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和平民主100問》之六:人性分析

作者:謝燕益

謝燕益律師被非法關押一年半後,終於獲釋並與家人團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人氣: 50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11月15日訊】編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開始密集抓捕、傳喚全國各地的維權律師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謝燕益、周世鋒、謝陽、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師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謝燕益在被非法監禁553天後,獲釋回家。他在監獄中遭遇了怎樣生與死的考驗?謝燕益親自寫下近20萬字的《709紀事和平民主100問》,大紀元網站首發此書,將分兩大部分連載:其一為《709紀事》,其二為《和平民主100問》。

19. 私有制、公有制、計劃經濟、市場經濟、個人、集體、國家、人權與主權?

答:國家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個體(每個具體的人)權利獲得保障與實現,維護社會公平正義。個體先於國家而存在,個體權利在先,它是自然權利,沒有國家,個體照舊存在。國家在後,它是人類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為了更好地實現和保障每個個體的權利,大家訂立契約建立起國家,以人為本的政治理念就是個體為本。

個體是目的,國家是手段。每個個體的尊嚴和權利看似獨立,實則相關統一。就是當他人的權利和尊嚴遭受侵害時,我們的尊嚴和權利也處於潛在的危險當中,只要一個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這個相關性和統一性是從每個個體出發,個體是基礎,當每個個體的權利與尊嚴得到了很好的保障與實現,每個具體的人在現實中活得有尊嚴、自由和幸福,那麼這個由一個個具體人組織起來的國家這一抽象概念跟每一個具體的人聯繫起來就具有了意義,國家的根本利益也由此體現。

個體的權利在法律制度上和社會文化習慣上需要具體明確,相反人民的利益、國家的利益這些抽象的概念,看不見摸不著,不僅與具體的個人無關,而且片面強調它,可能還會威脅到每個個體。對於一個國家來說,假如國家是一個肌體,國家之內的個體就像細胞,沒有好的細胞,肌體再龐大也會衰亡垮塌虛弱不堪,每一個充滿能量、健康的細胞才能成就一個強大的肌體,反之,國家的強大不可能是建立在破壞每一個細胞的基礎上成立的。

公有制、集體主義對人民來說是一種抽象的利益和具體的剝奪,通過社會革命、社會運動推行所謂公有制的國家,等於沒有尊重人的權利與尊嚴這一先天的事實,而是通過暴力與強制否定造物主賦予人的天然地位。是自然權利決定制度設計而非制度設計決定自然權利。制度必須建立在自然權利的前提下而不能否認自然權利這一事實。

肯認私有財產的事實,在此基礎上產權人可以自主選擇訂立契約將私有土地或其它財產按照現實需要實現所謂公有比如股份制等讓產權明晰,勢必降低交易成本。有恆產者有恆心,私有制是社會契約、市場經濟、商業文明的基礎,從私有制到社會契約形成發展出市場經濟、商業文明,再從市場經濟、商業文明為政治契約奠定基礎。

沒有人權,國家越強大意味著奴役與壓迫越深重、災難越深重。人權是目的,主權是手段,人權高於主權,主權是為人權服務的,脫離開人權的主權是虛偽的主權,這樣的主權只是專制統治者為維護專制特權的幌子,是對人權的嚴重威脅,人們有權利徹底終止、剷除一切侵害人權的主權。

1776年美利堅合眾國十三個州通過《獨立宣言》,該宣言開頭作如下表述:我們認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賦予他們若干不可讓與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存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人們才在他們中間建立政府,而政府的正當權利,則是經被統治者同意授予的。任何形式的政府一旦對這些目標的實現起破壞作用時,人民便有權予以更換或廢除,以建立一個新的政府。新政府所依據的原則和組織其權力的方式,務使人民認為唯有這樣才最有可能使他們獲得安全和幸福。

若真要審慎地來說,成立多年的政府是不應當由於無關緊要的和一時的原因而予以更換的。過去的一切經驗都說明,任何苦難,只要尚能忍受,人類還是情願忍受,也不想為申冤而廢除他們久已習慣了的政府形式。然而,當始終追求同一目標的一系列濫用職權和強取豪奪的行為表明政府企圖把人民至於專制暴政之下時,人民就有權也有義務去推翻這樣的政府,並為其未來的安全提供新的保障。

