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國名校高中生北京談民主被罰引國際熱議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06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綜合報導)波士頓郊區牛頓市的北牛頓高中(Newton North High School)學生亨利•德格魯特(Henry DeGroot)今年在北京的一所高中進行一個學期的「海外學習」。他在一名中國學生的筆記本上寫下民主的信息,結果被中國的高中懲罰,但令人意外的是,當他回美國後,北牛頓高中竟然對他進行嚴厲處分,不准他參加畢業舞會,引起軒然大波。

中共意識形態與西方民主自由價值觀格格不入,近年來,中共利用中國巨大的市場做利誘,欺騙西方政府在重大的中國人權問題上桌底私下談,致使西方社會屈于利益誘惑採取迴避和妥協的態度,事態折射出當今國際社會在中國問題上的敏感話題。

美國高中生北京談民主受罰

《波士頓環球報》6月6日報導說,德格魯特回憶他寫的內容說:「民主是給時尚年輕人的。」「不要相信你的學校和政府告訴你的謊言。」他又寫了另外一句話:「反抗是對的。」

但是當中國學校官員發現之後,他被拘禁五個小時。當他回到美國母校後,情況更糟糕了。牛頓學校官員禁止德格魯特參加一生只有一次的高中畢業舞會。

牛頓學校官員說,他違反了「海外學習」規定,給接待北牛頓高中學生的中國學校校長造成了尷尬,以致於跟這個學校的長期關係可能受到損害。

德格魯特卻有不同的看法。他說牛頓學校限制了他的權利。學校曾經教他,公民不服從和說出自己思想的重要性,但是當他學以致用的時候卻受到懲罰。

這場有關言論自由的爭議發生在天安門「六‧四」鎮壓25週年的背景下。1989年中共政府軍隊對佔據廣場的抗議學生開槍。

德格魯特跟其他七名學生一組參加為期四個月的海外學習計劃。北牛頓高中和北京景山學校已經合作很久了。這個插曲發生在北牛頓高中學生訪問北京郊外一個小鎮的一所高中。

在北牛頓高中的學生們訪問這所學校兩個小時後,學校官員讓北牛頓的學生在中國學生的筆記本上寫下他們的電子郵件以便他們可以保持聯繫。這個時候德格魯特在一個筆記本上寫下了民主的話語。

「(我的行為)肯定是愚蠢的。但是我希望中國的孩子們能讀到這些訊息,並思考為甚麼這個外國人要寫這些東西。」他說:「並且我希望,他們將是有批判精神的,或至少思考他們的學校和政府是如何跟他們互動的。」

一名懂英文的中國教師看到這些話,並向北京景山學校校長范祿燕報告,引起了牛頓學區公立學校學監戴維•福萊希曼(David Fleishma)的不滿。

福萊希曼說,德格魯特的做法冷卻了整個行程,讓這次訪問變得緊張。他說,學生們在出國前被告知中國文化和社會規範的複雜性,他們簽署了詳細行為準則。

當德格魯特依舊在中國時,北牛頓高中老師讓他寫了一封道歉信給范祿燕校長。

「作為這個星球上的人類,我有不可剝奪的言論自由權利」

德格魯特寫了封信,但他也解釋他寫這些民主信息的原因。「我感到作為這個星球上的人類,我有不可剝奪的言論自由的權利,如果我是用一個適當的方式,就像這個私人談話一樣。」

但是他的這份道歉信沒有獲通過,老師讓他重寫一份。他也被中國的高中扣留五小時,不允許參加另外一個行程。

福萊希曼說,他擔憂德格魯特的行動可能影響到整個交換計劃。北牛頓高中跟景山中學從1979年開始就建立起關係,從1988年開始實施交換計劃。

對於今年秋天即將入讀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德格魯特來說,這個事件留給他的感覺是,他過去13年裡熱愛的牛頓學校已經令他失望。

