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吳淦不公開庭審案超過8小時 多名圍觀者被抓

屠夫吳淦煽顛案今天(14日)在天津第二中級法院非公開開庭,中共當局不是抓捕圍觀人員,就是軟禁想要前去的律師。(大紀元合成圖)
吳淦煽顛案今天(14日)在天津第二中級法院非公開開庭,中共當局不是抓捕圍觀人員,就是軟禁想要前去的律師。(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133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8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709案」在押維權人士吳淦(網名超級低俗屠夫)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尋釁滋事」案,今日(8月14日)天津第二中級法院進行不公開審理,庭審時間超長。

中共警察封鎖了法院正門街道,不僅對來往人員進行盤查,還當場非法抓走圍觀民眾、驅趕各國人權官員。幾位「709案」辯護律師及異議人士也受到威脅,不許他們到天津圍觀,而「709案」被取保候審的律師謝燕益又被國保帶走。

14日早上8點半,吳淦一案開始被審理,一直持續到晚上5點20分以後,超過8小時。中共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官方微博發布該案消息,稱吳淦案因有部分涉及機密,所以不公開審理,還稱被告人吳淦認可其行為觸犯了刑事法律,構成了犯罪。但是該案擇期宣判。

屠夫吳淦煽顛案今日庭超過8小時。(吳淦父親徐孝順推特截圖)
吳淦煽顛案今日庭審超過8小時。(吳淦的父親徐孝順推特截圖)

安徽前檢察長沈良慶告訴大紀元記者,吳淦本無罪,而今中共卻要用這種不公開庭審來對待他,「只能說中共太愚蠢、太小氣、太荒唐、太過分」。因為此前中共對待一些政治犯或者維權的案子,要求直系親屬去參加,同時坐滿中共自己的人,如警察,對外宣稱座位票已經發完了,用這種辦法;而今,對吳淦一案,竟然把其直系親屬——吳淦的爸爸徐孝順帶回福建嚴密控制起來。

而據美國之音報導,在庭審前當他們的記者趕到法院對面時,兩次被十餘名便衣人員查驗身分證件,還有個別人對記者厲聲喊叫和推拉;十多名到場的西方外交官和外媒記者,遭到幾十名佩戴金色五角星徽章的便衣人員圍堵。

此外,中共一些警車和大批警察出現在天津第二中級法院正門口,把通往法院正門的街道封鎖住,還盤查過往行人,不能出示身分證件者隨即被警察帶離。

吳淦一案被擇日宣判。(截圖)
吳淦一案被擇日宣判。(截圖)

另外,維權律師藺其磊告訴大紀元,今天上午,在吳案庭審前,已經到達天津的維權人士朱承志發信息告訴他,自己被帶到了天津掛甲寺派出所。藺其磊表示,不止是朱承志,還有維權人士王荔蕻等人。

據知情人士在推特上透露,除了這兩人之外,王譯、何家維、佩利、岳三、李北省、黃懷覺、老道劉星、丁玉娥等13位圍觀人士被抓走,均關押在天津掛甲寺派出所。其中王荔蕻在被抓去的過程中突然心髒病發作,後被兒子接回北京。

在今早9點56分,「709案」被取保候審的律師謝燕益給他的遠在老家的妻子原珊珊打電話,說北京密雲的國保強行把他帶走了。「囑咐我帶好孩子,任何事情都以孩子的安全為首要,他自己怎麼都行,讓我積極樂觀地帶孩子生活。」原珊珊說,「我整理行囊向著密雲公安局出發找丈夫。」

其實吳淦庭審前一天(13日),「709案」在押律師王全璋妻子李文足一出門,對其進行跟蹤的石景山區國保副支隊長陸凱說:「你明天肯定要去天津吧?我們開車送你去。」李文足在推特上說,「估計王全璋也要祕密開庭了!他們要藉此機會,把我關押在天津!好幾個『709案』家屬都是被騙到天津,一家人被軟禁起來!」

「國保把他們不想在天津看見的人都控制在家,據說還是公安部統一行動。只有我這兒,國保還主動找上門,要送我去天津!我不理睬他們,四處閒逛,他們竟然一直跟著我,嘮嘮叨叨鼓搗著我去天津!貓膩,一定有貓膩!!」李文足說。

藺其磊表示,李文足的猜測是可能的,也有可能是中共官方害怕「709案」家屬到天津圍觀,所以這麼殷勤。而官方如此祕密庭審、嚴控民眾圍觀和關注吳淦一案,只能說明中共沒自信,害怕更多的人圍觀,則表明對吳淦的審判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的冤案。更可見「吳淦所做的事情影響力甚至超越律師所做的事情」。

圖:在營救鄧玉嬌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的網民「屠夫」(左,吳淦)獲頒「人權領袖獎」,發獎人為香港社運人士劉泰。(攝影:季媛/大紀元)
在營救鄧玉嬌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的網民「屠夫」(左,吳淦)獲頒「人權領袖獎」,發獎人為香港社運人士劉泰。(攝影:季媛/大紀元)

除此之外,「709案」王宇律師的辯護律師梁小軍,因在推特上轉發吳淦的父親發的開庭通知,於8月11日中午被傳喚3小時;而12日,遭到四名警察監控,他被阻止前往天津。

梁小軍在其推特上說:「【709收官,還是19大預演?】上午,北京暴雨如注,電閃雷鳴。辦公室行政人員給我信息,說來了四名員警,留下兩人,按命令將在我們道衡所值守兩到三週,每天上班來,下班走。我也在自家樓下接待了自今日起的每日例行問安。」

「709案」王全璋律師的前代理律師余文生,最近也被軟禁在家,阻止其到天津。

余文生妻子許豔在8月13日發文披露,北京市石景山區國保不許余文生去天津。8月12日上午,余文生出門吃飯,被石景山八角居委會主任(女性,約50多歲)和另一個老太太攔住,後面還跟了6個沒穿警服的警察。到目前為止,余文生連盒飯都買不了,而記者也一直打不通他的電話。

現年44歲的吳淦,從2009年起開始關注涉及社會公義、基層選舉、血腥強拆、自衛殺人等各種大小人權案件,因以普通網民身分前往湖北巴東圍觀鄧玉嬌案,引發廣泛關注。而後吳淦又圍觀聲援福建網民案、夏俊峰案、慶安訪民徐純合案、黑龍江建三江案、江西樂平案等。他是「709」案中最早的被捕者,逮捕後案件併入「709」案。被抓前,吳淦是「709案」中被中共重點打擊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行政人員。#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7-08-15 12: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