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在陝北窯洞一筆一劃寫書

耿和口述 / 劉曉東筆錄

人氣: 149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28日訊】前言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帶著孩子出逃到美國後,我們時有聯繫可並不多,但在高智晟出獄前後和出版新書前後的這兩年中,出於焦慮和擔憂等各種複雜心情,耿和常來電話與我談高智晟,談他寫書的不易,談他的新書首發情況,談他的家人,我也隨著耿和的談話而擔憂而感動。我感到,這些感人故事應該讓所有關心高智晟的讀者知道。在我的建議下,耿和同意我寫出來並發表。下面是我所整理的耿和聊天概要。

耿和口述

聽到高智晟的書稿已經成功輾轉到海外,我一直提著的心更揪起來,害怕我的丈夫會因為發表了這本書再被抓,可一想到高智晟,就又感到他給我力量。書稿到達海外後,海外許多朋友,有美國方面的、還有臺灣和香港方面的,都為高智晟新書的出版發行而行動起來。我幫不上什麼忙,心中只有無限的感動和感激,我感激所有關心和幫助高智晟的朋友們,沒有這麼多朋友的支持和幫助,高智晟的聲音就不可能傳到海外。女兒格格對我說:「媽媽,我不要你再操心擔憂了,有那麼多伯伯叔叔阿姨的幫助呢!還有我呢,我長大了,可以幫助爸爸和你了。」我欣慰地感到,我們的格格真的長大成熟了,她的性格像她爸,善良真誠、堅強執著。

有一段時間一直決定不下,到底是在臺灣還是在香港首發出版高智晟的新書,格格不要我操心擔憂這一切事務,她說她會與伯伯叔叔阿姨們聯繫,不管在哪首發爸爸的新書,都由她去參加新書發佈會。

今年6月17日,我收到格格的電郵:「媽媽,我到香港了!七年來第一次離爸爸這麼近。」我一直提著的心放下了,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高智晟的書終於出版了!而且反應熱烈,一出版就熱銷,僅印出的一千本在新書首發發佈會的當天就售罄。

格格參加了香港立法會議員何俊仁伯伯主持的高智晟新書首發發佈會。大家沒有料想到的是,那天來了那麼多人,光是媒體就來了四十多家,場地遠遠不夠大,只好臨時將會場換到立法會的會議廳。格格在新書首發發佈會上介紹了爸爸和自己的經歷。隨後,格格又立即飛到臺灣,參加了數個新書發佈會和記者見面活動會,它們是:由「臺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和「美國對華援助基金會」在臺北共同舉辦的系列新書發佈會和記者招待會;臺灣立法院跨黨派人權委員會舉辦的有多位元立法委員參加的記者會;由臺灣法官、律師和學界共同舉辦的新書發佈會;由臺灣教授協會在臺北舉辦的沙龍演講。格格表現很出色,每次發佈會的演講都得到好評。臺灣立法院的民進黨領袖柯建銘買了100本高智晟的新書,送給臺灣立法院的113位立法委員幾乎每人一本,並說,要瞭解中共就要讀高智晟的書!

作為一位普通婦女,我還不能體會高智晟新書的深遠意義,但看到微信和推特上那些熱情的話,我感到,此書給反暴政的人們帶來希望和力量。一位網友說:「今天,看過三段(高智晟新書發佈會)視頻後,更加確信,這是一位不亞於特蕾莎修女的偉大靈魂。高律師可以欣慰的是,女兒長大了,善良堅強,完全勝任愛心大使的角色。」另一位網友說:「《2017年,起來中國》一書最讓人震撼的是高律師與黑暗勢力進行生死抗爭的不屈精神。在一次次撕心裂肺的殘酷折磨和酷刑拷打後,高律師沒有屈服、沒有自殺;在長期的令人窒息的精神迫害後,高律師也沒有精神崩潰。讀他的新書,我們看到了中共政權的野蠻、殘酷和反人類,也看到了高律師的強大的精神力量。」

