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輪大法洪傳25周年系列報導

法輪大法洪傳新西蘭 20年點滴回顧

2017年4月,法輪功學員在一樹山公園集體煉功。(新唐人)

人氣: 104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5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易凡新西蘭採訪報導)今年是法輪大法洪傳25周年,大紀元有幸採訪到了新西蘭最早期修煉和洪傳法輪功的兩名學員——John于先生和Jonathan卓先生。他們分別回憶和講述了法輪功在新西蘭二十多年的點滴故事。不過,還是得先從中國說起。

得法

卓先生從小就對中國的傳統文化很感興趣,上初中的時候就開始看氣功雜誌,並練過多種氣功。結果不但沒得到真傳,身體還被整得病怏怏的,到了後來連晚上睡覺都很困難。

「我一直在尋找一種功法能解決這些問題,甚至一度想去千山(著名佛教聖地)皈依。當時已經跟大學老師約好了,沒想到大雪封路一個星期。現在回頭想想,這就是不該我去。」

就在這時,在因緣際會下卓先生借到了一本《中國法輪功》。「一個晚上我就全看完了,一看,這書太好了!非常淺顯易懂,因為以前佛教中的書很多名詞你根本不知道是啥意思。我當即決定──學法輪功。」

三個月後,困擾我多年的鼻炎、胃炎和睡眠問題全都好了,從此再也沒犯過。

于先生是從1995年開始閱讀法輪功書籍的,那時還在中國的東北老家。他當時並沒想修煉,就覺得書很好。「那時社會上氣功群體中有很多超常的現象,但不知道為什麼,很多名詞也不解其意。看了《轉法輪》之後,一下子全有答案了。看過四遍書之後我才決定——修!」

在于先生看完《轉法輪》第二遍時曾發生過一件事。

「一天晚上,我過馬路去給人回電話,那時還沒有手提電話,都用傳呼機。冬天的哈爾濱,晚上六點多不到七點,天都黑了。我就從一輛公交車後面過馬路,當時根本沒看對面就往那邊跑,這時對面快速開過來另一輛公交車,離我只有二三米遠。以當時的車速和我跑步的慣性,那肯定就是要撞上了,我腦中一閃『完了』……」

「就在這時,一股力量一下子把我給拉了回來,公交車從我眼前『唰』的就過去了,我記得那司機還側頭看了我一眼。當時我悟性也差,並沒多想,因為那時我還沒修呢。直到修煉之後我才恍然大悟——師父早就在保護我了!」

1996年7月于先生移民到新西蘭,安頓下來之後就特別想找功友,可是人生地不熟,那時互聯網還不太普及。他就在當地華語媒體上登廣告,尋找法輪功學員。直到1997年上學後,才通過同學的介紹找到了同修Sam Fang,後來又找到其他幾名學員。

緣聚

卓先生介紹:「他和John、Sam幾乎是腳前腳後來新西蘭的。當然這可能也是一種天意。我們全家於1996年12月初移民到這裡,離我剛得法也就半年左右。」

「那時候John正到處找煉法輪功的。他通過一個朋友的太太認識了我的同學,通過這樣一種複雜的關係最後找到我。大家同修一部大法,那見面之後自然是很高興。我們一拍即合——建煉功點,辦九講班,洪揚大法。」

大約是在1997年底和1998年初,在卓先生New Lynn的家裡舉辦了第一次法輪功九講班。那套房子是租的,但是廳很大。第一次就有二十多人參加,廳裡坐得滿滿的,放著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還是從國內帶來的錄像帶。當時書也不全,後來才通過國內寄過來。

第一個煉功點也在New Lynn附近的一個操場,最初只有7個人。後來又在一樹山組建了煉功點。

「我們陸續舉辦了幾次九講班,得法受益的同修也紛紛通過各種方式洪揚大法。包括西人、其它族裔的人、其它城市的人都陸陸續續地得法並走入修煉行列。很多人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得的,不少新學員我都不認識。到1999年的時候,僅一樹山這一個煉功點就有五十多人,甚至有四五名中領館的工作人員也在這裡煉功。」

2000年5月法輪功學員在一樹山公園集體煉功,這裡是新西蘭最早期的煉功點之一。(明慧網)
這裡是新西蘭最早期的煉功點之一,一樹山公園。(明慧網)
歷史照片,法輪功學員在皇后鎮集體煉功。(明慧網)
歷史照片,法輪功學員在皇后鎮集體煉功。(明慧網)

精進

卓先生對能雙盤(煉功人的打坐姿勢,腳心向上)的人一直都很羨慕。當初介紹他煉法輪功的阿姨煉了三個月就能雙盤。「可我煉了將近一年時間,到了1997年才第一次雙盤。在自己家裡,給我疼得,好像全身都被箍住了,簡直一秒鐘都受不了,不過也很興奮——我終於盤上了!」

有段時間John和Sam合住一套房子。「我們也上他那兒去學法煉功。那時Sam可以打坐三個小時,我們都很羨慕。但是我和John都不行,一放煉功音樂,五分鐘不到就跑了,待不住啊!」

