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逃美醫生:精神病院淪為中共迫害人權工具

大量的調查證據、案例表明,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精神藥物迫害,是一個有計劃的、自上而下的系統的政策。 圖為2008年中國四川安縣精神病院中的精神病人。(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大量的調查證據、案例表明,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精神藥物迫害,是一個有計劃的、自上而下的系統的政策。 圖為2008年中國四川安縣精神病院中的精神病人。(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人氣: 3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5年06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霞採訪報導)近日,從中國上海市逃到美國的一位精神病醫院醫生向海外媒體披露,上海知名民運人士喬忠令已被中共關入精神病院迫害長達五年之久,精神病院淪為中共迫害人權的工具。有時政評論人士表示,中共用精神病院系統地迫害人權其實是從迫害法輪功開始的。

知名民運人士失蹤五年 醫生:關在精神病院

今年已經70歲的喬忠令在「文革」時期曾因「反動言論」和同學王申酉一起被打成「反革命」,1978年組織「上海民主討論會」,每天到廣場發表批判中共的演講。民眾將其與當時的北京西單民主牆創辦人魏京生並稱為「南喬北魏」,二人遭鄧小平點名抓捕。魏京生被判12年冤獄後輾轉到達美國,而喬忠令歷經三年冤獄後則失去音訊。

2015年6月初,來自上海民政第一精神衛生中心的醫生馬錦春向港媒和美國媒體披露:沒有精神病的喬忠令目前被關押在上海民政第一精神衛生中心,每天被迫服用大劑量的損傷大腦記憶和思維能力的精神病藥物,目前意識雖然清楚,但手與嘴唇卻不斷抖動。五年來,喬忠令一直被關在上海市的精神病院進行迫害,馬錦春所在的醫院已經是其被拘禁過的第三家精神病院。

馬錦春試圖向自己所在醫院的官員說明喬忠令沒有精神病的事實,並停止給其服用精神病藥物,卻遭到院方警告:喬忠令是警察用「強制單」送來的,「精神病」帽子誰也摘不了,讓馬錦春不要再管喬忠令的事。馬錦春逃離中國來美申請政治庇護,並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救援喬忠令。

中共公安系統內部下設精神病院迫害法輪功

海外時政評論人士橫河先生表示,中共系統地利用精神病院來迫害人權,其實是從1999年迫害法輪功開始的。1999年之前,中共用精神病迫害人權只有一些個案,還沒有發展成系統迫害人權的工具。而利用精神病的名義來迫害法輪功,是由中共的公安系統主導的,在其系統內部甚至有自己設置的精神病院,叫安康醫院,可以直接把人關到裡面去,甚麼手續都不需要。

據明慧網報導,2000年秋天,梁志芹、邵麗燕、李鳳珍、倪英琴等多名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信仰,被綁架到唐山市安康醫院注射毒針,造成梁志芹心臟衰竭、兩次休克;邵麗燕精神失常;李鳳珍失去記憶、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倪英琴生活不能自理近三年,於2009年離世。杭州市法輪功學員周愛女、陳燕、李育君、徐慧、潘素娟、趙飛舟等也都曾被秘密拉到安康醫院注射毒針。趙飛舟後來精神恍惚,雙目呆滯,神情麻木,回家時已不認識家人。

五十多歲的李鳳珍被迫害得失去記憶。(明慧網)
五十多歲的李鳳珍被迫害得失去記憶。(明慧網)

2002年9月,法輪功學員張金蘭被送到西安市安康醫院,注射了一針不明藥物後就出現全身癱瘓,失去知覺。最後,張金蘭痛苦煎熬到2008年去世。河北邯鄲市法輪功學員楊寶春,2002年被邯鄲勞教所迫害致右腿截肢。勞教所還三次把他送到安康醫院,實施藥物摧殘,時間共計長達五六年,使其精神受到重創,至2009年楊寶春已變成了一個真正的精神病人。2000年3月,年輕女孩郭敏因為攜帶法輪功書籍而被關入湖北省黃岡市康泰精神病醫院,兩年後轉入浠水縣紅十字會精神病醫院,2011年8月終被迫害致死。

