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國大選前夕系列專訪之一

專訪駱家輝:希拉里和川普之間應如何選擇

駱家輝2011年11月3日在中國廣州。(VCG/VCG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2072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11月08日訊】(新唐人記者蕭茗採訪報導/史軒之編譯)美國大選前夕,新唐人電視台《世事關心》節目主持人蕭茗專訪了美國前駐華大使駱家輝先生,討論在希拉里川普之間應如何選擇。訪談反覆探討了希拉里在過去和將來如何處理美中關係、中國人權和法輪功問題。駱家輝先生解釋了為何拒絕王立軍到美領館尋求政治庇護,還觸及到王立軍攜帶的密件是否涉及中共活摘器官的敏感問題。

駱家輝先生(Gary Faye Locke)1950年生於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市,1997年至2005年間擔任華盛頓州州長,為全美首位華裔州長。2009年3月至2011年7月任聯邦商務部長。2011年8月至2014年2月任美國駐華大使,期間與時任國務卿的希拉里·克林頓共事過。

在專訪中,駱家輝先生全力支持希拉里當選美國總統,並對共和黨候選人川普提出嚴厲批評。新唐人記者隨後也採訪了共和黨陣營相關發言人對此的回應,在此一併發表。

專訪駱家輝:王立軍出逃和活摘文件之謎
川普陣營譴責人權迫害兼回應駱家輝指控
前勞工部美西華裔總長:川普重視亞太裔

以下是駱家輝接受新唐人專訪實錄第一部分:

新唐人《世事關心》節目主持人蕭茗(以下稱記者):非常感謝駱家輝先生接受採訪。我認為,對於任何總統大選,特別是對於這次大選,美國民眾關心的不僅僅是政策,更重要的是,這兩位候選人實際是怎樣的人。因為美國的未來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我們總統的判斷力和價值觀。我們也知道,在未來50至100年,甚至更久遠,世界上最重要的國與國關係很可能就是美中關係。它不僅關乎美國或中國,而且對建立世界經濟和政治秩序具有重要意義。所以,我這次採訪的目標是,讓這些根本的判斷和價值觀反映在美中之間關於人權、貿易和國家安全的討論中。最後我想知道,您為什麼支持希拉里·克林頓,因為對中國觀眾來說,您是一位非常熟悉的人物。

我的第一個問題是,在過去幾十年裡,美國對華政策的主要框架一直是接觸,在經濟上與中國接觸,以便在政治上影響中國。現在,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中國人並沒有獲得更多自由,中國並沒有變得更民主。相反,我們看到外國投資和技術推動了中國經濟發展,並為他們(中共)提供了更多手段在國內加強控制。與此同時,中共正向美國投資,並開始利用其經濟實力,以多種方式滲透並影響美國社會。如果希拉里成為下一任總統,她對美中經貿關係的根本思路是什麼呢?

駱家輝:首先,很高興能與你談論這次大選,這次選舉對美國人的未來很重要。正如你所說,對於世界秩序,特別是中美關係,我們需要一位總統,幫助美國所有人重新找到好工作。我們需要確保中產階級工薪家庭的孩子能夠負擔得起大學教育。這就是為什麼我說,希拉里·克林頓正在談論和提議,為上州立大學的中產階級工薪家庭的孩子減免大學學費。當然,她正在談論建設我們的道路和橋樑,這將真正改善美國人的安全網和交通方式,但同時也為美國民眾提供了薪水優厚的工作。

她也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可靠的領導人,我認識她超過20年了。她取得了成果,她與民主黨和共和黨人合作,把人們團結在一起,將事情辦成。當她是第一夫人時,我看到了這一點。當她任美國參議員時,我看到這一點。當她任國務卿時,我也看到了這一點。我當時和她一起在內閣裡工作。她有將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團結起來,解決十分棘手問題的經歷,她能將事情辦成。這就是我們為何也需要她這樣有名望的人來領導美國,在世界上代表我們。

美中之間存在分歧。但我們也在許多方面存在共同利益。坦白地說,世界正期待著中美領導層共同努力,共同合作,解決一些棘手的世界性問題,無論是氣候變化、阻止核武器擴散、打擊非洲海岸的海盜行為,還是阻止朝鮮和伊朗發展核武器,抑或只是找到治療癌症的方法。我們兩國不得不共同合作。美中之間存在分歧,希拉里在中國備受尊重,但她也直言不諱。她有能力與中國領導人坐下來談論這些問題,並促成改變。許多年前,她在中國發表了一場大型演說。她在演說中說,婦女的權利是人權。當她為盲人異見者陳光誠發聲,並讓他成功赴美時,我和她在一起。所以,她會為人權發聲。任何時候,只要她認為,任何國家,無論是中國還是俄羅斯,甚至德國、法國或加拿大,無論是在貿易還是在人權上,違反國際規則時,她都會直言不諱。

