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滲透和控制香港手法大揭祕(上)

方林達

香港主權移交中共20年來,香港社會已經被中共全面滲透。(Getty Images)

人氣: 790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06月01日訊】香港耗資逾千億港元興建的港珠澳大橋香港段工程,日前被曝出混凝土檢測造假醜聞,香港廉政公署已經拘捕與此相關的21人,目前事件還在發酵中。此事件是中資公司在香港大型基建中劣跡的凸顯,也是主權在移交中共20年之後,被中共全面滲透之後的香港頻發的社會亂象之一。

1997年之後,中共主要通過以下幾種方式對香港進行全面的滲透和控制。

一. 收買香港政客 控制香港政界

控制香港政界,是1997年之後中共控制香港的首要目標。包括香港特首在內的一些關鍵位置的港府高官被中共收買,造成這些高官在一些政策上跟隨中共的意願行事,出賣港人利益。

董建華等曾收中共大筆資金

中共收買港府高官,由來已久。當年董建華家族生意陷入危機,被24家銀行追債,便是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代其向中共中央求救,由中共中央撥款予時任中共政協副主席的霍英東,出手救董建華,而董建華也因此一向對許家屯很尊重。董建華沉寂9年後再度高調出山,並率領富豪團訪京,為中共效力。

前香港律師會會長、行政立法兩局議員羅德丞亦傳曾收到中共大筆資金。在《羅德丞政海浮沉錄》一書中披露,當時為港澳辦主任的魯平,曾經問羅有沒有興趣搞媒體工作,最後羅才興起搞雜誌的念頭。1992年,北京透過中國銀行向羅德丞貸款800萬美元作為經費,讓他籌辦一份雜誌,為中共爭奪話語權,但花費巨款後卻一事無成。

同樣被爆出貪腐案的前廉政專員湯顯明,和中聯辦關係密切,被爆出涉嫌以公款送禮物給大陸高官,在大陸則被內地官員熱情款待;而湯顯明退休後獲委任中共政協身分,亦被指全因雙方之利益輸送。

中共欽點特首司長人選

2005年初,傳時任特首董建華會提早落台。當時從商的香港前政務司長許仕仁稱收到曾蔭權電話,指中共中央會委任他成為特首,並希望提名許接任政務司司長,叫他考慮一下,並要保密。

至2007年曾蔭權決定競逐連任,並考慮下一屆班底。許指當時曾蔭權不止一次向他說,想他繼續留任政務司司長。他引述曾蔭權當時稱,北京想要原班底留任,其後更爆出北京送錢一事。評論稱,由此可見,香港特首人選,甚至班底都由中共安排,在中共體制下,所謂選舉是一場空話。

曾蔭權涉貪獲刑

2017年2月22日,香港高等法院宣布判決,香港前特首曾蔭權被裁定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立,判處曾蔭權入獄20個月。

2016年10月11日,大陸媒體財新網發表《香港前特首涉貪案被加控罪名》,披露不少內幕。

導致曾蔭權被判刑的黃楚標,是原籍潮汕的香港隱形富豪、全國政協委員,被香港媒體界稱之為「深圳李嘉誠」、「深圳王」,在上世紀90年代就在深圳中心區圈了大量優質地塊的土地儲備。作為「數碼廣播」的大股東,在2010年申請和批准DBC數碼廣播時,黃楚標曾與曾蔭權討論東海花園一住宅單位的租約問題,並接受了曾蔭權支付的80萬元相關款項。

而這個黃楚標與中聯辦的關係顯然也不簡單。2012年,黃楚標親口承認,中聯辦下令電台不可鬧中港政府。2013年,在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授意下,黃楚標收購DBC所有股份。2015年因效益問題,大幅裁員、停辦,其背後的真實原因是缺乏了中共的資金支持。

地下黨員梁振英

香港政圈一直盛傳香港特首梁振英是中共地下黨員。一些香港政圈重量級人物先後在報章撰文或公開指證梁振英是中共地下黨員,包括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已故支聯會主席司徒華,以及前港府高管練乙錚等。

政圈一直流傳當年梁振英能夠代替中共地下黨員毛鈞年擔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祕書長,並能以極年輕的年齡擔任行會非官守召集人,全因他是共產黨員。

