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趙邇珺:俄羅斯的最大悲劇

趙邇珺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4年08月30日訊】8月27日,在特維爾地區,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在一次同全俄羅斯青年論壇參加者舉行的非正式會面中說,「沒有必要擔心中國對俄羅斯提出領土要求」。俄羅斯國家的電視新聞頻道播出了他的講話。

拉夫羅夫稱,我們實際工作「是由我們和中國簽署的一系列邊界協議決定」。「因此我們和中國的出發點是經過兩國協調的國際法律現實,這是我們兩國和人民建立戰略夥伴關係的保證。」

拉夫羅夫所指的「邊界協議」,無疑是指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俄羅斯簽訂的幾個賣國協議。1991年和1994年,江澤民在訪問俄羅斯時,先後與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署了《俄國界東段協定》和《中俄國家西段協定》。

1999年,葉利欽訪中國,江澤民在北京和其又簽署了《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

2001年7月,江澤民再次訪問俄羅斯,在莫斯科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簽定《中俄睦鄰友好條約》。

在包括拉夫羅夫的俄羅斯人眼中,這幾個文件構成確定中俄邊界的法律文件。但是,在中國人眼中,完全不是這麼回事,所有這些協議,都被視為賣國協議。

中共本身就是俄國人一手扶持起來的,本身就是一個賣國政黨和賣國政權。如果認可一個賣國政黨的黨魁有權出賣國土這一點,那麼反其道而行之,中國也同樣有權利在俄羅斯扶持一個賣俄政黨,待其執掌俄國之後,再和其黨魁簽署一系列賣俄協議,就可以出兵佔領俄羅斯領土了。

無論從何種角度講,即使認為江澤民的賣國協議是有效的,按照同樣的邏輯去推理,中國也可以採用同樣的方法把失去的領土收回來,而且可以得到更多。

俄羅斯從莫斯科公國開始,不斷向外擴張,最終成為一個橫跨歐亞兩大洲的大帝國。在歷史上,俄羅斯本身是一個悲劇色彩很濃的國家,從其文學作品中即有深刻的反映,她很大程度上只是歷史的一個道具,是一條把「共產邪惡主義」從西歐輸入中華大地的國家通道。

俄羅斯的國徽圖案上有一隻雙頭鷹,這樣的雙頭鷹到底存不存在呢?估計俄羅斯人自己也說不清楚。

從13世紀到21世紀,整整8個世紀中,俄羅斯並沒給世界留下太輝煌文明成就,唯一的例外可能是伏特加,俄羅斯俱有沉醉而憂傷的性格。

那麼蘇聯呢?蘇聯人第一次把人送上了太空。確實,蘇聯人第一次進入太空,但是卻沒有藉此機會從上帝或聖母那裏得到更多的文明靈感,並沒有建立一種全新的民族價值觀,僅僅30年之後,曾經不可一世的超級大國蘇聯便轟然解體了。

從歷史的角度來講,正義必然勝過強權。俄羅斯這次在烏克蘭危機中的表現,說明了一點:俄羅斯本質上還是一個克格勃國家。

美國副總統拜登透露,他曾於2011年訪問俄羅斯,在克里姆林宮與時任俄總理普京會面,期間二人一度僅距離數英吋。拜登對普京說,「總理先生,看著您的眼睛,我覺得您沒有靈魂。」拜登之語,真乃神來灼見。

2014年5月20日,第三次擔任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上海和江澤民見面。普京表示:兩國不存在任何矛盾,相反有很多完全有決心實現的計劃。普京還感謝江澤民對俄中關係發展所作出的貢獻。普京之言,只值哂然一笑。

拉夫羅夫顯然不會比普京更高明,所以,對於那句「沒必要擔心中國對俄羅斯提出領土要求」,中國人也沒必要太在意,只要繼續把海參崴標注為「海參崴」,把伯力標注為「伯力」,把庫頁島標注為「庫頁島」就可以了。

江澤民遲早是要死的。不修文德而能一直掌權的普京,當被俄羅斯視為「英雄」時,俄羅斯這個擁有100多個民族的國度,或許已產生了某種無可彌合的裂痕。

邪惡「共產主義」時代即將結束,俄羅斯仍生活在這個「故夢」中,這才是俄羅斯的最大悲劇

評論
2014-08-30 1: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