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耿惠昌去職 習近平攻破國安部堡壘(2)

連曝大案 國安部間諜手法源於江澤民

日前大陸媒體披露今年以來至少有7省份國安一把手被調整;近日中共國安部政治部主任蘇德良兼任國安部副部長,接替此前落馬的馬建。國安部前部長許永躍曾主導國安部緊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1845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6年11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靜綜合報導)身居高位,卻被暗中調查,這種尷尬的日子持續了幾年,眼見一個個同僚被查、被關被判刑,作為國安部部長的耿惠昌如芒在背、如履薄冰。終於等到「解脫」的一天,2016年11月7日被解職,然而,他能安全著陸嗎?

接上文:國安部長耿惠昌被免職 江派背景大曝光

11月30日,中共黨媒《求是》雜誌刊登了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此前在政協常委會議上的講話,其中提到「有人為實現政治野心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搞分裂黨的圖謀活動,嚴重威脅國家政治安全。十八屆中共中央嚴肅查處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等嚴重違紀違法案件,清除了黨內『陰謀家』、『野心家』。」

在這幾個副國級以上的江澤民的心腹「大老虎」中,周永康被王岐山指為頭號「陰謀家」「野心家」。而周永康的親信下屬、在國安部高層近20年的耿惠昌,恰在這個時期是江派陰謀政變的情報系統的實際操縱者。

中共國安系統在江澤民時期形成,曾由江派大佬曾慶紅、周永康長期掌控。國安系統成了江派打擊政敵謀求「政變」的殺手鐧,周永康建立了龐大的政法委體系,滲透政治、經濟、軍隊、外交和宣傳等領域,一度形成架空胡溫的「第二權力中央」。

國安部成周永康政變「耳目」

作為中共江派「政法王」的周永康,自2007年中共「十七大」躋身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並主持政法系統以後,負責掌管中共警察和國內安全隊伍、法院、檢察機關和監獄系統,掌握了大量中共最高核心機密,其中包括人事機密和經濟機密。

據港媒透露,周永康指令國安部秘密構建了一個全國廳局以上領導幹部的個人資料和言行信息的情報庫,收集了數以萬計黨政高官的個人情報,包括習近平、李克強等人在內。

當局經過調查發現,周永康沒有指示耿惠昌違法竊聽中央領導人,而是越過耿給耿的部下下令。這是周永康利用國安情報系統「單線負責、互相隔緣」的特殊性質,造成周令集團直接插手國安部的情況。

這個黑檔案庫由分管反恐和反間諜工作的副部長馬建和邱進負責。時任中辦主任令計劃的勢力據悉也通過國安部收集黑材料。

更嚴重的是,在周永康與令計劃等人結成同盟後,該庫被周永康和令計劃所利用,為上千名他們認為是「異己勢力」的官員做了標籤,收集這些人的不利材料,其中包括前任中共常委胡溫與現任常委習李,必要時即可放出,致這些政壇對手於「死地」。

《華盛頓郵報》 認為,馬建恐怕是連接周永康與令計劃的關鍵鏈條。周永康負責安全領域期間的中國間諜經費過大,馬建如果因此入罪在情理之中。

另一具體操作的江派重要情報員是北京國安局局長梁克。《紐約時報》曾報導,梁克涉嫌把來自國安局間諜網、電話監聽以及首都北京的告密者的信息轉交給周永康,並為其提供幫助。

梁克還在邱進的指揮下,執行竊聽、監視一些中共政治局常委行蹤的行動,其中包括對胡錦濤、習近平的監視,並將這些監視資料提供給周永康,為其陰謀政變提供情報。

梁克命令他最信任的人在十八大前夕竊聽李克強和溫家寶,竊聽他們的家人以及助手的電話,其竊聽旨在尋找任何腐敗的證據,訛詐及要挾他們同意周永康提出的人事安排。

1501171756282320-579x400
周永康與令計劃等人結成同盟,為上千名他們認為是「異己勢力」的官員做了標籤,收集這些人的不利材料,其中包括前任中共常委胡溫與現任常委習李,必要時即可放出,致這些政壇對手於「死地」。此信息庫被曝由馬建負責。(大紀元)

