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韓連潮:勿忘坦克人尋找坦克人

人氣: 66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6月05日訊】又到了一年一度令人悲傷的六四紀念日。

每年這個時候,最難讓人釋懷的是當年六四屠城之後那位穿白色襯衣、提著兩個塑膠購物袋隻身阻擋中共軍隊20多輛坦克列隊的青年男子。雖然他作為坦克人已經舉世聞名,成為勇氣和和平抗爭的全球標誌,但至今為止,他叫什麼名字,他的身份,他的死活,我們均不得而知。

我對這位年青人的牽掛,還因為27年前曾經代表全美學自聯多次給名叫王維林的家人打電話,希望為他和他家人提供幫助。但是,每次電話,對方既不肯定又不否定為王維林家人。在最後一次電話談話中,對方明確表示,他們家庭已經承受了極大的痛苦和悲傷,請我們尊重他們,理解他們的處境,不要再打電話。

從那之後,我再也未與他們聯繫過。

多年來,外間出現過各種說法:有人說這位年青人根本就不叫王維林,有人說他是名普通工人,也有人說他是外地來京的學生;有人說已被軍隊的坦克壓死,有人稱他被中共抓捕後槍決,還有人聲稱他還仍然活著,藏匿在中國大陸境內;另一離奇的說法是他流亡到台灣而成為中國考古學者。中共黨魁江澤民1990年訪美期間對美國記者辯稱中共沒有殺害這位坦克人,但江澤民並沒有拿出事實證實他的話不是謊言。

我最近聽一位可靠的消息人士透露,1989年六四期間的確在中山公園發生過集體槍殺學生的事件。雖然只是傳聞,當不得證據,但還是讓人擔心這位坦克人是否會在這些受害人之中。

另一個資訊也給了我一線希望:一位曾在中國留學的美國同事前不久告訴我,他的中國老師堅持認為這位坦克人是雲南民族學院的一位學生。該學院於2003年改名為雲南民族大學。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將坦克人與具體學校聯繫在一起的資訊,讓人感到振奮。

我們這些因為六四改變了命運軌跡、有著強烈六四情結的人,把坦克人當作六四的精神象徵,決心永遠不忘記他,無論如何一定要找到他。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這是為什麼公民力量組織和美國新聞博物館,以及當年拍攝坦克人的著名攝影記者查理‧柯爾(Charlie Cole)於2016年5月31日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共同提名,要求將國際記者冒著生命危險記錄下來的坦克人的照片和錄像作為人類文獻遺產納入世界記憶名錄。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名錄項目於1992年啟動,目的是確保全世界珍貴的檔案資料得到妥善保護和傳播,防止人為和自然的集體失憶、破壞和損壞。世界記憶項目目前已有340多項文獻遺產被收入名錄。其中包括:韓國光州518起義,安·弗蘭克的日記,若干南美國家人權檔案,南京大屠殺,曼德拉法庭審判記錄等。

國家、組織、個人均可以分別和共同向教科文組織提名文獻遺產收入世界記憶名錄。項目分為國際、地區和國家三級委員會和三級。本次坦克人申遺將在國際委員會中進行,因為我們認為坦克人的音像視頻文獻資料有著重要的世界意義,這些文獻對中國和全球歷史進程、社會運動都產生過並還將產生深遠的影響。

人們常說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但在當今的資訊時代,失敗者在自由媒體的幫助下也能書寫歷史。1998年,美國《時代週刊》將坦克人評選為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100個人物之一。作家萊爾(PicoIyer)稱讚這位中國孤膽英雄的抗爭舉動為這個世界重塑了勇氣的象徵。他說,「坦克人形象的意義講任何語言的人、任何年齡的人都能懂;世界上數十億不識字的人、從未聽說過毛澤東的人都能理解坦克人的所作所為。」2003年,《生活》雜誌又將坦克人照片評為改變世界100張照片之一。

自1989年以來,坦克人的形象激勵了蘇聯、東歐、阿拉伯、拉美、香港、台灣等國家和地區的民眾為爭取自己權利而抗爭。即使在中國,儘管中共封殺資訊,坦克人仍然是維權人士以及改革人士的精神支柱。的確,坦克人的形象和他的行為已經融為人類的集體意識,共同精神遺產,完全符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名錄申遺標準。

坦克人文獻遺產被列入世界記憶名錄將表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對其永久價值和重要性的重視和充分肯定,可以讓更多的人瞭解這一歷史事件的真相,使人們對1989年中國民主運動有正確的認識和理解,讓人們重新審視歷史,追究施暴者責任,為受害者找回公道,實現社會和解和民主轉型。與此同時,或許我們能借申遺活動,找到我們景仰已久的英雄。

坦克人文獻遺產被列入世界記憶名錄還將有助於這些文獻遺產的安全、保管和保護。目前這些資料為個人和新聞機構所有,沒有統一的管理和保護機制,也沒有完全數據化,造成有的底片變質。其中一些重要照片的發行權已被中共國有企業視覺中國掌握,對坦克人文獻遺產造成的負面影響難以評估。一旦被列入世界記憶名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有責任保護和檢查這些文獻,防止有意銷毀和破壞。

本次提交的申請包括9項文獻遺產,其中7項遺產是坦克人照片,分別經過諮詢博物館專家,從5名攝影記者的作品中選出。這5名攝影記者是查理‧柯爾、斯圖爾特‧富蘭克林(Stuart Franklin)、傑夫‧懷登(Jeff Widener)、曾顯華(Arthur Tseng)和鐘同仁(Terril Jones);另外2項是由CNN和澳大利亞廣播公司攝影師喬納森‧希爾(Jonathon Schaer)威利‧傅(Willie Phua)錄製的視頻。這些照片和視頻都獲得國際大獎,或其歷史價值得到專家和新聞屆人士的承認。

每張照片和視頻的背後都有一個生動的故事,其實這些攝影記者也是英雄。譬如,柯爾拍攝完畢後機智地將膠卷藏在北京飯店房間的的馬桶水箱中,並犧牲其他不太重要的膠捲來矇混過關,警察搜查他的房間對他動粗,迫使他簽悔過書,但沒有查出坦克人膠卷,得以讓坦克人照片傳出發表。希爾在錄製時,長安街上的坦克射出大量的機關槍子彈,他也是機智地完成了任務。

他們中的好幾個人都對我說拍攝坦克人改變了他們的人生。

還有數千的中外記者冒著生命危險記錄了1989年人民可歌可泣的抗爭過程和事蹟,有的照片和視頻被沒收,有的被打受傷,有的通過各種辦法把資訊傳出。他們都是英雄,值得我們記住。實際上,坦克人申遺也是對新聞工作者的肯定和褒揚。

正式遞交申請只是第一步。接下來,由14個文獻遺產管理和保護方面專家組成的教科文組織國際諮詢委員會將指定一名專家對提名進行初步審議,提出意見。然後國際諮詢委員會進行審議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幹事推薦新入選的國際名錄文獻遺產。最終決定權由教科文組織總幹事行使。被批准後,教科文組織會頒發證書,也可舉行頒發儀式。

可以肯定中共一定會收買、威脅這些以個人身份參與的國際諮詢委員會成員,並對總幹事施加巨大壓力。人權、民運組織和團體以及熱愛中國的民眾應當團結一心,遊說民主國家政府支持坦克人申遺,通過這一活動尋找我們的英雄,紀念六四死去的英靈和千千萬萬的參與者。

--轉自美國之音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6-05 11: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