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超級細菌出現 大陸濫用抗生素致生態告急

人氣: 512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11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慧心綜合報導)11月18日醫學期刊《柳葉刀》上發表了一項研究稱,研究人員在中國大陸的牲畜和人身上發現了超級細菌,這種超級細菌可以讓現有的抗生素失靈,也就是說,即使一個小病也可能要人命。研究顯示這個超級細菌可以在不同種類的生物之間傳播,調查發現已有人類受感染,專家警告這種病菌有可能蔓延,威脅全球。而這種超級細菌的形成是由於抗生素被濫用的結果。

柳葉刀》期刊11月18日發表了由中國華南農業大學的研究員劉健華主導的一項研究成果,他和他的團隊在2011至2014年間在4個省的屠宰場收集豬隻身上的病菌,並在廣州30家市場和27家超市販售的豬肉和雞肉上取得樣本。

他們發現在部分雞、豬體內有可以抵抗動物用藥克利黴素(Colistin)的病菌。這些病菌都具有一種名為MCR-1的變異基因,能抵抗被稱為「最強抗生素」的多粘菌素(Polymyxins),而且有高傳染性,常見於大腸桿菌和克雷伯氏肺炎菌等致命流行病菌。

更令研究人員震驚的是,這種MCR-1的變異基因被發現出現在住院病人的大腸桿菌和克雷伯肺炎菌樣本中。表明這個超級細菌可以在不同種類的生物之間傳播。

無敵細菌出現對人的危害

上個世紀初,沒有抗生素的年代,世界上大約三分之一的人死於肺炎、結核、腸炎及腹瀉。而現今這些病已不再是絕症,抗生素起了很大作用。但是隨著抗生素的廣泛被使用,人類又走向了另一個極端:濫用抗生素導致耐藥菌的出現。這意味著人類即將回到沒有抗生素的時代,即輕微的細菌感染都可能致命。

耐藥性細菌到底有多可怕?據果殼網介紹:幾十個單位的青黴素就可以救命,但現在用幾百萬單位都可能沒有效果。上世紀60年代抗生素的全盛時期,全世界每年約700萬人死於感染性疾病,在本世紀這個數字卻上升到2000萬。這表明即使個體沒有濫用抗生素,也可能受到耐藥菌的感染。

文章中舉例說,2012年出現了約45萬新發的耐藥結核病例,而目前耐藥的結核病已經出現在92個國家及地區,這些出現耐藥菌的患者不得不面對著更長的療程和較差的治療效果。這意味著那些曾經攻克了的疾病可能再次成為全人類的不治之症。

專家警告,如果這種超級細菌失控,那麼人類的疾病將無藥可治,而這一切源自人類對抗生素的濫用。

大陸醫院濫用抗生素

11月16日~22日是第一個世界提高抗生素認識週。世衛組織發起了「慎重對待抗生素」的全球運動,世衛組織紐約辦事處負責人在記者會上說,抗生素耐藥性不斷增加可能是當今全球醫療界面臨的最嚴重問題。如果不採取措施,到2050年,這一問題可能導致每年上千萬人死亡。

世界衛生組織觀察員、反對抗生素世界聯盟主席卡爾萊(Jean Carlet)向法國衛生部提交了抵制(濫用)抗生素的最新報告。圖為各種瓶裝的抗生素。(Joe Raedle/Getty Images)
世界衛生組織觀察員、反對抗生素世界聯盟主席卡爾萊(Jean Carlet)向法國衛生部提交了抵制(濫用)抗生素的最新報告。圖為各種瓶裝的抗生素。(Joe Raedle/Getty Images)

中國是抗生素使用大國,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經濟學教授李玲透露,中國的人均抗生素消費量是138克,是美國的10倍,排名世界第一。住院病患的抗生素使用率達80%,使用廣譜抗生素和聯合使用的則高達58%,遠高於30%的國際水平。

江蘇媒體對此發表評論說,濫用抗生素是醫療費用過快增長的原因之一,如果大醫院全面取消門診輸液,實質上將切斷醫療機構「大輸液」的財路。

抗生素被濫用在畜牧業和養殖業

抗生素的濫用除了發生在人身上之外,也發生在牲畜、魚蝦身上。中科院研究團隊在廣東、廣西、湖南的豬場、雞場、鴨場檢測顯示,養殖業使用了不同的抗生素,豬糞檢出的抗生素中濃度最高為四環素5.6毫克/千克。在雞鴨糞中檢出的多種抗生素中濃度最高為6.11毫克/千克。奶牛場也在使用抗生素。

中國科學院發布的報告中顯示,2013年中國所使用的16.2萬噸抗生素中,48%為人用,52%為獸用;在36種常見抗生素中,用於動物的比例則高達84.3%。

在2013年《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曾登出一篇研究報告稱,經調查發現,三家中國商業養豬場中的糞肥裡,有149種「獨特」的抗生素耐藥基因。而這種耐藥菌可通過環境、食用上述動物的肉製品等方式,傳播到人體演變成「超級細菌」,導致抗生素無效。

