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上海保安自稱是土匪 強住民宅搜刮財物

10月14日凌晨,上海李琴家裡突然衝進來20個保安,在她家隨意吃喝拉撒,稱是嘉定區委區政府派來監控她的。(視頻截圖/李琴提供)
10月14日凌晨,上海李琴家裡突然衝進來20名保安,在她家隨意吃喝拉撒睡,稱是嘉定區委區政府派來監控她的。(視頻截圖/李琴提供)
人氣: 189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11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在中共「十九大」召開前,上海市嘉定區訪民李琴家中突然闖進20個保安,在她家住了20天,走前還將值錢物品和現金搜刮一空。李琴曾撥打十多次110、120求救都沒有用,得到的回答都是政府行為,管不了。

保安稱「我就是土匪」

李琴向大紀元記者說:「10月14日凌晨,家裡突然衝進來20名保安,他們在我家裡隨意吃喝拉撒,大聲喧嘩,睡在我的床上。他們自稱是嘉定區委區政府派來監控我的,要不惜一切代價阻止我進京上訪。」

李琴表示,20個人住在她家一直到11月8日才撤走,他們開著掛魯字車牌的車,但身上穿的是上海保安制服。「他們把我家的東西都搶光,電話線都拉斷了,還說他們是政府派來看我的,說我欠政府錢,要我付他們工錢,不付工錢他們就不走。」

這些保安的行為讓李琴很氣憤,她說:「還說要我付300萬(人民幣,下同),『要麼付300萬,要麼不走就看守到你死』。我就叫他們拿出合同來。這些人把我軟禁,還要我付工錢。」

李琴說:「他們是政府派來的保安,來我家就把空調全部打開,把冰箱裡的菜、雞、鴨全部吃光,然後規定我們一天只能吃兩餐,不能多吃,不給吃菜,每天就只吃小黃瓜,也不准我們洗澡。他們把我家米全倒掉,我說你是土匪啊,他回說『我就是土匪』。」李琴氣得說話都結巴了。

「土匪保安」隸屬哪個單位 沒有人承認

這些保安還限制李琴一家人的自由,不讓她丈夫出門做生意,不讓她兒子上班,最後她兒子是從二樓跳下逃出去。她報警,警察說是政府行為,不是他們派來的,問區政府也不承認是他們派來的,沒單位承認這些人哪裡來的。

最後實在受不了了,李琴丈夫到上海市警察局找警方說,才把那些人撤走。「走之前,他們把我夫妻控制著,他們上樓去將我家祖傳的50個銀圓(古錢)、我兒子的衣服、他皮夾裡的1000元,還有我錢包裡的800元、我的手鐲也都被拿走了。我們這房子是借錢買的,存了點錢要還的。」

這群人走後,李琴夫妻上樓才發現東西和現金被他們給偷了,她丈夫到上海市公安局報案,警方也沒派警到現場拍照取證。

李琴說,她從9月12日就開始被監控著,一直到現在兩個多月了,沒有自由。「現在門口還有4個人守著,我要去看病,因為我有糖尿病要控制血糖,他們也不讓我去。」

開著掛山東車牌的車,穿上海保安的制服,沒單位敢承認是它們派來的人。(大紀元合成/李琴提供)
這幫人開著掛山東車牌的車,穿上海保安的制服,沒單位敢承認是他們派來的人。(大紀元合成/李琴提供)
20個人在她家住20天,控制她一家人自由。(大紀元合成/李琴提供)
20個人在她家住了20天,控制她一家人自由。(大紀元合成/李琴提供)
20個人在李琴家吃喝拉撒睡,如入無人之地。(大紀元合成/李琴提供)
20個人在李琴家吃喝拉撒睡,如入無人之地。(大紀元合成/李琴提供)

為父伸冤成重點穩控對象

李琴的父親張元芳在勞教農場「被自殺」,她也因為父親被誣陷偷東西冤死而從小被人瞧不起,所以她告訴自己,一定要替父親討回公道,至今她已經上訪28年了。

李琴表示,「我父親也是公安局的警察幹部,我去國務院信訪辦、去公安部、去組織部反映,為我父親平反。然後政府又把我家房子強拆了,我到國土資源部、建設部,都是按照政府規定上訪。他們就這樣對待我,我真搞不懂我怎麼成了重點穩控對象,『十九大』都結束了,我還得不到自由。」#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7-11-14 1: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