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辱母殺人案曝黑幕 傳放高利貸者涉官商勾結

人氣: 1047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3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淨報導)于歡,一個22歲的青年,在目睹母親遭受催款團伙百般侮辱,以及警方不作為的情況下,他抽刀怒捅施暴者,最終釀成血案。

近期,山東法院以故意傷害罪判處于歡無期徒刑,卻引起社會輿論一邊倒地力挺被告人。隨著此事件持續發酵,該催款團伙涉及的官方背景以及當地官場黑幕不斷被網民揭露出來。

傳放高利貸者黑白道通吃 涉官商勾結

《南方週末》近日報導「辱母殺人案」後,引來無數篇相關文章刷屏,此案成為輿論熱點。

該事件發生在2016年4月14日,催債人當著女企業家蘇銀霞兒子于歡的面,辱罵、抽耳光、鞋子捂嘴、甚至脫下褲子用極端方式侮辱蘇銀霞(期間還有很多其它極端侮辱行為)。

由於警方不作為,于歡在情急之中拿起一把水果刀亂刺,最終導致11名催債人中1死3傷。

2017年2月17日,于歡被山東聊城中級法院以「故意傷害罪」判處無期徒刑。

據大陸媒體報導,網上流傳的一封舉報信顯示,吳學占以房地產公司名義高息攬儲,招攬社會閒雜人員從事高利貸和討債業務。

在山東冠縣,不少企業熱衷於向吳學占借款。一位企業負責人告訴媒體,現在經濟下行壓力較大,企業很難從銀行獲得貸款,為了資金周轉,部分企業寧願鋌而走險,互相擔保向吳學占借高利貸。

隨著「辱母殺人案」持續發酵,該催款團伙涉及的官方背景以及當地官場的黑幕不斷被網民揭露出來。(網絡圖片)
隨著「辱母殺人案」持續發酵,該催款團伙涉及的官方背景以及當地官場的黑幕不斷被網民揭露出來。(網絡圖片)

另據多名大陸媒體人轉發的微信消息披露,「殺辱母者案」中,死者杜(杜志浩)的親二哥在冠縣檢察院公訴科工作,吳的後台是縣人大主任,于家事情轟動全縣,正義人士直接捅到山東省檢察院,才異地用警。有人問杜志浩的保護傘是誰?張傑律師給出了答案:山東辱母案放高利貸的錢原來是公安局、檢察院、鎮政府人員的錢。大家明白警察為啥不作為,法官為啥瞎判了吧?——法制腐敗是獨裁暴政逐級授權作惡的必然結果。

目前,上述有關冠縣官場黑幕消息的真實性還無法得到證實。

「法官」:如我母親被凌辱,我拿手機錄像

據網民「用戶6151707835」發消息披露,參與「辱母殺人案」審判的審判長是張文峰;審判員是李令慶;陪審員是魏方亞;出警警察是朱秀明、徐家印;警察協勤隊員是郭起志、宋長冉(于歡姑姑拉著宋長冉不讓她們走,反被她斥責後把手甩開)。

就在網絡輿論沸騰之際,一個帳號為「聊城中院張文峰」的微博稱,「如果我的母親被凌辱,身為法官的我,當然第一時間拿手機錄像取證啊。」

隨後,在遭到網民炮轟後,該微博帳號被註銷。

另一個引發網民爭議的是,3月25日晚「殺死辱母者案」被報導後,濟南公安官微發布微博回應此事,引起網友爭議,隨後又發布了一張毛驢撞大巴的圖片,疑似暗諷網民是驢。

隨後,濟南市警方發聲明與其撇清關係,稱該工作人員發布的這兩條微博不代表濟南公安的任何觀點,值班人員也並非警察。

目前,兩條微博均已刪除。

「殺死辱母者案」報導後,濟南公安官微發佈微博回應此事,引起網友爭議,隨後又發佈了一張毛驢撞大巴的圖片,疑似暗諷網友是驢。(網絡圖片)
「殺死辱母者案」報導後,濟南公安官微發布微博回應此事,引起網友爭議,隨後又發布了一張毛驢撞大巴的圖片,疑似暗諷網友是驢。(網絡圖片)

輿論譴責 官方「滅火」

山東「辱母殺人案」經媒體報導後在整個社會輿論引發軒然大波。面對輿論譴責警方不作為甚至延伸到抨擊中共腐敗制度的強大壓力,中共官媒和司法機關日前紛紛發文表態,網民指,面對眾怒官方意在「滅火」。

中共官媒《人民日報》對此解釋稱,中國的法治建設還處於「轉型期」,還需要正視和「檢驗」。而《環球時報》的文章則稱網上輿論指責官方保護壞人,逼好人都做「窩囊廢」的認識是不理性的,並指責一些「輿論混混」在輿論場上煽風點火,推波助瀾。

3月26日,中共最高檢、山東高院、山東省公安廳、山東省檢察院先後發文表態。作為案發地的聊城市官方稱,將調查「警察不作為、高利貸、涉黑犯罪等問題」。

評論:中共放縱黑社會 該管的不管不該管的瞎管

目前,社會輿論幾乎一邊倒地站在被告人一邊。

對于于歡被判重刑,山東聊城中級法院認為,于歡的行為並不構成正當防衛,因為雙方未有人使用工具、于歡母子的生命健康權被侵犯的危險性較小,「不存在防衛的緊迫性」。

《華西都市報》旗下的封面新聞記者採訪了北京京師(天津)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王殿學律師。王殿學表示,根據目前媒體報導的信息,刺死辱母者的于歡構成正當防衛,不應承擔刑事責任。他說,杜志浩等人有犯罪行為,其暴力程度遠超一般情況下的搶劫和綁架,已經嚴重危及于歡及其母親的人身安全。

還有微博引述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張千帆的話說,政府不允許民營企業通過正常渠道借貸,導致地下錢莊猖獗,並縱容其長期存在;對於高利貸引發的黑社會犯罪行為,政府聽之任之、熟視無睹;等到人民不得已自救,又從重懲罰自衛者,進一步助長黑惡勢力無法無天。該管的不管,不該管的瞎管,在整個事件的因果鏈條中,沒看見政府做對一件事。

民間借貸官影:濟南公安局下屬企業參與放貸

《中國經營報》曾於2015年10月10日報導,在一起刑事案件中,濟南市公安局歷下分局,被指以其下屬企業濟南市新大洲貿易中心與社會企業合作,對外放貸,月息6%。

2011年,因還款糾紛,直接向上述「官方」借貸的兩家企業及間接借貸的一家企業,均被濟南市公安局歷下分局以「涉嫌合同詐騙」立案,企業負責人隨即被控制。其中有企業負責人在一審曾被以「合同詐騙及集資」等罪判處無期徒刑,隨即引發其家屬公開實名舉報,由此揭開「官貸」往事。

家屬公開實名舉報說,正是這種「官方高利貸」特殊的追討方式,導致一家地產企業陷入停頓,企業負責人身陷囹圄。#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7-03-27 7: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