駱家輝檔案照。(駱家輝提供/新唐人)
駱家輝檔案照。(駱家輝提供/新唐人)

記者:您剛才提到貿易和人權,我覺得很有意思。希拉里關於貿易和人權的一段著名言論始於2009年。當時她說我們不會讓人權妨礙貿易。陳光誠和高智晟先生也對希拉里為貿易而犧牲中國人權表示失望。我的問題是,你認為他們的批評合理嗎?希拉里對人權的基本立場是什麼?人權屬於外交範疇,還是屬於美國的基本價值觀?

駱家輝:她已經很清楚地表明,人權是美國DNA的一部分,美國關心人權,它始終是我們政策和所有立場的一部分。是的,我們支持貿易,但從來不會以人權為代價。你看看陳光誠案例,當時在她的指揮和領導下,我們都準備著,一旦我們無法就他的條款與中共政府達成協議,就讓他待在美國大使館內很多年。他擺明了他願意離開使館的條款。如果中共政府不同意這些條款,那麼我們美國政府,在克林頓國務卿的支持下,願意讓他留在大使館裡幾年,我們對待其它國家的其他異見者也採取這種方式。

但他最後還是同意了,中方提出一個新的建議,陳光誠同意了,我們就帶他到了醫院,他離開了美國大使館。他離開美國使館後,改變了心意。我們給了他手機,使他能與他的朋友,以及全世界包括中國的人權界通話。他們勸他嘗試去美國。那時我們對中共政府沒有談判立場了,因為陳光誠已不再處於我們保護之下。他已經在中共政府的醫院裡了。但是,克林頓國務卿繼續施壓,推動中共政府讓陳光誠來到美國。這展現了她對人權的承諾。當時我看到了所有這些討論,因此,我不同意他們說的希拉里沒有為陳光誠發聲。她在夜以繼日地為他而努力。

2011年8月14日,剛到北京上任的駐華大使駱家輝在住處會見媒體。 (Photo by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2011年8月14日,剛到北京上任的駐華大使駱家輝在住處會見媒體。 (Photo by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記者:陳光誠那時離開美國使館,是完全出自他自己的意願,不是受到美國政府或克林頓國務卿的壓力,或被他們暗示應該離開美國使館,是嗎?

駱家輝:當然,陳光誠離開美國使館時,並沒有受到壓力,因為實際上,在他離開前,我們一直在準備讓他永久地留在美國駐華使館裡。我們正準備給他一個房間,找到他可以待的地方,並確保他能在那裡吃飯。我們在做所有這些準備工作,好讓他留下來,因為中共政府提出了他不能接受的要求,直到他決定離開。克林頓國務卿完全支持我們所做的事情,說我們必須首先站出來,維護我們的人權價值觀。

2011年5月3日,奧巴馬再白宮召開內閣會議。圖左一為時任國務卿希拉里,右二為時任商務部長駱家輝。(Leslie E. Kossoff-Pool/Getty Images)
2011年5月3日,奧巴馬在白宮召開內閣會議。圖左一為時任國務卿希拉里,右三為時任商務部長駱家輝。(Leslie E. Kossoff-Pool/Getty Images)

記者:事實上,希拉里自當第一夫人以來,就以批評中共侵犯人權而聞名。她一直倡導婦女權利,批評中國的一胎化政策。然而,對於過去20年來中國最嚴重的人權侵犯⋯⋯(提問被打斷)

駱家輝:讓我談談在希拉里·克林頓與唐納德·川普之間的選擇問題。希拉里·克林頓對美籍華裔社區非常尊重,她對她與中國領導人的討論一直很堅定。她是美籍華人社區的朋友,她是中國人民的朋友。但在貿易和人權問題上,美國與中國的政策有著很深的分歧,美國政府對那些分歧一直很堅定,並十分坦率。我看見克林頓國務卿很堅定,與中國領導人談話很直接。

