梁克被拘捕,周永康從外圍到核心的勢力均遭地毯式圍剿和打擊,升級周案的信號頻現。

綜合目前官方拋出的周永康四川幫、石油幫、秘書幫、遼寧幫到黑幫的軌跡,不難發現,從中央級別高官到最底層的黑社會打手,從高層權力運作到底層社會盤剝,官、商、黑社會織成了一張巨大的「黑網」。而在這樣的黑幫操作中,隱藏著最驚人的罪惡——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取暴利,幹下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目前,因為一億法輪功學員15年來堅持不懈的傳播真相,活摘器官、天安門自焚偽案等等在國際和國內都被眾多民眾熟知,中共高官和現任當權者們,大多都不敢也不願意繼續為江澤民集團揹黑鍋,不願一起遭清算。中共江澤民集團由於運用整部國家機器實施迫害,讓國家經濟承受四分之一的壓力、法律系統被破壞、社會道德低下等,國家處於崩潰和失控的邊緣。

自古以來,善惡有報應,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惡人開始紛紛遭惡報,現在這些惡人紛紛被審判就是惡報的開始。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4-03-13 9: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