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楊寧:上海警察痛悔為其同行再敲警鐘

人氣: 64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7月21日訊】據大紀元近日報導,上海以揭露江澤民和「上海幫」罪行而知名的維權律師鄭恩寵與妻子蔣美麗,日前突然被上海官方安排度假五天,官方不僅招待如上賓,而且還提出三點改善條件,包括批准蔣美麗去美國與女兒團聚;從現在開始,每天補貼提高一倍,一個月1,500元;逐步撤銷對其監管並恢復自由。對於官方態度的改變,鄭恩寵認為這是與大環境的變化有關,而這也昭示著江澤民大事不妙。

鄭恩寵境遇的改變,讓長期監視其的十多名國保警察們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曾經在鄭恩寵面前飛揚跋扈、強硬兇狠、自認為效忠於中共的他們,如今面對著鄭的指責,卻沒有絲毫回應,有時則表示,把你當成敵人,我們也很後悔。我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結果上面反而說是我們處理的,把我們當替罪羊。一個還有兩個月就退休、監視鄭恩寵長達7年的警察借酒吐真言:「我混的太慘了!嚴格來講我被領導出賣了。」

應該說,事實教育了這些警察們,當他們發現在執行了上級下達的所謂重大任務後,收穫的卻是名聲掃地、被領導出賣時,他們內心的翻江倒海可想而知。此時的他們才明白自己不過是被利用的棋子,才理解什麼是卸磨殺驢,而他們的警察生涯也因為這段不光彩的歷史而趨於黯淡。

其實,上海的警察們大概不知道的是,「卸磨殺驢」是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和政治迫害後慣用的一種手法,在每次運動中製造了無數冤假錯案後,中共都要拋出一批人充當替罪羊,以平息民憤。比如文革結束後,北京市公安局於1977年7月將在「軍管會」時期留下的手上沾滿民眾鮮血的793名軍隊幹部,全部撤離北京市公安局。他們被送往各自的部隊以後,部隊對他們進行了內部審訊並秘密槍決,槍決地點在偏僻的雲南,對其家屬則宣佈是「因公殉職」。

再如北京公安局長劉傳新,在文革期間追隨中共當局,以執行公務的名義,肆意迫害民眾並製造了大量冤假錯案,如孫維世就死在他的手下。1977年5月19日,在他接到北京市公安局要召開「批判劉傳新大會」通知的第二天,劉選擇了自殺。除了劉傳新,北京當局還抓捕了公檢法系統內17個雙手沾血的看守員或審訊員,在內部審問後秘密槍決,對家屬告知的理由依舊是「因公殉職」。

然而,歷史總是不能讓世人汲取正面的教訓。也許,上述例子對於當今的警察們過於遙遠,但這兩三年的例子卻仍無法讓一些警察醒悟。自1999年7月,江澤民和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後,眾多警察就成為了迫害的急先鋒。十多年來,不少警察或死於非命,或因貪腐被查,主導迫害的周永康、李東生以及各地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也紛紛落馬。但是不久前公安部指揮的針對法輪功學員的遼寧大抓捕,牡丹江「610」辦公室綜合科科長朱家濱的公開叫囂,承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承認自己是「屠夫」等,都表明還有警察不為自己所為感到害怕,還有警察以為自己將來不會受到懲處,甚至看到了擺在眼前的事實,也仍不相信中共會卸磨殺驢,畢竟他們是聽從中共的命令而為的。

可惜,歷史的發展不是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從鄭恩寵的境遇的改變以及當局釋放的其它越來越明顯的信號,都在揭示江澤民被捕、被審判都不是太過遙遠之事,而江迫害法輪功的滔天罪惡是必然被清算的。主犯被懲處了,隨從其作惡的馬仔們又會怎樣呢?上海警察們的痛悔已經給出了答案,而劉傳新等人的結局焉知不是朱家濱等人的下場?一切只爭個早晚。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7-21 2: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