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轮大法洪传25周年系列报导

法轮大法洪传新西兰 20年点滴回顾

2017年4月,法轮功学员在一树山公园集体炼功。(新唐人)

人气: 10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5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凡新西兰采访报导)今年是法轮大法洪传25周年,大纪元有幸采访到了新西兰最早期修炼和洪传法轮功的两名学员——John于先生和Jonathan卓先生。他们分别回忆和讲述了法轮功在新西兰二十多年的点滴故事。不过,还是得先从中国说起。

得法

卓先生从小就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很感兴趣,上初中的时候就开始看气功杂志,并练过多种气功。结果不但没得到真传,身体还被整得病怏怏的,到了后来连晚上睡觉都很困难。

“我一直在寻找一种功法能解决这些问题,甚至一度想去千山(著名佛教圣地)皈依。当时已经跟大学老师约好了,没想到大雪封路一个星期。现在回头想想,这就是不该我去。”

就在这时,在因缘际会下卓先生借到了一本《中国法轮功》。“一个晚上我就全看完了,一看,这书太好了!非常浅显易懂,因为以前佛教中的书很多名词你根本不知道是啥意思。我当即决定──学法轮功。”

三个月后,困扰我多年的鼻炎、胃炎和睡眠问题全都好了,从此再也没犯过。

于先生是从1995年开始阅读法轮功书籍的,那时还在中国的东北老家。他当时并没想修炼,就觉得书很好。“那时社会上气功群体中有很多超常的现象,但不知道为什么,很多名词也不解其意。看了《转法轮》之后,一下子全有答案了。看过四遍书之后我才决定——修!”

在于先生看完《转法轮》第二遍时曾发生过一件事。

“一天晚上,我过马路去给人回电话,那时还没有手提电话,都用传呼机。冬天的哈尔滨,晚上六点多不到七点,天都黑了。我就从一辆公交车后面过马路,当时根本没看对面就往那边跑,这时对面快速开过来另一辆公交车,离我只有二三米远。以当时的车速和我跑步的惯性,那肯定就是要撞上了,我脑中一闪‘完了’……”

“就在这时,一股力量一下子把我给拉了回来,公交车从我眼前‘唰’的就过去了,我记得那司机还侧头看了我一眼。当时我悟性也差,并没多想,因为那时我还没修呢。直到修炼之后我才恍然大悟——师父早就在保护我了!”

1996年7月于先生移民到新西兰,安顿下来之后就特别想找功友,可是人生地不熟,那时互联网还不太普及。他就在当地华语媒体上登广告,寻找法轮功学员。直到1997年上学后,才通过同学的介绍找到了同修Sam Fang,后来又找到其他几名学员。

缘聚

卓先生介绍:“他和John、Sam几乎是脚前脚后来新西兰的。当然这可能也是一种天意。我们全家于1996年12月初移民到这里,离我刚得法也就半年左右。”

“那时候John正到处找炼法轮功的。他通过一个朋友的太太认识了我的同学,通过这样一种复杂的关系最后找到我。大家同修一部大法,那见面之后自然是很高兴。我们一拍即合——建炼功点,办九讲班,洪扬大法。”

大约是在1997年底和1998年初,在卓先生New Lynn的家里举办了第一次法轮功九讲班。那套房子是租的,但是厅很大。第一次就有二十多人参加,厅里坐得满满的,放着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还是从国内带来的录像带。当时书也不全,后来才通过国内寄过来。

第一个炼功点也在New Lynn附近的一个操场,最初只有7个人。后来又在一树山组建了炼功点。

“我们陆续举办了几次九讲班,得法受益的同修也纷纷通过各种方式洪扬大法。包括西人、其它族裔的人、其它城市的人都陆陆续续地得法并走入修炼行列。很多人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得的,不少新学员我都不认识。到1999年的时候,仅一树山这一个炼功点就有五十多人,甚至有四五名中领馆的工作人员也在这里炼功。”

2000年5月法轮功学员在一树山公园集体炼功,这里是新西兰最早期的炼功点之一。(明慧网)
这里是新西兰最早期的炼功点之一,一树山公园。(明慧网)
历史照片,法轮功学员在皇后镇集体炼功。(明慧网)
历史照片,法轮功学员在皇后镇集体炼功。(明慧网)

精进

卓先生对能双盘(炼功人的打坐姿势,脚心向上)的人一直都很羡慕。当初介绍他炼法轮功的阿姨炼了三个月就能双盘。“可我炼了将近一年时间,到了1997年才第一次双盘。在自己家里,给我疼得,好像全身都被箍住了,简直一秒钟都受不了,不过也很兴奋——我终于盘上了!”

有段时间John和Sam合住一套房子。“我们也上他那儿去学法炼功。那时Sam可以打坐三个小时,我们都很羡慕。但是我和John都不行,一放炼功音乐,五分钟不到就跑了,待不住啊!”

