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解散黨組織」系列評論之三

【解散黨組織】從基層做起 勢在必行

解散黨組織,從基層做起,不但可行,而且水到渠成。(大紀元)

解散黨組織,從基層做起,不但可行,而且水到渠成。(大紀元)

人氣: 780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11月06日訊】設想一天早上醒來,新聞裡總書記正在發表重要講話,宣布把共產黨解散了。請問,你在第一時間裡聽到這個消息會是什麼樣的反應?是恐懼,憂心還是拍手稱快?

有個故事,說的就是這個。爺倆在聊天,老爺子是退休的局長,晚輩問老爺子聽到解散共產黨是什麼反應。老爺子感覺這個問題問得有些突然,惹得有些生氣,馬上回說這是萬萬使不得的,天下馬上就大亂了。晚輩自是有備而來,問道,您會造反嗎?老爺子說你胡扯什麼,我不參與政治。晚輩接著說, 那是誰來搞這個亂呢?總理會揭竿而起嗎?老爺子說總理是管國務院的,解散共產黨他當然沒有意見。晚輩又問,難道您原來那個部委的黨委書記會起來造反?老爺子搖搖頭,說他又沒兵沒槍,造啥反啊!晚輩順勢再問,那只有軍隊有可能造反了,可是,敵人是誰呢?黨指揮槍,現在黨不在了,難道軍隊自己要跟自己過不去,非得要找個怪物來領導自己?再強大的軍隊,沒有敵人的仗怎麼打啊?

老爺子嘟嘟啷啷,說那麼多黨員幹部,還不亂?晚輩解釋說,幾千萬黨員,大部分都是有正式職業的,該幹嘛還幹嘛,不再交黨費,不再過那個無聊的組織生活,豈不更快活哉?真正專職的黨務人員,充其量300萬,占中國人口的0.2%,典型的弱勢群體,連去上訪都找不到個正經理由。只要政府給他們一條出路,哪裡還會造反!老爺子的老伴一直在傍邊看熱鬧,聽到這兒也火上澆油,就是啊,共產黨不幹正事,盡添亂,共產黨解散了,誰還會搗亂?

故事到這兒還沒結束,過了幾天,老爺子緩過了那個初期的心裡恐懼之後,對於解散共產黨已經就能坦然接受了。不怕解散,就怕沒人來解散。

我們從老爺子的反應看到,這其實就是一個心裡上的恐懼問題。長期以來,共產黨封閉的宣傳,讓大家覺得好像是共產黨是中國五千年來就有的東西,如同糧食,空氣一樣離不開了。共產黨是什麼?那是德國人搞出來忽悠俄國人,俄國人傳過來禍害中國人的,哪裡與中華民族有一絲關係?

事實上,越來越多的人對黨反感和不以為然,基層黨組織大多處於癱瘓半癱瘓狀態。面對這個局面,共產黨本能的反應當然是大力製造很多人還在入黨的聲勢。

【解散黨組織之一】中共黨組織為何物?
【解散黨組織之二】沒有黨組織中國才會太平
【解散黨組織】基層黨組織的潰爛(上)
【解散黨組織】去除畫皮從基層做起(下)

什麼人在入黨?

一個組織的凝聚力來自有著共同的超越物質利益的信念。比如早期的基督徒,遭受300年羅馬帝國的嚴酷鎮壓,反而發展壯大。而現在的人為什麼入黨呢?是徹徹底底來自物質利益的驅使。咳,這不就是酒肉朋友嗎?

北京航天部某直屬研究所,有個碩士研究生,分享了他當初成為入黨積極分子的故事。他在上大學時有親戚鼓動他入黨,說入了黨就等於多了一次犯錯誤的機會。什麼意思呢?群眾犯錯誤要坐牢,黨員呢,不過是受黨紀處分,大不了又變成普通群眾。於是,他就在大學畢業前遞交了入黨申請書,結果沒有人理他。轉眼上了研究生,親戚催促他入沒入黨啊,他又遞交了一份入黨申請書,還是沒有下文。畢業後去航天部上班了。一次在公共汽車上,跟一個新來的同事聊天,東扯西拉說起入黨的事,他本來就喜歡開玩笑,就跟同事說,他跟組織失去聯繫很久了,寫過兩次入黨申請書,居然沒有人理他。言者無心,聽著有意。他哪裡曉得,這新來的同事,是他所在部門剛到任的黨支部書記。於是,該書記馬上向所黨委反映這一新情況,說有進步青年想要入黨,竟然多年都找不到組織。所黨委聽到這一情況後,馬上當作重大政治任務行動起來,在全所大會上宣講,把他作為「優秀青年積極要求入黨」的典型樹立了起來。很快,他就有了入黨介紹人。部門領導也暗示他,他所在科室的室主任要出國,科室沒有其他黨員。於是,他稀裡糊塗地就開始了「入黨積極分子」的六個月的考察期生涯。主要做兩件事,第一件是每天上班要早到,給室裡的人打好開水,這就叫建立群眾基礎。第二件就是每週要開一次積極分子座談會。打開水倒沒啥,這個座談會,就太搞笑了。幾個積極分子在一起,暢談共產主義理想。他知道自己是屬於抱著別有用心的目的想要混入黨內的,他就琢磨,其他幾個人難道不成是真的相信共產主義嗎?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他斷定他們肯定也是別有用心的,而且比他還要可怕。因為他就是混入黨,以便多一次犯錯誤不下大牢的機會,而其他人不但要撈好處,還能認認真真地假裝有理想,城府該有多深啊!