《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亦披露,前《文匯報》總編金蕘如以及《新晚報》前總編輯羅孚的兒子羅海星,都向她親口證實,他們都曾經從前新華社社長許家屯口中得知,梁振英就是共產黨員,「現在因為這兩個人都去世了,所以我就把這個事說一下,至少羅海星跟金蕘如講話不是講給我知道,而是講給很多人知道,所以說不是死無對證的。」

曾是香港中共地下黨員、旅居加拿大的梁慕嫻,曾專程從加拿大來港宣傳新書《我與香港地下黨》,書中透露梁振英是地下黨員。另據美國《華盛頓郵報》報導,一名英國官員指根據香港警察政治部的文件,梁振英是中共地下黨員。

梁振英當選後,《人民日報》的「人民網」曾推出「梁振英同志簡歷」,將其稱為「同志」,這是以前對香港官員的稱呼中從未見過的。在台灣國立政治大學整理的「中共政治精英資料庫」內,也清楚表明梁振英所屬政黨為「中國共產黨」。

廖暉祕密資助前香港高官千萬港元

廖暉,中共元老廖承志之子,長期負責中共的僑務及港澳事務。廖暉曾在1984~1997年擔任中共國務院僑務辦公室主任,1997年香港回歸後,廖被江澤民一手提拔,是曾慶紅的心腹。1997~2010年任港澳辦公室主任長達13年,並且在2003~2013年擔任中共政協副主席。

2014年9月24日,正在接受腐敗案庭審的香港前政務司長許仕在法庭上透露,曾收到疑似時任港澳辦主任廖暉安排的來自北京的過千萬港幣不明巨款。許仕仁稱律師團已邀請廖暉作證,但未獲回應。

控方稱,2007年11和12月,許仕仁曾通過前港交所高層關雄生收到1100多萬港元的款項。

在法院審理的涉貪案中,許仕仁作供時披露,2007年3月,時任港澳辦主任廖暉到訪香港,與他在酒店會面,廖暉表示希望他留任香港特區政府的政務司長,但他回答說,自己的財政狀況不容許。

許仕仁稱,當時廖暉叫他不要「大駛(粵語:太揮霍了)」,又說會想想怎樣幫他。不過,許仕仁在2007年7月新一屆香港特區政府中,並沒有繼續擔任政務司長,但是轉任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

半年後,前香港證券交易所高級副總裁關雄生通知許仕仁稱,有人在大陸有一筆錢給他,有關款項已交給關雄生轉交許仕仁。許仕仁稱,當時曾問關雄生錢從何來,但關雄生不肯說明,最後許仕仁收下了這筆款項。

二. 滲透和控制媒體 打壓媒體人

滲透媒體和控制媒體

中共在海外通常通過當地知名人士幫助中共收購媒體,這樣既可隱瞞中共的身分又可將中共的輿論宣傳和控制延續到海外。

《羅德丞政海浮沉錄》一書中提到,中共先後兩次透過中國銀行批出款項八百萬及六百萬美元給羅德丞辦英文「Window」週刊(《香港之窗》)。中共大多通過海外知名人士幫助中共出面收購和興辦媒體……

對於中共在香港直資辦媒體,據資深媒體人的保守估計,《文匯報》、《大公報》及《商報》每年虧損約三億;還有一些叫「尾巴報」如《星島日報》,中共會透過廣告或其它形式資助,每年可能有五千萬;電視台方面有鳳凰台,一年可能要用上二億。

雜誌方面,《紫荊》由於是網站,一年可能是五百萬港幣的開支,而《中國評論》加上其它的雜誌如《鏡報》、《廣角鏡》最少也要約七百萬。

上述是基本上公開曝光的中共在香港媒體方面的活動,還有相當部分的中共在香港媒體業更加詭祕的滲透和收購鮮為人知。

中共直接辦的媒體對社會的影響不大,有資深媒體人估計中共辦的媒體包括以上提到的雜誌及三家報紙。《文匯報》、《大公報》及《商報》加在一起的影響力約有三成,反而是以滲透方式影響主流媒體所起的作用更大,而中共透過收買和滲透成本要比直接辦媒體便宜。

前新華社社長許家屯在一個訪問中曾披露,當時手上有掌握過億特費,用於搞統戰等,包括給老報人陸鏗10萬元港幣,他收了,不過又退回了。許被問到還給哪些人錢時,更說到:「這些事,我不能講,一講,就天下大亂了!有些事,我到死都不能講。」

