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家:天才兒童潛能被忽視 發揮受影響

人氣: 8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3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陳曉瀟洲阿德雷德編譯報導)南澳專家警告有關對天才兒童的常見誤解可能會給這些兒童帶來問題。

據星期日郵報(Sunday Mail)報導,前南資優和天才兒童協會(Gifted and Talented Children’s Association SA)主席、弗林德斯大學教育學院講師亨德森(Lesley Henderson)表示,如果資優兒童只是單純的具有不同於一般的差異,如身材高大或是跑得飛快,人們將允許這些兒童發展成為反應迅速的學習者和深刻的思想者。但是由於某種原因,成為智力天才不像成為運動員天才或音樂天才那麼容易。她說:「我們絕不會讓一個短跑選手停下,等待其他人趕上來,但我們卻在不能按照天才兒童的進度要求提供相應的教育機會時要求他們這樣做。」

弗林德斯大學20年來一直提供資優教育課程,約100位教師已獲得研究生資格,更有許多準備做教師的學生完成了資優教育選修課程。

20年前亨德森開始對天才兒童產生興趣,當時她的兒子7歲,被確認為資質優秀兒童。她說,資優兒童在學習和掌握具有挑戰性的材料時得到快樂的感覺,但在遇到不具挑戰性的問題時會出現問題。她說:「我感到鼓舞的是,我們學校中有的教師理解、重視為資優學生提供幫助,但並非所有教師都了解資優教育。」

亨德森說:「除非資優兒童獲得適當的具有挑戰性的學習任務,否則他們很可能表現不出我們所期望的能力強學生應該有的各種表現。」她說自己的兒子最早被4年級老師形容為懶惰和無心向學。其實老師並不知道,他的兒子正坐在後排讀書,因為他對被要求去做的工作感到無聊,而學校圖書館中允許他讀的書已經被他讀遍了。

德魯利夫婦(Amanda 和David Drury)在兒子詹姆斯(James)一歲時便知道他與眾不同。詹姆斯在10個月大時就能正確識別動物,12個月時能用完全的句子表達,但直到6歲時才被鑑定為天才兒童,同時他也被診斷患有感官處理混亂症,這是一個誤解感官信息的神經系統的毛病。

詹姆斯的老師由此懷疑他可能患有自閉症。其母親帶他檢查自閉症,但心理學家建議她測試詹姆斯的天分。詹姆斯的智商在96百分位點,這意味著在他的年齡段,僅有4%的兒童的智商測試結果比他高。阿曼達說:「我們很幸運,(因為)一些學校不接受對天才的診斷。」她還說:「我們看到很多家庭最終採用家庭教育方式,因為學校現在也不知道如何對待資優兒童。這些孩子在沒有任何挑戰的時候,他們會表現出格,因為他們的思維總是很活躍。」

去年,德魯利夫婦的女兒艾米(Amy)在學校的表現使他們意識到艾米可能是資優兒童。艾米開始在學校表現非常出格後,阿曼達很快與學校進行溝通,學校於是給予艾米更多空間和挑戰。一夜之間,艾米就像變了一個人。阿曼達說艾米小時候是個反應敏捷的嬰兒,幾天大時就開始抓玩具,睡得也不多。這對夫婦不知道艾米的智商是多少,因為艾米最近被診斷出一隻眼睛只有30%的視力,另一隻眼睛只有70%的視力,這可能影響艾米測試時的表現。

德魯利夫婦表示,以他們的經驗,公眾對資優兒童的看法與現實十分不同。不了解的人通常以精英主義的觀點來看待,但其實並非如此。天才中的天才實在不多,像愛因斯坦或畢加索這樣的情況並不多。另外的問題是人們對資優一詞的成見。阿曼達說:「我不能在公共場合表現出為自己的孩子感到自豪,會被看作是說風涼話。我不為自己的孩子感到羞恥,但我發現我不能談論自己的孩子,因為那會被認為我是在炫耀,這使我感到悲傷。」

