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華商獻金引澳兩黨互詰 總理擬禁國外捐款

澳洲兩大黨就中共政治捐款者的影響相互指責,總理特恩布爾宣布政府將在8月份的聯邦議會期間討論禁止所有政黨以及第三方機構(如宣傳機構Getup)接受外國政治捐款的條例草案。(Stefan Postles/Getty Images)

澳洲兩大黨就中共政治捐款者的影響相互指責,總理特恩布爾宣布政府將在8月份的聯邦議會期間討論禁止所有政黨以及第三方機構(如宣傳機構Getup)接受外國政治捐款的條例草案。(Stefan Postles/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6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何蔚綜合報導)近日,自上澳洲廣播公司(以下簡稱澳廣)和費爾法克斯兩家媒體就澳洲華商政治捐款的聯合調查在澳廣節目《四角》上播出後,澳兩大政黨在對來自中共的政治捐款作各自表態的同時,也在國會裡互相指責和爭執,促使總理特恩布爾在6月14日攤牌制定新法日程表,表示禁止外國政治捐款的法律將在年底前出台。

據澳新社消息,當工黨和聯盟黨在議會中就中共政治捐款者的影響而進行相互指責時,總理特恩布爾披露了時間表,宣布政府將在8月份的聯邦議會期間討論禁止所有政黨以及第三方機構(如宣傳機構Getup)接受外國政治捐款的條例草案。

本週二(6月13日),聯盟黨在議會上提出有關新州工黨參議員達斯蒂厄里(Sam Dastyari)與北京的聯繫和他接受中共捐款的歷史時,外長畢曉普(Julie Bishop)指責達斯蒂厄里因4萬澳元的政治捐款而改變工黨的對外政策立場:「我們現在知道,參議員達斯蒂厄里在關於南中國海的表態中是附有一個價格標籤的,一個報稱的4萬澳元(捐款)竟使他放棄了工黨官方外交政策的立場。」

她進而指責反對黨領袖肖頓:「面對最令人矚目的眾所周知的外來干涉和影響,他(達斯蒂厄里)只受到很輕微懲罰——把他送到後排幾個月,現在參議員達斯蒂厄里又回到了工黨的領導位置上。這個反對黨領袖把我們的國家利益給出賣了。」

一天後,在週三的議會上,外長畢曉普成了工黨的目標。工黨追問她是否了解一個與自由黨主要捐款者有關的,名為「朱莉·畢曉普光榮基金會」的公司。澳新社的報導說:「資源公司AusGold的業主,南澳女華商鄒莎(Sally Zou)是自由黨的主要政治捐款者,她在2015年12月至2016年6月期間,給自由黨的捐款超過40萬澳元。」

鄒莎於2016年4月註冊了一家名為「朱莉·畢曉普光榮基金會」的有限公司(Julie Bishop Glorious Foundation P/L),但不久就將其縮減為光榮基金會。奇怪的是,她將她在LinkedIn網站上的地址列為「新州議會大廈」。

畢曉普承認曾多次與鄒莎見面,並說,所有對自由黨的捐款都根據《選舉法》申報了。她說:「直到一個禮拜前媒體提出這件事,我還從沒有聽說過有這樣一個基金會。」她補充說:「我從來沒有妥協過政府的外交政策。」

鄒女士經常在推特上支持聯盟黨政府的政策,包括畢曉普推出的外交政策白皮書。

上週一的《四角》節目播出後,反對黨領袖肖頓(Bill Shorten)不失時機地建議,聯邦議會強大的情報和安全委員會應該就外國對澳大利亞政治制度的影響進行緊急的調查。

他在給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的信中說:「我相信現在是進一步研究更加嚴厲措施的時候了。」他要求調查目前對澳大利亞的威脅是什麼,以及澳洲的法律是否足夠強大以應付日益增長的危險。

肖頓建議政府可以考慮採取美國的一種方法:對在美國促進其本國事宜的外國政府和組織創建一個對其僱用人員的登記冊,也叫「外國註冊登記法」。「外國註冊登記法」要求在美國的這些個人和公司披露所有的活動和財務,否則處以高達10,000美元的罰款或五年監禁。

出於中共對澳大利亞政治影響的考慮,總理特恩布爾也在《四角》節目播出後,下令對澳洲的間諜和外國干涉法進行全面的審視,其中包括刑法中的間諜罪條例是否完善。

聯邦律政部長佈蘭迪斯(George Brandis)說:「今年早些時候,總理要求我負責對澳大利亞的間諜和外來干涉法進行了全面審查。我將對內閣提出立法改革,以期在年底前實施立法。」

並說:「當政府列出立法時,只要涉及國家安全層面,毫無疑問,它將在常規程序中由議會情報和安全委員會進行審查。」

總理特恩布爾在週三表示,政府將在春季的議會期間進行立法,以確保外國捐款不流入到各個政黨、工會和像GetUp這樣的組織。他說:「只有澳大利亞人和澳大利亞的企業(將)有許可通過捐款來參加政治競爭。」

他不放過攻擊反對黨的任何機會,指責工黨在接受外國勢力的影響上有一個不佳的記錄,並提到工黨參議員達斯提厄里(Sam Dastyari)因去年接受中國捐款者為他支付的旅行費而辭去前排議員的職務。他說:「在任何人相信他對待外國捐款的(態度)之前,反對黨領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獨立參議員伯納迪(Cory Bernardi)說,不能信任議員自己調查自己。他提到,當他在一個電話裡向一名自由黨議員提到工黨參議員達斯提厄里涉及中共政治捐款問題後,該議員卻警告了這個前自由黨參議員,對他說:「我們也從這些人那裡得到錢」。

伯納迪還提到向中國公司出售達爾文港之事,該公司在總理特恩布爾出席的一個自由黨籌款會上為一項拍賣出了12.5萬澳元買價,並向當時任貿易部長的羅布(Andrew Robb)的籌款帳戶捐了10萬澳元。伯納迪說:「這麼多的問題有待回答,我們需要調查這個影響,和外國代理人對我們國家政治影響的深度。」

澳廣和費爾法克斯的聯合調查報告揭示了,澳洲情報機構ASIO發現兩名與中國共產黨有關繫的華裔億萬富豪周澤榮和黃向墨向澳洲主要黨派捐贈了670萬澳元的政治捐款。

除新西蘭外,澳洲是講英語的民主國家中唯一允許外國政治捐贈的國家,英國,美國和加拿大都在法律上禁止外國的政治捐款。新西蘭允許外國政治捐款的數額為1,500新元。此外,根據國際IDEA數據庫的信息,在他們研究的180個國家中,有114個國家禁止外國政治捐款。而澳洲屬於剩下的三分之一的不禁止外國捐贈的國家。#

責任編輯:若塵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