2015年3月15日,中共《人民日報》原副總編輯周瑞金在親習近平陣營的媒體刊文稱,周永康與徐才厚薄熙來、令計劃案都有牽連;他夥同李東生、蔣潔敏等下屬,更是或串聯或並聯,組成了一張巨大的「貪腐網」,到了幾乎可以「遮天蔽日的地步」。

國安部成周「裡通外國」橋梁

馬建、邱進或因其特殊身份,成為周永康「裡通外國」的橋梁和傳聲筒。《星期日泰晤士報》 引西方外交界人士透露的消息,周永康經常私會外國情報機關首腦,並披露有關中國在反恐戰爭中的合作、阿富汗東突分子的情報、朝鮮核計劃和伊朗原子能研究等機密信息。但是他需要國安部第八局的渠道。

《華爾街日報》指,馬建被查後,儘管中共對於此案的相關細節始終不予置評,但外界仍能從周永康、令計劃案中的某些細節裡看出端倪。鑒於周永康被捕後「洩露國家機密」罪行和某些香港未經證實的消息顯示出的馬建、令計劃間有「密切聯繫」,三者「裡通外國」的影子也隱約可見。

《華盛頓郵報》 報導,已有傳聞稱「令計劃勢力也曾向境外洩密,藉以達到某種政治目的」。鑒於其身份特殊,馬建為首的一大批安全官員也有可能在其中扮演了一定角色。

還有報導稱,馬建曾負責國安部第十局,即「對外保防偵察局」,負責監控駐外機構人員及留學生,偵查中共所謂的境外「反動組織」的活動。

馬建也利用其安全部門的情報優勢,向海外媒體故意洩露中共國家領導人的虛假信息。

2012年2月6日王立軍叛逃入美領館,副部長邱進曾奉周永康之命去成都接回王立軍,隨行者還有周永康的乾兒子孔濤,也是國安部局級特工。邱進並帶密函給周永康。

港媒披露,周永康倒台後,中紀委原本已對邱進進行立案調查,邱進接受了數次談話。當時北京政界人士相信,作為周永康、令計劃朋黨集團的核心成員之一,邱進「進去」是遲早的事。

2013年12月,周永康的馬仔、國家安全部官員孔濤在北京被拘查。

2014年2月21日,梁克被免去北京市國家安全局局長的職務。

2015年1月16日,中紀委公布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黨委委員馬建被指涉嚴重違紀違法接受審查。

和周永康一起製作「炸彈」?

在習近平當局調查國安部之際,一些新的線索、新的情況指向耿惠昌,或者與耿惠昌有牽連、關聯。

港媒透露,耿惠昌懷揣著和周永康一起製作的一顆大炸彈,隨時可能引爆。2010年開始,國安部實施在西方國家秘密跟蹤西方間諜行動的M方案。M代號的來源是,第八局下屬的一個處長M,曾多次提出這個行動方案,這次被上司採納。

耿惠昌指示要考慮縝密、計劃周密、精心組織,選派得力幹部實施。M處長、T局長和Q副部長根據耿惠昌的指示,又修改了M方案,特地添加了如何處理險情以及與西方反間諜機構周旋的內容。

不過,耿惠昌感到事關重大,不敢貿然行事,於是上報給周永康審批。周沒有報告胡錦濤和中央外事領導小組,也沒有知會外交部,就擅自予以批准。

近代以來,各國在相互關係上已經建立了以條約、協定等為基礎的一整套規則,形成國際公法,核心是領土完整與主權國家原則。例如,世界上每一國家均從事對外情報和反間諜工作。作為主權國家有權在其國境內抓捕、審判外國間諜,但絕不能越過其國境到外國行使這一權利。

西方國家一直恪守主權國家原則,不會在中國境內長期跟蹤中共間諜。但是,中共國家安全部的反間諜機構會在西方國家連續數年跟蹤疑似間諜,而且是在被發現的情況下進行半公開的跟蹤。

港媒評論,周永康和耿惠昌這兩個國際法法盲,批准了M的在西方國家秘密跟蹤西方間諜的行動方案,埋下了挑釁西方的大炸彈。將來一旦敗露出事,被西方國家偵破,逮捕並審判實施這個行動方案的國安特工,就是給習近平製造麻煩,在會見西方領導人時他臉往哪擱?