邯鄲市法輪功學員楊寶春被迫害致殘後,被非法關押在永康精神病院長達五六年。(明慧網)
邯鄲市法輪功學員楊寶春被迫害致殘後,被非法關押在永康精神病院長達五六年。(明慧網)

精神病院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殘忍

中共為迫害法輪功學員而採取株連政策,將迫害與施害者的個人利益掛鉤,包括精神科專家、醫生及護士,公安、單位領導、同事及家屬等等都是被株連的對象。有受害人家屬在高壓政策下,因害怕受到經濟、政治株連而主動選擇迫害親人。如中共以「不送精神病院即送勞教所」來恐嚇、矇騙受害人的家屬,以致家屬在「兩害取其輕」的心態下將親人送進火坑。

北京市法輪功學員張琳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送進精神病院的。張琳對大紀元記者講述了自己的經歷:「2000年9月,我當時所在出版社的領導在中共下達的必須轉化本單位員工的壓力下,讓我家人在將我送去精神病院和勞教所之間做選擇,我母親認為精神病院不會使我受到傷害。10月8日下午,兩名警察敲開我的家門,將我帶上警車,直接送到了北京大學第六醫院(原名北京大學精神衛生研究所)。」

「我被關在五層病房,每日被強制服用三片治療躁狂抑鬱症和精神分裂症的碳酸鋰,醫生說是穩定情緒、對人體無害,但卻要定期抽血觀測『血鋰濃度』,以防中毒。在藥物的副作用下,我的體重異常增加,而且頭腦昏沉、嗜睡。公司明知我不是精神病,期間還讓我做了兩部書稿的編輯加工。直至五個月後我被送進洗腦班、被逼迫表示放棄修煉之後,該院才給我辦出院手續。2001年夏日我懷孕了,但是因我長期服用的碳酸鋰是有毒的,精神病院醫生告訴我家人,這個孩子不能要;家人堅持之下,我不得不去醫院流產……」張琳對大紀元記者說。

2000年6月23日,《華盛頓郵報》報導了中國大陸32歲的計算機工程師蘇剛令人震驚的經歷,蘇剛因拒絕放棄法輪功而多次被單位保安部門拘留。2000年4月25日,蘇剛去北京抗議取締法輪功再次被抓,5 月23日,其工作單位授權警察把他拖入精神病院。蘇剛的父親蘇德安說,醫生一天給蘇剛注射兩次不明藥物,一星期後,蘇剛已不能正常吃飯或移動肢體。6月10日,原本健康的蘇剛即死於心臟衰竭。

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97級學生柳志梅,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於2001年3月遭學校開除,5月在北京被中共警察綁架,歷經幾個看書所的酷刑迫害。2002年11月,22歲的柳志梅遭非法判刑12年,轉至山東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從 2002年底開始,柳志梅就被監獄強行注射和灌服藥物。據柳志梅回憶,那些藥物包括氯氮平、舒必利等七種。到2003年,柳志梅就開始出現精神異常,2008年11月,遭監獄注射毒針後放出,回家第三天藥力開始發作,柳志梅突然精神失常,並失去了記憶。2015年2月13日,柳志梅的屍體在鄰村的一口水井中被發現,面部呈紫色,頭部有傷,衣衫單薄。

清華校友秦鵬手舉柳志梅被迫害致死的展板。(大紀元)
清華校友秦鵬手舉柳志梅被迫害致死的展板。(大紀元)

