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受迫害仍存善心 獄警:法輪功都是好人

法輪功學員夏海珍、羅蛟龍夫婦在聖莫妮卡碼頭向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拜年。(徐綉惠/大紀元)

人氣: 47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12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繡惠洛杉磯聖莫妮卡報導)1999年,在上海生活的夏海珍因一場醫療事故,淚腺被意外摘除,從此以後她終身都需要點眼藥水。「每隔三分鐘就要點一次眼藥水,身上帶著四五瓶藥水,開了十幾次刀,醫生都診斷為『目前沒有解決辦法』」,她說。

煉功放下所有眼藥

就在醫院住院期間,夏海珍遇到了一位老太太,這位老太太當時正在讀《轉法輪》。出於好奇,夏海珍向老太太借書來閱讀,她越看越入迷,一口氣讀完了書。

當時夏海珍覺得,這就是自己所要的了。更巧的是,她先生在住家附近發現了法輪大法的煉功點。第一次走入煉功點,輔導員告訴夏海珍,從此以後,這些眼藥水都可以不要了。她當時不大相信,但學習五套功法的過程中,夏海珍發現她完全不需要點眼藥水;此後,她也再沒用過那些眼藥。

法輪功學員夏海珍在聖莫妮卡參與戶外煉功。(徐綉惠/大紀元)

孕中到北京上訪

因為在自己身上發生了這種不可思議的奇蹟,當1999年7‧20中共造謠污衊法輪功時,夏海珍壓根兒就不相信。當聽說有法輪功學員在北京上訪、遭遇嚴酷迫害時,她更是顧不得自己懷著六個月的身孕,毅然決定奔赴北京。

夏海珍希望把親身經歷告訴北京官員,讓中共政府明白法輪大法對百姓的幫助。但事與願違,她很快地被警察抓走,後被家人接回。從此,夏海珍就過著時時被監視的日子。

大熱的夏天,有個老太太拿著西瓜和一摞報紙在夏海珍家門口坐著,邊吃西瓜,邊看報,監視夏海珍的一舉一動。

夏海珍在孩子出生後,因她持續向各地公安局和政府單位郵寄法輪功真相資料,揭露江澤民非法迫害法輪功學員而被當局行政警告。

以「真、善、忍」對待獄警

2002年5月24日凌晨,夏海珍正在家裡睡覺,被警察砸開門抄家帶走,被關在黃浦看守所,三天三夜雙手銬在鐵欄杆上,無法休息,警察將她治安拘留15天。後來,夏海珍的孩子被迫交給婆婆帶,她經歷了十個月的流離失所的生活。由於在松江、嘉定地區傳播法輪功教導的做「真、善、忍」好人的真相,2003年,她再度遭到非法綁架,被抓入福州路上海市公安局,非法囚禁三天,不讓睡覺,夏海珍絕食絕水抗議,之後被關進上海市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失去人身自由的情況下,夏海珍繼續絕食、絕水,希望用這個辦法喚醒警察的良知。但沒想到的是,本應該保護人民的警察,卻越加猖狂地對她施展暴力。

夏海珍回憶,警察把她扣在鐵椅子上,當時只要她打瞌睡,警察就弄醒她,用皮鞋踢她的頭,逼迫她出賣其他法輪功學員,還恐嚇說要切開她的腦袋,將腦神經破壞掉。當時她極度恐懼。

夏海珍說,她絕食絕水抗議警察「熬鷹」式的非法審訊,看守所將她送到提籃橋監獄總醫院,把她銬在椅子上野蠻地給她「灌食」。

2004年4月夏海珍被非法庭審,儘管律師替她做了「無罪辯護」,但法官仍然判她三年刑期。入獄後,夏海珍直接被送入禁閉間,在3.3平方米的空間裡不給洗澡、洗頭,卻刻意讓禁閉室布滿污水,夏海珍只能在污水中泡著,生理期間更是苦不堪言。此外,監獄還分派獄中的其他犯人輪流監視夏海珍。

夏海珍表示,自己是按照李洪志師父說的「向內找」做個好人,而不是看外面其他人的不足,所以無論獄警怎麼折磨她,她都是微笑看著他們。夏海珍說:「這種善的力量是法輪大法給我的,讓我無怨無恨。」

過去的夏海珍爭強好勝,在個人利益上從不肯吃虧。但修煉法輪功後,她明白了生命真正的意義,她理解到自己在世界上就是要同化「真、善、忍」,她說:「這是師父給予的力量。沒有這部大法我根本走不過來,因為有這部天法,所以我能面對監獄裡的酷刑迫害,使自己走出來。」

向法官說:「有信仰,也能有家庭」

2006年,在夏海珍即將出獄的前幾個月,獄警史蕾的恐嚇迫使她先生提出了離婚。這對夏海珍來說猶如晴天霹靂,原以為一家人終於可以團圓的她,卻面臨突來的噩耗。而她當時無法與外界聯繫,結果就在沒有任何幫助的情況下她出席了離婚法庭。

