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多位律師遭打壓 媒體人:讓更多人認清中共

近日,大陸多位律師遭到中共打壓。圖左上為隋牧青律師,左下為吳有水,右上為祝聖武律師,右下為武全律師律師證。(參與網、中國公民運動網、中國維權關注組、自由亞洲電台/大紀元合成)

近日,大陸多位律師遭到中共打壓。圖左上為隋牧青律師,左下為吳有水,右上為祝聖武律師,右下為武全律師律師證。(參與網、中國公民運動網、中國維權關注組、自由亞洲電台/大紀元合成)

人氣: 158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1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近日,中共當局對多位律師進行非法處罰:隋牧青的律師資格證將被吊銷,祝聖武的律師事務所被關停,吳有水遭停業九個月,武全無任何犯罪事實卻被批捕。

隋牧青將被吊銷律師資格證

1月23日,廣東人權律師隋牧青披露消息,廣東省司法廳22日發出了一份《行政處罰預先告知書》,稱他2014年代理北京丁家喜、李蔚案時,在法庭上多次站立、走動、發言,不服從法庭指揮;2017年在四川省新津縣看守所會見陳雲飛期間帶手機進行拍照,「違法情節嚴重」,決定對他做出吊銷律師執業證的處罰。

隋牧青律師告訴大紀元記者,除了書面上的這些原因外,背後是否有其它原因不太清楚,但「多多少少與代理過法輪功學員的案子有關。做政府不喜歡的,都會難免(被處罰)」。

他表示,在代理法輪功學員案子期間,當事人所屬的地方政府不允許他做無罪辯護,「我說我做辯護的,不需要聽法官指揮,只要維護好當事人的權益就是。」隋牧青還說,他的很多朋友也都代理過法輪功學員的案子,都讚揚這些學員的品格,他也覺得法輪功群體品格好。

2017年12月18日,黃琦的代理律師隋牧青(右)同黃琦母親(左)到綿陽市看守所探望黃琦,又到檢察院領取起訴書。 (參與網)
2017年12月18日,黃琦的代理律師隋牧青(右)同黃琦母親(左)到綿陽市看守所探望黃琦,又到檢察院領取起訴書。 (參與網)

他認為,關鍵在於2014年的案子已經過去近4年了,「行政處罰時效已經過了,即使有錯,當時已經妥協,已交了罰款,還揪住不放。」隋牧青回憶表示,當時為了維護當事人的權益盡職盡責地去表達真相,也盡力克制自己的情緒,但是還是被法院這般刁難,「我當時的做法不僅合法,也合乎常理,中心是為了維護當事人的權利,觸怒了相關部門,就遭打壓,作為個人而言,很難接受。」

隋牧青表示,陳雲飛的案子完全是看守所在違規操作。按照律師法、司法部相關法律規定,律師是有權帶手機進看守所,同時只要當事人同意是可以進行拍照的,「看守所自己制定的規定是非法的、無效的」。

另外,諸如維權人士王清營、網民青石、律師祝聖武、律師張國慶等紛紛寫文譴責中共對隋牧青律師的惡意迫害。祝聖武認為,這次隋律執照將被吊銷,是多方原因,其中包括隋律師為他的案子寫辯護詞,「他當時的很多觀點非常激烈,當被發出來的時候我就挺為他擔心的」。祝聖武介紹,當時隋牧青諷刺當下的中共社會主義社會還沒有當年德國法西斯時期進步,說「毛澤東是土匪」等,使「隋律的案子轉為政治打壓性質」。

祝聖武律師事務所將被徹底關停

山東祝聖武律師告訴大紀元記者,他的律師事務所在中國新年前會被司法部徹底關停,「本來上星期就會被註銷,因為跟樂視網債券債務沒有清算清楚,新年前可能就要走註銷程序。律所不被允許開下去,就算不註銷也開不了。」

而祝聖武向司法部提出的複議書,期限被延緩至2月4日,他說:「我估計司法部會在新年前對我提出的複議作出決定。」

據祝聖武估算,因中共當局的非法關停,他個人代理案件受到很大影響,損失約100萬。另外去年9月21日,他的律師執照就被吊銷,只因此前他在新浪微博發表被中共稱為「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論。

北京人權律師程海說:「祝律師發表對毛澤東的看法,是作為一個公民的言論自由,既不『危害國家安全』,也不是在庭審辯護期間的辯詞。他們(中共當局)對待祝律師的做法沒有任何法律依據。」

此外,杭州律師吳有水被停業9個月,也因他行使公民對違法問題的批評權,在網絡上發表了一些言論,隨後被杭州律協立案調查。此前,吳有水對中共的做法有所駁斥,稱自己未有不妥言論。

如今,當記者多次致電吳有水時,他表示當局不許他再對外發聲了,連遭停業的時間都不允許提出來。據悉吳有水律師從去年12月29日開始,就被停業。

武全律師無任何犯罪記錄被非法批捕

河北律師武全日前被河北省張家口市檢察院以「敲詐勒索罪」非法批捕。他的代理律師黃漢中表示,武全只是在執業過程中曾向有關當局以委託人的名義及實名舉報一些官員涉嫌違紀違法,但從未敲詐勒索他人財物,根本不構成犯罪;同時辦案單位先抓人,後向社會發出徵集武全犯罪線索的通告,整個過程「非常荒唐」。

黃漢中告訴大紀元記者,在張家口市檢察院19日非法批捕前,他已經向該檢察院申請不批捕的意見,「按照法律規定,對公民採取強制措施前,應該有公安機關基本的證據,證實公民有犯罪行為」。但是,至今,當局沒有拿出事實證據。

黃漢中從武全處了解到,當武被非法抓捕時,辦案人員要求其回憶十幾年辦案中是否有過失的地方。武全想不出,唯一提到自己在代理某些案件時,當事人因為辯護得滿意,多給了些錢,應該開具發票,但後來因為管理嚴格,不可能做到開發票,後來就不再接收多餘錢款。

河北張家口市公安局向社會徵集武全律師罪名的公告。(李仲偉律師微博)
河北張家口市公安局向社會徵集武全律師罪名的公告。(李仲偉律師微博)

「這與犯罪完全沒有關係。武全的案子就是一起司法報復案件。」黃漢中說,因為武全在辦案過程中的舉報控告,使得一些官員落馬。武全在2017年12月13日在微博上實名舉報張家口市政協主席兼高新區區委書記王江後,16日,武全就被抓。後來武全的案件也由高新區分局、張家口公安局刑警支隊第五隊的名義成立一個專案組進行調查。

黃漢中表示,武全去年從被抓捕到被正式抓捕的48小時裡,手腳被銬在審訊椅上,不許喝水、睡覺,「一打盹兒,就搖椅子,還拉響鈴鐺」,嚴冬裡只許內衣,不讓穿棉衣,「嚴重違反了中國刑法247條,相關警員已構成尋釁逼供罪」。

河北前媒體人朱欣欣表示,中共當下對律師們的打壓,只能說明它太沒有自信,讓更多民眾看清了其邪惡本質,放棄對它的幻想;同時讓國際社會明白綏靖政策是無法讓中共改變,唯有加大壓力,才有可能出現變化,「就像現在美國總統川普,從經濟上逼迫中共就範,而不是喊口號」。#

責任編輯:李穹

評論
2018-01-25 10: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