實際上,中共特務活動已滲透到世界各地,被國際社會視為巨大的威脅。對西方各國的網絡黑客攻擊就是一例。美國政府和企業面對中共國家黑客,資料和機密屢屢失竊。

美國忍無可忍,2013年2月發布報告曝光中共網絡黑客部隊——61398部隊:其地理位置是駐紮在上海的一座塔樓,隸屬於解放軍總參謀部三部二局。2014年5月19日,美國司法部以間諜罪起訴5名在中國的61398部隊軍官。

「間諜」手法源於江澤民

中共官場以竊聽、竊照、竊錄方式對付政敵的手法流行起來,追根溯源是從「江陳鬥」開始的。

早在陳希同垮台時,中共官場就有傳言:江澤民、曾慶紅通過安全系統的特務,掌握了每一個高幹貪污腐敗的證據細節,並以此作為要挾官員效忠江、曾的籌碼。

據港媒爭鳴2015年5月透露,當時在前北京市長陳希同事件中,江澤民使用國安部人員打入到江蘇無錫鄧斌的非法集資活動中,而後獲取北京市委辦公廳有關人員與鄧的關係證據,鄧很快被槍決,但「證而不據」;江並動用國安力量抓陳私生活的把柄,把陳搞臭。

據悉當年鄧案中至少有兩千萬現金懷疑被特工人員捲走了。

《江澤民其人》指出,原北京副市長王寶森不是自殺的,而是江澤民動用國安特工將王殺於荒郊,從而導致陳希同下台。

不過,對於利用國安間諜破案,北京知情人士說,江澤民「是點到為止,在陳案公訴之前就換了國安部長,想把那一章掀過去」。

陳案審結後,國安部長很快被更換。1998年,許永躍接替賈春旺出任國家安全部部長,耿惠昌則被提拔為中共國安部副部長。

1998年2月27日,陳希同被最高檢察院逮捕。1998年7月31日,被北京市高院以「貪污罪、玩忽職守罪」判處有期徒刑16年。陳希同不滿而上訴,但在8月20日,最高法院終審裁定,駁回陳希同的上訴並維持原判。而在1997年,陳希同之子陳小同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

江澤民熱衷於「特務治國」

但實際上,江澤民的「特務治國」還在延續。江澤民、曾慶紅利用國安部和軍隊總參,監視中央各部委及省級機關主要領導的政治動態,實行共產黨體制下的秘密控制,必要時打擊政敵,這成了江家幫的殺手鐧和「最高國家機密」,也是江澤民退休後仍能架空胡錦濤溫家寶、操控政局長達十年的武器之一。

按照中國二戰歷史專家呂加平的說法,江澤民的身世就存在「二奸二假」的問題。「第一奸」指江澤民本人和他的親生父親都是「日偽漢奸」;「第二奸」是江澤民是「效力克格勃的蘇俄奸細」,並因此向俄羅斯出賣奉送了大片中國領土。「第一假」是指江謊稱自己是1949年前加入中共地下黨的假黨員;「第二假」是指他冒充是「中共烈士」江上青養子的假「烈士」子弟。

因此江澤民本人對特務治國可謂情有獨鍾。時政評論員劉文定說,江澤民重用的「大內總管」曾慶紅就是此道高手。曾慶紅的父親曾山曾經是中共建政初期主管特務系統的內務部長,曾慶紅算是中共情報特務系統的「子弟兵」了,在打倒政治對手、鎮壓異議人士等事件中,江澤民和曾慶紅都充分地展現了他們在這方面的特殊嗜好。#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6-12-07 3: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