他說:「(北牛頓校方)拒絕採取任何姿態來支持他們教給我的做人原則。」

德格魯特的故事引發國際關注

德格魯特的故事引發許多讀者評論。一位美國網民說,他對於中共對一則簡單的支持民主的話語的反應不感到驚訝。「的確,它是對他們政府壓制言論自由和思想自由的一個威脅。但是一所美國學校也要懲罰他?」他認為,這是中共在美國影響力增強的又一個例子。「實際上,這個月美國大學理事會宣佈計劃,要跟孔子學院合作,在全美國20個學區教中文。眾所周知,孔子學院將文化交流跟共產黨的宣傳混雜在一起。」

近年來,孔子學院在海外備受爭議,在重視人權和自由的美國,爭議更為嚴重,為數不少的評論認為孔子學院是中共對外的思想宣傳工具,是中共意識形態的灌輸宣傳。其名為傳播中國文化,實則以「公開的間諜機構」滲透各國。

另外一名網民認為,牛頓跟中共政府打交道,顯然要求該學校系統參與否認天安門大屠殺。「不管你怎麼看,都是這樣一種合作!我不知道,是否牛頓公立學校將跟一個否認大屠殺的政府合作?」

受中共利益誘 忽視中國最大人權問題

德格魯特的故事折射當今世界最大問題及最大的關鍵點。多年來,西方一些政府受中共欺騙,只在桌底私下和中共談論人權問題,甚少有明確而公開的表態,以為只要中國持續改革開放,西方民主將會「滲透」進去,但實際上,西方很多政要是屈于中國巨大市場的利益誘惑採取迴避和妥協的態度,中國的人權狀況及民主自由化程度則是在惡化。

89年「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之後,中共為免於西方的嚴厲制裁而玩起人權遊戲,在一些重大國際活動之前釋放個別政治犯,來緩解人權問題上的壓力,同時把這作為與西方做交易的籌碼,很大程度上具有諷刺意義。

中共利用中國巨大的經濟容量和市場,通過國與國之間的外交途徑,教育界及學術交流、商貿往來、給各國政府、媒體、公司和投資者施加壓力,以致於當代社會重大的真相一直被各國媒體有意過濾,海內外幾乎所有控制華文媒體以及國際主流媒體的國際財團,大多因中國市場等因素,在中共經濟利誘和脅迫等壓力下而有意迴避中國的人權問題。

這其中包括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這是中國最大的人權問題。自1999年7月江澤民發起迫害法輪功後,15年來已有數百萬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數萬人被活摘器官。《大紀元》特稿曾指出,如果政府、媒體與民眾對中共活摘人體器官這一慘絕人寰的暴行熟視無睹時,人性、道德的底線已經崩潰,文明的基石也不復存在。

此外,對近年來的一些重大真相,國際社會卻鮮有報導。比如,《九評共產黨》的發佈,全面揭開中共的歷史本質,使得一億六千萬人退出中共黨、團、隊, 還有神韻藝術團純善純美的演出風靡全球,引領傳統道德的回歸,每年近百萬的現場觀眾,票房屢創火爆記錄等等。

亨利•德格魯特在天安門前留影。(亨利•德格魯特提供)
亨利•德格魯特在天安門前留影。(亨利•德格魯特提供)

亨利•德格魯特前往西藏旅行。(亨利•德格魯特提供)
亨利•德格魯特前往西藏旅行。(亨利•德格魯特提供)

亨利•德格魯特在一處滿地是垃圾的山頂上自拍。(亨利•德格魯特提供)
亨利•德格魯特在一處滿地是垃圾的山頂上自拍。(亨利•德格魯特提供)

亨利•德格魯特在長城留影。(亨利•德格魯特提供)
亨利•德格魯特在長城留影。(亨利•德格魯特提供)

(責任編輯:林詩遠、高靜;複核編輯:姜斌)

評論
2014-06-11 11: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