於是,三個月之後,他終於裝不下去了,不再去座談會了,然後,就又跟黨組織失去了聯繫。

他因為還有做一個誠實人的本性,就離開了黨,那些說假話不紅臉的就進入了黨。什麼樣的黨就吸引什麼樣的人,反過來,什麼樣的人多了,也就塑造著什麼樣的黨。

共產黨是以一個共產主義烏托邦信仰為由組織成的黨,經過百年的實踐,到了今天從總書記到普通群眾再也沒什麼人相信這個信仰了。可是呢,這個群體還繼續認認真真假裝有信仰,更絕的是人人都明白是在假裝,還個個一本正經,多麼變態啊!這就是悲劇所在。

如何維護這樣的一個假裝有信仰的變態群體呢?那就只好用利益來維護,讓黨員從國家肌體上攝取最大的個人利益,結果就是腐化墮落。要不是王岐山說某個官員家裡搜出了幾個億的現金,某個官員家裡搜出多少多少金條,老百姓都不可能相信那些事是真的。這兩年打老虎的一個成果就是,讓普通百姓看到了腐敗的真正嚴重程度,原來共產黨的腐敗是沒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啊。如果反腐真有成效,當黨員油水少了,成了苦差事,也就沒有人想要入這個黨了。

解散黨組織勢在必行

真是到了解散共產黨的時候了。

社會都有了共識,讓共產黨這樣一個西來邪靈的毒瘤附著在我們東方的中國社會上,是可忍,孰不可忍!解散黨組織勢在必行。

有人說,黨中央就好比董事會,總書記就是董事長,國務院是運作部門,總理好比執行長,有什麼必要解散黨中央這個董事會呢?這是一個很有趣的似是而非的比喻。黨中央可以產業升級轉型成董事會,但是現在的黨中央不是董事會。

根本區別在哪裡?黨中央是要控制人的思想,一個正常的董事會是著眼利潤,與公司執行部門是有共同目標的。這個區別可是天壤之別。共產黨關心的是黨的政治任務,權力鬥爭,搞運動整人那一套,與國家的正常運作目標不一樣。中國近幾十年來,多次正常運作被打亂就是因為黨的緣故。

共產黨雖然沒有了信仰,或者並不相信那個信仰了,但是,共產黨在意識形態上的暴力鬥爭哲學和無神論思想,卻根深蒂固,一個集中表現就是「對生命的漠視」。那麼,因為共產黨對生命的漠視,就會搞出各種各樣草菅人命的政策來。這是一個正常的董事會根本不沾邊的事兒。就拿江澤民發動的迫害法輪功來說,江澤民是以舉國之力來打壓一個信仰團體,動用了所有的國家和社會資源,把人人都牽扯進來了。一個正常的董事會,會幹出這種事嗎?也沒有能力幹出這種事,只有共產黨才能幹出這種禍國殃民的邪惡來。

要是黨中央真的轉型成了董事會那樣的機構,放棄思想控制,開放黨禁,報禁,允許信仰自由,是不是善莫大焉?要如此,那就得先解散共產黨。

解散黨組織,從基層做起

這個社會現在是一切向錢看,經濟利益成為重點。對於基層來說,黨組織基本是癱瘓半癱瘓狀態。按照黨章規定,黨的基層組織是指在工廠、商店、學校、機關、街道、合作社、農場、鄉、鎮、村、人民解放軍連隊和其它基層單位設立的黨的基層委員會、總支部委員會、支部委員會。

拿農村來說,人們不在乎村支書黨性不黨性,不在乎你懂不懂鄧小平理論,幾個代表,什麼發展觀,就在乎你能不能帶領村民脫貧致富。中共媒體自己都說「相當一部分村黨組織『制度掛牆上,活動靠會上,抓與不抓一個樣,不重視黨員的學習,不組織黨員活動』」。農民是實際的,天天過組織生活,經濟發展不起來,誰買你帳啊?所以農村黨組織不癱瘓才怪呢。

希望什麼樣的人來做村裡的「一把手」呢?一個關於實施「農村黨支部書記工程」的意見書裡是這麼說的:「通過邀請經濟能人,選拔復員退伍軍人、打工返鄉人員、大中專畢業生和回鄉高中生,下派鄉鎮機關幹部任職等多種途徑,大力選拔優秀人才充實村黨支部班子」「著重提高(支部書記)市場經濟知識水準和發展經濟的本領,增強帶頭致富和帶領群眾致富的能力」。