香港新聞自由的腥風血雨

林保華在《香港新聞自由的腥風血雨》一文中寫道,2014年初爆發的《明報》總編輯劉進圖被撤換事件,接替他的是一名並不熟悉香港事務,並與中方關係良好的馬來西亞華人鍾天祥,這讓《明報》員工與香港市民充滿疑慮,並且激起強大的反彈聲浪。老闆、馬來西亞商人張曉卿遂行緩兵之計,由劉進圖前任的張健波暫代總編輯。2月10日《明報》宣布鍾氏出任為他而設的「首席執行總編輯」職務,以便隨時可以接任總編輯。

兩天後的2月12日傍晚,言論犀利、並在《明報》事件中相當活躍的商台知名主持人李慧玲被電話通知「炒魷」,並且不許她回商台收拾細軟。林保華稱,10年前商台也沒有任何理由地封殺著名主持人鄭經翰與黃毓民,以便為該年立法會選舉的建制派護航,8年後特首競逐時競逐人之一的唐英年揭露梁振英(當時是行政會議召集人)建議施壓,因此這次的事件當然也與新聞自由有不可分割的關係。

於是,2月23日,香港新聞界舉行「企硬反滅聲」大遊行,有6000人參加,超過預期。但3天後的2月26日,劉進圖在街上被斬6刀,兩刀背部,四刀腿部,經動手術搶救後才脫險。外界普遍認為,砍殺事件是為了恐嚇香港的新聞自由,以便起到寒蟬效應的結果。

除了劉進圖之外,2013年香港連續發生多起針對傳媒的暴力事件,主要有:「六四」前夕的6月3日,《陽光時務週刊》老闆陳平晚上下班步出雜誌社後,遭兩名蒙面男子用棍襲擊頭、手、胸部而倒地。不久後,在「七一」遊行之前的6月19日,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位於何文田嘉道理道的大宅,凌晨遭凶徒撞閘刑毀,並留下開山刀及斧頭恐嚇。7月30日,中原地產老闆及《am730》創辦人施永青,駕私家車上班時,遭兩名歹徒駕私家車截停及持鐵鎚狂敲車窗玻璃,施永青倒車逃走,沒有受傷。「730」,正是施永青創辦的免費報紙名稱。

然而這些案件,一件都沒有被偵破,這對於辦案高效的香港警方來說很是蹊蹺。

鄭名嘴「禍從口出」

2004年,鄭經翰、黃毓文、李鵬飛三位香港知名電台主持人相繼「封咪」(辭職),在香港乃至國際上都引起震動。這三位主持人素來作風大膽、言辭辛辣,針砭時弊,猛烈抨擊特區政府及中共的各項政策,並擁有大量聽眾遠及珠江三角洲。這三人先後於發表不同意全國人大就香港普選問題釋法的意見後「封咪」。

香港記者協會副主席譚志強披露,獲悉中央某層領導不滿意香港一報章的內容,也不滿意部分電台節目主持人「瘋狂叫罵」,引發一系列封殺行動。黑道奉令抓住主持人的弱點,例如人身安全、債務等,透過其朋友和家人施加壓力,逼其退出。

鄭名嘴早在數年前就因主持節目時「禍從口出」而在凌晨上班途中遭人伏擊,幾條大漢亂刀齊下,鄭的胳膊幾被砍斷至重傷入院,一年多後才能復職。但凶手誰屬至今仍是懸案。這次辭職之前,鄭經翰的公司遭人淋紅油。而黃名嘴也是在辭職前一次下班途中無端被數名精壯男子以中國功夫圍毆追打。此前港民主派劉慧卿議員的辦事處亦被縱火威脅,著名異議人士司徒華也遭人喊打喝罵。

2005的4月22日,新加坡《海峽時報》資深記者程翔,在廣州被捕,1年4個月後,06年8月31日程翔被北京市中級法院以間諜罪判刑5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沒收財產30萬元,06年11月24日上訴被駁回。同年12月18日,中國社會科學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陸建華,被指將4份涉及「絕密級」情報的文章,交給程翔,以洩漏國家機密罪被判監20年。

程翔最早是在《海峽時報》披露江賣國的消息,後來又以筆名「鐘國仁」於2004年9月30日在香港《明報》上發表《江澤民要向中國人民交代的一件事》一文。賣國的指控是江的最怕之一,當曾把此文呈上時,據悉,江澤民看後震怒,親自下令抓程翔。(待續)#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06-02 8: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