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逾十六萬人控告江澤民 十萬遞達高檢高法

到8月27日為止,已超過16.6萬名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中共最高檢察機構控告江澤民。圖為香港2015年7月18-19日一連兩天舉行的7·20大遊行活動。(潘在殊/大紀元)

人氣: 272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8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葉楓綜合報導)到8月27日為止,已超過16.6萬名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中共最高檢察機構控告江澤民,敦促就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罪行立案公訴。透過重重封鎖,迄今超過10萬人的控告狀(8萬份訴狀)遞達中共最高檢察院、法院。

突破重重封鎖,10萬人的訴江狀遞達高檢、高法

近兩週以來,中國大陸一些地區國保、610(迫害法輪功的非法專職機構)以中共北京「閱兵」、「非常時期」為藉口,截留告江信件、上門騷擾綁架法輪功學員。儘管如此,本週仍有7,538份告江狀成功遞達中共最高檢察機構,得到郵局妥投回覆或高檢、高法部門簽收。其中包括部分之前被截滯在北京的郵件。

從5月底到8月27日,明慧網已收到總數166,579名(139,774案例)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遞交給中共最高檢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關部門的控告狀副本。8月21日至27日一週內,法輪功學員們突破封鎖,通過郵寄、向官方網絡電子投遞等方式,郵寄出去或網上遞達超過8,728人(7,714案例)的告江狀。由於網絡封鎖和信息傳輸的不便,實際數字不止於此。

據明慧網部分統計,迄今已有總數為100,420人的告江狀(82,700份)得到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簽收或郵局妥投回覆,平均簽收率為60%。

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或自訴狀來自中國大陸所有22個省份、4個直轄市、5個自治區、2個特區,以及海外27個國家和地區: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韓國、新西蘭、泰國、日本、英國、馬來西亞、德國、荷蘭、瑞典、新加坡、法國、西班牙、愛爾蘭、丹麥、芬蘭、挪威、台灣、意大利、印尼、瑞士、波蘭、羅馬尼亞、秘魯、匈牙利。

16年來,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殘害修煉「真、善、忍」的優秀群體,除勞教、判刑、精神折磨、慘無人道的酷刑外,還犯下了滅絕人性的罪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場迫害令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家破人亡,多人致殘、致死、被迫家庭破裂。

妻子被迫害致死 河南安陽縣王錦福控告江澤民

明慧網報導,2015年7月25日,河南安陽縣許家溝鄉居民、現年63歲的王錦福向中共最高檢察院郵寄了對江澤民的控告狀。

在江澤民「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折磨」,「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下,河南安陽縣許家溝鄉王錦福一家深受其害,王錦福曾被非法抄家1次,刑事拘留2次,非法洗腦2次;妻子趙愛香被非法拘留4次,非法勞教3年,非法判刑5年,於2011年7月含冤離世。

全身浮腫的妻子病都好了

王錦福和妻子趙愛香都是在1998年7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當時由於趙愛香有病,全身浮腫不能下床,經醫院檢查需要換腎,手術費需要幾十萬,家裡哪有那麼多錢?無奈只好躺在床上忍,受著痛苦和煎熬。就在這時有人把法輪功介紹給他們,他們就開始修煉法輪功了,一星期後,趙愛香的浮腫消失了,也能下地干家務活了。後來不斷地煉功學法,家裡地裡的活她都能幹了,真是無病一身輕的感覺。煉功後妻子嚴格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做,不記仇,不記恨,主動化解鄰里之間的矛盾,樂於助人。

這在王錦福的村裡都是有目共睹的,都誇讚他們說是學法輪功學的。

屢判重刑妻子含冤離世

2000年8月,趙愛香被非法勞教3年,送入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2004年趙愛香再次被抓進看守所,被非法判刑5年(2004年9月~2009年9月)送往河南新鄉女子監獄。