夏海珍在法庭上義正嚴詞地質問法官:「誰說有信仰,就不能有家庭?」她表示自己愛自己的親人,但仍有信仰法輪功的權利與自由。但法院最終還是判決夫妻二人離異。出獄後,她前夫抱著她痛哭,訴說自己不想離婚,但在中共的壓力迫害下,只好妥協。夏海珍原本圓滿的家庭,就這樣被拆散了。

夏海珍說,中共政府不只在經濟上迫害、肉體上摧殘她,還在名譽上弄臭她。警察在她的老家散布謠言,使她家鄉的親人都以為她不正常。出獄前三天,獄警再次恐嚇他:若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將永遠見不到孩子。

出獄後,夏海珍仍堅持告訴中國人法輪功真相,也因此認識了她現在的先生──上海交通大學畢業的羅蛟龍。

感動獄警的「法輪功小電台」

夏海珍與羅蛟龍都因爲法輪功在中國受到不合法的對待,為了社會能多一個按「真、善、忍」做的好人,他們堅持製作真相傳單、光盤,希望讓其他人也認識法輪大法,也能從中受益。

2012年,夏海珍夫婦因製作真相光盤而被中共非法綁架。在看守所裡夏海珍每日就做「法輪功小電台」。她用個紙片做卷筒,然後每天在獄中講《九評共產黨》,唱《得度》、《話有緣》,高聲喊「法輪大法好」。有些獄警聼後私底下告訴夏海珍:「我佩服法輪功。」曾有一位大隊長私下告訴夏海珍,《得度》很好聽。

2012年底開庭時,夏海珍也告訴法官自己不是來受審的。她說,因為法官、獄警也都是受害者,「我是來講真相的,中共誹謗法輪功,使人墮入假、惡、鬥中;法輪大法洪揚『真、善、忍』,希望你們守住良知。」但夏海珍真摯的期盼並未如願,她又遭非法判刑四年,先生羅蛟龍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在監獄裡,夏海珍不放棄告訴其他犯人法輪功對社會的益處,說自己修煉中遇到矛盾時總是找自己的不足,因此內心充滿「真、善、忍」,也很快樂。她說,這種精神力量,可以消除一切邪惡。夏海珍堅信自己清白無罪,在監獄裡她時常高喊「法輪大法洪傳全世界」,有時其他犯人也會跟她一起喊。

夏海珍說:「法輪大法洗滌了我的心靈,使我善待那些獄警。」無論自己遭到何種不公對待,都能靜心對待,最後獄警都感受到了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力量,一名獄警頭頭曾悄悄告訴夏海珍:「大法弟子都是好人。」

高壓下 堅守「真、善、忍」

2015年,全球控訴江澤民大潮掀起,上海女子監獄內部反而嚴厲要求百分之百「轉化」法輪功學員。夏海珍與其她受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遭到了更殘酷的對待,包括體罰「坐小板凳」,使身體保持痛苦的姿勢;毒打、揪頭髮、揪乳頭、狠擰敏感部位等,各種超出人類底線的刑罰在上海女子監獄上演。

夏海珍回憶起那時遭迫害去世的柏根娣不禁紅了雙眼。在獄中夏海珍24小時遭攝像頭監控,還有六個犯人包夾看管她,但她堅持不穿囚服,在高溫的夏季三個月都穿同一套衣服,儘管惡臭難聞,但她卻不願換上囚衣,夏海珍說:「因為修煉法輪大法沒有錯,不是犯人。」

她表示儘管在獄中受盡磨難,但她仍拒絕轉化,因為一心只想著自己是「真、善、忍」的粒子,要以此照亮黑暗。

當時夏海珍曾被折磨到目光呆滯、反應遲鈍,但腦中卻想起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曾說過:「朝聞道,夕可死。」她想到自己獲得了法輪大法,要讓這一刻延續下去。憑藉著這個信念,2016年4月,夏海珍終於走出監獄,但當時她頭髮已經白了一半。

夏海珍表示,她在中國前後共被非法關押七年,但時刻心存「真、善、忍」,因為有法輪大法的力量,所以自己能走過艱難、苦痛。

來到美國 盼更多人關注中國

「沒想到自己可以在草坪上堂堂正正煉功,可以自由地擁有信仰,這太幸福了。」2017年夏海珍與羅蛟龍夫婦接受庇護來到美國洛杉磯,下飛機第二天,夫婦倆就到聖蓋博市(San Gabriel)的公園參加了法輪功學員的戶外煉功。在中國處處要提防他人,會遭到監聽、拍照,現在她可以自由地說出「法輪大法好!」夏海珍非常珍惜這個環境。

她希望社會上有更多人關注法輪功在中國的遭遇,能用「真、善、忍」的力量導正社會的歪風。

12月17日,夏海珍參加了法輪功學員在聖莫妮卡海灘舉行的給師父拜年活動。她說,往年即使在監獄裡,她都會給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拜年。儘管可能面臨電棍、手銬等刑罰,她卻從不放棄。來到海外,可以在沒有任何壓力的情況下向李洪志先生拜年,夏海珍無法用語言表述自己的感謝與感動。

她希望自己在新的一年能在海外告訴更多人法輪功的真相,「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將自己親身的遭遇告訴所有人。◇#

責任編輯:方平

評論
2017-12-20 12: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