張琳也對記者表示,被關進精神病院迫害的的法輪功學員不止她一人。「在每天20分鐘的放風時間,我遇到了一同關押在該院的兩名法輪功女學員,一個來自豐台區,50歲上下;另一個是北京大學法語系的畢業生,家在天津,姓李。她們兩人被拘禁在四樓病房,雖然思維、情志都很正常,卻被當作精神分裂症患者治療,除了要服用大量精神藥物,每兩週還被固定在特製的床上反覆通電,接受所謂電休克治療——據說是用來治療重度精神病人的。電休克會造成人短暫意識喪失、全身抽搐,每次治療後兩人出來『放風』時,都是眼神發直,動作遲緩,沉默不語。」

中共利用精神病院系統迫害法輪功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在2004年4月對中國大陸15個省的100多家精神病醫院(科)進行了調查,其結果顯示:83%的精神病院(科)明確承認「收治」法輪功修煉者,其中超過半數的精神病院承認只為轉化而強行關押沒有精神病症狀的法輪功學員,醫務工作者也清楚知曉「收治」法輪功修煉者是在執行一項政治任務。北京、山東、河南省、河北省四地的42家精神病醫院(科)有38家明確表示在過去5年中「收治」過法輪功學員,其中有25家公然宣稱只為轉化而強行關押沒有精神病狀的法輪功學員。從大量的調查證據、案例及分布範圍可以看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精神藥物迫害,是有計劃的、自上而下的系統的政策。

2013年5月8日,橫河在接受海外新唐人電視台採訪時表示,中共之所以利用精神病院大規模迫害法輪功學員,是為了在國際上偽裝成一個正常政府。在毛澤東時期,中共迫害人權是使用明目張膽的專政方式,把人抓起來不是槍斃,就是勞改,不需要用「被精神病」的方式。但是在「改革開放」以後,中共一直想在國際上表現出它是一個正常的政府。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再用「顛覆國家政權罪」、「反革命罪」或「信仰罪」等方式把人關起來的話,反對意見可能會很大;而用關進精神病院這種方式就把受迫害者的政治面貌和宗教信仰掩蓋了,從而在社會上妖魔化和孤立這些人。

本文僅列舉幾例個案,而中共長達16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精神病院只是其中的一種迫害方式。中共以「六一零」操控整個政法系統,以法律的幌子將法輪功學員陷害入獄;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洗腦班、精神病院,都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間地獄;毒打、電刑、老虎凳、性虐待等一百多種酷刑凌辱折磨,精神病治療手段強制洗腦,無所不用其極。

中共濫用精神病迫害法輪功引國際關注譴責

中共濫用精神病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和譴責。2000年4月,近50名美國精神病專家參與了在北京舉行的第二次中美精神病學會議,Galli博士發表演講時,對國際媒體報導的大量法輪功修煉者遭到精神病藥物迫害表示密切關注,她列出了10多個報導案例,其中包括100名法輪功修煉者被強迫接受精神病醫院或藥物治療,有些被迫吃藥。

2002年8月,在日本橫濱市舉行的「世界精神病學協會」(WPA)年會上,約6,000名來自120個國家的心理學專家和精神病醫生與會,會議通過了「世界精神病學協會」與「中國精神病學協會」赴北京進行聯合調查的決議,並希望能夠在2003年完成這一調查工作。

2003年5月,世界精神病學協會發表聲明,強烈要求中共政府就用精神病醫院進行人權迫害問題,「無條件」接受世界精神病學協會「獨立調查」。前美國精神病與法律科學院主席、紐約醫學院精神科教授海爾波恩(Abraham Halpern)表示,世界精神病學協會在橫濱會議通過了有關追蹤中共濫用精神病手段進行政治迫害的聲明之後,到2003年5月為止,被披露的用精神病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新案例仍然有32個,其中3個是新增的迫害致死案例。而這些被披露出來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

2004年1月8日,由世界各國精神科醫生、心理學家、社會工作者、律師等組成的非政府組織——中國精神衛生觀察(China Mental Health Watch)致信世界衛生組織,通報了中共濫用精神醫療方法對法輪學員進行的精神迫害,呼籲國際社會制止這場正在中國發生的慘無人道的迫害。

責任編輯:李曉清

評論
2015-06-12 2: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