王錦福說:「在監獄裡,妻子受盡了非人的折磨和摧殘,獄警毒打和虐待,晚上不讓睡覺,遭受獄警佟科長人身攻擊和人格侮辱,更慘無人道的是獄醫滅絕人性的一下子給我妻子拔掉六顆牙齒,還不讓說出去,這樣殘酷的手段使我妻子差點丟掉性命,每天難受的不能吃飯,後來妻子無奈自費讓獄醫給換了一套假牙,可是給換了一套品質劣質的假牙,根本不能帶,帶上就滿嘴起泡疼的受不了,她幾次向獄警反映情況,獄警都不理,不聞不問,她整天吃不飽飯,有時餓得全身發抖,心發慌,實在忍不住了喝口水充充飢餓。」

「5年刑期的殘酷折磨和虐待,使我妻子從150斤到出獄瘦成不到80斤,骨瘦如柴,整個人都不認識了,腿部腫的一摁一個坑,走路打顫站立不穩。」

「可是我妻子都被迫害成這樣了,安陽縣『610(迫害法輪功的非法專職機構)』張子路還經常派人來家騷擾,再次逼迫寫轉化書,妻子拒絕寫轉化書,『610』張子路惱羞成怒,破口大罵。就這樣妻子在累計10年的折磨中精神和肉體受到了巨大的摧殘,於2011年7月離開人世,那年她才58歲。」

南京退伍軍人趙樹健控告元凶江澤民

現年35歲的趙樹健,16歲開始修煉法輪大法,1997年冬天入伍,在原南京軍區31集團軍32436部隊二營五連服役。在部隊期間,曾參加過1998年江西國防光纜施工,還參加過1998年江西九江「抗洪搶險」,所在連隊受到嘉獎。

1999年江澤民發起鎮壓法輪功,趙樹健在部隊受到打壓,被迫在全營官兵面前發言,說違心的話,當兵僅兩年,就被迫提前退伍。此後,趙樹健由於不放棄修煉法輪功,遭到抓捕、關押、酷刑折磨等迫害。2015年6月1日,趙樹鍵向最高檢察院郵寄訴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趙樹健說:「2000年7月20日,我履行了公民合法進京上訪的義務與權利,為法輪功說明真相,為我媽媽(也是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真、善、忍』被當地派出所無理關押在莊河看守所而伸冤。在前往北京上訪期間,先被河北駐京辦事處抓捕,而後移交到大連駐北京辦事處監管,最後被我所在地莊河市光明山鎮派出所原指導員喬希亮、原片警唐家付、原村委書記姜忱仁(光明山鎮福龍村現改為松林村)接回莊河市光明山派出所。在接我回來的路上姜忱仁不斷用手打我的脖子,讓我『認罪』。我也沒有犯甚麼罪,所以拒不配合。他就不斷地打我,使我的身心都受到了傷害,人格受到了嚴重的侮辱。到光明山派出所後,喬希亮用書使勁的打了我一耳光,當時我就感覺頭冒金星,兩眼模糊,可見下手之狠,用力之猛。喬希亮還指使一個年輕的胖警察用電棍電我,另一個年齡大一點的警察膀大腰圓,黑煞著臉很嚇人,在旁邊不斷的威脅我,使我的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趙樹健說:「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四日(因為時間太長了所以具體日子不是十分太準)也就是在光明山派出所接我回來的當天,對我實施完酷刑之後就把我非法關押在莊河市看守所一號監室。一號監室的號長張俊在獄警的唆使下,逼迫我用手掏一號監室的大小便池,並用拳頭打我的胸口,犯人孫德威用煙頭燙我的手臂,導致手臂上現在還留有煙燙的疤痕。還要強迫我做奴工——卷手花(為看守所賣錢搞創收)。最終在張俊等人的重拳出擊下,我實在忍受不住了,違心的說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話,當時就覺得生不如死。把我非法關押四十天後,光明山派出所又勒索了我六千元錢才把我放回來,使得我一個剛剛退伍的軍人在沒有任何收入的情況下,讓我的經濟雪上加霜。」

中共「閱兵」 地方警察擾民

據悉,中共將在9月3日在北京搞所謂的「閱兵」,風聲鶴唳,一些地方的大街小巷晝夜都有警車蹲點。在16年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慣性下,一些市縣國保、610部門藉此為由,到處擾民,攔截上訪人和控告狀。

