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709紀事》之十一:人權天花板計劃

作者:謝燕益

謝燕益律師被非法關押一年半後,終於獲釋並與家人團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人氣: 43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9月20日訊】編者按:2015年7月9日,中共開始密集抓捕、傳喚全國各地的維權律師及其助理。王宇、王全璋、李和平、謝燕益、周世鋒、謝陽、隋牧青、李春富等一批知名律師被捕,有的至今下落不明。謝燕益在被非法監禁553天後,獲釋回家。他在監獄中遭遇了怎樣生與死的考驗?謝燕益親自寫下近20萬字的《709紀事與和平民主100問》,大紀元網站有幸首發此書,將分兩大部分連載:其一為《709紀事》,其二為《和平民主100問》。

六、監禁審訊中的滋味和人權天花板計劃

監居場所的監禁室的頂部斜對角有兩個攝像頭,執勤戰士每次進入監居室後,監居室的門就被外面鎖死封好,事實上執勤戰士也被監禁在裡面了,他們如果有特殊情況比如上廁所都要緊急請示,靠打手勢與外面的執勤人員聯繫,必須安排另外的戰士頂班他們才能暫時離開監禁室。

自2015年9月8日,我們由北京轉往天津一個隱祕的武警部隊內部,北京專案組成員撤出,大概車開了2~3個小時,到達目的地。轉移過程一直戴著黑頭套,從此709成員掉入魔窟。

人權天花板計劃這個概念我就是在強制監居的過程中醞釀的一件事,真的失去自由了,真的沒有人權時,我們才會切實考慮人權如何更好地保障的問題、自由不要輕易剝奪的問題。

經歷過半年指定監居以及一年看守所監禁,你會對什麼是人權有更深的體會,我的理解,所謂基本的人權是指無權者的權利,這個無權者一方面是制度上的,一個是現實處境當中的。當你的一切權利都被剝奪殆盡的時候、沒有任何自由的時候、萬般皆由人的時候,只有在這個時候,你才能體會到例如最低的生存保障這一類的問題。最低的生存保障如果缺了任何一點,不僅你會很窘迫而且甚至直接嚴重威脅到你的健康乃至生命。

當然,老話說,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人沒有受不了的罪只有享不了的福!即便如此,我認為,以下四點,是最基本的人權,沒有它人就無法生存無法保障生命健康。第一、飲食;第二、通風;第三、保暖、第四、適當的活動。大家不要小看這四個方面,看上去很簡單,可是當你沒有一點自由的時候、你的小命盡皆操在人手的時候,你才會深刻體會到這一點,這些看似簡單的問題直接決定著你的死活,一點都不誇張。

舉個例子:監居的時候,你受到武警戰士寸步不離的24小時全天候包夾式的服務,連你睡覺時都是床頭一個、床尾一個(夜晚睡覺你都要按照他們的規定姿勢),你無論喝水、解手甚至任何一個舉動都必須向其請示報告,即便你解大便,武警戰士都要站在你跟前與你同呼吸共分享。好了,在這種情況下,比如保暖溫度的問題,你沒有任何自由,夏天開空調,一般人習慣的正常溫度大概在24、25度左右,可是,有的戰士火力壯,他調到23度時(你是沒有任何自由、沒有權利調整溫度的,只能被動適應接受),這時問題就來了,一個小時,你要比正常情況少消耗1度,10個小時可能就是10度,100個小時就是100度,依次類推,一個月、半年、一年你要消耗多大?你可以直接感受到死亡的威脅正在臨近。

我被限制過自由了之後,我就非常反對有的人在養狗時把它們關在籠子裡或把它拴起來,我覺得那都是極不人道也極不狗道的,它的痛苦你永遠不能體會到。我這個人原來就不殺生,現在我不僅主張不殺生而且不要虐待任何生命,給它儘可能的善待。

從基本人權出發,我們在一個特定的環境下無論一個監獄還是一個社會,它總有一個人權狀況的現實狀況、現實高度,這個高度即取決於我們的制度,還取決於我們的態度,大家的觀念態度很重要,是互相尊重、互相維護還是互相踐踏、互相殘害,最低的保障在一個什麼水平上,有一個什麼樣的底線?我們這個社會的文明程度原本就不高,我們頭上的人權天花板就一直沒有能讓我們抬起頭來。人權天花板除了上述的在監禁情況下的基本人權、非基本人權比如說放風休閒的權利、讀書學習的權利、娛樂的權利、要求更好的伙食的權利、對監獄單位監督抗議的權利等等。在社會上人權天花板表現在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等等各個方面,我們都沒有一個良好的環境,在許多方面遠遠落後於現在世界的平均水平。

這個標準,人權天花板的高度,遠遠比什麼GDP,比什麼高鐵、機場要重要的多,但是我們大家必須意識到這一點並付諸於行動,比如在生活中我們儘量增加那些不合理事物的成本,我們可以儘量不買房、儘量不給或少給壟斷企業、國有企業創造利潤,儘量選擇多樣化的消費方式,在同一領域選擇弱勢的企業產品,想方設法讓不合理的政策無法得到執行等等。因此如何推進人權天花板計劃,我出來之後制定了一個計劃,要保證它的專業性、緊迫性、準確性還有多樣性,就需要去做這方面的調查研究,我就要首先採訪一百個良心犯、一百個人權律師,有過監禁經歷的人對人權問題的認識會更深刻。然後在這個基礎上制定一個觀念普及方案和制度變革方案,當然這兩者都是與帶有全局性的和平民主事業及和平民主文化緊密相關的。#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7-09-25 6: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