豬肉一直是大陸百姓消耗量最大的肉類食品之一,巨大的需求量使得養豬業急功近利,濫用激素、抗生素。圖為浙江省嘉興市一頭被遺棄的病豬。(AFP)
豬肉一直是大陸百姓消耗量最大的肉類食品之一,巨大的需求量使得養豬業急功近利,濫用激素、抗生素。圖為浙江省嘉興市一頭被遺棄的病豬。(AFP)

豬肉一直是大陸百姓消耗量最大的肉類食品之一,巨大的需求量使得養豬業急功近利,濫用激素、抗生素。在中國,抗生素不僅為產業化飼養提供了對抗疾病的方法,同時也是比瘦肉精更常用的生豬增重劑。世衛組織駐中國專家馬丁‧泰勒曾表示,由於抗生素使用規模大,動物體內產生的耐藥性細菌會在以後通過食物鏈傳播到人類身上。

養魚業同樣沒能倖免。大陸媒體報導,2014年4月,研究團隊到中山三角鎮調查當地典型水產配套養殖體系,在魚塘水體中分別檢出磺胺嘧啶、磺胺二甲嘧啶等8種抗生素。濃度最大值達到382納克/升,平均濃度值為123納克/升。魚塘底泥中檢出了7種抗生素,最高濃度為3400微克/千克,平均濃度為524微克/千克。

大陸水源被抗生素污染

中國科學院6月11日在其創辦的媒體上公開發表了一份「中國抗生素的使用量與排放量清單」,首次披露了抗生素在中國濫用以及排放之後所造成的污染狀況。根據研究人員所描繪的抗生素污染地圖來看,2013年生產的24.8萬噸抗生素中,使用量高達16.2萬噸,而排放量則超過5萬噸。珠江流域、海河流域、長江下游流域是排放強度排名前三的區域;此外,中國東部的排放量強度是西部的6倍以上。

數據顯示,2013年從排放到河流中的抗生素濃度來看,中國的最高值達到7560納克/升,平均值為303納克/升。而美國則是120納克/升,德國為20納克/升,意大利為9納克/升。

由華東理工大學、同濟大學和清華大學的研究機構共同完成的調查文章稱,中國地表水中含有68種抗生素及90種非抗生素類的醫藥成分,且濃度較高。其中一些抗生素在珠江、黃浦江等地的檢出頻率高達100%。
由華東理工大學、同濟大學和清華大學的研究機構共同完成的調查文章稱,中國地表水中含有68種抗生素及90種非抗生素類的醫藥成分,且濃度較高。圖為,2013年3月11日,上海黃埔江主航道上打撈死豬。( 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由華東理工大學、同濟大學和清華大學的研究機構共同完成的調查文章稱,中國地表水中含有68種抗生素及90種非抗生素類的醫藥成分,且濃度較高。圖為,2013年3月11日,上海黃埔江主航道上打撈死豬。( 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水體中的抗生素主要有三個來源,一是進入人體未被吸收而排出的部分;二是動物飼料和水產養殖中,直接加入水中的抗生素;三是藥廠和醫院排出的醫療廢水。除了水污染之外,大陸的農田有大約五分之一受到污染。

據《現代金報》報導,位於山東省濟寧市的魯抗醫藥股份公司,是中國四大抗生素生產廠之一。據當地市民反映,在老運河附近總是有濃重的藥味。檢測後發現,在魯抗處理後的外排污水中,四環素類抗生素的濃度為每升53.688微克,是自然水體中抗生素濃度的上萬倍。

魯抗醫藥的這些廢水最終會進入濟寧市城市污水處理廠,說明魯抗廢水不是偷排,而是經過政府排污部門許可的。大公健康網站報導指,濟寧環保局對於魯抗排污數據知情不報,默認第三方運營公司在魯抗的相關數據傳輸到濟寧環保局之前做些「手腳」。這不是個案,據美國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幾年前的一份報告顯示,中國5萬公里主要河流的75%以上都已無法讓魚類繼續生存。而中共官方的《2014中國環境狀況公報》數據顯示,近2/3地下水和1/3地面水,人類不宜直接接觸。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國環境污染治理方面的專家告訴《大紀元》記者,中國的污染,特別是水污染,完全是貪腐制度造成的,是純粹的制度性污染。「大陸的水污染根本無法治理,不是技術上不行,而是各級官員和生產企業都不想改變現狀。」

由於畜牧業、養殖業、農田、河水都受到抗生素的嚴重污染,中國人都在「被吃」抗生素。正如果殼網介紹的,抗生素吃多了,人體病原體就會產生抗藥性,當這些抗藥的病原體被傳播後,沒有藥可以控制,不僅中國人受害,這些超級細菌會廣泛傳播到世界各地,那將是世界人類的災難。

對此,獨立撰稿人諸葛明陽表示:「幾十年的時間,中國大部分的水不能喝了;幾十年的時間,中國許多城市的地下水被抽乾了;幾十年的時間,中國許多地方的水變成了抗生素水、重金屬水、其它各種有毒有害物質水。喝著這樣的水,吃著這樣的水裡面生長的魚,吃著這樣的水灌溉的農作物,吃著這樣的水養殖出來的雞鴨豬羊,我們的下一代會是甚麼樣?沒有病嗎?!不畸形嗎?!」諸葛明陽最後說:「中共給十幾億中國人製造出這個把人變成鬼的生存環境,是徹徹底底要讓中國人斷子絕孫。」#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5-11-21 11: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