現在,談到唐納德·川普與希拉里之間的選擇。川普不斷地侮辱各族群的人們,包括華人。川普給我寫過一封信,非常的負面,非常侮辱華人。在整個競選中,他侮辱了各族群的人們,殘障人士。

他們當然一直在侮辱婦女,談論他如何能撫摸她們,如何能親吻她們,只因他是名人,即使她們不想被他撫摸或親吻。他侮辱了墨西哥裔美國人、拉美裔美國人,以及一名法官,他是美國一位非常優秀的法官。(他侮辱這名法官)只是因為這名法官的父母來自墨西哥。他侮辱了穆斯林的伊斯蘭教信仰,比如他談到立即驅逐美國所有非法移民。中國人需要明白,這些非法移民中,10%的人其實是中國人。當川普有一天說,他想驅逐所有的非法移民,讓他們重新申請返回美國。他也在談論美籍華人。那麼,對於美國的華人社區而言,哪位是更好的選擇?一個相信並為兒童和家庭付出畢生精力的人,像希拉里·克林頓這樣的人,還是談論給美國最富的人減稅的唐納德·川普?

美國非常富有的人,百萬富翁不需要減稅。生計艱難的中產階級工薪家庭,需要一個為他們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幫助他們的孩子不必付學費就能上大學的總統。因為我們都知道,大學教育是實現美國夢的基礎,大學教育提供了機會和技能,讓所有的人,男孩和女孩、黑人和白人、黃種人、所有族群、所有宗教背景的人們都能成功,這就是美國所代表的價值。美國是自由、希望和充滿機遇的土地。我們要確保華裔美國人、所有族群的人都能實現、都能達成美國夢。這就是美國強大的原因,這就是全世界那麼多人想來美國的原因。他們來美國,是因為我們的自由。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人口的多元化,文化的多元化,語言的多元化,宗教的多元化,加上男人女人共同努力,就能做成偉大的事情。

如果唐納德·川普執政,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他很相信壓制人,侮辱人,驅逐人,建隔離牆,不珍視美國所有族群的貢獻。我們需要一位我們的孩子、我們的男孩和女孩都能敬仰的總統,他們都能追隨他,成為行為楷模,受他的啟發做成大事,努力工作,努力學習,達成他們所能達成的一切。

我們需要一位總統,確保人們在美國只要充滿夢想並努力工作,就能夢想成真。我們需要一位總統,使這一切對於所有收入、所有族群的人來說成為可能,而不只是對於像唐納德·川普這樣很富有的人。

記者:明天,我們將採訪川普競選團隊的發言人。我將問她關於您剛談到的事情。我尤其感興趣的是,您剛談到,川普親自給您寫過一封信,裡面有侮辱華人的話。您能詳細說說這封信嗎?

駱家輝:他在抱怨貿易政策,但後來,我的意思是,當我在美國商業部的時候,我們對與中國的貿易政策、法治、確保法院公平而獨立,感到擔憂。但他談及此事的方式,對所有中國人都非常具有侮辱性。

記者:你不記得他當時具體說了些什麼話是嗎?

駱家輝:我面前正好沒有那封信。那封信非常具有侮辱性。這就是他的品質。他總是侮辱人。如果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侮辱別人,我們如何能有一位世界領袖坐下來,如何能有一位美國總統與世界其他領導人一起坐下來,試圖讓他們改變自己的行為,做不侮辱人的事情?如果同僚們所做的一切都是侮辱你,如果你試圖讓他們改變自己的行為,你會願意和一位同僚坐下來談嗎?

記者:我同意你的觀點。人們關注的不只是政策, 還有人的品性、判斷力和價值觀。讓我繼續⋯⋯(想繼續提中國最大的人權問題被打斷)

駱家輝:我的意思是,唐納德·川普公開談論他是一個多麼好的商人,因為他不付工資給他的工人、他的建築師、他的承包商。嗯,他很精明,他一直是一個好商人。我的意思是,你在賺錢,省錢,是靠不付薪水給為你工作的人。這是一個有良好品質的人嗎?我們希望我們的孩子長大後成為這種人嗎?我們希望我們的孩子長大⋯⋯我們希望我們的小男孩長大後,成為這樣一個人嗎?談論自己因為有名氣,就不經女人允許,親吻她們,撫摸其敏感部位。我們在培訓什麼,我們在教給年輕人什麼……(未完待續)

(編按:川普競選團隊對此的回應在這篇報導中:川普陣營譴責人權迫害兼回應駱家輝指控)#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6-11-08 7: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