河南省淮濱縣郵政局投遞員透露,當地法輪功學員8月25號寄往北京的信件在信陽被截住,理由是「北京閱兵」。在此期間,淮濱縣被攔截的訴江狀至少已有30封。河南平頂山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及各級610人員傾巢出動,多方對當地法輪功學員騷擾、「談話」,說是要「嚴防死守」,不准上訪。

湖南省懷化市辰溪縣幾個快遞公司說,接到上面通知,從8月20日到9月10日不接收寄往北京的信件及物品。河北省無極縣通往天津的路上,經過北京的路口時,人人查身分證。法輪功學員辛蘇辰拿出了身分證,卻被扣留到了石家莊戒毒所(洗腦班)非法關押。家人去要人時,回答說要等到「閱兵」完後再說。

明慧網評論說,沿街檢查身分證,不准與北京通郵——外表強大而內裡虛弱的中共可謂危機四伏,而這危機正是江澤民集團和中共相互利用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造成的。

李東生被提起公訴 「江澤民集團」賣命者成為「階下囚」

8月21日,中共最高檢察院網站公布,原中共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涉嫌「受賄案」被提起公訴。李東生曾任中共中央「防範辦」領導小組副組長及「610」辦公室主任。「610」辦公室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首要犯罪組織,對過去16年來的眾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傷的人命案、傷害案負有無可逃脫的罪責。

明慧網評論說,李東生面臨懲處,正是天理昭彰,惡報臨頭。江澤民的其他同夥,薄熙來、王立軍、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蘇榮、周本順等等,都曾是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均因惡貫滿盈,已惡報加身。

評論還說,在真相廣傳、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走到窮途末路的今天,現在還在積極執行江澤民迫害指令的人,正在不理智地給自己貼上「江澤民集團」的標籤,如果一意孤行,替「江澤民集團」賣命的各級官員成為「階下囚」是朝夕之間的事。

抽身退步莫立危牆之下

2015年8月13日遭綁架的河北省遵化市興旺寨鄉法輪功學員王建,已於本月26日下午回家。本來遵化國保和興旺寨派出所企圖湊材料對控告江澤民的王建非法判刑,但王建對前來核實情況的檢察院人員講真相。檢方人員聽懂之後,沒有起訴王建,遵化國保只好無條件放人。

河北省鹽山縣法輪功學員劉愛華、劉桂芳曾被孟店派出所警察杜志強等人綁架。派出所半天後放人,但向兩人的家人各自勒索了2000元。8月11日,劉愛華等法輪功學員到孟店派出所要錢。當時當事警察杜志強不在,三人向在場的警察講起當前的「訴江」形勢,還找到了2001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辦案警察,向他索要原來搶劫的財物。該警察很害怕,大聲叫:「我只是個小兵子、執行命令的人,我甚麼也不算,我甚麼也沒拿,甚麼也不知道。」下午三點左右,警察杜志強親自上門把錢原數歸還給法輪功學員。

2015年8月26日,湖北省黃石市法輪功學員汪早香走出了陽新縣白沙鎮七山峰迫害法輪功的洗腦班,晚上十一點村裡幹部接送回家。次日早上,半璧山農場政法委幹部登門表態:再也不干涉法輪功的事了,也不讓上面領導來干涉我們半壁山農場的人。

明慧網表示,在真相面前,每個人的表現不一樣,結局也不一樣:善者會得到神佛護佑;知錯即改、挽回損失者,也會給自己保有一份未來;惡者就會得到上天的懲處——疾病、災禍、或假以世間常人之手的整肅。

明慧網還說,法輪功學員在受迫害下還在給眾多迷失的人講真相,將首惡的罪行公告天下、繩之以法,是要給所有受其迷惑者再一次機會,重新選擇自己的路。這樣的機會不會多,明慧網公布的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的案例到2012年為止已超8,571條記錄,近3年來更是層出不窮。法輪大法是佛法,佛法威力無邊。保有自己的良知才能保有未來。#

責任編輯:舒雅

評論
2015-08-29 11: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