作為妻子,我最知道高智晟寫這本書的千難萬險。他是在陝北大哥家的窯洞中,在躲避監視的情況下,一筆一劃地寫下了自己遭迫害和酷刑的經歷,以及對未來中國前景的願景和展望。當時的情況,不但有國保一次次進門查看他是不是在寫東西,連家人和大哥也不願意高智晟寫東西再惹麻煩再遭罪。而高智晟遇到的最大困難是自身的問題,由於他經歷過數次酷刑,又數次被關在鴿子籠般的死牢中長達近八年之久,他的體力和健康、語言能力和文字表達能力都嚴重地消退了,他感歎到:已數年不接觸人間文字了。許多話他忘記怎麼表達了,許多字他也忘記怎麼寫了,這些能力的恢復都是在他寫這本書時,以他超人的毅力邊寫邊恢復的。最大的問題是他的身體,如果不出去走路,只窩在窯洞中,體力還是無法恢復。可是國保不允許他到村子稍遠的平地上散步走路,家門前的山溝都是溝溝梁梁的小土路,無法散步走路。窯頂上坑窪不平,也無法散步走路。就在2012入秋時,他的家鄉下了場百年不遇的暴雨,家家的窯頂都被暴雨沖毀了,他釋放被押回村一個月後,恰逢農民聯合起來修理窯頂,他們乾脆把窯頂一勞永逸地鋪成了水泥。高智晟大哥與鄰居家的十孔窯洞頂都鋪成磚窯頂,鋪成了好大一片平展展的場地。高智晟有了這個大場地,每天都上到窯頂去走步,繞大圈走路活動了他的筋骨,使他的身體迅速地強壯起來,最後他能做到一天數次急走一萬多步。高智晟說:「我能夠完成這本書是上天的旨意。」

他總是在夜深人靜無人干擾時寫,從一開始的書寫表達困難慢慢地恢復到書寫表達自如,他用了多半年時間完成了55萬字(還有一本22萬字的書暫末出版)。每寫成一章就有朋友暗中帶出來,在海外打字存儲進電腦。我的丈夫高智晟毅力超人,當年他自學考取律師就已證明,以後的數次非人酷刑進一步證明,這本書再次證明高智晟沒被打倒。這本書是冒著再被抓被酷刑的生命危險,是克服了諸多巨大的寫作困難完成的。因此,他的書有著強大的感染力。

去年九月份習近平訪美期間,美聯社採訪高智晟的視頻在網上發出,雖然整個網路刷爆,引起轟動,但我看後心都碎了。別人看這段視頻可能更注意高智晟的預言,以及他堅強的反共決心和毅力。可作為妻子的我更注意丈夫受的那些苦難。尤其那極度殘酷的第三次酷刑,聽到這次酷刑,我的心絞著痛啊。他們用的是2007年9月21日對高智晟施行酷刑的原班人馬,儘管在那次酷刑後高律師已經發出文字曝光了這班人馬,可這幫畜牲兇手竟然又出現在我丈夫面前,再次對我丈夫施行更加殘酷的酷刑。他們肆無忌憚變本加厲,故意向文明世界挑戰叫板,他們的王姓頭目叫囂道:「你再次看到我們,就說明你寫的那些東西對我們沒用!共產黨就靠我們!上面那些人沒有我們,他們什麼都不是!」由此可見,共產黨就是這樣靠流氓無賴和酷刑暴力來統治國家,來壓制人民,來維持其權力的。

然而,微信群和推特上也有人表示懷疑,說高智晟一定是被中共的酷刑和迫害搞成神經病了,才會預言中共很快就垮臺。群友說得頭頭是道,我看到這些話也很擔憂,便打電話去問高智晟,是不是他的神經受到傷害,我表示自己真為他擔心。高智晟聽了嘿嘿地笑了,說:「昏者自昏,醒者自醒。你是這個世界上最有資格下結論者,何須聽旁人亂言。」我說:「高,人家都這麼說的,還有人懷疑國保給你打針了。」高智晟又嘿嘿笑了,說:「既然你們堅定地決定了我的‘精神病’,那我就暫且依著你們的意見吧。」我聽得也忍不住笑出了聲。

高智晟這本書的書名就定為《2017年,起來中國》,此書出版後,那些說高智晟有神經病的聲音沒有了,所有的聲音都是感動和支持。

大家都感動他樂觀的信心,堅強的毅力和博大的胸懷,感動他遭受這麼殘酷的酷刑也沒有被打垮。除此以外,高智晟的善良愛心和人民感情一點不減當年,他還是那麼關心窮苦人。在大哥家軟禁的第一個冬天發生了這麼一個故事。村裡有一家人不給瞎兒媳婦吃飯,要把瞎兒媳婦餓死,這家人與高家還沾點親。這家的兒子是個憨憨,當地人又叫灰人,是腦子不中用的人,所以才娶了外地的瞎女。聽說瞎兒媳婦在挨餓,高智晟便去那家問,這家人說,瞎女沒用,還白吃飯。

高智晟趕緊給瞎女的娘家打電話,和他們商討解決辦法,她家人的回話也使高智晟傷心:「不接人,死活不管。」事情僵在這裡,可是瞎女每天要吃飯啊,高智晟只好每天給瞎女送飯,還保證一天一個蘋果。

有一天是大雪天,高智晟給瞎女送飯時,腳一滑就重重地摔倒在上坡地上,兩個饅頭也滾下了坡。電話裡他跟我又說到瞎女,他說他坐在雪地上哭了,是為瞎女的悲苦處境。他說:「作殘疾人是很不幸的,可作中國的殘疾人就更不幸。要解決她們的苦難處境,竟然要靠偶然巧遇的同情心,這多麼可怕!」