約旦(Jordan)是柯南斯和凱瑟琳(Kenneth和Catherine Ng)的第一個孩子。經過幼兒園老師提醒之後,約旦的父母才開始注意到他的不同。約旦幼兒園時就已經在讀5年級的書了。老師建議家長對約旦進行心理測試。測試顯示,講英語、普通話和廣東話三種語言的約旦,其智商在130和138之間,處於最頂端的1%。

凱瑟琳和柯南斯認為,南澳缺乏針對天才兒童的專門小學,現有學校缺乏資金吸引專家資源,難以實施個人學習計畫,這意味著有一個大的需求缺口需要填補。約旦的父親柯南斯表示,為孩子在學校申請實施不同的課程原則時經歷了很多困難,幾乎用了近9個月的時間才使約旦以前的學校設計了一個有缺陷的個人學習計畫。這個學習計畫的錯誤設計方法在於90%的方案集中在孩子的弱點上,只有10%集中在孩子的長處上。他說:「任何資優兒童的家長都知道,激發兒童的興趣所在是提供動力和挑戰的關鍵所在。最後導致的結果是家長花大量時間對孩子進行在家教育,放棄與學校爭論教育計畫。我們的孩子經常說,他並不想上學,因為他覺得無聊。」

這一家人現在對新學校很滿意,位於Rostrevor 的Stradbroke 學校。在心理學家建議下,他們決定不加快約旦的學習步伐,7歲的約旦現在讀2年級,主要考慮的是社會因素。約旦的媽媽說:「我們從來沒有要求他學習,他就自己做,他認為這就是玩。我們的孩子是普通的孩子。我們只希望孩子在生活中找到激情。」約旦的願望是明確的,他說:「我要做一個宇航員,我想了解太空,我想看星星爆炸。」

盲人福利協會(Blind Welfare Association)工作人員特納(Danijela Turner)不打算在自己的孩子成人之前告訴他們曾是資優兒童。她非常謹慎,唯恐孩子被測試的數字結果所限定。特納的孩子邦尼(Bonnie)的語言能力處於她年齡段最頂端的4%之內,亨特(Hunter)有專注力失調和書寫及拼寫問題,但他的口頭能力處於他年齡段的最前端的4%。

特納說:「我所經歷的主要挑戰一直都是來自社會的成見和有關對資優兒童的誤解。一些親屬不一定懂得,也不接受我們孩子情況的複雜性,不僅包括他們的智商,也包括兒子的多動症。別人對我們的兒子的期望是,因為思想上有天賦,他應該在情緒方面表現出與思想相匹配的水平。」她表示,她的孩子經過專業性的鑑定,證明是資優兒童,對尋求在學校和家中的系統輔助至關重要。對資優兒童的心理評估幫助孩子理解接受自己,為甚麼他們感覺和其他人不一樣。

邦尼現正完成Aberfoyle Park 高中9年級的Ignite課程方案。該方案旨在滿足資優學生的需要。邦尼愛自己寫書,希望當作家並且做為人類服務方面的工作。亨特愛科學、數學、電影導演和表演。 他有九本《聖經》,喜歡讀《聖經》大大超過喜歡讀小說。

特納說:「小時候,他們向我們表示,他們感覺不同於其他同齡人,不容易融入其中。從我們父母來看,他們似乎在同學中很受歡迎,但他們的感覺卻很不同。他們似乎比很多同齡孩子分析和思考得更深入。」

對於自己的優勢,亨特說:「我對自己的智能感覺很好,我可以利用我的聰明才智造福社會。」邦尼說:「我喜歡的是自己的高智商意味著我在寫作上會很有創意。」

南澳獨立學校協會(Association of Independent Schools of South Australia)已任命一名資深教育顧問,向學校教師提供有關資優兒童教育的意見。南澳資優和天才兒童協會電話:8354 1858。

責任編輯:陳紫雨

評論
2015-03-05 10: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