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制憲思想記錄之廿四:人民選舉權

高智晟律師(大紀元)

高智晟律師(大紀元)

人氣: 30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2月19日訊】三十二、在中國堂而皇之地使用「選舉」、「選舉制度」這些標誌文明政治下的術語,是中共國社會眾多使人民無可奈何的恥辱之一。最近,中共遼寧黑幫「選舉」內訌,幫閒文人們的假「震驚」裝得跟真的似的。

什麼「局部塌陷」咧,什麼「建國以來最大『賄選案』」咧,什麼「震驚最高層」咧,這些東西總能在這種過程中恰當地展示他們使人噴飯的詭詐和無恥,當然無知之輩亦占了些比例。稍有點中國過活經歷者不難認知,遼寧「賄選」案,不過是黑幫內部分贓過程中的互撕現象,賄選須得以存在正當選舉為前提,這是個簡單常識。而正當選舉的文明常項是,存在獨立、自由選舉制度環境下的一人一票選舉。賄選是對獨立自由選民的收買之舉,其侵犯的客體是自由選舉制度,具體表現為對自由選舉制度下選民的獨立自主表達權的以利予方式進行影響。賄選一詞在中共黑幫制國環境下,給人生出一種潛意識的認識──還有著正當的選舉。

扯什麼「局部塌陷」、「建國以來最大」、「震驚最高層」這種無知無恥的論調,這實際上依然是黑幫及其豢養文人的一種應急性公關用語。事實上所有正常人心知肚明的是,塌陷的條件是需要有正當高度的,這裡的高度即是曾經被建立起來過,現今已然公認存在著的正當選舉制度。在中國,選舉從來就是強盜之間的鬼混表演,頂多會出類似遼寧這次的互撕內亂,實在紙裡包不住火,光天化日下白生生一片光腚,抓住「賄選」掩醜是他們醜相畢露後的無恥功夫。「賄選」是見不得人的無恥之舉,可絕不是這中共這幫更其無恥的強盜配得上的,他們從未獲得過這種只有文明制度裡才配有的資格。一群赤身裸體的綠林強盜,仗著天下無敵的厚顏無恥,把「賄選」一詞叫得滿世界轟響,幫閒文人們的囂叫增加的也只能是無恥的高度耳。

至於所謂「建國以來最大」更是愚昧得可以,若寫成「最大被暴露了的」可能還有點切合實際。而「震驚最高層」那更是無底線的扯淡。這話使人覺得這國有一個冰清玉潔的「最高層」,他們不僅從未「賄選」過,更不知體制內還有如此無恥的「賄選」。這群人終於成了「最高層」前他們在哪裡?!他們未能「最高層」前中國可有正當選舉?!他們自己可曾參加過一次這種制度下絕不允許出現的正當選舉?至於說「高層震驚」卻也會真有的,那就是這次暴露出來的骯髒規模,使這群總自以為是人模人樣的東西心裡窩火,使更多的人了然了原來我們的「最高層」就是群精心鑿飭外表下裹著比狗屎更骯髒的東西。

他們有點「震驚」當在意料內,但這不會對他們堅定不移的繼續無恥大志產生任何動搖,直至這種自以為堅不可摧的無恥帶給他們毀滅性的可恥下場。對那些總不甘寂寞的文人們的無知或竟無恥常使人盡顯無力感。

在過去67年裡的中國,權力在任何層級的私化及濫用的純粹性,早已老孺盡曉,這種乾脆私化及濫用不僅可以習以為常,簡直就成了不再有任何顧忌的理所當然。權力在任何層級、任何地方、任何部門,早都成了少數掌握它者手中謀取不法利益的私器,倘說它還有別的功能的話,那就是對被壓迫者的冷酷打壓。人民有目共睹卻也普遍無奈的是,權力變異成了只是它的掌握者的貪攫錢財及保衛貪攫所得的工具。被權力壓迫的人民不僅是狀告無門,而且告申本身就成了普遍而公開的被進一步打壓的理由,因為人民對於權力,永處在束手無策的境地。使人民實質性得了制約權力的唯一正當途徑便是由人民自由選擇政府,由具體的、一人一票的獨立自由選舉來選擇服務於自己而不是管制自己的政府。這在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中早是天經地義的事,而在中國,它卻仍處在一群無恥之徒的誣衊及阻擊中。

