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國世界小姐:我贏了 父親卻不敢和我說話了

雖然Anastasia Lin的父親被迫不敢和女兒說話,但是女兒對父親的愛卻不會改變。(圖片來自Anastasia Lin臉書)

人氣: 5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5年06月29日訊】五月份,當我加冕為加拿大世界小姐的時候,我父親為我感到從未有過的驕傲。能夠代表我的國家站在世界舞台上,這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榮幸。對於我那仍然生活在中國的父親來說,這證明了他對我的支持和努力獲得了成效。

在中國,雖然獲取信息受到限制,但是我勝出的消息在湖南老家很快傳開了,恭喜的信息淹沒了父親。但事情很快就暗轉。現在,在我當選後的短短幾個星期,我的父親不敢跟我說話了。

對於居住在國外,能夠暢所欲言的華人來說,這個原因太熟悉不過了。

就在我獲勝不久,我父親開始受到來自國安人員的威脅,抱怨我倡導人權。作為一名演員,我經常在曝光中共官員腐敗和迫害信仰的影片和電視製作中扮演角色。我在加拿大世界小姐的平台勝出,反映了這些熱情。毫無疑問,我父親擔心他的生活,他要我停止倡導人權的活動。他告訴我,如果我不停止,我們將不得不各走各的路。

許多中國的維權人士都有過類似的經歷。即使在他們移民到西方之後,中共用他們在中國的家人作為人質,恐嚇他們,讓他們沉默。

在許多情況下,家庭成員被安全機構的人員「請去喝茶」,然後,如果他們在海外的親屬不從的話,就會發出含糊的報復威脅。這種方法讓人想起在文革期間,孩子們被鼓勵去譴責和告發父母,在受到迫害的威脅下,讓家人彼此對立。

一些中國人,尤其是經歷過文革及後來運動的人,已經在心裏得出了一個教訓:不能開口批評這個政權。這就解釋了為甚麼我在收到許多支持的信息之外,也收到來自中國人的信,告訴我要在人權平台上低調,他們認為這過於政治化。但對我來說,這不是一個政治問題,這是關於永遠不應該被停止的人類普世價值問題。

許多人問我,在我父親受到威脅後,為甚麼我要繼續講出來。答案很簡單:如果我允許自己被恐嚇住,那麼我就是這種持續侵犯人權的同謀。如果我和其他與我有同樣顧慮的人保持沉默,共產黨將繼續虐待中國國民而逍遙法外。

雖然我沒有親身經歷過迫害(我在13歲的時候搬到了加拿大),但我演的角色要求我要非常熟悉那些故事和擁有那樣經歷的人。在基於一個真實故事的影片中,我扮演一名被關押在中國勞教所裡的法輪功修煉者,她即使在經受悲慘的折磨之後,也不放棄她的信仰。我從這樣的故事中獲得勇氣,我相信他們的聲音必須被聽到。

在這個世界上實現積極的改變,存在風險牽扯到犧牲。數以百萬計的中國國民遠遠比我更勇敢,他們承擔著被監禁、酷刑折磨甚至更糟的風險。當我們堅持我們的信念和價值觀,就在向他們的犧牲致敬。這種努力會讓那些與我們親近的人受到傷害,這是不可想像的事。

當我父親給我發短信,要我沉默時,我的心碎了。我焦灼地思考該怎麼辦,衡量對於我、對於我父親、對於那些所有在中國的人民和所有那些已經離開中國到自由國家開始新生活的人們,怎樣做才是正確的。我們都生活在來自中共政權的威脅之下。我們太容易把這種脅迫當作理所當然——指責那些站出來說話的人,而不是指責那些揮舞棍棒的人。

但是,沉默保護不了我父親,即使他無法理解或接受為甚麼我要說出來。我知道,在國際關注的目光下,他會比站在獨裁陰影之下更安全。

日子總會過去,這一束聚光將暗淡下去。請不要忘記我的父親和像我們這樣的千百萬家庭。當家人和朋友成為人質時,離開中國並不能讓人獲得真正的自由。只有當我們停止接受暴政,挑戰那些想要保護暴政的人,自由才會來臨。

(博談網周潔編譯。本文譯自Anastasia Lin於2015年6月26日發表在《華盛頓郵報》上的文章,題為:我贏得了加拿大世界小姐,但我的工作使我父親在中國處於危險之中。)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