從近代一百多年的歷史來看,少數專制獨裁者以所謂公有制、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國家主義的名義對社會進行的統治完全超過了以往任何傳統意義上的皇權專制。國人遭受了包括經濟、政治、文化思想、人身自由在內的全方位的剝奪控制,一場前所未有包羅萬象的專制與奴役發生了。中國人不接受一個名義上的皇帝,卻經歷了一場十倍、百倍於傳統皇權的專制暴政統治,而這場包羅萬象全方位的專制統治都是打著無比美好、無比正義的旗號進行的,諸如:革命、解放、為人民服務、新民主主義、公有制、人民當家作主、無產階級專政、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民族復興、先進生產力、先進文化、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社會主義優越性等等。

在專制權力之下,國有企業、國有土地是最大之惡!從歷史的角度來看,無論從公平和效率上都是最糟糕的選擇。無論所謂生產資料國有、土地國有、虛化的集體所有制實際上是無人所有,掌權者充分利用這一點,將資產財富具體掌控在自己手中,從效率上沒有追求利潤的動力,根據市場需求創新進取提高生產力以滿足市場需求,並且時時出現道德風險,「崽賣爺田不心疼」,殺雞取卵,大搞短期行為、權力兌現,各級官僚掌權者只要滿足上級的需求就可以保障自己的地位、前途,不需要向人民負責;在公平上導致當權者無償占有大眾的財富、自然資源、勞動乃至人身,而大眾的資源、生產資料因被剝奪限制而喪失了生存、發展、致富的機會,少數人靠特權巧取豪奪,再進一步壟斷資源、市場與權力,繼續與消費者簽訂霸王條款賺取超額利潤,造成貧富差距不斷拉大,這也是為什麼中國老百姓要支付世界上最高昂的電費、油費、通訊費、房費、醫療費等等,由於資源、市場、權力的壟斷,長期來看將大大增加社會的交易成本和風險。官方厘定的公有制(國有制、集體制)這些名義上的所有制形式在實際中單個工人、農民個體由於這種制度設計的原因,致使其議價能力大大降低,淪為絕對的赤貧。

進行土地私有化改革,實現土地私有,每個人都可以決定其如何使用,那麼勢必第一,土地所有者在國家整體規劃的條件下會十分負責地經營這份土地作長期打算、長遠規劃。第二,土地所有者能夠有充分的議價能力。無論是經營、買賣還是進行股份制合作都能夠實現其權益最大化,實現土地、資本民有化,為民富國強、縮小貧富差距奠定基礎。

歸根到底,公有制、計劃經濟是手段,人的平等、自由是目的。沒有財產權利,人們必將只有依附於專制體制、依附於強權既得利益集團,導致強者恆強、弱者恆弱,形成全方位的奴隸社會。只有告別公有制、夯實私有財產權,才能跨入一個現代文明社會。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完善社會制度追求效率與公平。眾所周知,往往私有制社會清廉文明,公有制社會貪官遍地物慾橫流。一個由少數人控制的政府將一個國家以所謂公有制、計劃經濟的名義掌握在自己手中,並以為萬民謀幸福等各種理想主義烏托邦的旗號,即便這樣的目的是真誠的,可現實中的人不是上帝,沒有人具備一種能夠關注到每一個個體現實需求的能力。當權者的自私、貪婪、盲目、狂熱、自負與政府作為必要之惡、守夜人的角色不可避免地產生矛盾。

計劃經濟本質上是一場權力的慾望和虛妄,專制獨裁往往喜歡計劃經濟,一切皆以計劃經濟的形式服從其權力意志,每一個具體的鮮活生命成為統治者追求其自以為是的理想國烏托邦的手段。最終卻成為專制的手段控制人民,無產階級專政搞不好就成了對無產階級的專政!雖然市場經濟是為個體需求存在的,市場經濟卻為個體的權利和自由提供了必要的空間。可這一點是專制統治者無法容忍的,因此市場經濟一次次被以資本主義或其它名義摧毀與消滅!