「Sam一想,這不行,他就坐在門口,擋著我們。可我們實在坐不下去,怎麼辦呢?於是我暗下決心,要求自己每天要比前一天長五分鐘,自己給自己加碼,那個疼痛就別提了。」

卓先生說:「不過那時就體驗到了入定的感覺,『嗡』一下你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定下來你怎麼都動不了,腦子什麼也想不起來,腿也不覺得疼了。」

師父

于先生和同修們在當地註冊了法輪大法佛學會,並邀請李洪志師父來新西蘭。「1999年5月,師父來了。」

「那天航班很晚,大家到機場去接師父。跟師父在一起走,就覺得師父的能量場特別的強。師父慈眉善目,我當時的感覺,看到師父就忍不住想要流淚。」

「第二天師父在Ellersile Event Center講法,有五六百人參加,坐得滿滿當當的,連走廊裡都站滿了。有些華人從很遠的地方騎車過來,也有澳洲學員跟過來聽法。」

「和師父一起外出的時候,有其它族裔的孩子,見到師父竟然雙手合十,我心裡都感到很驚訝。」

卓先生說:「師父住在City(市中心)的一幢公寓,神奇的是,師父來之前公寓竟主動進行了一次大清掃。」

「和師父一起吃飯,你就覺得師父特別的平易近人,沒有任何架子。師父的著裝也很樸素,去學員家裡脫鞋,我一看師父穿的還是國產的那種非常普通的皮鞋。」

有一天同修們帶著李洪志師父參觀一家博物館,出來的時候碰見一批學生,「嘩」一下就從門口往裡湧。卓先生心想:「傳大法的師父在此你們還不讓道?!儘管我什麼都沒說,但我一邊這麼想一邊就往外擠。等出去之後回頭一看,師父正微笑著給孩子們讓道呢,我心裡頓時覺得非常慚愧,師父的心胸……」

「給師父送機的時候大家真的依依不捨,我看師父的眼圈都紅了……」卓先生說。

跌宕

于先生回憶:「轉眼間7月20日,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就開始了,大家都感到很震驚。有幾十名學員當即到中領館去請願。那時還不叫抗議,大家都覺的,這麼好的功法,肯定是政府搞錯了。」

1999年底,于先生和幾名學員曾回國,想到天安門廣場去請願,為大法申冤;遺憾的是,剛住到酒店裡,還沒去天安門就被抓了。

「對於中共的抹黑宣傳,我腦中也曾閃念過——他們說的對嗎?對不對?一想,那肯定都是不對的。自從『六四』之後我對共產黨就特別反感。雖然那時對共產黨的本質認識得還沒有那麼清,對於它們在歷史上造的謠、撒的謊那時並不是特別了解。後來在網上看了大量的報導,對共產黨才逐漸有了清醒的認識。」于先生說。

卓先生表示:「我們都是從國內出來的,經過中共洗腦,對他們講的話原本還都挺信的,但是鎮壓法輪功的時候我才發現,中共太邪了!他們說的所有東西都和《轉法輪》上背道而馳!」

「於是,學員們採用各種各樣的方式講述法輪功真相,澄清事實。1999年,法輪功學員在《新報》上刊登萬言書《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2000年新年,我們在Gisborne集體煉功,迎接千禧年第一縷陽光。利用聖誕節和週末,我們出去到全新西蘭走了一遍,一個城市一個城市的過,挨家挨戶的投遞信箱。天安門自焚偽案出來之後,我們又在Triangle電視台播放紀錄片《偽火》。」

堅忍

2001年,七八名法輪功學員從奧克蘭步行至惠靈頓,走了整整31天,到國會門口的時候,時任外交部長費爾.高夫親自迎接。

2001年10月,幾名法輪功學員歷經31天從奧克蘭步行至惠靈頓國會。時任外交部長費爾.高夫親自迎接。(明慧網)
2001年10月,幾名法輪功學員歷經31天從奧克蘭步行至惠靈頓國會,時任外交部長費爾.高夫親自迎接。(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溫迪一家,自2000年後除了週末外每天去中領館煉功,17年風雨無阻,連家中的孩子都是在中領館外邊長大。

于先生感嘆:「十多年來,法輪功學員們放棄週末和假日,利用自己的積蓄,鍥而不捨地講真相、反迫害。即便在謊言誣衊的打壓過程中,也有人不斷地走進來。即使當初在鎮壓中掉隊的學員,也逐漸逐漸地走了回來。大法在艱難中仍一步一步地向前發展。」

正法

修煉二十多年來,于先生幾乎沒生過任何病。「師父給我們講法、教功,為我們淨化身體,並看護著我們,還教會我們如何做一個好人,以致更高境界的人。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弟子是很難走過這麼多年的。我對師父的感恩無法用言語表達。」

于先生說:「我堅信,大法一定會法正人間。歷史上的很多預言,包括中外的預言都講到了大法。復活節剛過,有人刊文稱,為什麼復活節的英文用Easter,因為救世的聖人將出自東方。正義戰勝邪惡是人類永恆的主題,關鍵在於人們如何為自己去選擇。」

有詩曰:

廿載洪法新西蘭

口耳相傳結有緣

精進實修人歸正

出泥不染生淨蓮

紅魔突起露凶殘

驚濤駭浪掀波瀾

萬眾一心講真相

大法必正人世間

#

責任編輯:上官翎、高靜

評論
2017-05-06 12: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