還有一天,高智晟給瞎女送了香蕉,剝了皮送到她嘴裡,那瞎女咬了一口,香蕉斷了掉在地上,瞎女驚慌失措地到處摸著找,就像丟了魂兒一樣,高智晟在旁邊看著心裡特別難過,他趕緊跑回家又拿來一根給她。他對我說:「這孩子真可憐啊!貧窮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們沒有了善良人性和同情心。」高智晟又說:「我們想了許多辦法,先是和四弟決定每月給那家人100塊錢,希望能給這孩子正常吃飯。可一次性給了一年的費用後,發現她的苦難處境卻沒有絲毫改變,我們又找了一切可能的途徑,由我們承擔費用把她送福利院,可又遇到「中國特色」。因為她又瞎又啞又弱智,沒有一處願意收她。最後只好由我送吃的,這是當前我們能夠找到的最好辦法。」電話那頭,他沉默了許久後又說:「必須改變她們的處境,這是我們這些人行動的動力和意義所在,也是一個國家的國格和尊嚴所在,意義就在於,國家制定福利政策時,永遠要最優先考慮這個國家中的生活最不如意的那部分人的需要。」

高智晟的善良來自他的母親。高智晟的父親41歲就病逝了,留下了七個孩子,孩子中最大的大哥17歲,還有二哥,大姐,高智晟在家中行四,男孩中行三,那年才11歲,四弟才9歲(家中行五,男孩中行四),下面還有一個小弟和小妹。因為父親長年生病,家裡背了一屁股的沉重債務,家徒四壁,連埋葬父親的錢也沒有了。母親只有一句話:「要活下去,要活下去。」佛教信仰給了母親力量,她不但要活下去,還要讓自己的孩子都能上學。高家自己已經這麼窮苦了,可信佛的母親仍不忘關心更窮苦的人。村子裡經常有逃荒要飯的窮人路過,有時就住在村邊的破窯裡。母親總是把他們帶進家中給他們吃上熱飯,睡上熱炕。高智晟當了律師後,母親就不斷資助村中上不起學的孩子,要資助的孩子越來越多。母親去世時,有不少被她資助的孩子哭著為母親送葬,母親的臨終遺言是:「欠我錢的人都免了,所有窮孩子上學的錢不能停。」

我記憶中,與高智晟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體現出他的善良和責任心。坐公共車和地鐵時,只要車上還有一個人沒有坐下他就絕不坐下,在新疆和北京都是這樣,遇到路邊乞討者他從來不會漏掉施捨,他成名富裕以後也絲毫沒有改變愛心。有時同行者會提醒他說,那些人可能是騙子,他總是笑笑說,應該感謝神讓自己具有施捨的能力。2005年一次晚飯後,我們散步到櫻花西街,遇到一個人追打另一個人,那人被追打得滾在地上,雙方滾打在一起,很可怕,上百人圍著看熱鬧。我感到心驚肉跳,可高智晟卻闖進去將雙方隔開,大聲喊停手,說:「你們各自的親人正盼著你們回家吃晚飯,大家都不是仇人,趕緊都回家去吧。」高智晟身上有一種氣勢,大家被他這一喝,就都停下來各自走開了,地上打滾的那位懷裡還抱著筆記型電腦,向高智晟深深地鞠了一躬才走。

這些愛心是來自於母親的博大胸懷,這不僅僅遺傳給了高智晟,也遺傳給了他的四弟。高智晟的四弟是鄉里鄉外遠近聞名的好人,從不怕吃虧,資助的窮人不計其數。高智晟說,真正繼承了母親善良博大襟懷的是四弟。

十幾年前,高智晟的四弟知道別的村子都架了電線通了電,他便開始為自己村子架電線的事情奔走操勞,到村裡各家各戶遊說,勸說大家交錢為村裡架電線。他當初也沒想到辦這件事這麼難,竟要操勞好幾年,鄉親們交錢也不是那麼順利,好多人家不願意交錢。那幾年弟弟成天想的說的就是「架電線,架電線。」從聯繫官府批准,到聯繫工程人員,再到資金到位,一件件事情複雜瑣碎得不行,還有一些架電線所必需的附加工程——修路和打水井等工程,不經歷這些事情不能體會其複雜,還要不斷地自掏腰包。為村子花錢四弟不心疼,可他奔波在外卻連一頓飯也捨不得買。他心都在架電線上,卻忽略了自己的妻子。想不到妻子對丈夫一心為村裡架電線已經非常不滿,她靠賣水果掙錢非常不容易,而丈夫卻為村裡架電線不斷地花家中辛苦攢下的錢。農村婦女不會表達,一肚子委屈都窩在心中窩著。當村裡喜氣洋洋地慶祝通電時,高智晟的四弟媳婦卻病了,得了嚴重的抑鬱症,沉悶不語,什麼事都不會料理了,大小便也不能自理了。那時高智晟的母親已經得癌了,還拖著病體每天拉著這個媳婦的手出去散步說話,開導她。四弟媳婦這病一直到現在仍舊時好時壞,雖好轉了許多,可常動不動就復發。四弟一直以超出常人的耐心照顧她,待她很好,近兩年復發次數少多了。

