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張鳴:問題少年製造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5年05月01日訊】一則消息令人震驚,澳門破獲一個大陸來的賣淫集團,領頭的,居然是一個16歲的少年。不消說,這又是一個失學的問題少年。這樣的少年,近年來,是越來越多了。組織賣淫集團的,絕不是這一起,只是,以前多在國內,現在走到澳門去了。

當今的城市化,是空前規模的。中國之大,幾乎沒有一個鄉村,能避免城市的席捲。而農民進城打工,一邊是製造了大量的留守兒童,一邊則製造了被父母帶到城裡,但就學狀況堪憂的兒童。這兩部分少年兒童,失學,乃至成為問題少年的概率,都相當的高。

正常人的成長過程,一邊是學校,一邊是家庭,兩者缺一不可。但是,留守的少年兒童,卻早早的就失去了家庭的照看的庇護。狀況好一點的,有爺爺奶奶或者外公外婆照看,狀況差的,則只能託付給親戚朋友。其實,無論哪一種替代品,都無法跟少年兒童自己的父母相比。能維持上著學,不出大事,已經阿彌陀佛。很多消息說,這樣的留守兒童,顯性和隱形失學的人,越來越多。沒有了父母照看和管束的孩子,很容易學壞。恰好這樣的環境,別的都缺,就不缺乏已經變壞的少年。在他們的引誘,威逼之下,留守兒童逃學偷盜,賣淫,吸毒的,時有所聞。引誘或者威逼他們做壞事的,每每就是十幾歲的大孩子。只不過,他們變壞得早了一點而已。

至於那些不放心孩子的農民工家長,把孩子帶進了城裡,情況似乎也不樂觀。儘管輿論多次呼籲,但我們的地方教育當局,依舊恪守計劃經濟時代的觀念。進城的農民,在城裡工作沒有太大的問題,但他們的孩子上學,卻阻力重重。以前農民和有心人自己辦的農民工學校,大多被取締,理由是條件不達標。但進城農民的孩子上城裡的學校,受歧視不說,進門就千難萬難。以北京為例,得要驗看五種證件。可農民要湊齊這五證,如果沒有原籍政府的配合,基本是不可能的。本質上,這種做法,是為了給北京消腫,有意識限制農民工子弟入學。寧可北京城裡的學校空著,學生招不滿,也決不讓外地的孩子進來。在這個世界的很多地方,孩子上學,是天大的事兒,但是在我們這裡,五證是天大的事兒。有些人,似乎是在有意逼農民工的孩子,回去做留守兒童。回不去的,就只能在城裡遊蕩。

就這樣,失學的不良少年,一批一批地製造出來了。這樣的不良少年,當然不會老老實實待在農村,他們會進城的,什麼地方都敢去。已經有去澳門的了,今後走出國門,看來也是時間問題。能用五證擋住農民工聽話的孩子,也同樣能用五證擋住不良少年嗎?學校該管的事兒不管,那麼最後只能交給警察管,多建幾所監獄了。問題是,一旦這樣的不良少年多到一定程度,警察管得過來嗎?

城裡的教育當局,拍拍自己的胸口吧。也許有一天,被你們擋在門外的少年,會禍害到你的家庭。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5-05-01 9: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