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宋紫鳳:釋道與政治

人氣: 26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8月09日訊】中華文化之架構自古即是儒釋道三教,此三教者在人類社會這一層面之展現就是各守其道,各司其職,所以宋真宗說「以佛修心,以老治身,以儒治世」,雖不可謂不移之理,至少是一種高明的見地。反之,如果於這一點尚未達清醒之認識,就胡說亂論一氣,那就好像論醫者之種地,論農者之紡織,論織者之醫人,豈不大亂!

今日之中共國,黨文化詆毀釋道最常見的手法即是這種三教不分的胡說亂論,提到佛道之教,會有各種刁鑽古怪的問題劈面而來。諸如:佛陀既然大慈大悲,為何不把經濟搞上去?如果有報應還要法律做什麼,如果有氣功還要醫院做什麼,如果有神跡還要勞動做什麼,如此種種蠻橫無理卻能欺世惑眾。於是在中共克意灌輸與扭曲宣傳下,人或以為儒教尚有可信,而釋道則幾於荒誕。

曩日讀《通鑒長編》,看到一段話,宋太宗在太平興國八年對他的宰相說「浮屠氏之教有裨政治」,又說「凡為君治人,即是修行之地,行一好事,天下獲利,即釋氏所謂利他者也。」其實宋真宗在景德二年也嘗對臣下說「釋道二門,有助世教」。想來,有宋諸帝,除了開國之君宋太祖是武人出身,無一例外都是飽讀詩書的,他們的身份是帝王,而他們的精神,則是一位儒者。作為儒者,於釋道二門能持「有裨政治」「有助世教」之見解,比之當時以繼承儒家道統自居而力排佛老的孫複,石介之輩,不可不謂聖智高明。

這些帝王的語錄做為執政者治國的通鑒被書之史冊,垂範後世,歷代如此。偏偏到了今天,在紅朝戰天鬥地的環境下,在中共毀佛謗道之氛圍中,這些聖訓卻行不通了。或有人不以為然——那中共的諸色人等中不是也偶有披著僧衣與道袍的嗎?——然而,那又能說明什麼呢,那也不過是換了一件工作制服而已。而歷史的真實卻是中共篡政之初,「取締會道門」鎮壓宗教之後,再以所謂團結之名,以所謂政治協商之旗號,將一批屈從者收編過來,做為釋道代表擺在臺上,以有裨「中共」之政治,以有助「中共」之世教—— 這不過是一種可以踩在腳下的、可以任意扭曲的徹頭徹尾的利用。

而千年以前的宋朝皇帝對於佛道二家的並重,卻是要誠其意而修其心的。所乙太宗作為儒者,卻能悟到人君治國亦是一種釋教所宣揚的「利他」。而真宗淳熙八年制《原道論》時,說的更為明確:「以佛修心,以道養生,以儒治世,斯可也」。乃知,太宗,真宗二帝的宗教政策,實為心有所得,悟有所獲之後,又由已推於人,推於事,推於天下。所以,在宋代,我們看到:儒學頂盛,釋道振興,那個為民國大師陳寅恪大贊為中華文物造極之世的宋朝,存在了足足三百多年,這與有宋諸帝以儒治國,釋道輔政的長策自然有著首要之關係。

鑒古是為知今。千年前的大宋朝到了今日之中共國已是面目皆非,不惟當政者不同,連世風、思潮也全然不同。以有宋諸帝之開明,勢必會引領一個開明的時代。而以中共之悖謬,也勢必會製造一個悖謬的社會。近年更有披著佛衣與道袍的中共人讀共產經,拜毛像,頌中共以為功德云云,民間不恥其行,更誤以為釋道將以害政,遂墮中共之計。

外此,又想到大陸近年來出現的復古之風,學則國學,衣則漢服,樂則民樂,更有如趕場子般的拜黃帝祭孔聖等大大小小的典禮。有論者目之為中共對中華傳統文化之附體,亦有人以此為中國人民族性之使然。無論如何,重要的是,這種復古更多只是停留於儒家形式,且也只是極表淺,極皮毛,極狹窄的一點點形式而不敢稍有深入,對於敬神禮佛修心煉形的釋道之教更無有涉及,這足以說明,中共基於其反天鬥地的無神論立場,大概是沒有這個膽量去真的搞什麼復古。然而,反過來看,如果中共所謂「體制內」確有人有志於恢復中華傳統文化,那麼,其人必然要以拋棄中共為前提與條件——想到當前天滅中共之大勢,我更希望以這種猜測去樂觀其成。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8-09 8: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