儘管媳婦病了,四弟仍本性難改,仍為村子忙。為村裡架完電線又張羅著為村裡修路,他天天挨鄉親罵處處碰壁也不回頭,連我們也被感動得伸出援助之手。2007年,我家正處在被中共政治迫害的困難中,高智晟還是通過同學轉借了七萬元幫助四弟把修路的錢交上才修通。這個世代關閉的窮僻小山村終於與外面接通了,那些當初拚命阻撓修路的村民也感覺到通路的好處了。可為了修路,四弟不知挨駡受氣受了多少委屈。在中國辦點好事實在是不易,村裡那些說怪話阻撓修路的人莫名其妙得令人難以理解,可這又是現實。四弟為修路受的委屈比架電線還要多,聽高智晟講,別的村修路遇到阻撓,村幹部就花些錢由警察出面對付。而滿腔佛心的四弟永遠做不出這種事,罵死也是笑臉相對。有些不明事理的老人還以老賣老地打他,天天纏著打罵。一位老人阻擋修路,一天竟站在工地辱駡了四弟幾個小時,天都黑了還罵,一直都沒還嘴的四弟最後就背起老人跑,背他回家,老人在四弟背上還是又罵又打,到最後老人卻哭了,說他打罵了四弟這些天,就是石頭也會生氣的,換成自己的兒女也不能忍受的,接著他就在四弟的背上邊哭邊罵自己不是人,還說修路是好事,保證自己不再反對了。農村老人就是這樣的一陣糊塗一陣明白的,四弟從來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和高智晟後來問起過四弟,為什麼這樣容忍被打罵?他說,他們都是看著自己長大的老輩,就像家庭一樣,自己再不順心也要耐心地解開大家心裡的疙瘩。高智晟常說,全家弟兄姊妹們中,只有四弟表裡如一地繼承了母親的大善大愛大襟懷,現在連村裡的啞巴見到四弟都對他豎起大拇哥。

高智晟還告訴我說,有一次他在外地出差,偶爾打開電視,看到太原黃河電視臺正報導一起「農民工救人」的感人事蹟。報導說,一位智障人攀爬上高壓電線杆並站在變壓器上,看熱鬧者圍了不少,卻沒人施救,一位蹬三輪賣菜的農民工路過此處,他二話沒說就冒著生命危險爬上了高高的高壓電線杆把那個人救了下來。高智晟出於好奇和感動把節目看下去,結果最後看到,救人者是他的四弟。高智晟和四弟最親最說得來,我想這是因為他們都有著博大的愛心的原因吧。

高智晟在大哥家得到家人的照顧和呵護,就連他的晚輩(大哥的孩子)都鞍前馬後地幫他。只要他列出書單,侄女馬上拿著書單進城把他需要的書都買回來。高智晟也是個勤快人,農民本色從不變,每天鑔豬草、劈柴、掃院子,手腳麻利地承擔著家務。高智晟大哥是個忠厚老實的農民,當初他們父親剛去世後,全家就是靠著還沒成人的十七歲大哥一次次地賣血度難關。近十年來,大哥又為高智晟擔憂著奔走著。2014年八月高智晟剛出獄時,他以大哥家沒有洗澡條件為理由,要求住在縣城,與國保爭執起來,已經年邁的大哥哭成淚人一樣,對高智晟說:「你就是髒成個黑人,咱們在一起能天天看見,我心裡也放心啊!」

高智晟和他的家人都是非常質樸和善良的好人,共產黨為什麼要為難和迫害這些好人?!

高智晟生活在這樣一個充滿愛心的家庭中,使我感到欣慰。我還感到,高智晟在天母親的博大愛心一直籠罩著、保護著高智晟。我也感到了高智晟大哥和其他家人的愛心,感到了高智晟的愛心,感到了四弟的愛心,這些愛心會無限地漫延和影響。四弟的愛心能夠影響一個村子,漫延至十裡八鄉,高智晟對人民的博大愛心和他的新書則會漫延並影響得更遠更遠……

二0一六年十月六日

--原載《前哨》雜誌二0一六年十一月號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6-10-28 9: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