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寧夏兵團兩冤案 八名北京知青被槍斃

人氣: 11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1月21日訊】1968年大規模上山下鄉運動開始後,寧夏生產建設兵團「林建三師」成立不久,下屬二團有八個北京知青,在兩案中被判死刑執行了槍決。同時,還有同案犯多人被判死緩和有期徒刑,其中有女知青。被槍斃的八名北京知青年齡都在二十歲上下,最小的案發時不滿18歲。

文革武鬥殺人案

當時固原縣軍分區到地方「支左」,釀成武鬥事件。為逃避責任,掩蓋真相,時任固原軍分區司令員兼當地革會主任的劉源,1970年利用「一打三反」運動,殺人滅口,槍決了四名北京知青,其中兩人是司令員劉源問題的知情人。1970年也是文革十年間官方「依法」槍決「反革命分子」的高潮。文革結束後最高法院向中共中央報告說:「一打三反」運動中錯判死刑最為突出。寧夏錯殺七十人中,1970年判處的有六十八人。

軍隊「支左」介入地方運動,造反派「文攻武衛」升級。當時兩派,誰能佔據團部,誰是勝者。「在野派」為了攻克團部,一天夜裡偷襲了團部。隨著一聲爆炸,圍牆倒塌,裡面的人連衣服都來不及穿上,就被棍棒、鋼管等打得頭破血流。雖偷襲成功,但有人被打死了。

清算武鬥罪行時,涉嫌殺人的四名主犯被判死刑立即槍決,另有多人獲刑。偷襲總指揮金伯昆,他本是清朝皇室愛新覺羅的後裔。為避禍,他特意隱名埋姓,擯棄愛新覺羅祖姓,改金姓。但最終還是沒能躲過一劫。其他三個死刑犯分別是北京知青:張松古、孔東山、戰智。四人被槍斃在固原城東門外的河灘上。

首犯金伯昆已經有了未婚妻。行刑那天,他被五花大綁,站在示眾的卡車上,用眼神巡視著車下涌動的人群。知情人說,他是在尋找戀人小臧,想和她做最後的訣別。但是他始終沒看見她。他死後,有關於他的愛情故事,越愈傳愈悽美,愈傳愈悲壯。

四人中戰智年齡最小,作案時還差一個月才滿十八歲。他是四人中長得最帥的一個。那天他沒穿棉衣,外面套了一件光板兒老羊皮大衣,攔腰繫著一根繩子。圍觀的人群中發出陣陣嘆息。行刑後,這個漂亮小伙兒的半張臉都被打飛了,白色羊皮大衣上染滿了鮮血。

「斬首示眾」那天,金伯昆他們四人站在各自的示眾卡車上,都是昂首挺胸,既無懼色也無愧色。為打擊他們的「反革命囂張氣焰」,法警不得不一次次地往下按他們的頭。四人梗着脖子,一副為捍衛毛革命路線誓死如歸的樣子。

現場很多人連連人嘆息:「這些娃娃如果不來大西北,也不至於犯這麼大的罪。」他們確實不該來這裡,而應該在學校讀書。但是因為他們出身不好,高中大學不被錄取。上山下鄉落戶到這裡,不幸又趕上文革,當了造反派。在那個瘋狂的年代裡,有軍隊「支左」,更無法無天。

他們死得其所,還是死得好無謂?是英雄還是死有餘辜?武鬥中,兩派都喊著毛語錄“下定決心,不怕犧牲……”在誓死捍衛毛的革命路線。文革被否定,毛的極左路線被否定,造反派們趨之若狂的一切還有意義嗎?包括他們為之獻出的生命。時過境遷,幾十年後,只有金伯昆生前的未婚妻小臧專程來過固原,痛哭了一場。而現在,當年的刑場已經是商業城了。

這場悲劇,誰之過?如果沒有中共的政治運動,人們頭腦裡沒被灌輸害人的黨文化,這群有理想有抱負的年輕人,將會有怎樣燦爛的人生!「這些娃娃」無疑是文革、上山下鄉運動的犧牲品。

馬家河灣輪姦案

武鬥案之後,當權者為擺平「死掐」的兩派,好明哲保身,終於捏造出「馬家河灣輪姦案」,又槍斃了對立面的四名北京知青。

這四個倒在刑場上的北京知青,被扣上的是「反革命輪姦犯」罪名。罪名本身就是文革產物,在中共的刑法典裡從來沒有的罪名。因為那幾個知青出身不好,被害人是貧農出身,黑五類出身的男人強姦了紅五類出身的女人,這是階級報復,就是反革命。所以罪加一等,是「反革命輪姦犯」。那真是個無法無天的瘋狂年代。

誰也沒想到,這個殺身之禍是從一個玩笑惹出來的。1967年冬的一天,十幾個北京知青乘坐大卡車去同心縣。路上遇見一個鄉下老頭帶著女兒徒步趕路。父女倆攔車搭上了他們的順風車。走到同心縣馬家河彎時,汽車因故停了會兒。有個知青對那姑娘開起了玩笑,大意是說你跟我走,給我當老婆之類的。同車的其他知青也跟着瞎起鬨。

回到連隊後他們又拿這個玩笑各自吹牛,還互相取笑。過了些日子有人揭發說這十幾個北京知青將那姑娘輪姦了。於是很快就成立了專案組,在長達一年多的時間裡,這個案子反反覆復調查了多次,然而「加害者」和「受害者」都不承認。林建三師知情人說,當時對這幾個犯人上了肩背銬,並加了楔子。有一個人熬不過去了,便下了軟蛋(屈打成招),使得案子有了突破。

結案時將五個「主犯」中的四個判了死刑立即執行,被屈打成招的那名「主犯」判了死緩。

多年後,案件平反了。平反的真實原因,是涉案的北京知青中,有些人有一定的家庭背景。如被中共授予中美合作所二號烈士的黃顯聲將軍,其長孫涉案其中。當時,黃顯聲遺孀還在,她找到原鐵道部長呂正操,哭訴要孫子。這個冤案得以平反,是因為有人“通天”。二團知情人感嘆:「這案子要擱到普通人身上你想告狀連門也找不到啊!」

寧夏固原縣三師二團「准解放軍團隊」,當初讓很多知青羨慕不已。過後他們發現,二團發生的冤案,在全國兵團裡並不少見。軍官們黨性越強,知青越遭殃,越倒霉。他們整起人來,“製造陷阱和陰謀”,更卑鄙無恥。

首犯王金洪已經結婚,案發時他的妻子正懷孕在身。平反時王的母親和妻子都來到了固原,住在當時的固原第一旅社。一姓馬的女服務員說,有一天,王金洪的母親和妻子照樣平靜地走進房間,關上門後卻從房間裡爆發出一陣痛徹心扉的嚎啕哭聲,那哭聲讓前台上的服務員們聽得清清楚楚……

知青的種種遭遇,不仅毁了成千上万个知青的一生,也毁了他們身後的整個家庭,父母和親人。上山下鄉運動,給幾代中國人帶來深重苦難。半個世紀過去了,很多人至今傷痛都難以癒合。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01-21 8: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