中國從未有過屬於公眾的公共權力,公共權力總被一群無賴之徒控制成了這國歷史的全部面孔。中國歷史的所有階段,權力與人民發生聯繫的全部方式總不外乎,驅趕著人們去「打江山」,打江山事一成,人民立即變了納稅及永被權力奴役和防範的對象。數千年裡封建帝制制度相較今日中共犯罪集團,它們還要「誠實」些,至少它們從不嚷嚷著說權力不是他們的,更不會厚顏無恥至說自己整天地且還是全心全意為別人掌權,為別人操勞,全心全意地不是為了自己。中國的權力,永不改其恐怖的猙獰面目。權力只會做兩樣事,即壓制人民和防範人民,似乎也真成了天經地義了。幾千年的權力運動史上,從未發生過意在制約公權力和增加個人權利的社會運動,於權力有關係的所有社會運動,便只剩下拚死要搶奪權力及掌權者拚死要保衛權力的撕殺。一些國人常自豪地誇示在他看來的悠久豐富燦爛的文化,可這悠久豐富燦爛的文化中,個人權利作為一種名詞都沒有生成過,更不用說個人權利的意識及保衛個人權利的社會習慣。而人權這種只作為文詞概念的出現,也還只是1949年前的幾十年裡的事,而1949年後,人權、公民的權利又作為絕跡了的文字概念局面被這世間最古老且最龐大的民族接受。今天,人權,個體人的權利,仍被當作「西方」反動的東西被控制權力的那群人堂而皇之地批判著、拒斥著,堅持主張人的權利者被誣衊為「西方反華勢力的工具」,是在「顛覆國家政權」。一個極顯明了的邏輯便是,大家都像狗一樣的活著就貼合了這國的國情,才符合了國家的安全,大家若稍活得像了點人樣,就是對「中國特色」的反動,就不利於「國家安全」了。

近些年來最使任何一個有點正常人類尊嚴和正常人的認識的中國人感到莫大恥辱的現狀是,民族敗類們為中國的一切黑暗、骯髒及邪惡現實局面掛上「華」的面相,批評中共黑暗的叢林政治、揭露貪官惡吏殘害人權,揭露官員厚顏無恥的醜行,一律被冠以反「華」辱「華」。仿佛這世間一切無恥、骯髒及邪惡,悉成了「華」的精髓,而所有這些無恥、骯髒及邪惡,目的卻只有一個,那便是阻止人權價值在中國的制度性建立,阻止由人民通過自由、獨立而自主的投票選擇政府。世界有記錄的人類經驗早已顯明,凡沒有人民自由自主選擇政府的社會,政治黑暗,官權殘暴、社會腐敗、人性及道德淪喪、黑惡勢力橫行是不二的規律。中國只有實行了一人一票自由自主選擇政府的制度,中國文明的實質生長才會開始,任何天花亂墜的美麗欺騙,若終於還是不允許人民自主選擇政府,這樣的政府必是非法的政府,也必是無底線奴役人民的黑政府。一個一票的自由自主選舉,這是未來在中國的任何形式的建立所必需的基礎、底線。

自由、自主的選舉,既是民主政治的不可或缺的基礎,更是它必須的、而為全世界文明政治制度所普遍採用的形成要件,它是人民具體影響政治的最直接、最現實和最有效的方式。實質性的選舉權保障、離不開符合民主原則及其內涵的選舉機制,若選舉機制及其程序是非民主的,便會帶來抵銷或降低選舉民主性的後果,這是未來中國「選舉法」制定者們所必須要清醒認識的方面。

選舉權是美國憲政史上最古老、最重要的公民權利之一。無疑,它是人民奮鬥、犧牲的成績。無數美國公民為實現一人一票的政治制度無聲地奮鬥,更有許多人終其一生亦未能實現這個目標,尤其是美國的黑人,在這方面付出了巨大的犧牲,但經過了奮鬥,直至上世紀60年代末終於實現了這種權利。他們為爭取權利而堅韌犧牲的勇敢是永值得人們讚譽的。

不記得是誰說的「只有賦予人民選舉權,從南至北、從東到西的政客們,才會買他們(指選民)的帳,祈求他們的幫助,選舉權是所有權利的基礎。」只有制度性地通過定期的公開、公正、自由而有秩序的選舉,政府的合法性、其權力行使的正當性才有了天然的保障,而其執政才能獲得人民的支持。沒有任何人天生來便可以代表別人,無論他做的了什麼、做的怎樣人民還得默默的支持他。

所以,未來中國的任何建立,都不得脫離建立實質性保障人民自由、自主選舉權的政治制度。人民行使民主權利的表達形式只有一個,即是自主自願的投票,這種權利是個人的、自主的和獨立的,除了為生效判決確認為無行為能力者外,所有18歲以上的公民均有權利選擇參加或不參加投票選舉官員或參加全民公投的活動,除被羈押公民外,人人得依照法律規定的條件參加選舉或競奪被選舉的機會(被羈押公民享有投票權)。

毫無疑問,只有公民一人一票自由自主地選出的政府,才能理直氣壯地動員人民、要求人民並與人民一道來保衛國家民主制度及其所代表的政治價值。人民選舉政府,使政府(或叫授權)保衛自己的權利與自由是其最基本的初衷,更是最基本的權利。而每個選舉過程中的全民參與,大眾傳媒的廣泛討論過程,客觀上是對國家政治治理能力的一個提升過程,是一個活的制度建設與公民社會建設相輔相成的歷史進程,是一種政治的、文明的看得見的生長,是一個國家及民族文明生長的最具活力的環節。#

附:高智晟《中華聯邦共和國憲法》草案全文下載

(大紀元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標題為編者所加。)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7-02-20 3: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