“Sam一想,这不行,他就坐在门口,挡着我们。可我们实在坐不下去,怎么办呢?于是我暗下决心,要求自己每天要比前一天长五分钟,自己给自己加码,那个疼痛就别提了。”

卓先生说:“不过那时就体验到了入定的感觉,‘嗡’一下你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定下来你怎么都动不了,脑子什么也想不起来,腿也不觉得疼了。”

师父

于先生和同修们在当地注册了法轮大法佛学会,并邀请李洪志师父来新西兰。“1999年5月,师父来了。”

“那天航班很晚,大家到机场去接师父。跟师父在一起走,就觉得师父的能量场特别的强。师父慈眉善目,我当时的感觉,看到师父就忍不住想要流泪。”

“第二天师父在Ellersile Event Center讲法,有五六百人参加,坐得满满当当的,连走廊里都站满了。有些华人从很远的地方骑车过来,也有澳洲学员跟过来听法。”

“和师父一起外出的时候,有其它族裔的孩子,见到师父竟然双手合十,我心里都感到很惊讶。”

卓先生说:“师父住在City(市中心)的一幢公寓,神奇的是,师父来之前公寓竟主动进行了一次大清扫。”

“和师父一起吃饭,你就觉得师父特别的平易近人,没有任何架子。师父的着装也很朴素,去学员家里脱鞋,我一看师父穿的还是国产的那种非常普通的皮鞋。”

有一天同修们带着李洪志师父参观一家博物馆,出来的时候碰见一批学生,“哗”一下就从门口往里涌。卓先生心想:“传大法的师父在此你们还不让道?!尽管我什么都没说,但我一边这么想一边就往外挤。等出去之后回头一看,师父正微笑着给孩子们让道呢,我心里顿时觉得非常惭愧,师父的心胸……”

“给师父送机的时候大家真的依依不舍,我看师父的眼圈都红了……”卓先生说。

跌宕

于先生回忆:“转眼间7月20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开始了,大家都感到很震惊。有几十名学员当即到中领馆去请愿。那时还不叫抗议,大家都觉的,这么好的功法,肯定是政府搞错了。”

1999年底,于先生和几名学员曾回国,想到天安门广场去请愿,为大法申冤;遗憾的是,刚住到酒店里,还没去天安门就被抓了。

“对于中共的抹黑宣传,我脑中也曾闪念过——他们说的对吗?对不对?一想,那肯定都是不对的。自从‘六四’之后我对共产党就特别反感。虽然那时对共产党的本质认识得还没有那么清,对于它们在历史上造的谣、撒的谎那时并不是特别了解。后来在网上看了大量的报导,对共产党才逐渐有了清醒的认识。”于先生说。

卓先生表示:“我们都是从国内出来的,经过中共洗脑,对他们讲的话原本还都挺信的,但是镇压法轮功的时候我才发现,中共太邪了!他们说的所有东西都和《转法轮》上背道而驰!”

“于是,学员们采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讲述法轮功真相,澄清事实。1999年,法轮功学员在《新报》上刊登万言书《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2000年新年,我们在Gisborne集体炼功,迎接千禧年第一缕阳光。利用圣诞节和周末,我们出去到全新西兰走了一遍,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过,挨家挨户的投递信箱。天安门自焚伪案出来之后,我们又在Triangle电视台播放纪录片《伪火》。”

坚忍

2001年,七八名法轮功学员从奥克兰步行至惠灵顿,走了整整31天,到国会门口的时候,时任外交部长费尔.高夫亲自迎接。

2001年10月,几名法轮功学员历经31天从奥克兰步行至惠灵顿国会。时任外交部长费尔.高夫亲自迎接。(明慧网)
2001年10月,几名法轮功学员历经31天从奥克兰步行至惠灵顿国会,时任外交部长费尔.高夫亲自迎接。(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温迪一家,自2000年后除了周末外每天去中领馆炼功,17年风雨无阻,连家中的孩子都是在中领馆外边长大。

于先生感叹:“十多年来,法轮功学员们放弃周末和假日,利用自己的积蓄,锲而不舍地讲真相、反迫害。即便在谎言诬蔑的打压过程中,也有人不断地走进来。即使当初在镇压中掉队的学员,也逐渐逐渐地走了回来。大法在艰难中仍一步一步地向前发展。”

正法

修炼二十多年来,于先生几乎没生过任何病。“师父给我们讲法、教功,为我们净化身体,并看护着我们,还教会我们如何做一个好人,以致更高境界的人。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弟子是很难走过这么多年的。我对师父的感恩无法用言语表达。”

于先生说:“我坚信,大法一定会法正人间。历史上的很多预言,包括中外的预言都讲到了大法。复活节刚过,有人刊文称,为什么复活节的英文用Easter,因为救世的圣人将出自东方。正义战胜邪恶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关键在于人们如何为自己去选择。”

有诗曰:

廿载洪法新西兰

口耳相传结有缘

精进实修人归正

出泥不染生净莲

红魔突起露凶残

惊涛骇浪掀波澜

万众一心讲真相

大法必正人世间

#

责任编辑:上官翎、高静

评论
2017-05-06 12: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