獨裁者以人民、正義、平等、平均等名義搞專政,不管是民主主義共和國、人民共和國還是其它,不僅促使人們作惡,而且促使人們偽善帶著面具,一切都以人民的利益、國家之名、革命之名,後來發展到以維護黨的利益之名。其實沒人關心黨的利益,都是塞進自己的私貨,高尚的名義掩蓋私慾、貪婪、權欲、罪惡。而民選的有限政府恰恰相反,置於人權、自由、法治制度框架之內,給個體、社會和市場留下足夠的空間。

20. 和平民主中的人性分析?

答:人性本善,人作惡是有條件的,人心向善是無條件的,是近乎於與生俱來的一種本能。善即是順應造物主的意志,惡則是悖逆造物主的意志。人的可救贖性即是人性本善的明證,試想如果人性本惡,邪惡的被造和拯救意義何在?而天性邪惡又如何能被拯救呢?每個人都有是非觀,人類共同的語言當中關於真善美、是非、善惡的詞彙就是明證。人性若非本善就將無法意識到善惡的問題,我們既然可以探討善惡、追問善惡就足以證明人性本善,但是人先天本善後天卻有墮落向惡喪失本性的趨勢,這是人的有限性和有待完善的規定性,也是人的目的所為。

這種人性的認定是包括對專制統治者在內的普遍的人性判定,即專制統治者也具有明是非、辨善惡的本能,在一定條件下也可以轉惡成善走向和平民主的道路。儘管人性本善,但是人性中也有貪婪、無知、狂妄、盲目、愚蠢、恐懼、仇恨、慾望等各種弱點。人性的弱點在一定條件下便成為作惡的種子。每個個體的信仰狀態不同,人要避免作惡,能夠最大程度的抑惡從善,主要從認識和克服人性的弱點開始,認識到人的無知有限性,懂得自身被決定、被動的角色,建立向善的普世價值的信仰,人由於受到外在因素的影響而無法認識自己,人需要不斷地自省認識自己,清楚自己不做什麼,那麼人才能夠保持做人的底線與尊嚴。

無論革命者還是專制統治者都不自覺地認為代表正義,即使邪惡獨裁者如斯大林、希特勒、薩達姆、金正日他們也感覺自己獻身於一場正義事業。這主要由於其所處環境和地位導致其無知、自大、狂妄的結果。專制統治長期的愚民和洗腦,採取謊言加暴力,導致人們黑白顛倒、是非不分,導致人們的恐懼與仇恨。而訴諸暴力、炫耀武力往往是自甘墮落的表現,是弱者心態缺乏自信的表現,由於自己缺乏合法性、謊言無法自圓其說而惱羞成怒,只有靠暴力恐嚇對手、壓制對手。暴力專制者沒有通過文明的方式解決問題的能力,只有野蠻相向。這絲毫於人無損卻讓己蒙羞。而和平民主是強者的聲音,堅信善的力量,始終堅守理性寬容的立場,愛你的敵人,堅守道義立場,通過文明的方式以理服人,捍衛對立雙方共同的尊嚴!儘管我們每個人都犯過錯誤、都不完善,但是每個人在自己的角色上,不管是現在,還是後極權時代,都可以有所作為擔當人道使命。

既然我們知曉我們的命運歸根到底並非決定於一個世俗的政權,一個貌似強大的政權、國家機器或許經不起我們輕輕一觸即轟然倒塌,這個事實人們還普遍不能接受不敢相信,人們迷信強權的時候忽略了一切強權都由人組成這一事實,而人這一根本因素正在發生重大轉變,被統治者的恐懼正是專制統治的基礎,被統治者克服的不是外在的力量而只是恐懼本身,當和平民主的意志與暴力專制的意志進行較量時,追求正義的一方,當你感到恐懼時,你的對手可能更恐懼。只要再堅持一下,專制的意志就會徹底崩潰,而和平民主的同道們則仁者無憂!#(未完待續)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李婧鋮

評論
2017-11-15 5: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