很顯然,人們要的是發展經濟的人才,不是要黨性。因為黨不斷地有各種政治任務,不管是六四鎮壓學生運動還是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這些整人的任務都會壓向基層黨組織,成為他們重中之重的工作重點,於是,他們正事兒不幹了,就專替黨去幹壞事兒了。

在基層的黨組織,比如在行政村、街道辦事處,村支部書記、街道辦,黨委書記就是最高領導,對該單位工作負全面責任。書記是「一把手」,本來就扮演著公司執行長的角色,解散黨組織,不叫書記了,就叫總經理,或某某長,還更有面子。

在企事業單位、學校、機關、科研院所、社會組織等,一般是行政領導負責制,基層黨委書記、黨總支書記負責黨務工作。這種情況書記不再是一把手。比如,所有的央企母公司,都是行政首長負責制,行政首長是一把手,是決策機構——班子的班長,並對公司的人事有最大的影響力(一般是決定權)。班子(一般叫董事會或總經理辦公會)裡,黨委書記是二把手,權力主要在黨群紀檢方面。解散黨組織,順理成章,黨委書記可以安排個副職或其它職務。如果有能力,在沒有黨組織的環境下,也可以很自由的另謀高就或憑實力競爭更好的職位。

在民企,外企之中的黨組織,更是繡花枕頭。這些年,共產黨的確想要重新占領這塊陣地,要求在非公企業內建立黨組織。作為企業老闆而言,為了搞好與政府的關係,也難免做個順水人情,允許在企業內成立黨組織,讓企業的幾個黨員過過所謂的組織生活。在以利潤為主要導向的私營企業中,黨組織的作用是極其有限的。比如,代表黨對企業進行「政治領導」?顯然這些企業內的黨員尚缺乏這樣的資源。帶頭執行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從這些組織內部看,除了極少數企業主要領導身兼黨委負責人外,黨員們並未有決策的權力,因此顯然也無法起到實質性的作用。從實際操作來看,在以「發展仍是第一要務」的私企裡,黨支部像是企業裡的一個興趣小組(可能還不是真有興趣)。好在私企裡的黨員都有正式工作,解散了就解散了,大夥落得個乾淨,好好幹業務工作就行了。

中共的改革喊了多年的「政企分開」,其實說到底,也就是「黨企分開」,把黨從企業裡剝離出去,讓企業專心幹正事。

政府機構、司法機構、人民團體、經濟組織、社會團體等單位,一般設立黨組,由行政正職領導兼任黨組書記。這更省事。解散黨組織,就是去掉一個不務正業的負擔,反而能更好地幹好本職工作。

解散黨組織,從基層做起,不但可行,而且水到渠成。

三退洪流,促解散中共

前面談到從基層做起解散黨組織,那是從運作層面上講。而這十年來自從《九評共產黨》問世之後,發起的「退黨、退團、退隊」(三退)大潮,這是靈魂上的救贖。作為一種草根運動,到目前,已有二億一千七百萬民眾發表了三退聲明。

天地萬物皆有靈,共產黨也不例外,只不過是一個邪靈。中共在人間表現是一個邪惡組織,在天上則是紅色惡龍(赤龍)。中共崇尚紅色、嗜血好殺,正體現了其邪靈本性。加入「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時都要舉起右手發毒誓,要時刻準備為它「貢獻、奮鬥、犧牲」。隨著毒誓的發出,在人的額頭上就會被印上了一個魔鬼的印記,也稱為獸的印記(獸印體現在另外空間的身體上)。

讓發過毒誓的芸芸眾生發表聲明,作廢過去的毒誓,用真名、小名、假名都可以,要的是這顆真心,徹底擺脫共產黨的精神枷鎖,抹去來自共產邪靈的獸印,把自己解脫出來。

去黨存政,中華新生

我們在文章的開頭提到那個老爺子聽到解散共產黨的第一反應就是心理恐懼,而融入「三退」,就是克服這種心理恐懼的最佳辦法。基層從經濟運作的實際效果出發,癱瘓黨組織,解散黨組織是順應潮流,而「三退」則可以營造退黨氣氛,解體共產黨多年來製造的心理恐怖之場,發酵、加速解散共產黨的認知,解散共產黨也就指日可待。

共產黨沒有了,去掉的是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和政治任務,那個禁錮人們思想的枷鎖,以前的黨員退出中共後,作為個體,還是社會的一員。如果選擇民主體制,總書記可以競選民選總統,其他人照樣可以參與競選。當然,手裡有血債的,自然要經歷法律的制裁。

正如《九評共產黨》所說,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不做馬列子孫,要做中華兒女。解散共產黨,讓政府回歸到正常的政府職能,中華復興夢就不遠了。#

評論
2015-11-06 7: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